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中的湖南气力——写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5周年之际

抗美援朝时,奔赴朝鲜战场的共和国元帅都有谁?

70年前的抗美援朝出国作战,在党中央、毛泽东主席的坚强领导下,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和中华各族儿女同仇敌忾、保家卫国、气壮山河。作为国家和人民军队重要奠基者,后被授予元帅军衔的革命家们更是不惧强敌、夙夜在公、兢兢业业,为战胜强大对手作出艰巨而卓

抗战中的湖南气力 ——写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5周年之际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孙敏坚 通讯员 吴义国 景超平

盛夏八月,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5周年之际,湖南日报记者穿行三湘四水,寻访湖南抗战的历史印迹。

长沙岳麓山巅的云麓宫外,镌刻着5000多名长沙会战阵亡士兵的不朽名字;常德河洑山的旧战壕,曾是中国军队痛歼日军的凶猛战场;芷江的受降纪念坊,见证了75年前侵略者向中国乞降洽谈的历史时刻。

硝烟虽已远逝,历史仍有回声。今天,我们铭刻历史、想念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

湖南共产党人坚持团结抗战、坚持民众发动,担当起中流砥柱重任

/wp-content/uploads/2020/11/RVJbUz.jpeg插图

(南岳忠烈祠,是我国修建最早、规模最大的抗日战争纪念地之一。罗铭 摄)

作为大后方的湖南,一直是中国抗战的粮仓和兵源地。随着华北、上海、南京、武汉的相继陷落,湖南也被推到了对日作战的最前线。

省委党史研究院院长胡振荣先容,抗战以来,中共中央和湖南党组织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坚持周全抗战、坚持团结抗战、坚持抗日救亡、坚持民众发动、坚持敌后游击,招呼和组织湖南人民踊跃支援前线,担当起中流砥柱重任。

“十年征战沙场血,高举红旗赴国仇。”这一时期,湘鄂赣抗日红军游击队受命编为新四军第1支队第1团,1100余人从平江出发开赴抗战前线;湘粤赣红军游击队和赣粤边红军游击队编入新四军第1支队第2团第2营、第3营,奔赴前线抗日……历久坚持斗争的的各红军游击队走出山岳森林,从民族大义出发,摒弃前嫌,换上新四军礼服,与国民党军队并肩战斗。

1937年11月,中共中央派徐特立、王凌波到长沙确立八路军驻湘通讯处,与中共湖南省工委一道,开创国共合作抗日的政治局面。

驻湘时代,徐特立和通讯处工作人员经常深入长沙街巷,宣传党的抗日方针政策。那时的银宫电影院、青年会礼堂等处常常被挤得水泄不通。“国共两党团结抗日,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人们从他精炼而坚定的话语中,消除了对国共合作的疑虑,增强了对抗战前途的信心。

1938年7月,湖南省委派共产党员吕振羽借用湘籍国民党上层人物的名义,在武冈县塘田(今邵阳县塘田市镇)开办塘田战时讲学院。讲学院以“坚持抗战,坚持持久战,实行战时教育,培育抗战干部”为教育方针,约请史学家翦伯赞、文学家张天翼等“人人”执教,并先后办起儿童识字班、成人识字班、妇女识字班和民众夜校等,课本也均由师生结合实际内容编写。厥后,讲学院陆续派遣学员回乡,确立救亡组织,将抗战救亡的革命火种撒播到湘中和湘西南区域。

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损坏,塘田战时讲学院虽仅存8个月,但它为党培训了250余名提高青年,刘逊夫、江明、吕一同等都曾就读于此,厥后均成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骨干气力。特别是革命师生相继在一些空缺区域确立了党的地方组织,推动了全省抗日救亡运动,在湖南的抗战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页。

中共湖南组织还在各地开办和介入主办了近100种报刊、30余家书店和推销处,宣传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路线方针计谋,销售《新华日报》《解放》等抗战报刊375种;在全省各地组织了300多个剧团和歌咏队,开展声势浩大的群众演唱抗日歌曲运动,“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松花江上”“义勇军进行曲”“牺牲已到最后关头”等一首首慷慨激昂的救亡歌曲,感动和振奋着宽大民众。

湖南正面战场的抗战,成为声震天下甚至天下的慷慨悲歌

/wp-content/uploads/2020/11/eAVVVz.jpeg插图(1)

( 8月5日上午,衡阳县洪市镇明翰村,“鸿翔军队抗日义士纪念碑”揭幕,4名义士遗骸被集中安置在纪念碑后方的墓穴中。何衡 钟仲华 摄影报道)

战略相持阶段,中国军队在正面战场与日寇进行了22次大会战,其中6次发生在湖南境内。三次长沙会战、常德会战、长衡会战、湘西会战,其征战之凶猛、伤亡之重大、影响之普遍,都是其他省份和战争难以对比。

最为惨烈和悲壮的一战要属衡阳保卫战。保卫战中,守卫衡阳的18000名中国武士,面临进犯的11万日军,以浴血奋战40余天、战死7400人的价值,杀敌48000人,缔造了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上敌我损失比例的最大值——4.6:1。

敌军重兵围攻陷,衡阳虽然最终失陷,但湖湘子弟力钳凶顽的气势,打得日寇人心惶惶,再也没有能力和信心组织强有力的攻势。相反,中国军队越战越勇。1945年4月至6月,中日军队在雪峰山一带进行中国正面战场的最后一战——湘西会战。双方参战总军力28万余人,战线长达200余公里,中国军队毙伤日军2.4万多人,中国抗日战争由此进入了战略反扑阶段。

