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抗美援朝战场演戏八个月:岩穴深如五层楼,人睡在第三层,山头一夜炸平

狄仁杰官居宰相只是三品?那谁是一品和二品?

狄仁杰,历史上有名的宰相,可以说是德才兼备。他不仅从小就有“书痴神童”之名,而且据历史记载,狄仁杰还能算作一位“神医”,武则天面对他也要尊称他一句“阁老”。 但就是这样一位德高望重者,谁能想到他仅是个三品官员。 今天就来和科教授一起探秘狄仁杰

/wp-content/uploads/2020/11/jeaQVn.jpeg插图

“没有经由战争,不知道和平年月云云幸福。”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王文娟,难忘青年时代赴抗美援朝战场演出八个月的履历,在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采访时,她说,“在前线的履历,让我明白人为什么在世,怎样在世才有意义、有价值,激励我不停起劲,去缔造新的作品。”

/wp-content/uploads/2020/11/iaEV3e.jpeg插图(1)

1953年王文娟在赴朝前夕

1950年,王文娟所在的玉兰剧团配合抗美援朝排演《信陵令郎》,显示邻国之间“唇齿相依,生死攸关”,王文娟饰演如姬,连演138天,20多万观众观演。玉兰剧团加入中央军委总政治部文工团后,下工厂、下军队、下基层,把越剧艺术带给更多人。从舟山到福建,四处有她们慰问的身影。

/wp-content/uploads/2020/11/Ar67fa.jpeg插图(2)

1953年朝鲜,王文娟与徐玉兰合影

1953年4月,徐玉兰、王文娟跨过鸭绿江去朝鲜慰问志愿军。黄昏时出发,大乐队演奏雄赳赳、雄赳赳的音乐壮行。这样的场景对王文娟来说不生疏,只是她从送行的人酿成被送的人。

/wp-content/uploads/2020/11/fauUVv.jpeg插图(3)

1953年为朝鲜人民军演出《西厢记》

剧团带着《梁山伯与祝英台》《西厢记》去朝鲜,道具与大城市演出设置一模一样,装满四部大卡车、两辆吉普车。布景放在车中心,双方坐人。司机嘱咐,一起有许多志愿军运输车,一辆车停下,整条线路会被轰炸机重创。以是无论遇到什么紧急情况,人都不能跳车,延误时间。

王文娟回忆,“我拉起车篷一角偷偷往外望,祖国的路宽、有护栏,过鸭绿江的桥比外白渡桥窄,朝鲜的路狭长,没有护栏,没有一个人,放眼望去,只剩伟大的炸弹坑。车子关掉车灯,在羊肠小道飞驰。我的耳边传来车轮声与偶然的喇叭声。不知几时,呜呜声和砰砰枪声响起,是不是敌机来了?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离殒命那么近。”

车开了一夜,天朦朦亮,剧团到达志愿军驻扎的岩穴。半山腰白云缭绕,犹如瑶池。穿着白衣白裤的朝鲜老伯伯,趁着黎明的光在田间劳作。日间炮火凶猛,他们躲着,不能出来。志愿军住的岩穴以前是矿洞,有五层楼那么深。剧团住在第三层,床铺由石头叠起,壁上终日滴着水。

演出被放置在洞最下面的第五层,是战士们平时开大会的地方。泥块堆起的凸起,就是舞台。第一场《梁山伯与祝英台》,全场悄无声息。王文娟忧郁战士们听不懂南方方言唱词,没想到人人看得异常投入,演到梁山伯临终,一位战士大呼,“梁山伯,你不要死,随着祝英台一块跑!”

