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亲自做媒的“智勇双全奇女子”,却成了他第一位牺牲的亲人……

十四岁参军入朝 人手一袋“六六粉”

幼年入伍的李家照 朝鲜战争结束归国前,李家照(前排中)与战友合影留念。 抗美援朝70周年 8 身在广州番禺,今年已经84岁的抗美援朝老战士李家照,平时最喜欢的一首歌曲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

/wp-content/uploads/2020/11/UrA7Nb.jpeg插图

毛泽建

在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有六位亲人先后为革命献出了名贵的生命。毛泽东的堂妹毛泽建追随毛泽东加入革命,曾介入向导衡山工农游击队,被称为“智勇双全的奇女子”。1928年8月20日,毛泽建英勇殉国,成为毛泽东亲人中第一位牺牲者。毛泽东闻讯后惋惜地说:“菊妹子的牺牲很可惜,她是个好同志。”毛泽建牺牲后,长眠在湖南省衡山县金紫峰麓下,被当地人称为“衡山朱凤”。

毛泽建1905年10月出生在湖南韶山东茅塘一个穷苦农民家庭。她出生时正好是菊花盛开的季节,怙恃就叫她“菊妹子”。毛泽建的父亲毛尉生,是毛泽东的嫡堂叔,靠帮工营生,因生涯穷困,过分劳累,年轻时就得了肺病,经常吐血。母亲陈氏,是个勤劳朴素的家庭妇女。由于家计日蹙,毛泽建7岁时就过继给毛泽东的怙恃做女儿,从东茅塘搬来上屋场栖身。到上屋场后,毛泽东给她取名毛泽建。

1919年,毛泽东的母亲文七妹病逝。1920年春,毛泽东的父亲毛顺生也去世了。1921年春节事后,毛泽东带着毛泽建来到长沙,先后送她到城内建本和崇实两所女子职业学校念书。在两年半的时间里,毛泽建学完了五、六年的课程。她除了努力学习文化知识外,还自动为文化书社递送书籍和报刊。为在清水塘隐秘召开的党的集会站岗巡查,辅助工会刻印传单张贴标语等。在斗争中,她的思想觉悟不停提高,于1921年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1923年上半年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3年夏,毛泽东脱离长沙前往上海。毛泽建改名为毛达湘,经夏明翰先容,前往衡阳从事革命流动。同年秋天,毛泽建考入衡阳省立第三女子师范学校,一面学习,一面从事革命流动,担任学生党支部书记和湘南学联女生部部长。1924年,中共湘南区委确立,毛泽建被选为区委委员,分管妇运和学运事情。毛泽建在衡阳三女师学习时,毛泽东十分体贴她的学习和党的事情。1925年毛泽东在赴粤途中途经衡阳,曾到第三女子师范学校探望她,激励她要努力学习,团结同砚和提高气力,袭击顽固势力。毛泽建切记毛泽东的话,体贴国是,努力投入党向导的种种政治流动。

1926年头,衡阳县长陈其祥托故逮捕了湘南学联的一个代表。毛泽建在党的向导下,通过学联发动和组织衡阳县宽大师生举行示威游行,营救被无辜逮捕的学联代表。毛泽建率领三女师同砚率先进县长屋内,陈其祥被吓跑。事后,陈其祥被迫接受学生提出的条件,释放了被押的学联代表。由于毛泽建每次在斗争中都站在前线,被同砚们称为“女先锋”。

1926年夏,北伐军开进衡阳后,毛泽建受党的派遣,到集兵滩农民讲习所事情。她解说《共产主义浅说》,指点学员阅读《新青年》、《向导》等革命刊物,发动农民组织农民协会,确立农民自卫队,斗土豪劣绅。

毛泽建是中共女三师支部卖力人,又是湘南学联的做事,在驱张运动中,她认识了男三师的学生、共产党员陈芬

陈芬出生于耒阳一个穷苦农民家庭。1919年考入衡阳湖南省立第三师范学校。因努力投身学生运动,被推选为湘南学联卖力人之一。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陈芬比毛泽建大两岁,也是湘南学联的做事。男三师与女三师相距甚近,由于事情关系,陈芬经常往女三师那里跑,通知毛泽建开会或找她讨论问题。在相互接触中,陈芬发现毛泽建胆大心小,组织能力极强,毛泽建也以为陈芬是一个有理想、有理想、才华横溢的青年。

/wp-content/uploads/2020/11/VVzEvq.jpeg插图(1)