守卫武冈是湘西会战的一场主要胜利。得知中国守军只有一营人马时,率领一个师团来袭的日军头目关根以为一天就能攻陷武冈。一个长满络腮胡子的日军队长甚至扬言要在武冈城内刮脸,但了局却狠狠地打了这个日军队长的脸:直到日本战败投降,他都没能实现这个想法。

那时,日军集中所有火力进攻西门,数百名特攻队员在炮火掩护下蜂拥前进。少数队员靠近城墙引爆了炸药,壮大的威力马上把城墙炸出10多个洞。可日军还来不及自满,守城的士兵和自觉参战的老百姓投出数百个大沙袋,很快把10多个洞口所有堵死。日军又提议人海战术强攻,架起梯子爬上了城墙。而守军武断使用喷火器烧断木梯,又用冲锋枪对城下日军凶猛扫射,日军成批倒下,无法靠近。

随后,武阳的44师一部支援武冈,与城内守军形成夹攻之势,日军仓皇逃窜。武冈之战,中国军队以一营军力与拥有坦克重炮的十倍之敌血战七天七夜,力保千年古城武冈不失,缔造了抗战历史上的一个事业。

在湖南人民的有力支持下,中国将士浴血奋战,死死钳制住了日军的凶顽,使湖南正面战场的抗战,成为一首声震天下甚至天下的慷慨悲歌。

据统计,在湖南境内的历次作战中,中国军队官兵阵亡达近30万人,祛除日军20多万人,其惨烈水平由此可见一斑。中国军队所体现出来的民族精神,就连日军也不得不认可,守卫湖南的“中国军队的特点是不怕死,士气高”“抵制十分顽强”“即使是主力已经退却,留下的掩护军队仍然坚守阵地,直至最后一个人”……

三千万湖湘后代挺起民族的脊梁,用血肉之躯筑起新的长城

/wp-content/uploads/2020/11/7FFzim.jpeg插图(2)

( 8月5日上午,94岁高龄的“鸿翔军队”抗战老兵谢慈友(中),向昔日战友、抗日英烈致敬。当天,“鸿翔军队抗日义士纪念碑”揭幕。何衡 钟仲华 摄影报道)

湖南抗战文化的一声声咆哮,逐渐辐射天下,汹涌起每一个中国人的家仇国恨,叫醒起全民族的危机意识和使命意识,到达空前的团结一致。

“若道中华国果亡,除非湖南人尽死。”面临日军的法西斯暴行, 3000万湖南人民自告奋勇,以抗战图生计,以抗战救危亡,展现了心忧天下、众志成城、绝不屈服、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以鲜血和生命保家卫国,为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付出了伟大牺牲、作出了卓越贡献。

1938年11月9日,日军攻陷临湘,不满10岁的小学生丁先英不慎被日军捉住。但他不仅断然拒绝为日军带路,还高呼:“打垮日本帝国主义”等口号,最后被恼羞成怒的日军残酷杀戮。

在湘阴营田镇,日寇奸淫掳掠,杀人放火。该镇武穆乡农民易玉涛,妻子惨死日寇之手。他悲愤交加,手持一把菜刀,接连砍死3个日本士兵,后被日军乱枪杀戮。两个月后,著名剧作家田汉赴湘北采访,闻知此事,悲愤写下,“人人易玉涛,中国不会亡。”

……

在那场血与火的淬炼中、在谁人生与死的战场上,千千万万这样的湖湘后代,国难当头挺起民族的脊梁,血肉之躯筑起新的长城

湖南不仅肩负着正面御敌的义务,而且从人力、物力、财力和兵源上努力支援,各界爱国人士在“有钱出钱,有力着力,有枪献枪,共赴国难”的招呼下,形成了支援抗战的热潮。

从1937年8月18日至10月26日,湖南人民抗敌后援会便募款68万余元、布鞋4万余双、毛巾13万条、药品30余箱、棉背心3000件、布袜1万双。1940年10月20日,长沙市商会通电全省各县、镇商会,提议募捐“湘商号”飞机加入抗战流动。至1942年5月尾,全省捐机款逾700万元,可购飞机50架,居天下之冠。

武汉陷落后,三湘子弟踊跃参军参战,湖湘大地到处涌现妻送郎上前线、母携子赴战场、父子兄弟共沙场的动听情景。祁阳县39岁的周咏南带子从军,一时传为佳话。八年抗战,只有3000万人的湖南,征募兵员210多万,总人数仅次于四川,平均每15个湖南人中就有1人参军,居天下之首。

历史的意义,在于薪火相传、生生不息。75年过去了,三湘后代从来未曾忘却这片土地饱蘸热血写下的抗战精神,这种精神犹如穿越时空的火炬,照亮我们迈上无愧于历史、无愧于时代的新征程!

[责编:姚帅]

[泉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飞夺泸定桥,智取腊子口,让主席大喜过望的“斧头将军”和“白袍小将”究竟是谁?

由于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失利,红军被迫离开中央苏区,开始长征。时任红一军团二师四团政委的杨成武后来回忆说:“遵义会议前夕,红军打下牛拦关,占领松坎……王(黄)开湘被派到四团任团长,我任政委。当时中央正准备在遵义召开会议,我团在松坎担任警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