/wp-content/uploads/2020/11/qyayye.jpeg插图(4)

《春香传》

演出一场接一场,战士们的激励随同纸、子弹壳、小刀、苹果、旌旗等小礼物通报到演员们手上。有一次,戏演到一半,断电了,台上台下一片漆黑。不知哪位灵巧的战士打开手电筒带头往台上照。靠着一缕缕手电光,演出继续。王文娟说,“条件艰辛,我们想方设法克服困难。演员插在鬓边的绸花用破了,没有地方弥补,化妆师摘真花给我们戴。真花被灯光照射,蔫得很快,下场戏再换一朵花。”

有天剧组装运道具,眼看敌机俯冲到眼前,没有扔炸弹。战士们提醒,“日间飞机也许去了其他地方轰炸,把炸弹用完了,晚上准得再来,今晚剧组一定要睡在岩穴里。”第二天一早,王文娟走出岩穴发现,旁边山头被炸平了。

/wp-content/uploads/2020/11/MNjy6r.jpeg插图(5)

1952年王文娟随玉兰剧团北上参军,在“总政”排演《西厢记》,饰崔莺莺

徐玉兰、王文娟在朝鲜演出八个月,从春天到冬天,脸上油彩一上妆,就冰起来;一启齿,呼出的气快冻成冰;一声“梁兄”出口,冻得嘴巴也合不住了。剧组一直往前线走,路上被飞机、大炮封锁。天黑了,车快得像飞起来。除了志愿军,她们也为朝鲜人民军演出,四辆卡车组成一个舞台。剧组用一半朝鲜语、一半手语与当地老百姓、战士交流。

王文娟说,“在前线的履历,让我明白人为什么在世,怎样在世才有意义、有价值,激励我不停起劲,去缔造新的作品。我和玉兰大姐获得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三级国旗勋章,志愿军司令部授予二等功。回国后,军队放置剧组到辽宁住宾馆。睡着席梦思,坐着沙发,我真难顺应。没有经由战争,不知道和平年月云云幸福。”

/wp-content/uploads/2020/11/QzAFF3.jpeg插图(6)

1954年王文娟等从总政回到上海。

从战场回来后,1954年8月,王文娟、徐玉兰领衔越剧《春香传》首演于上海长江剧场,轰动一时。《春香传》是朝鲜人民家喻户晓的一部古典文学名著,被译成汉、英、法、俄、德、日等十几种文字,影响深远。这部剧的降生起源于徐玉兰和王文娟旁观朝鲜话剧团演出《春香》,决定将《春香》移植成越剧,并把原先的悲剧末端改成春香和李梦龙大团圆了局。《春香传》中,王文娟饰春香,徐玉兰饰李梦龙,首轮演出89场,观众跨越9万人次,该剧也成为徐王派别的看家保留剧目。

/wp-content/uploads/2020/11/Zb2Ufy.jpeg插图(7)

1953年朝鲜合影

1954年10月,《春香传》为朝鲜青年艺术团招待演出。1955年2月,周恩来总理在北京天桥剧场旁观《春香传》,赞誉有加。1961年,上海越剧院还携《春香传》赴朝鲜访问演出。上世纪80年月,王文娟与徐玉兰恢复上演该剧,今后成为上海越剧院经典保留剧目之一。

/wp-content/uploads/2020/11/aaQzai.jpeg插图(8)

1961年10月,周恩来总理、邓颖超同志与赴朝鲜访问演出归来的全团同志合影。

2019年《春香传》在长江剧场首演65周年,上海越剧院优秀青年演员杨婷娜与李旭丹再度携手走进长江剧场红匣子,以“清唱剧”形式,演绎《春香传》中的《爱歌》《别歌》《狱中歌》等经典名段。王文娟获悉《春香传》在长江剧场以全新阵容与演出形式加以呈现时,十分激动,欣然题写专场名字“爱·歌”,并寄语子弟:“生逢当今盛世,要为人民放歌,多创作,多演戏,演好戏,不辜负向导和观众的期望。”

/wp-content/uploads/2020/11/iQBbqu.jpeg插图(9)

王文娟向徒弟李旭丹授艺。

泉源:上观新闻

婉容的浴缸长啥样?多张老照片揭秘故宫600年变迁

1420年10月28日,大明永乐十八年九月廿二,明成祖朱棣的一道谕旨看似相当简略:“丁亥,上命行在礼部,自明年正月初一日始,正北京为师,不称‘行在’。” 从北海琼华岛远眺紫禁城全景。左:小川一真摄于1900年 右:摄于20世纪30年代 故宫的序章便蕴含在600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