陈芬

1924年4月28日,毛泽东借路衡阳赴广州农讲所,专程来到女三师。毛泽建见三哥来了,兴奋异常,忙从毛泽东背上取下雨伞,拉着他的手走进自己的宿舍。毛泽东一眼看到劈面墙上贴着一条横幅,上写着“踏平人世坎坷路,巾帼英豪赛须眉”。字迹潇洒苍劲,落款是“书赠毛达湘学友——陈芬”。毛泽东指着条幅问毛泽建:“菊妹子,这是谁写给你的?”毛泽建不好意思地说:“这是男三师一位耒阳籍同砚写的。”毛泽东笑了:“这人书法还不错嘛!”毛泽建笑着说:“他不只字写得好,还写得一手好文章哩。早几天他同我以讨论中国妇女教育问题为题,写了一篇《与友人论女子职业教育》的文章,揭晓后影响极大!

毛泽东笑着说:“菊妹子,看来你对他蛮崇敬啊!”“那当然啊。”毛泽建脱口而出,“男子汉就得像他一样,有正义感,敢于斗争,不能做书呆子。”毛泽建接着最先讲述她与陈芬智斗王恶鬼的经由。毛泽东点破了她的心思:“你是不是看上他罗?”毛泽建羞涩无语。毛泽东笑道:“菊妹子,莫怕丑,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只要你看准了,我会支持你的!”“三哥,你真好!”毛泽建两眼噙着激动的泪花。毛泽东哈哈地笑起来:“我知道,是要三哥为你当红娘哟!”

5月1日,毛泽东在张秋人、蒋啸青的陪同下,来到湘南学联集会厅。为纪念“五一”劳动节,毛泽东作了《关于马克思生平及艰辛斗争简史》的演说。陈芬和毛泽建等一大批提高学生都加入了。散会以后,毛泽东找到陈芬,说要找他谈谈。两人走出校门,沿着湘江畔一边走,一边攀谈开来。毛泽东关切地说:“看来你年数也不小了,得找一个理想的朋友才好。”陈芬苦笑地说:“润之兄,像我这么小我私家,谁家妹子看得上?”毛泽东给陈芬一个悬念:“我告诉你,有一个妹子看上了你!”“谁?”陈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毛泽东问:“你看我妹妹达湘怎么样?”陈芬望着毛泽东期待的眼光,心里涌起一股热浪。“达湘博学多才,我怎能与其般配?”毛泽东笑道:“我看你们志趣相投,挺合适的。我是转告她的意思,牵牵红线搭搭桥,往后尚需你们加深领会,希望你们结成朋友。”

1925年冬,陈芬奉湘南特委指示回老家耒阳从事革命流动。毛泽建与其同往,旅行娶亲。

1927年2月,毛泽建作为衡阳代表,到长沙加入省妇联召开的妇女事情大会。会上,她领会到毛泽东考察湖南农民运动的情形和开展农民运动的指示精神。集会期间,毛泽建特别去讨教毛泽东和杨开慧有关湖南运动的问题。毛泽建日益成熟,和六年前刚从韶山出来时的样子判若两人。兄妹俩牢牢握手,恣意欢笑。谁能想到,这竟是他们最后一次碰头。

返回衡阳后,凭据毛泽东的指示精神进一步发动群众,开展农民运动。1927年三四月间,凭据广州天下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履历,毛泽建在衡阳集兵滩观音堂举办了两期农民-运动主干训练班。毛泽建为学员授课,两期训练班共培育学员400名,发展党员20多名。

1927年6月下旬,中共中央指派毛泽东等十九人组成新的湖南省委,毛泽东任书记。为了保留革命气力,新的省委决议调向钧、贺尔康、易克勋、陈新宪划分回长沙和邵阳事情,刘爱农也因身份特殊,必须迅速撤离衡山。这时的中共衡山县地方执委实际上已自然遣散,全县党的组织正处在危急关头。

8月,中共湘南特委派陈芬来衡山主持县委事情,与他同来的有毛泽建。衡山新县委确立后,陈芬任书记,毛泽建任县委秘书兼县委妇女委员。衡山工农游击队确立,她加入了游击队的向导事情。她有时装扮成珠光宝气的贵妇人,有时装扮成朴素无华的农家妇女,来往于城镇与墟落之间,密查敌情,部署事情。她率领游击队袭击挨户团,炸毁县衙门,袭击土豪劣绅,损坏敌人的通讯设备,、成了远近闻名的女游击队长,令敌人心惊胆战。

1927年八九月间,毛泽建与肖觉先、戴金吾、屈淼澄带着各方集合起来的农民武装来到妙溪山,组成了衡北游击师。游击师确立以后,曾多次夜袭挨户团,缴获了不少武器弹药,重办了反攻倒算的土豪劣绅和团防武装。

