板门店息兵谈判:什么原因导致谈判竟达两年之久?

史海钩沉:透过“满业”和“满炭”,看日本帝国主义如何掠夺东北重工业资源

煤炭,因其对工业发展的重大意义被人们称作“工业的粮食”。中国地大物博,煤炭资源丰富,东北更是因煤种齐全、赋存条件好、埋藏量较大而成为了重要的煤炭基地之一。 这份自然赐予东北的宝藏,却在动荡时期被狼子野心的日本侵略者利用,成为了发动战争的“助

1951年7月10日,一队打着白旗的车驶入朝鲜开城以北的来凤庄,一场旷日持久的息兵谈判由此拉开序幕。

在场的许多人都感应新鲜,美国人怎么打着白旗就来了?厥后才知道,中朝事先要求美国人打着红旗过来,这种带有共产主义色彩的旌旗遭到了美国人的拒绝,美国人宁愿选择白色的旌旗作为标志。

谈判从一最先就充满了原则上的分歧和敌意,并频频陷入僵局。747天后,《朝鲜息兵协定》才在板门店签署。“团结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厥后在回忆录中沮丧地写道:“我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在没有取得胜利的息兵协定上签字的司令官。”

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在签完字后,也留下了一句名言:“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占领一个国家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

/wp-content/uploads/2020/11/I3qEJj.jpeg插图

朝鲜军官与团结国代表在板门店签署息兵协议。

/wp-content/uploads/2020/11/eiEBv2.jpeg插图(1)

在1953年10月27日举行的朝鲜军事息兵委员会集会竣事后,中朝方面和美国方面都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图为扼守美方记者招待会会场的美国宪兵受到我方记者严词指责的情形。

/wp-content/uploads/2020/11/Ez2YBn.jpeg插图(2)

加入息兵谈判的中朝代表。自左至右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谈判代表解方将军、邓华将军,代表团首席代表、朝鲜人民军南日将军,朝鲜人民军谈判代表李相朝将军、张平山将军。

毛泽东:“谈要耐心,打要坚决”

在美国新闻界,一张名为《退却》的照片久负盛名。照片反映的是1950年冬天,美水师陆战1师从长津湖退却的情景,照片中的陆战队员满脸血污、双眼望天,眼神中充满了茫然和绝望。

这张照片传回美国,美军家族们气忿了,他们走上陌头,要求杜鲁门立刻竣事这场“愚蠢的战争”,并将他们的儿子接回家。美国媒体也从绝不关注这场战争,变为连篇累牍地报道陆战1师被围的新闻,并呼吁政府“得做点什么”。

美国总统杜鲁门并非什么都没做,从11月30日最先,他和高层不停地开会,集会的议题从是否授权前线指挥官麦克阿瑟可以自行决议使用原子弹,到是否现在就认可战败并将美军所有撤出半岛。

用美国防部长马歇尔的话说,“解救我们的军队照样维护我们的民族声誉”,这让人进退维谷。12月3日,华盛顿的沮丧情绪到达巅峰,那天的战报显示:“团结国军队在11月30日和12月1日有跨越1.1万人阵亡、负伤、失踪或被俘。”

解密档案显示,这天集会的结论是,美军彻底放弃取胜的想法,但必须体面地撤出。可是,在节节败退的战局中,怎么才能不丢面子地坐到谈判桌前呢?

为此,杜鲁门冒天下之大不韪,在记者招待会上声称:要对中国使用原子弹。此语没有吓退志愿军,却“震惊”了美国的西欧盟友——1949年8月29日,苏联也成功地爆炸了原子弹,那时缺乏远距离运载工具,投送到美国有难题,投送到西欧却容易。

英国首相艾德礼急忙飞到美国,5天之内与杜鲁门谈判了5次。艾德礼直言不讳地说,“团结国军”除了通过谈判撤出朝鲜外别无他择,为了息兵,不惜放弃台湾,并把团结国的中国席位给予北京。杜鲁门则示意,可以接受停火谈判,但不放弃南韩、台湾和团结国的席位。两人在分歧中不欢而散。

同样“震惊”的另有宽大第三世界国家,为防止朝鲜战争演化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甚至“核战争”,印度等“亚非十三国”向团结国提案:朝鲜战争各方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一切现存问题”。1950年12月14日,团结国通过了十三国提案。

