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言耸听的“五八惨案”

唐朝的餐桌:羊肉为大

丘濂 穿越回唐朝,在饮食上并不会有太多不适应。为什么这样说?首先,唐朝人的进餐方式和我们今天比较相似。一天三顿饭的习惯,在唐代基本普及;由于民族大融合,少数民族的坐具传入中原,逐渐取代原来跪坐的席子,让人们能够垂腿而坐,有了一个舒适的就餐姿

泉源:掌中庆阳

西府陇东战争是解放战争时期西北战场最主要的战争之一。此役,战斗之惨烈、形式之阴险、排场之悲壮令人动容。尤其是国民党军制造的惨绝人寰的宁县“五八惨案”,更是危言耸听。面临凶残的敌人,英勇的解放军战士,发扬不畏强暴、敢于牺牲的革命精神,在庆阳革命斗争史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页。

从1948年1月最先,西北野战军在彭德怀率领下,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由外线作战转入内线作战”。2月12日,发动宜川、瓦子街战争,此役共歼敌3万余人,西北战场形势一片大好。3月,由宜川南下,发动“黄龙山麓战争”,解放黄陵、宜君、白水,迫近蒲城,围攻洛川,并准备打援。此时,国民党第五兵团五个整编师最先从豫陕边界区域驰援洛川,增防西安。4月6日,彭德怀鉴于洛川久攻不克,黄龙山区粮食缺乏,军队不宜久留,而西府区域国民党军军力空虚等现实,遂改变攻取洛川后收复延安,并扑灭国民党军援军一部的作战设计,刻意以第三纵队继续围困洛川,第一、第二、第四、第六纵队南下,在关中解放区马栏、转角、照金、庙湾集结,向西府挺进以调动涣散敌军,寻机歼敌第五兵团一部,并相机争取胡宗南团体补给基地陕西宝鸡。

西府地处陕西关中和四川的咽喉要地,胡宗南自恃西府区域为其战略后方,解放军不敢容易进犯,在军事物资补给地宝鸡只留了一个团驻守。鉴于宝鸡的主要军事职位及防御力量薄弱,彭德怀决议攻取宝鸡。4月16日,西北野战军分左、中、右三路西进,4月17日至25日攻克常宁、灵台、凤翔等12座城镇,切断了西北交通大动脉西兰公路,兵逼宝鸡。26日,一纵、二纵攻占宝鸡,歼敌整编第七十六师师部及两个团,共计2000余人,缴获大批军用物资,切断了胡宗南后方军事补给。西北野战军初期作战顺遂,连战皆捷,但由于孤军深入,犯了兵家大忌。胡宗南瞅准时机,调第五兵团会同马步芳部整编第八十二师共11个旅的军力,自三原、镇原区域两路驰援宝鸡,笼罩西北野战军。敌人两个军行动异常迅速,作战自动,对西北野战军造成极大威胁。4月23至27日,国民党整编第八十二师在彬县、长武突破六纵阻击,四纵也没有盖住第五兵团的进攻,以致扶风、岐山接连失守。攻克宝鸡的西北野战军主力门户洞开,西北野战军面临胡宗南、马步芳部合围的危险。28日,西北野战军主力在凤翔西南灵山、蔡家坡与敌鏖战后,彭德怀迅速组织涣散队伍,举行集中突围,下令六纵北上进军镇原屯字镇,并以屯字镇为据点,吸引“马家军”,掩护西北野战军主力渡过泾河,以便集中扑灭“马家军”。

西北野战军在北撤途中,多次与敌发生鏖战,时代1200多名解放军不幸被敌俘获,其中800多人被押抵宁县,关入文庙、城隍庙内。那时,驻守宁县的有国民党第八十二师直属工兵营和师特务团1个连,加上宁县自卫队,共1300多人。敌人在县城周围南山寺、庙嘴坪、东山等处加固工事,增兵防守。接着对被俘职员举行区别审理,以图发现线索,获得情报。敌人接纳威胁利诱、软硬兼施等手段,让党员干部站出来自首,并让被俘战士在人群中识别各级领导干部。为激励指战员与敌人斗争到底,被俘职员组织暂且党组织,分头提醒人人注重遮盖身份,严守秘密,行使一切机遇脱离魔掌,重返军队。