集兵区团防局长钟亚阶的“清乡队”几回上山“剿匪”,都被游击师打得狼狈而逃。钟亚阶贼心不死,在县里借了一个连的军力,刻意再次“围剿”游击师,并立誓要生擒毛泽建和肖觉先、戴金吾。在严重的形势眼前,毛泽建与肖觉先等举行了镇定的剖析,以为敌强我弱,不能硬打硬拼,必须诱敌深入,智歼群魔。他们所想的设施之一,就是行使钟亚阶派到妙溪山一带侦查的狗腿子,令其带回错误的情报,诱而歼之。

一天晚上,钟亚阶获得毛泽建着落的情报,连忙带着“清乡队”向山上爬去。快到山顶时,果真见到有一堆火,隐约传来碗碰碗的响声。敌连长忙令士兵卧倒,向火堆射击。火堆瞬间化作数十只熊熊的火炬。敌连长大喝一声:“上!”不久,火光全都被打灭了,敌人的子弹也消耗得差不多了。钟亚阶以为游击师的人都被祛除了,他同连长率领士兵跑到思齐里一看,马上傻了眼,思齐里一具遗体也没有。

原来,毛泽建和肖觉先在思齐里布了疑兵阵,有意烧了一堆火,让战士发出碗碰碗的声音,假装在用饭。然后,她把灌满煤油的楠竹筒点燃挂在树枝上,战土们都撤到平安地方潜伏起来。钟亚阶连呼上当,转头猛跑。游击师的战士从两侧冲上来,一阵射击,把敌人打得尸横遍野,敌连长被生擒,钟亚阶被击毙。

一天,毛泽建隐藏在县城一个地下交通员的家里。刚吃过早饭,交通员递给她一张字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菊妹:我在南街酱铺候你,速来。你的芬哥马上。”毛泽建看完后烧了字条,将自己打扮成阔小姐,撑上洋伞,往南街走去。“小姐,你找谁?”一个头戴礼帽、身着长衫的阔少迎上来问道。毛泽建仰面一看,正是陈芬。她佯装不识,平静地说:“我找张老板,他在家吗?”“不才就是。”“啊,你就是张先生,家父托我找你。”毛泽建兴奋地说。

/wp-content/uploads/2020/11/6be6vi.jpeg插图(2)

影视剧《中国1921》里的毛泽建

这时,走过来两个算命先生容貌的男子,四处打探。毛泽建机警地提醒陈芬,然后挽起他的手臂急走,死后两小我私家尾追不放。这时街口泛起了军警,毛泽建连忙拉着陈芬径直朝一处朱门大户走去。“这是谁家?走错了吧。”陈芬发现已进了一家富户,疑惑地说。“顾不了那么多,快跟我来!”毛泽建推开大门,用手枪顶住矮胖女主人的胸口:“不许喊叫!”矮胖女主人吓呆了:“原来是你毛达湘?”毛泽建威严地说:“我同这个同志暂时借你家避一避,若有人盘问,你只许讲屋里有女人生孩子,如若出了差错,我们同归于尽!”矮胖女主人频频点头。一会儿,一队敌人前来搜查,矮胖女主人连忙阻拦,对敌首说:“朱队长,我媳妇正在生孩子,里屋去不得!”敌人只好悻悻脱离。

原来,这个矮胖女主人是当地反动武装挨户团主任周金的妻子。毛泽建曾率领几个地下党员到新任挨户团主任周金家里“借”款子,恰逢他不在,矮胖女主人不愿拿钱。毛泽建火了,拔出随身携带的一口短剑朝她眼前一晃,吓得她马上端出一盘光洋。从那以后,游击队、地下党需要经费,只要毛泽建在纸上画一把剑送去,周金就老老实实送钱。陈芬听了毛泽建的叙述,赞美道:“菊妹,你真是个智勇双全的奇女子!”

1928年头,毛泽建奉党组织下令,率领游击队来到湘粤赣三省界限要冲的耒阳,加入了朱德、陈毅向导的湘南暴乱。就这样,毛泽覃、毛泽建兄妹俩在耒阳相见了。毛泽覃兴奋地向毛泽建先容了井冈山和三哥毛泽东的情形。毛泽建巴不得马上追随队伍上井冈山,向三哥汇报自己的事情。毛泽覃告诉她说:“现在,井冈山天天要接触,三哥要向导党、军队和地方政权建设的事情,很辛劳,很艰险。你们留下来打游击,就是配合井冈山斗争,守护井冈山呀!