正如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在《朝鲜战争》一书中所披露的,为了把谈判要求“体面”地转达给中朝方面,美国政府“像猎狗一样四处寻找线索”。

最后,美国政府找到了乔治·凯南。此人曾是美国资深外交官,著名的“停止战略规划师”,此时凯南已经脱掉了职业外交官身份,成为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由这样一位教授出头,无论成败,都不会损害美国政府“颜面”。

1951年5月31日,乔治·凯南“巧遇”苏联驻团结国代表马立克,希望苏联给中朝方面带话:停火谈判。

毛泽东敏锐地掌握住了这个历史契机,6月3日,他接见了专门从朝鲜赶来的金日成,同他详细商谈息兵谈判的方案。随后,金日成和高岗去苏联和斯大林谈判。斯大林采取了毛泽东的建议,决议由苏联出头,对美方的试探做出反映。

6月23日,马立克在团结国的新闻广播中揭晓演说:维护和平事业是可能的,第一个步骤是“双方把军队撤离三八线”。6月25日,《人民日报》社论示意,“我们中国人民完全赞许这个建议”。同日,杜鲁门在田纳西州的土拉霍马航空工程研究中心落成典礼上宣布:“美国愿意加入和平解决的谈判。”

一番隔空喊话,拉开了息兵谈判的序幕。毛泽东提出“充分准备持久作战和争取和谈,到达竣事战争”的总目标:即政治斗争与军事斗争双管齐下;争取和,不怕战,准备拖;谈要耐心,打要坚决,据理力争,直到取得公平合理的息兵。

此时,第五次战争已经竣事,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总计扑灭敌人23万人。

周恩来:“行于所当行,止于所不能不止”

1951年7月10日,息兵谈判在中朝方掌控的朝鲜开城举行。厥后,“团结国军”以为吃了亏,谈判地址又迁移至三八线上的板门店。

在挑选“团结国军”首席谈判代表时,总司令李奇微示意,要找一位有自制力的高级军官,正如他对一位副手所说:“那人能够一连坐上6个小时,既不眨眼,也不想抽闲解小便。”就这样,选上了美国远东水师司令乔伊中将。

虽然朝鲜人民军的南日上将是中朝方的首席代表,但乔伊以为,中方代表解方才是真正的决议人物。解方语言从不与同事们商议,直言不讳,不拘于宣传性的言辞,而且他身体瘦削、棱角明了,头发又密又短,这使乔伊印象极深,甚至望而生畏。

实在,乔伊真正的对手并不在房间里。中朝加入息兵谈判的,分为三线。一线由南日、解方等直接出头谈判;二线由乔冠华、柴成文等往返联系,并转达、贯彻上级指示,提出谈判的详细方案;三线则由李克农卖力,与毛泽东、周恩来保持密切联系并直接与朝鲜最高层协商,掌握谈判的目标大计及所有历程。

在代表团里,李克农代号101首长,或称“李队长”,乔冠华代号103,干部称他“乔指导员”,他们的身份是保密的。天天,从板门店发去的电报再从北京批复回来,往往已是越日早晨。

周恩来在李克农和乔冠华赴朝前嘱咐了一句古语:“行于所当行,止于所不能不止。”也就是说,该争的据理力争,该让或不能不让的,看准时机让。

双方要争的头等大事,就是划定军事分界线。中朝方面提出,以开战前的三八线为界;美方断然拒绝,理由是美方有“海空优势”,军事分界线应划在中朝阵地后方。

每当中朝方代表举行反驳时,美方就拒不谈话,有意让谈判陷入僵局。乔伊中将一言不发,时而双手托腮,时而玩弄两支铅笔,南日将军则叼着他的象牙烟斗,眼睛盯着乔伊,把烟圈喷向对方。

沉闷的气氛中,连空气好像都凝固了。副代表柴成文悄悄走入旁边的小帐篷,叨教李克农,李克农只递给他一张小纸条,纸条上就三个字“坐下去”。高度紧绷的谈判职员传看了这张纸条,马上又来了精神。

“静坐”连续了2小时11分钟。最后,乔伊打破缄默,宣布休会。

第二天的谈判由朝鲜主持。首席代表南日将军宣布集会最先,双方代表落座。一言未发,南日将军又马上宣布休会,全程用时25秒。美国人惊讶地意识到,他们的对手中,有一位高人存在。

