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中从未有美军团级军队被整建制祛除?长津湖战争领会一下

因欧阳修的这场“乌龙”,苏轼与状元名衔擦肩而过

苏轼在嘉佑二年(1057)考中榜眼。但对他来说有点委屈。因为文坛领袖欧阳修闹了个大乌龙:判卷时,主考官欧阳修误认为这么好的文章,除了自己的弟子曾巩,别人是写不出来的,为避嫌,于是判作了第二。苏轼就这样与第一名失之交臂。为了补偿,欧阳修拉下老脸,

长津湖这个地名,在抗美援朝中极具特殊涵义。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之际,长津湖战争简直值得被人铭刻。1950年11月27日至12月13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和美海军陆战1师、步兵7师等在此展开了一场世界军事史上最为惨烈的17天交锋。

这是中国军队与160年未尝败绩的美军军队一次“王牌VS王牌”的对垒。

这年冬天罕有的严寒。在零下40度的隆冬,双方展开了长津湖战争。美军王牌军队陆战1师“圣诞攻势”被击破,最先了他们军史上“旅程最长的退却”。

二战王牌扬言“征服全朝鲜”

1950年11月,朝鲜战争进入第五个月,“团结国军”一起向北进犯,直逼朝鲜政府暂且所在地江界。感恩节第二天,“团结国军”指挥官麦克阿瑟飞往战场,并扬言“到达鸭绿江,征服全朝鲜”。麦克阿瑟率领的美第10军由精锐军队组成:赫赫有名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以下简称“陆战1师”),组建160年来未尝败绩;美第7师先后介入了一战、二战,屡立奇功。

/wp-content/uploads/2020/11/YFN7ju.jpeg插图

11月24日,陆战1师所有抵达朝鲜北部长津湖区域。此时的的气温降到零下30度。师长史密斯从中国牺牲战士的单薄衣物判断:他们不可能经受得住云云严寒。然而史密斯错了,就在他的正北方,数万志愿军战士正潜伏在迷蒙的冰雪之中,等待着攻击的下令。

夜行军、昼宿营,志愿军18天急行军到达美军死后

11月初,宋时轮率领的第九兵团提前投入战场,约15万志愿军秘渡鸭绿江入朝作战。这支原本驻扎在中国东南沿海的军队,从未经历过这样的隆冬。他们穿着温带过冬的单薄棉衣,吃着硬邦邦的雪水拌炒面,夜行军、昼宿营,躲过美军24小时不间断的空中侦探。27军79师更是创下了在隐藏伪装、没有补给的条件下,延续18天在山地徒步日行军30公里的纪录,被西方军事观察家评价为“现代战争史上的事业”。

就这样,第九兵团20军、27军8个师的军力先敌赶到长津湖一带,美军对此却毫无察觉。

11月27日夜,西北风卷着棉花球般的雪花,吹得人睁不开眼,此时美军正蜷缩在帐篷里逃避风雪。突然,一声嘹亮的冲锋号响起,第九兵团向长津湖区域的美军提议了周全进攻,空前惨烈的长津湖战争拉开序幕。

支解笼罩,“北极熊团”说中国军队从天而降

由于火力上的劣势,志愿军战士们尽可能地隐藏前行,直到敌人进入手榴弹投掷射程,才突然投出大量手榴弹,然后用步枪和刺刀与敌军近身肉搏。

这一战,志愿军将支解笼罩的战术思绪施展到了极致。鏖战一夜后,陆战1师5团、7团被笼罩在柳潭里,1团和指挥部被笼罩在下碣隅里,美7师被笼罩在了新兴里。

11月28日到30日,20军在柳潭里、下碣隅里与美陆战1师连续交火,27军则集中两个师5个团的军力集中围攻新兴里的美7师31团。这支美军军队建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代,因曾参加对苏俄的过问作战而获得“北极熊团”的外号。11月30日夜晚11点起,志愿军从东、西、南、北四个偏向同时向新兴里敌军凶猛攻击,战士们蜂拥冲进美军的坦克防御圈内,与敌军血肉相搏,并于越日破晓将敌压缩至狭窄区域。31团团长麦克劳恩上校见伤亡惨重,沿公路向南突围,志愿军冒着敌机轰炸围追堵截,麦克劳恩被击毙。

战斗连续到12月2日,美7师31团(包罗增强团)在内的所有军力被志愿军27军军队扑灭,画有北极熊的团旗被缴获。这是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唯一一次成建制地全歼美军一个团。

/wp-content/uploads/2020/11/AJ3uum.jpeg插图(1)

志愿军缴获的美军步兵第7师第31团的团旗,现珍藏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可歌可泣的20军“冰雕连”!

志愿军的敌人不只是美军,更有恶劣的天气。此时,气温已经下降到零下40度,战士的脚被冻成伟大的冰块,耳朵也变成了土豆形状,军队冻伤等非战斗减员连续增添。

战斗进入到第13天。12月9日,驻守水门桥四周的20军60师180团2连本应向退却的美军提议进攻,枪声却未准期响起。2连的失职让指挥员无比气忿,但第二天打扫战场时,却看到志愿军战士硬邦邦的身体卧倒在战壕里,保持着战斗的姿势;手已经冻结在步枪拴上,枪口依然冲着美军的偏向。全连没有一人退却,坚守阵地直到牺牲。

在长津湖战争中,有纪录的志愿军成建制全员战死在阵地上的,9兵团有3个连。让我们记着他们的番号:20军59师177团2营6连、20军60师180团1营2连、27军80师242团2营5连。

/wp-content/uploads/2020/11/ZJFRNb.jpeg插图(2)

在志愿军的层层截杀下,美军不得不放弃向北进军。12月4日,柳潭里的陆战1师5团、7团撤回下碣隅里;5日,美军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向守在下碣隅里的史密斯下令:“尽快退却到咸兴区域。”当日晚,下碣隅里所有的美军炮火最先向两侧山地猛轰。6日早晨,大退却最先。

12月24日,美第10军从兴南港装船撤离,越日志愿军占领兴南,历时28天,长津湖战争以志愿军的胜利了结。

凭据美军宣布的数据,陆战1师战斗减员4418人,冻伤7313人。志愿军没有公然确切的伤亡数字,然则凭据27军战后总结质料,三军仅冻伤等非战斗减员就到达一万人以上。

志愿军彻底粉碎了“团结国军”提议的“圣诞节”攻势,重创美军最为精锐的陆战1师,迫使其在东线战场进行了惨烈的“殒命退却”。世界上没有人再见轻视中国这支“农民武装”式的军队。

长津湖战争胜利彻底扭转了战局,将战线由清川江推至三八线,收复了三八线以北的东部宽大区域。此次战争成为朝鲜战争的拐点,为最终到来的息兵谈判奠基了胜利基础。

综合自封面新闻、央广网、纪录片《鏖战长津湖》

编辑:王布米

老兵唐维春:我一直坚信“谁也打不过中国军队”

来源:吉网 1927年3月,唐维春出生在辽宁凤城。1944年8月入伍,1946年9月入党,历任东北抗联战士、东北民主联军连长等职。在历次战斗中7次负伤,1946年3月荣获二等功,1955年9月荣获独立自由勋章…… 如今的唐维春在吉林省桦甸市安享晚年,经历过生死,看到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