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容的浴缸长啥样?多张老照片揭秘故宫600年变迁

韩信被杀后刘邦的心理活动

《史记》被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司马迁作为史家的开创性贡献不仅体现在发凡起例的著史方法,而且也表现在独出心裁的史实取舍标准,将心理书写纳入《史记》即是显著的典例:高祖十年(前197年)钜鹿郡守陈豨发动叛乱,刘邦御驾亲征期间,吕后用萧何之

1420年10月28日,大明永乐十八年九月廿二,明成祖朱棣的一道谕旨看似相当简略:“丁亥,上命行在礼部,自明年正月初一日始,正北京为师,不称‘行在’。”

/wp-content/uploads/2020/11/AvMNbu.jpeg插图

从北海琼华岛远眺紫禁城全景。左:小川一真摄于1900年 右:摄于20世纪30年代

故宫的序章便蕴含在600年前的这道御批的折子中。其中,“正北京为师”一句确定了北京作为京师的职位,也意味着权力中央将从南京迁往北京这座刚刚建成的禁城中。

/wp-content/uploads/2020/11/Bryy2u.jpeg插图(1)

太和殿在永乐年间建成时名为奉天殿,嘉靖时期更名为皇极殿,清初顺治朝更名太和殿。大殿完工仅百日,就遭雷击起火,三大殿尽毁。之后在嘉靖、万历、康熙年间又三次毁于火灾,现存修建为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重修。那时,由于巨型楠木稀缺,重修的太和殿在规模上显著缩水,面积约莫只有永乐年间的一半。为提高防火性能,大殿两侧以阶梯状的防火墙取代了原来的木廊。今后之后,太和殿再也没有被销毁。通过太和殿下方伟大的基座,不难想象明代大殿的规模。俄罗斯摄影师斯尔格·沃特加索夫摄于20世纪20至30年代

/wp-content/uploads/2020/11/auYVBn.jpeg插图(2)

明余壬、吴钺绘《徐显卿宦迹图》中的皇极殿(太和殿),两侧仍为木廊。

悠悠600年,永乐年间的紫禁城和现在的故宫比较起来,有哪些差异?其间又发生了怎样的故事?

翻看《明代宫禁图》,现在的紫禁城仍延续了中轴对称、前朝后寝的整体款式。然则履历了数次雷劈大火和朝代更迭,以及多次重修、改建和扩建,局部风貌和永乐时期相比已有显著差异。

紫禁城的外朝,主要包罗中轴线上的太和、中和、保和三大殿和左辅右弼的文华殿、武英殿,规模宏大,结构疏朗。

/wp-content/uploads/2020/11/zuaIZf.jpeg插图(3)

永乐年间,紫禁城北是一个完全为真武大帝营造的宗教区域,其主殿就是钦安殿,只管在乾隆时期添建了抱厦,钦安殿的主体修建仍然是明初遗构。小川一真摄于1900年

/wp-content/uploads/2020/11/NN7vEf.jpeg插图(4)

1917年,张勋复辟时代,末代天子溥仪在乾清宫的宝座上留影。

从明代至清初,乾清宫都是天子理政和起居的正殿。只管殿名寓意后宫清宁,然则事与愿违,明宫三大案中的红丸案和移宫案都发生在这里,嘉靖也险些在此命丧宫女之手。

和今天差异,明初紫禁城的东南部,是皇太子专属的“特区”,文华殿相当于皇太子的“奉天殿”,为了区别皇太子和天子的职位差异,还特意将文华殿屋顶设置成了绿色琉璃瓦,武英殿的占地面积也要比文华殿大。就连位于这个区域内的城门东华门,每个门扇上只有七十二颗门钉,比午门、西华门和神武门划分少了一排门钉(一排九颗)。