在多次交锋都没有取得实质性希望后,美国人呐喊着“让炸弹、大炮和机关枪去争执吧”。不外,当“团结国军”在夏秋季攻势中付出了伤亡15.7万余人的凄惨价值后,他们又不得不重新回到了谈判席上。

11月27日,联军方面赞成以现实接触线为军事分界线,放弃了所谓“海空抵偿”的要求。不外,在特定地段的控制权问题上,仍争执不停。

一次,双方都声称控制了朝鲜中部的一个高地,美方还当着中方打电话到战地确认。这时,一位美方翻译无意中听到一位中国谈判代表低声说:“没关系,今晚就会成为我们的。”美军吓得立马备战,只管如此,志愿军照样夺取了高地。彭德怀管这叫“零敲牛皮糖”。

“我们的对手是谈起来想打,打起来又想谈。”诚如李克农所总结的,在连续两年的打打谈谈中,美国在朝鲜战场投入了其陆军的1/3、空军的1/5、水师的近1/2。

1951年终,军事分界线确定,李克农拿出一瓶茅台酒,与人人干杯。谈判职员都喜洋洋地以为,最主要的问题已获得解决,年内即可杀青息兵协议。

中共中央也确定在一年半内将三军军队从626万人压缩至350万人,并削减在朝军队26万人。1952年内,军费开支在国家财政支出中的比例降到33%,经济建设用度则上升到45%。

丁国钰:“战场上刚刚还杀红了眼,谈判桌上怎么可能谈笑风生”

连一直神机妙算的李克农都没推测,谈判明显到了尾声,却又举行了一年半。什么原因使得息兵谈判拖了这么久?十年前,记者曾采访那时的中方首席代表丁国钰,这位95岁高龄的老人,对于那场谈判的细节,念念不忘。

/wp-content/uploads/2020/11/FJRZbm.jpeg插图(3)

2010年,丁国钰接受记者采访。饶强摄

虽然从事外交事情多年,但他仍常被称为丁国钰将军。丁老说,这是由于抗美援朝实在是太深入人心了。“我是志愿军的第三任首席谈判代表,和美国人谈判时,《人民日报》天天都是丁国钰将军怎样了。实在,军队那时还没授衔,是为了谈判事情的需要,才说我是将军的。”

“不只将军的名号是暂且定的,连谈判穿的衣服都是暂且做的。”1952年,李克农以为丁国钰适合外交事情,便让他去谈判代表团主持思想政治事情。1952年到1953年,息兵谈判破碎时代,李克农和乔冠华撤回海内,代表团由丁国钰卖力。1953年4月26日,丁国钰正式接替边章五任中方第三任首席代表。

加入谈判前,他是42军政治部主任,已经入朝作战两年,在战斗中四过汉江,正在三八线上和美军僵持着打夜战。

“战场上刚刚还杀红了眼,谈判桌上怎么可能谈笑风生。”丁国钰说,板门店息兵谈判名为军事外交谈判,却没有半点外交空气:进帐篷时双方各走各的门;代表碰头时互不理睬,更没有握手、交际的礼仪;开会时,有话就说,没话就散;中途休息时,各去各的帐篷;连茅厕都是各去各的,以免混杂。

丁国钰和其他代表一样,虽然在战场上身经百战,但并没有同美国人打交道的履历。因此,在谈判最先前的集会上,李克农总要忠言他们,“政治上要高屋建瓴,详细问题要后发制人。”“在谈判桌上有些话宁愿晚说一天也不要争先一分钟。”

只管知道这是一次十分艰难的谈判,但谈了747天,照样超乎丁国钰的预期。从1952年最先,最主要的分歧是战俘问题。

《关于战俘待遇之日内瓦国际公约》划定:“战争竣事,战俘应绝不迟延地释放并遣返。”凭据这个划定,中朝方坚持的原则是息兵协定签字后,双方所有的战俘应所有迅速释放与遣返。

由于中朝方拥有对方战俘1万余人,而对方拥有中朝方战俘达13万多人,美国在其它方面未获得利益,便想在战俘身上大做文章,坚持“一对一”交流。厥后,在中朝方的斗争下,美方又牢牢捏着“自愿遣返”这张牌不放,以便扣押中朝方战俘。

