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战死沙场,遗体幸得僧人收殓,藏于龙泉寺达八年之久……

获悉主席乘专列出访,蒋介石急电:不惜一切代价干掉……

1949年,毛泽东主席访问苏联。图为抵达莫斯科车站时的情景 1949年12月6日至1950年3月4日,毛泽东主席亲率代表团乘“9002”专列访问苏联。中央为此成立了主席专列保卫小组,杨奇清担任组长,滕代远担任副组长,罗瑞卿主抓肃反工作。神秘的“9002”专列一路疾行

/wp-content/uploads/2020/11/r2yumm.jpeg插图

赵登禹将军

牺牲大红门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情”发作,爱国将领赵登禹与佟麟阁率部指挥驻守南苑,英勇抗击日寇。

7月28日,日军召集重兵并动用30多架飞机向二十九军阵地提议猛攻。敌我气力相差悬殊,我方伤亡较大,日军从东、西两侧攻入南苑,双方陷入肉搏战。赵登禹亲率卫士30余人,与日军举行猛烈厮杀。这时,上级下令赵登禹指挥军队后撤到大红门一带。

日军窥出赵登禹准备退到大红门的意图,抢先一步在南苑到大红门的公路两侧架起机枪,以火力封锁门路。

赵登禹搭车指挥军队向大红门偏向退却,不幸的是,在大红门四周御河桥,车子炸毁, 赵登禹身受重伤。警卫劝其立刻退却到平安地方,赵登禹不愿,反而率领军队向日军还击。

这时,一枚炸弹飞来,炸断了他的双腿使其昏厥已往。

赵登禹临终时,对流泪的卫兵说:“武士战死沙场原为天职,没什么可悲痛的。北平城另有我的老母,你去对老人说,忠孝不能两全,儿子为国牺牲,也算对得起祖宗。”那时,赵登禹年仅39岁。

有关赵登禹殉难的详细地址,说法不一。一说在大红门以西的黄亭子四周,二说在大红门四周的天罗庄,三说在大红门四周的御河桥。大红门原是皇家苑囿南海子的正门,始建于明永乐十二年(1414年),民国时尚存遗迹,但四周已为大面积农田。

义僧相助藏灵枢

据赵登禹之女赵学芬在《爱国、爱民、爱家的赵登禹将军》一文中回忆:赵登禹牺牲后,由于形势紧迫,随行卫兵暂且把他的遗体掩埋在青纱帐中后,向北平偏向撤去。南城龙泉寺方丈闻知赵登禹殉难,便率领四名僧人连夜出城,在大红门四周的高梁地中寻得义士遗体,抬回寺内装殓。为避开日寇线人,将灵柩隐藏在寺中八年之久。

龙泉寺方丈在寻找赵登禹遗体时,费尽周折。那时大红门外多为庄稼地,七八月正是庄稼长势最旺盛时节,漫漫青纱帐,一眼望不到边。而刚刚经由一场鏖战,不少庄稼被毁。方丈等僧人在几块玉米地、髙粱地里寻找了午夜,未见赵登禹的浅葬之地。直到后午夜,才在一个高粱地的高坡处发现一片松软且凸起的湿土,于是挖掘,终在三尺深土里发现赵登禹遗体。他们将其轻轻抬出,简朴清算后,用一副芦席将义士卷收其中,抬回龙泉寺洗濯,最后放在一口通俗的棺木中,并用几道大漆密封住,藏匿于寺中,那时也不敢标明真实姓名。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赵登禹将军的家人经多方寻找,才知道赵登禹遗体隐藏在陶然亭龙泉寺内。

赵登禹年仅10岁的女儿赵学芬特意到龙泉寺祭祀,参见方丈致谢。老方丈抚慰她说:“你父亲是为抗击侵略者阵亡,他的英灵永远不会死去。”

赵登禹生前说过“武士抗战有死无生,卢沟桥就是我们的宅兆”的誓言,1946年7月28日,京城各界在中山公园举行公祭大会,赵登禹灵柩于越日由龙泉寺起灵,运至卢沟桥以东二公里处的西道口山坡上埋葬。

同年7月31日,国民政府追认赵登禹为陆军上将。11月25日,那时的北平市长何思源签发《府秘字第729号训令》,将市区的三条门路以抗日名将赵登禹、佟麟阁、张自忠命名,其中将西城中北部的北沟沿命名为“赵登禹路”。

——摘自《北京晚报》

为了留住“战时省会”的抗战文化,他们奔走近10年

1938年5月至1945年10月,在福建省会内迁永安的7年间,基于当地现实条件,以及彼时省政府主席陈仪和刘建绪相对开明的政治主张,支持宣传抗日救亡,大量的报刊和出版社应运而生,全国各地知名的文人学者云集于此。 42家大小出版社,4家新闻通讯机构,19家印刷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