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悉主席乘专列出访,蒋介石急电:不惜一切代价干掉……

为了留住“战时省会”的抗战文化,他们奔走近10年

1938年5月至1945年10月,在福建省会内迁永安的7年间,基于当地现实条件,以及彼时省政府主席陈仪和刘建绪相对开明的政治主张,支持宣传抗日救亡,大量的报刊和出版社应运而生,全国各地知名的文人学者云集于此。 42家大小出版社,4家新闻通讯机构,19家印刷所

/wp-content/uploads/2020/11/YJN7f2.jpeg插图

1949年,毛泽东主席接见苏联。图为抵达莫斯科车站时的情景

1949年12月6日至1950年3月4日,毛泽东主席亲率代表团乘“9002”专列接见苏联。中央为此成立了主席专列守护小组,杨奇清担任组长,滕代远担任副组长,罗瑞卿主抓肃反事情。神秘的“9002”专列一起疾行,但在这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美景下,却隐蔽危险。公安和铁道部门等相关职员接纳有用措施,战胜重重困难,破坏了敌特的损坏、暗算阴谋,幸不辱命,确保了毛主席和代表团的平安。

破坏敌特的暗算阴谋

专列所经由的门路,护路军队一公里一个岗哨,一双双眼睛小心远巡视着四面八方。很快,列车驶近山海关。

毛主席饶有兴趣地对杨奇清、膝代远及随行职员说:“‘天下第一关’何等雄伟!我们就要出关了,到此岂有不下车之理?”杨奇清、膝代远一怔,都不吭声,交换了下眼神。

毛主席手执香烟,问:“怎么,不批准?”

杨奇清说:“主席,这次出行中央制订了十分严酷的保密纪律,我们没有权力违反。主席说过,‘增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嘛!”滕代远补了一句说:“主席,我们是为了您和代表团的平安着想。”

毛主席笑着说:“知道知道,‘忠言逆耳利于行’嘛!我的平安由你们卖力,听你们的好喽!没得设施,山海关呀山海关,这一次我只能望梅止渴喽!”

列车到达山海关站后停车,加煤加水并替换机车,机车乘务职员在此换乘。毛主席并没有取消游览山海关的念头,隔窗远眺。中央警卫团团长汪东兴看得明了,于是找杨奇清和滕代远商议,让主席下车看看。

杨奇清不无犹豫地提出:天津杨村的铁路桥梁发现了炸药包,进入东北后敌情将加倍庞大……

/wp-content/uploads/2020/11/VbYZ73.jpeg插图(1)

时任公安部副部长的杨奇清

“你们在开么子会呀?”主席顺着车厢过道朝他们走来。汪东兴如实讲述,主席听后说:“蒋介石早就想要我这条命喽!可是我的命大,硬得很昵,他早年用八百万军队、全副美式装备,也没能把我这条命要去嘛!现在,他想靠几个跳梁小丑、几把手枪、几颗炸弹,就要了我这条命去,那才真是痴人说梦呢!”

杨奇清见已不能再阻拦主席下车,忙嘱咐汪东兴:“外面风大,帮主席加点儿衣服。”他和滕代远打了个招呼,便第一个走下专列。

事实上,车站和月台上的执勤职员已纷纷预测:这趟云云保密的专列里,事实坐的是什么人?他们推测,专列里是党和政府的主要人物,却没想到竟是一个多月前代表中华民族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的毛主席。

“毛主席到了山海关!”新闻风行一时,迅速传向四面八方,也传到了台湾“保密局东北地下手艺纵队”那里。

其时,驻台湾的美国照料布莱德已通过莫斯科的特工获悉苏联政府正在准备接待中共首脑毛泽东,并将这一情报转告了毛人凤。

毛人凤又从“东北地下手艺纵队”的电报中证实新闻后,马上赶到台北士林官邸向蒋介石讲述。

蒋介石立刻下令:“电令大陆‘东北地下手艺纵队’,让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干掉毛泽东和他的专列”,要求“派出最有履历的行动职员去东北督战,这次行动只许成功,禁绝失败”。

毛人凤挑选了高级特工张大平作为“保密局”特派员,派专机将他空投到哈尔滨的双城林场,与“东北地下手艺纵队”讨论,针对毛泽东的专列实行“A 、B 、C”三套作战方案。同时台湾“保密局”也将这一下令用密电发给了隐藏在哈尔滨郊野山林中一幢小洋楼里的“东北地下手艺纵队”。

但这份密电被我公安部电讯组截获了。事情紧要,公安部敏捷将密电译文呈交周恩来。

周恩来武断下令罗瑞卿立刻通知杨奇清,请他凭据敌情转变,接纳一切可以接纳的防范措施,全权处置所有突发事宜,确保主席的绝对平安。

专列上,杨奇清接到罗瑞卿转达的总理电话指示后,与滕代远商议:“主席要思索和处置天下的大事,罗部长转告总理的指示是由我们全权处置所有突发事宜,我看是不是先不要去惊动主席?”滕代远听后示意赞许。

“我想台湾‘保密局’现在所能够接纳的行动,无非是动用地面隐蔽的敌特组织,再加上空投特务督战而已。对他们的地面气力,我马上电令东北各地公安局,对所管辖区域铁路的主要部位,敏捷布控,来个一网打尽。对他们的空投特务嘛,来个发动群众,军民结合,周全监视,随时准备接待。”杨奇清胸中有数地说。

很快,台湾“保密局”特派员上校处长张大平落入了哈尔滨市公安局设下的包围圈,束手被擒。哈尔滨市公安局连夜突审,查清他的详细行动方案,凭据他交接的“东北地下手艺纵队”的藏匿地址,一举破坏了他们的阴谋!

