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老兵影象 | 任红举:在无情的战场渡过有情的岁月

抗美援朝中从未有美军团级部队被整建制消灭?长津湖战役了解一下

长津湖这个地名,在抗美援朝中极具特殊涵义。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之际,长津湖战役的确值得被人铭记。1950年11月27日至12月13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和美海军陆战1师、步兵7师等在此展开了一场世界军事史上最为惨烈的17天交锋。

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受命开赴朝鲜战场,与朝鲜人民并肩作战,用鲜血和生命铸就了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历史不能忘却,精神代代相传,为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军旅人生”栏目推出系列节目《抗美援朝老兵影象》,带您走近曾经在朝鲜战场浴血奋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官兵,听听他们有过哪些难以忘怀的战斗履历和故事?70年岁月变迁,那段战争岁月又对他们的人生产生了怎样的深刻影响?

/wp-content/uploads/2020/11/2Mb6Nn.jpeg插图

任红举在念书创作

任红举,北京人,1934年出生,1949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历任第二野战军31师文工队演员、志愿军12军文工团创作员,原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创作室创作员。1951年头他随军队赴朝鲜加入抗美援朝作战,先后加入了第五次战争、金城防御作战和上甘岭战争,创作了许多优异的作品,荣获“朝鲜国旗勋章”,荣立特等功一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他将赞扬祖国、弘扬英雄事迹作为一生创作的动力源泉,代表作有歌曲《太湖美》《中国中国鲜红的太阳永不落》及音乐舞史诗《东方红》中的《红军想念毛泽东》《双双草鞋送红军》等。

/wp-content/uploads/2020/11/7ZFzUj.jpeg插图(1)

初入军营的任红举

一本泛黄的相册,唤醒了抗美援朝老兵任红举七十多年前的影象。他的故事要从一张是非相片提及。那是1949年,16岁的他穿着戎衣,嘴角微微上扬,眼中满是星光。任老一边轻轻抚摸照片,一边告诉记者,他在炮声中参军,就是由于喜欢解放军。

任红举:那时山上还在接触,有时会听到子弹声。我们挺畏惧的,然则解放军战士基本不怕,这让我们异常信服。他们给我们的印象,第一是和善,总面带着微笑;第二是不进学校,也不进民房,都坐在操场上,没一个扰民的。

1949年12月1日,解放军一个军队打败了胡宗南,那时打到了我的学校,然后他们向成都追击,紧接着解放成都,我也随着去了。那时我照样一个小孩子,参军时母亲不知道。我妹妹那时是15岁,她看我参了军,就拉着我,非要一起参军不能。

/wp-content/uploads/2020/11/fuEVra.jpeg插图(2)

文工团演出

就这样,还在读高中的任红举和妹妹任静在重庆参了军。任老说,他们两人生在北京,长在北京,又随母亲搬到重庆,从未曾离开,没想到参军之后竟是长达数年的分别。昔时,任红举加入解放军12军31师文工队,成为了一名舞蹈队员。就在那时,一颗梦想的种子在任红举的心里悄悄发了芽。

任红举:我想当记者,或者是剧作家。那时候解放军和老一代人写的剧本,我都拿来看。自己就学着写点简朴的快板,由于那时文工队没有创作组,就靠自学。

/wp-content/uploads/2020/11/3QnyEj.jpeg插图(3)

任红举在朝鲜

若是说那时的创作只是小我私家的理想和追求,那么当追随军队跨过鸭绿江奔赴抗美援朝战场之后,任红举的创作进入了新的阶段。任老说,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他是宣传员、创作员,也是救护员,更是一名战斗员。

任红举:那绝对是不一样的一场战争,怎么打,没人知道。我一共走了18天,这一路,没少遇到战斗。可以说,天天都市遇到飞机轰炸,我和战士们一样要作战。日间睡觉,晚上行军。人到了战场上,只有一颗心,一种信心,我是中国人。

被地雷炸过,被河水冲过,被石块土壤掩埋过。这群战场上的文艺战士从没有停下措施,始终奋战在前沿阵地。任红举和战友们给志愿军将士演出,鼓舞士气,同时也用歌声治愈自己。回想起战友刘文,任老至今忘不了她被炸成重伤后在炮火中高歌的容貌。

任红举:我一看,刘文的衣服全没了,血也快流没了,我想那得多疼啊,然则她没感受。我就拖着她的烂腿,一步一步往前走。刘文唱起了《白毛女》,她唱的是“爹爹出门去还债”,而不是“寒风谁人吹”,在歌声中她是快乐的,而我的眼泪却流了下来。我和战友们趴在地上,接力把刘文送到山上。

/wp-content/uploads/2020/11/YBZNbu.jpeg插图(4)

任红举举起战友残缺的右臂

任老指着一张照片说,这个战友是我们文工团的,他的手被打断了。或许是太过激动,任老盯着相片看了良久,却仍想不起战友的名字。相片中,任老高高举起战友的右臂,说那就是一杆“旗杆”,是战争的印记。

任红举:一发子弹打过来,他的右臂断了。在老军队聚会时,我朗诵道:“我彷佛举起了一杆五星红旗的‘旗杆’,你看不见五星红旗,然则你能感受到祖国就在我们身边。”