紫禁城的后寝即内廷,庭院紧凑,主要包罗中轴线上的后三宫、御花园以及两侧的器械六宫和乾东五所、西边几个较小的宫殿群,现在看呈参差之态。

永乐时期器械六宫严酷对称,名称在明嘉靖年间所有更改,大部分沿用至今。晚清时期,西六宫的款式发生了较大转变。长春宫、储秀宫先后与前面的启祥宫、翊坤宫买通,两宫连为一体。其中储秀宫曾是慈禧入宫时最早栖身的地方,在光绪十年(1884年)完成改建后,慈禧回到这里庆祝五十大寿,在此又栖身了十年。

隆裕皇太后在偏激的延禧宫内修建了一座西洋气概的灵沼轩,用以养鱼。这一烂尾工程,也破坏了器械六宫的对称之美。

/wp-content/uploads/2020/11/f6FvYf.jpeg插图(5)

储秀宫最后的主人是溥仪的正妻婉容,她对宫殿内部进行了一系列革新,使其适合西化的生活方式,图中可见婉容的浴缸。

/wp-content/uploads/2020/11/nUNJZr.jpeg插图(6)

西六宫。长春宫和储秀宫的改建,使西六宫不再具有整齐划一的款式。美战地记者德米特里摄于1946年

明朝初期兴建的三座皇宫(分处于凤阳、南京和北京),都没有“太后宫”的设置。原来,明太祖朱元璋怙恃早逝,而明成祖朱棣取得皇位的时候马皇后也不在人世了。现在人们在故宫中所见到的太后宫——慈宁宫,是明嘉靖年间才修造起来的,在这之前,这片区域曾经存在过一座名为“仁寿宫”的宫殿区域。现在,太上皇栖身的外东路,以及太后、太妃栖身的外西路,均是后期添建的。

/wp-content/uploads/2020/11/Bj6Bby.jpeg插图(7)

紫禁城西北角楼与筒子河沿岸的围房。喜龙仁摄于20世纪20年代

明代初建时,在筒子河和城墙之间漫衍着多座守卫值房,称作“红铺”。清代随着皇城的逐步开放,宫禁局限缩短,沿着筒子河东、西、北三面的内侧,建成了连檐通脊的围房。这些围房除了守卫功效以外还用作堆栈。1930-1942年间,筒子河围房由于年久失修被逐步拆除,拐角处改建为水榭。现在只保留下东华门和西华门以北的一小段。

/wp-content/uploads/2020/11/yeMNRb.jpeg插图(8)

千秋亭 小川一真摄于1900年

痴迷玄门的嘉靖为了便于在钦安殿举行斋醮(道场),在周围增建围墙,开设天一门。厥后又在钦安殿两侧修建了千秋亭和万春亭,用作辅助性仪式修建。两亭左右逢源的造型仿自“天圆地方”的古代明堂形制,是御花园里最为优美的修建。

紫禁城中轴线北端的钦安殿是专门供奉真武大帝的神殿。为了突出奉天靖难,朱棣曾鼎力推许北方之神真武大帝,大殿周围松柏参天,犹如真武栖身的真庆仙都。明景泰年间,最先在周围增建其它园林修建,成为御花园。而象征玄武七宿的“器械七所”也在清代被改称为“乾器械五所”,作为皇子栖身的区域。

通常过往,皆为序章。不难发现,只管拥有太和殿那样的恢宏巨构,但紫禁城最震撼人心的照样其整体景观。数百座崎岖升沉、形态各异的单体修建,既体现功效和品级,又营造出严整协调的秩序之美,这都是永乐年间奠基的基础。

(原题目:故宫变迁)

泉源:北京日报 作者:罗东生

图片均由罗东生提供

流程编辑:u005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团体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

抗战·民族记忆⑧新四军“刘老庄连”:血战到最后一刻的钢铁连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沈东方 编者按:75年前,中国人民经过长达14年艰苦卓绝的斗争,取得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彻底粉碎了日本军国主义殖民奴役中国的图谋,开启了古老中国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新征程。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推出“抗战·民族记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