5月5日,第八十二师直属工兵营部士兵及宁县自卫队,持枪突入城内住民家中,将居住在地坑院的住民,强行赶出户外。同时,将被俘职员划分关押在西坡子和南坡子高祥瑞等7户住民的地坑院内,堵门上锁,补岗设哨。就在同日,西北野战军六纵司令部及教训、新四旅等相继进抵镇原屯子镇,与敌第八十二师等形成敌我笼罩、反笼罩的裹挟混战局势,西北野战军围歼国民党第八十二师的设计难以实现。后西北野战军主力军队与驰援军队里应外合,经残酷血战,奋力突围,向关中解放区马栏、转角、高王镇转移。

5月7日,西北野战军东撤先头军队四纵警三旅第七团途经宁县并笼罩县城。不久,六纵和四纵主力也转移到宁县城郊。四纵设计攻占宁县城,祛除守敌,为主力东进打开通道。5月8日下昼,警三旅第七团渡过马莲河,抢占东原后,向宁县城发动攻势。第七团在第五团的配合下,首先祛除了南山和东原外围敌人,又以大炮轰击国民党守军据点、工事。战斗至天黑,城未攻陷,警三旅受命撤出战斗,在宁县南桥子阻击尾追的敌人。城内被关押的解放军被俘职员,听到枪炮声,便奋起响应,组织越狱暴乱。关在高祥瑞家的近80名解放军被俘职员首先行动,他们高呼 “中国共产党万岁”“冲出去杀啊,祛除马匪军,打回军队去”等口号,冲出窑洞,用土块石头攻击敌军看守职员,并用门板做掩护,搭人梯向崖上攀爬,和敌人睁开肉搏。国民党第八十二师直属工兵营营长谭腾蛟闻讯,率全副武装的士兵赶到地坑院,用冲锋枪凶猛扫射,手榴弹如雨倾注,冲出坑院的战士马上倒在血泊之中,正在攀崖的战士也坠落院内,壮烈殉国。与此同时,关押在其他地坑院内的战士也一起睁开斗争,高呼口号,从窑洞内向外打击。谭腾蛟恼羞成怒,下令向手无寸铁的解放军指战员扫射轰炸。灭绝人性的谭腾蛟还下令士兵下到院内,将机枪伸进窗口扫射,枪声、爆炸声和战士的咆哮声响成一片,窑内的战士一批批倒下,汩汩流淌的鲜血染红了整个院子,惨不忍睹。当晚,敌人又手持火炬,挥舞马刀,分头突入各窑洞,对受伤的战士一顿乱砍。面临敌人的屠刀,战士们绝不畏惧,奋起反抗。当敌人往窑洞内扔手榴弹时,战士们抓起尚未爆炸的手榴弹又扔回敌群,举行还击。在昔家地坑院关押的104名战士中,有97人牺牲和负伤,剩下董信义等7人继续坚持斗争。当敌人第四次进窑洞举行砍杀时,董信义毫无惧色,勇敢地夺下一把马刀,与敌相持,其他战士拆下灶头上的砖头、土块向敌人砸去,和敌人相持了一个晚上。翌日,谭腾蛟在全城睁开搜查,散藏于地坑院外的10多名战士及负伤职员被所有杀戮。谭腾蛟下令将义士遗体划分投入东城门内南侧的枯井、西坡枯井及“烧鸡坑”渗窖等处,一些负伤的战士也被推下井里生坑。山西籍战士王启明头部负伤,敌人将他往井里推时,他甩开敌人,大义凛然,毅然跳入井里,从容殉国。另一名战士被敌人搜出后,推倒在地,剁为三节,投入井中,种种暴行,怒不可遏。当晚,敌人让幸存下来的战士脱光衣服睡觉,并打着火炬察看,凡身上有伤痕的战士全被拉出去杀戮。这次血腥屠杀,罹难者达400多人,史称“五八惨案”。

解放后,为纪念“五八惨案”罹难义士,宁县人民政府在庙嘴坪南麓营建义士陵园,并修建宁县革命义士纪念碑。1979年、1983年,宁县人民政府先后两次搬迁城内南坡子和城东门枯井内义士遗骨228具,并集中礼葬于陵园内,供后人省墓祭祀。

70多年前的这场浩劫,是宁县革命历史一道永远无法消逝的悲凉影象。在新时代,我们一定要铭刻历史,珍视和平,不负韶华,想念先烈精神,传承红色基因,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中兴而不懈奋斗。

抗美援朝金曲

周巍峙《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手稿 【环球网报道 见习记者 鲍宇雁】在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内,陈列着一份信笺纸,红格竖排,蓝黑色的墨水的钢笔字体,清晰地书写着“雄赳赳,气昂昂……”,这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的手稿。 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