毛泽覃见妹妹毛泽建有些不高兴,又抚慰道:“三哥讲,人要有屁股,才有机遇坐下来休息,不会由于疲劳而倒下。井冈山就是工农革命军的屁股。我们不只要在井冈山扎营,而且,要历久占有下去。早晚有一天,你会见到三哥。我们又会战斗在一起的。”

毛泽建见毛泽覃云云说,也只好依从了。兄妹俩此次分手,不意竟成了永别。

1928年春,桂系白崇禧的“西征军”与湘军何键的军队在湘西一带混战,一时无暇对于游击队。陈芬和毛泽建行使这个有利时机,率领衡山工农游击队自动出击,夺得衡山县境内一个团防局的步枪20余支和一些轻武器,俘敌数十名。接着,又派出几名党员,对盘踞在衡山、湘潭、醴陵疆域上的小股土匪武装举行了革新。但这伙土匪至死不悟,竟将裁党派出的事情人员残酷杀戮,公然投敌,袭击我游击队。毛泽建和陈芬再接再厉,仍坚持武装斗争,并激励六家要耐心坚持,纵然剩下一个同志也要斗争到底。

陈芬等共产党人的流动,引起了国民党的注重。刚刚恢复起来的中共党组织,不停遭到损坏,又有陈祖铭等一批共产党员被杀戮。凭据形势发展,1928年2月,中共湘南特委决议陈芬、毛泽建调离衡山,中共衡山县委书记由舒汉先接任,周树屏任组织部长。

南岳暴乱很快失败了,党组织遭到损坏,与上级的联系中断了。当毛泽建和陈芬听说朱德向导的工农革命军已进抵耒阳,就转移到那里。

就在他们起程的这一天,地下交通员急匆匆地跑来向他们讲述,敌人已经出来捉拿他俩,事情来得十分突然,看来,隐藏的地址已被觉察。毛泽建便对陈芬说:“芬哥,你先走吧!”陈芬牢牢地握着毛泽建的双手,声音哽咽地说:“你要注重保重自己啊!”说完,陈芬打开后门,钻进了屋后山坡的森林。毛泽建镇静地将文件塞进燃烧的柴灶里,从后门口跑上山林。敌人扑了空,便四处张贴捉拿通告、设卡,贪图用重赏生擒毛泽建和陈芬配偶。

几天后,毛泽建冒险回到婆家遥田石仙坪陈家村隐藏下来。此时,朱德率部已向井冈山偏向转移,耒阳陷入一片白色的恐怖之中。毛泽建在陈家村的一段时间里,天天都耳闻敌人枪杀共产党员的新闻。她忧郁露出身份,决议去石准姐姐家同陈芬汇合,组织气力与敌人举行斗争。

翌日早晨,毛泽建化妆一个女托钵人,走出石仙坪。她沿路挨村挨户乞讨,平安来到石准乡陈芬的姐姐陈淑元家。陈淑元告诉毛泽建:陈芬没有追上朱德的军队,还留在耒阳,现在已组织了一支游击队,他们日间不敢公然流动,藏在山上,要等到晚上才气回来。

毛泽建听了心里十分高兴。当天晚上,陈芬悄悄回来了,两人又团聚了。第二天黄昏,地下游击队的同志,在陈淑元家召开了紧急集会,决议在耒阳南乡开展武装斗争。

正当游击队的同志热烈讨论之际,卖力村外警戒的游击队员被夏塘挨户团总刘真如派来的便衣侦探觉察,立刻讲述挨户团总部。刘真如听了新闻后,连夜率领百余团丁,穿山越林,抄小路,奔袭棉花塘村。巡查的游击队员在村口发现许多来历不明的便衣进村,知道情形不妙,便拔腿往会场所在地飞跑。敌人已经接近了,游击队员机警地鸣枪。

正在开会的陈芬和毛泽建突然听到枪声,意识到情形危急,忙率领十几名游击队员往村后退却。

敌人越来越近了,毛泽建手执短枪,舍命掩护陈芬退却。最后毛泽建手里的枪没子弹了,几十名团丁一齐扑过来,毛泽建被捕了。敌人将她带往夏塘牢狱。

毛泽建被捕入狱后,即遭到残酷的审讯,然则坚贞不屈的毛泽建拒不说出游击队的情形,敌人无奈,只好将她关押看守。毛泽建和陈芬分手不久,陈芬就被叛徒发现,讲述了国民党挨户团。1928年3月17日,挨户团将陈芬杀戮,将陈芬的首级砍下来挂在耒阳城门示众七天。