杨奇清立刻向主席报捷。毛泽东有趣地说:“这就叫‘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保密局’是‘机关算尽’,可是碰着你们公安部,却‘反误了卿卿性命’。”

7日晚,列车抵达沈阳车站。中共中央东北局书记、东北人民政府主席高岗一行人上车探望毛主席。专列在沈阳站停留替换机车,换上了“1861号”蒸汽机车经受牵引义务。沿线的车站、桥梁、涵洞、制高点、居民点及所有易于隐藏的树林、土包、暗道,都部署了岗哨。铁路沿线两侧的每一根电线杆下,都站着一名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战士,他们背朝路基,小心地守卫着。

/wp-content/uploads/2020/11/eAVZJf.jpeg插图(2)

毛泽东在专列上

列车经由三天三夜的运行,于12月9日到达中苏疆域的满洲里站。车站南面是中国的长春铁路,北面是苏联铁路,因两国轨距差别,以是要在这里转乘苏方派来迎接的专列。一列墨绿色的苏联高级专列已停在站内待命。杨奇清、滕代远划分与苏联守护部门卖力人、苏方铁道总局卖力人交接有关事情后,登上苏方列车,认真举行查看,完全放心后才走下列车,命我方职员搬运行李物品。

毛主席整理了一下衣着,大步走下列车。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副主席莫洛托夫,国防部长布尔加宁元帅,外贸部长缅什科夫,外交部副部长葛罗米柯及苏联驻华大使罗申等前来迎接。站前广场上,军乐高奏,鼓号齐鸣,一排排着新戎衣的苏联仪仗队整队肃立。毛主席走过去时,仪仗队持枪行礼,向中国人民的首脑致敬,毛主席注目还礼。检阅仪仗队后,毛主席微笑着与杨奇清、滕代远等握手,说:“一起上辛苦了,谢谢你们。”

登上苏方列车后,主席并没有马上走进车厢,而是站在车厢门口向中方送行的同志挥手示意。同志们站在原地,目送列车远去。

杨奇清、滕代远随即向地方公安部门和铁路部门的事情职员部署义务,要求他们做好充分准备,随时迎接主席专列的返回义务,确保回京平安。

摧毁敌人推翻列车的设计

1950年2月17日,是中国的传统节日春节,毛主席竣事了对苏联的接见,于莫斯科时间22时30分登上苏联列车,启程回国。

/wp-content/uploads/2020/11/iEvqmi.jpeg插图(3)

《人民日报》关于毛主席接见苏联的报道

滕代远在回忆录中写道:1950年2月17日,毛主席又坐苏联火车返回,在苏联首都莫斯科车站揭晓了讲话,宣布了新闻新闻,比出发时更为公开了,更增加了我们守护主席平安回国的难度。我亲自部署有关事情外,还组织专列到满洲里车站迎接。

汪东兴在日志中写道:26日下昼抵达满洲里后,“毛泽东与专门前来迎接的高岗、罗瑞卿、滕代远、张策、杨奇清、汪金祥等碰头时非常高兴,和他们谈笑风生,从精神上看轻松不少”。

国内外的敌人没有放过这次“机遇”。

2月下旬的一个深夜,他们扒开长春市郊野的数里铁路干线,妄图制造列车推翻事宜。我地方公安部门及时发现,立刻组织职员修复了线路。

26日深夜,专列由满洲里车站出发。为确保行车平安,疑惑敌人,第一列车内全是空的,义务是轧道开路;第二列才是经受警卫义务的前驱车;毛泽东和所有回国职员都在第三列车上,主席的车厢挂在最后一节。

返回途中,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启龙擅自决定将专列开往齐齐哈尔,滕代远觉察后马上阻止,并严肃批评了张启龙。此事致使专列在昂昂溪车站稍有延误。

3月4日20时,毛主席一行平安抵达首都北京。

至此,历时89天,毛主席率代表团完成了此次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接见。

毛主席此次国事接见,签订了对那时冷战款式以及中国未来生长都具有深远影响的《中苏友好同盟相助条约》。

——摘自《炎黄春秋》2019年第12期

胡修道|上甘岭战役中的孤胆英雄

环球网 这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高地,高地背后的洼地里有一个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但就在这里,发生了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在这场战役中涌现出了一位孤胆英雄——胡修道。 胡修道 胡修道, 1931年出生于四川省金堂县,幼年丧父,才几岁的他只得给地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