身边战友熏染着任红举,他也甘为战友舍生忘死。一次战争中,任红举所在军队在追击时被美军反笼罩,接到退却下令时,人人已经饿了几天几夜,之后还要行军十几天。怎么办?望着山顶上的美军驻地,任红举做出一个勇敢的决议,去敌军驻地里找吃的。

任红举:这时候就叫孤胆作战。太恐怖了,尤其在路上,月亮越照越恐怖。美军的钢盔就放在这,枪在这,整整一个排的人,睡得很熟。我只摸了一口缸,内里都是年糕,我就把口袋里装满年糕。带回来之后,18个女同志都抢着吃,她们连连赞美我真好。

/wp-content/uploads/2020/11/y2eAfy.jpeg插图(5)

采访完胡修道后的留影

这次孤军行动,把几十小我私家从饿死的边缘拉了回来,为后续退却蓄积气力,任红举因此立了特等功。再次出征不久之后,上甘岭战争打响了。在这场让全世界赞叹的著名战争里,年仅17岁的任红举一边英勇作战,一边最先战地创作,完成了一生最心爱的作品《金星英雄》,内里讲述了战士胡修道独自往来于两个阵地,歼敌280人的英雄事迹。

任红举:六十多年已往,他们还都记得,我曾经给他们军队唱过“上甘岭上战火红,硝烟滚滚遮日空”。在战地,我边接触边采访,边接触边写作。就是不断地找质料,看那里有战斗英雄。胡修道是这样一小我私家,他在五圣山坚守了一天一夜,我们统计他祛除了280个敌人,这个不得了。我去采访,在后山看他下来了,背了很多多少冲锋枪,他个子不高,就看着我,不说话。我让他跟我讲怎么打的仗,就这样我从胡修道那里获得第一手质料。

我那时听完他的故事稀奇有灵感,马上就去阵地上唱。那里坑道太多了,就钻进去。有一次我钻进一个坑道里,突然有个手雷爆炸了,我的俩耳朵就被手雷炸得耳膜破碎,耳聋到现在。

那时在战场的环境下,由于笔杆子的作用是枪杆子做不到的,我们军队有许多农民战士不识字,要靠我们注释,要靠我们来唱,来鼓舞人人。演出时,胡修道都坐在第一排,英雄和我们在交流,许多战士听得异常振奋,士气高昂,决心要接着打!

/wp-content/uploads/2020/11/V3AFvq.jpeg插图(6)

任红举(左)和战友

在抗美援朝硝烟四起的战场上,许多次敌军炮弹“嘶嘶嘶”地在近处落下,任红举快速卧倒又再次前进,不时还要摸摸上衣口袋中的那支钢笔,以及用小药瓶装着的墨水。当记者问起任老是否还留有战场上的作品,他拍了拍头说,除了写在香烟盒上的,其余的都在这里。

任红举:那时的纸稍微一碰就破了。以是我把作品写到哪呢?香烟盒,牌子叫春美香。我把网络来的香烟盒拆掉,有一百多张,在香烟盒上写英雄的故事,我始终在小布挎包里放着它。

从眼看、耳听、心灵感受到写出一篇篇的作品,再到歌声里,数不清的英雄故事就这样在战场传唱开来,激励着一批又一批志愿军战士勇往直前。战场上喜报频传,家里守候的亲人也有了期盼。实在参军以后,任老和家人就失去了联系,即便是同在军营里的妹妹,也一直到第五次战争快结束时才得以重逢。用任老的话说,那真是一个心酸而又优美的时刻。

任红举:她跟我说,妈妈眼睛瞎了,由于哭得太多,一个宗子一个长女都去接触了,妈妈都要吓死了。厥后妹妹又说,我有个特等功的喜报送到妈妈跟前时,整个县里都轰动了,厥后妈妈眼睛好了。那时参军的想法很简朴,中国人不是好惹的,中国人不能任人欺凌,谁要欺凌中国,没完,叫我怎么干我就怎么干,用我的武器战斗到底。我若是没打过仗就很难成为真正的武士。

然则现在回想起来,照样不想接触,我更希望和平,然则我呼吁要准备战争,不能太麻木。中国人有中国人的品质,我们不欺凌别人,不榨取别人,不吓唬别人。我们辅助了许多个国家,我们很漂亮,我们友善为主、和平为主,世界和平是最主要的。

/wp-content/uploads/2020/11/vAnmMz.jpeg插图(7)

任红举的军功章

从战争走向和平,一本相册也被翻到了终点。它纪录着眼前这位87岁老人生掷中的一段峥嵘岁月。任老感伤道,就算岁月流转,抗美援朝战场上的战友情和家国情,另有谁人属于中国人民志愿军配合的名字,也会始终铭肌镂骨。

任红举:抗美援朝70年了,实在我的履历算不了什么。那些南征北战的人,应该有许多,我以为他们比我的故事还要精彩。无论何时,我们都市铭刻一个军队的名字,就是最早的五个字:“最可爱的人”。(记者:李子骄)

因欧阳修的这场“乌龙”,苏轼与状元名衔擦肩而过

苏轼在嘉佑二年(1057)考中榜眼。但对他来说有点委屈。因为文坛领袖欧阳修闹了个大乌龙:判卷时,主考官欧阳修误认为这么好的文章,除了自己的弟子曾巩,别人是写不出来的,为避嫌,于是判作了第二。苏轼就这样与第一名失之交臂。为了补偿,欧阳修拉下老脸,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