1928年4月8日,转移到井冈山的耒阳农军在县委书记邓宗海的率领下,重新攻入耒阳。4月中旬,耒阳农军奇袭了挨户团夏塘分团,打开牢门,救出了毛泽建等几十名被捕的志士。此时,毛泽建身孕已到了临产期,随游击队行走十分困难,她怕拖累游击队的流动,便对邓宗海说:“你们走吧。我自己照管自己。”邓宗海思量再三,便放置毛泽建在一个孤老大外家隐藏。在临盆之际,孩子的啼哭声引起了挨户团的注重,毛泽建再次被捕。由于没有奶吃,孩子只在这世上活了几天,便夭亡了。敌人抓住了毛泽建后,将她关到衡山牢狱。

敌人抓到了毛泽建,以她系“毛泽东之妹,负该党主要职责”为由,对她举行威逼利诱。敌人多次审讯,妄图从毛泽建身上捞取党的主要秘密,却始终一无所获。面临敌人的酷刑,毛泽建坚贞不屈,毫不动摇。当敌人审问她的名字时,她抬头回覆:“我叫共产党!”敌人恼羞成怒,下令对她抽皮鞭、压杠子、拔指甲、灌辣水等酷刑,都未能使她屈服。

1928年8月,早巳被折磨得伤痕累累的毛泽建,预感应敌人要对自己下毒手了,便拿起笔,最先写《遗书》。她写道:

“我将毙命,不足为惜。达湘小我私家方面是很愉快的事。人世间的苦情已受尽了,不堪再增添。遗憾的是不能再和同志们一起为推翻旧社会、祛除吃人的妖怪而赴汤蹈火。现在各处均在反共,这是我们早就推测的。革命容易的乐成,万万不要作这种奢望。然则,人民总归要翻身做主人,共产主义事业终究要胜利。只要革命乐成了,就是万死也无憾。到那天,我们还会在九泉之下开欢庆会的。”

毛泽建对前来探监的陈淑元说:“我可能活不多久了。我不怕死。共产党是杀不尽的。只可惜我不能看到润之哥哥胜利的那一天。”陈淑元脱离牢狱时,毛泽建将写好的《遗书》,交给她,说:“我死后,你将这封信交给我润之哥。”

/wp-content/uploads/2020/11/MbUza2.jpeg插图(3)

毛泽建义士生平简介

1928年8月,敌人决议杀戮毛泽建。敌人罗列了毛泽建三大“罪状”:“一、毛达湘乃共党总头子毛泽东之妹;二、乃衡阳共党首犯陈芬之妻;三、毛达湘本人是顽固的共党分子。”

1928年8月20日,毛泽建被敌人押到衡山湘江河畔马王庙行刑。她又对刑场外的老百姓们说:“乡亲们,杀了一个毛达湘,万万个毛达湘会站起来!”毛泽建高呼:“打垮蔡庆煊!推翻旧社会!中国共产党万岁!”随着一声响亮的枪声,毛泽建英勇牺牲,成为为共产主义事业献身的第一个毛家人,用短暂的青春谱写出了一曲壮丽的战歌。

“君不见潇湘之山衡山高,山巅朱凤声嗷嗷。”这是唐代诗人杜甫,在《朱凤行》中的诗句。毛泽建出生时正值野菊花盛开,于是怙恃给她取了个乳名“菊妹子”。衡山朱凤,菊化霜天。半个多世纪以来,毛泽建用生命和鲜血铸就的不朽精神,鼓舞了千万万万的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土前仆后继,为推翻“三座大山”,为确立茂盛、民主、自由的新中国而英勇奋斗!

毛泽建的牺牲令毛泽东十分惋惜。毛泽东知道毛泽建、陈芬配偶牺牲的新闻,已是一年后。毛泽东为有这样的妹妹感应自满,由于他知道反抗就要付出代价,与一个制度诀别就可能意味着与自己的生命诀别。直到1949年,毛泽东还惋惜地说:“菊妹子的牺牲很可惜,她是个好同志。”

——摘自《党史博采》2015年第六期

包拯真的有尚方宝剑吗?

包拯真的有这么多“宝物”吗? 在影视作品中,我们都知道包拯不仅有“龙头铡”、“虎头铡”、“狗头铡”三道铡刀,还有皇上亲赐的尚方宝剑和免死金牌。用它们惩恶扬善、除奸革弊,让人大呼过瘾。 你知道历史上的包拯真的有尚方宝剑吗?免死金牌是真实存在的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