1952年10月8日,继任的美方首席代表哈里逊中将先用老套路发问,问中朝方对其提出的“自愿遣返战俘”的方案有何想法。南日上将指出:美方的“新方案”换汤不换药,不予接受。哈里逊接着宣布“无限期休会”,且不等我方反映即起身朝帐篷外走。

中朝方全体职员处变不惊,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以大笑示意蔑视,直到对方所有职员撤走后才脱离帐篷。丁国钰说,这是事先针对“逃会”安排好的应对。为此,他们还专门演练过京剧老生的腔调,以便发出中气十足的笑声,让帐篷外的西方记者知道。

1953年1月,艾森豪威尔正式就任美国总统。这位二战中赫赫有名的五星上将,很快便苏醒地认识到:朝鲜战争是一场无法打赢的战争,这和美国“欧洲第一位”的全球战略是一个无法和谐的矛盾,必须想法尽快脱身。

丁国钰记得,转折点是在2月22日。那天,秘书处收到了“团结国军”总司令克拉克的信函,提议双方先行交流病伤战俘。他叨教毛泽东是否对此给予回答,主席在回电中提到,“不分轻重一事一抗,已显被动。”

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3月5日,斯大林突发脑溢血去世。斯大林没有指定接棒人,苏共领导人的注意力转向内部问题,对于处置朝鲜问题的目标马上有了改变,主张在战俘问题上求得妥协。毛泽东赞成了这个主张。

3月30日,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揭晓《关于朝鲜息兵谈判问题的声明》,注释中朝方面已不再坚持“所有遣返”,而改为“注释遣返”,相当于一种“发动遣返”。

随后,被美方片面中断了6个月18天的朝鲜息兵谈判重新复会。6月8日,双方就战俘问题杀青协议。

7月27日,是签署息兵协议的日子。南日上将和哈里逊中将就座后,便在准备好的文件上签了字。之后,两人险些同时起身,然后离座扬长而去,没有交际,没有握手,没有讲话,甚至没看对方一眼。

相对于漫长的谈判,仅十分钟的签字仪式似乎过短。中国外交部曾提出一个对照详细的设计,但在叨教历程中,周恩来稀奇指出:“签字仪式中的进门就相互握手和碰杯应以不要为好。”

1953年4月20日,双方伤病俘虏的遣返事情在板门店最先,丁国钰在现场迎接了第一批我国的被俘将士。

“他们受太多委屈了。”丁老摇着头,不忍回忆。他说,他到帐篷里探视他们时,见他们哭成一团,脱去上衣,露出被强迫刺上的侮辱性词句——“反共抗俄”“杀朱拔毛”,他这才明了为什么许多志愿军被俘职员不敢回国,被挟持到了台湾,原来他们比朝鲜被俘职员受到了更多、更大的糟蹋。

日内瓦集会后,周恩来接见波兰时,波兰总统告了丁国钰一状:“你们中国在朝鲜的谈判代表只讲原则,不讲妥协,就不思量另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危险?”这次“起诉”反而使总理知道了丁国钰,并让他脱掉戎衣专搞外交。

在厥后漫长的岁月里,丁国钰先后出任中国驻阿富汗、巴基斯坦、挪威、埃及等国大使。除了他以外,经历过这次谈判的许多事情职员,都成了外交部第一批领导干部。

记者采访时,丁国钰陷入沉思,缄默片晌后,他忍不住叹息:“我们为了中朝友谊,保家卫国,付出了伟大的牺牲。”

朝鲜战争以美国侵略者被从鸭绿江边打回到三八线而告竣事。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证实:“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占领一个国家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是正义的胜利、和平的胜利、人民的胜利。


泉源:北京日报|记者 孙文晔

编辑:胡德成

流程编辑:郭丹

英雄不朽丨“小诸葛”率队奇袭白虎团 十几分钟毙敌97人

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一面 “白虎团”团旗见证着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英勇事迹,其背后的故事被改编为现代京剧《奇袭白虎团》和电影《奇袭》,其中主人公“严伟才”的原型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级战斗英雄杨育才。 杨育才,1926年生于陕西勉县定军山镇杨家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