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了,最可爱的人照样你

秦人来自东方照样西方?梁云通过考古学发现四点“东来说”推断

讲中国历史,离不开“秦”的影响,大部分人都知道秦是怎么没的,而不知道秦是怎么来的。被称之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史记》中,为秦分别立了两个本纪:《史记·秦本纪》《史记·秦始皇本纪》,可见司马迁及对秦的重视。 《史记·秦本纪》讲述了秦

“雄赳赳、雄赳赳,跨过鸭绿江!

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

70年前

千百万中华好儿女跨过鸭绿江

打响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维护世界和平与人类正义的枪声

70年后

硝烟已经远去

但那些“最可爱的人”

从未被祖国和人民遗忘

让我们一起向他们的奋勇与经受致敬!

祝 子 清

国家有需要我就要上

1950年11月,祝子清追随所在军队180师来到朝鲜,“国家有需要了,我就要上。”

刚到没多久,军队派他率领一个排的士兵回国加入炮兵训练。1951年5月,学业竣事的祝子清被重新派往朝鲜,在去往前线的路上,祝子清偶遇了之前连队的教导员。“教导员见到我就哭了,这个时刻我才知道,我们180师的战友们全都牺牲了。”

陈心凯、张岚配偶

今生无悔上战场

/wp-content/uploads/2020/11/f6Zvii.jpeg插图

抗美援朝时代,陈心凯是铁道工程十一师后勤处医务室的一名军医助理,妻子张岚是师司令部的文化教员。

谈起已往的峥嵘岁月,陈心凯、张岚配偶说他们“今生无悔上战场”,“那时刻虽然天天都在敌人的空袭中过活,永远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然则为了祖国,为了死后的父老乡亲,总要有人冒着危险向前进,而时代选择了我们这些人,我们也无怨无悔。”

郝 成 秀

偷偷扔了手杖,忍着疼走十几里路回到军队

抗美援朝时代,郝成秀是军委炮14师6团的一名炮兵战士。

在一次火力配合后,他所在的军队还没来得及退却,就被敌人发现了位置。敌人一轮轮炮弹如下雨一样平常向阵地“倾注”而来,没来得及逃避的郝成秀被流弹击中腰部昏了已往,等他醒来时已经躺在了野战医院。而没等伤病痊愈,郝成秀就申请重新回到连队,“由于有划定拄手杖不能出院,我就偷偷的把手杖扔了,忍着疼走了十几里路回到军队。”

岳 旭 升

战士们都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去战斗

/wp-content/uploads/2020/11/aq2iYn.jpeg插图(1)

1951年9月,岳旭升追随军队赴朝参战,担任十六军四十师侦探顾问。

“那时,无论战士照样军官,都背着武器和炒熟的小米,负重八九十斤步行蹚水渡过工兵搭建的浮桥进入朝鲜。”岳旭升回忆,那时军队的武器装备比较落后,美军有飞机大炮,经常能听到敌机在头顶飞过,可是战士们都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去战斗。

战地军医陈兰君

怕死就欠妥志愿军,我要守护我的祖国

/wp-content/uploads/2020/11/VRnia2.jpeg插图(2)

1953年7月抗美援朝战争进入到第三阶段,金城战争打响了。陈兰君作为野战医生追随战友们冲锋在江原道一线战场。

“这场战争太惨烈了,我的左眼被炸瞎,头部、胳膊、胸椎多处骨折。我从战场上被带回祖国医治。等我伤好了,再去朝鲜,多方探问黄毅已经下落不明。”陈兰君说,战友可能牺牲在朝鲜战场,不知道埋骨何方。

龚 天 倪

从跨过鸭绿江那一刻,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wp-content/uploads/2020/11/qUBvu2.jpeg插图(3)

龚天倪,1952年12月入朝参战,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军2师5团炮兵连文化教员。

“从跨过鸭绿江的那一刻起,我就与全国人民同心,与国家同在,已将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那一刻,我更懂得了生死对一个人的意义,这也是我现在心胸阔大、乐观生涯的缘由。”龚天倪老人谈起入朝参战的感受,激动地对记者说。

桂 建 和

炮火中行进的通信兵 口令必达

/wp-content/uploads/2020/11/vqYZ7n.jpeg插图(4)

桂建和那时是通信兵,主要任务就是接受上级的下令,并将口令往排、班送信转达。那时刻没有报话机,传信息、下令全靠嘴说,靠两条腿跑,在战壕里,传信息不能跑,只能走着。

“信一来,哪怕下炮弹、下刀子,你也得去,下雪了踩着雪走,有时刻雪能到大腿的位置。”桂建和说,那时心里就没有感应怕,不知道怕是啥,只想着,怎样把信息转达好、转到达,让中国志愿军打胜仗。

李 俊 民

后勤保障线上的“铁血战士”

/wp-content/uploads/2020/11/RBR7Nn.jpeg插图(5)

“在朝鲜战场上,后勤主要供应军队药物、被服、枪械等物资,在运输工程中,还要战胜天气严寒、门路不平、敌机轰炸等难题……”作为一名加入过抗美援朝志愿军的老战士,提及战争,李俊民至今念念不忘。

“漫山遍野都是雪,一走脚就冻得没知觉了,就连睡觉都在雪地里。那时刻美军拥有制空权,有飞机支援,时常来轰炸,为了不被发现只有靠夜晚行军,那时刻就想着把侵略者赶出朝鲜,人人早点凯旋。”李俊民老人回忆道。

张 平

最好吃的就是雪配炒面

/wp-content/uploads/2020/11/n2AzYz.jpeg插图(6)

1951年,张平随军队来到朝鲜,担任营部通讯班长。由于要把上级的指令转达给各个作战单元,通讯班战士的职责就是穿梭在枪林弹雨之间。

“由于物资紧缺,那时刻最好吃的器械,就是把炒面裹着雪球一起吃下去。”张平说,有的战士炒面吃完了,就把装炒面的布袋拿出来舔一舔果腹。

巴 流 海

我们不怕死,怕物资没有定时运到

/wp-content/uploads/2020/11/yeAFVj.jpeg插图(7)

1951年入朝后,巴流海以运输兵的身份到中国人民志愿军安东机务段事情。

“保障物资运输是我们那时的使命。顶着枪林弹雨,经常面临生死考验。但我们不怕死,怕物资没有定时运到。”提及抗美援朝往事,巴流海依然脸色坚贞。

铭刻伟大胜利

捍卫和平正义

致敬英雄“老兵”

更多信息

请扫描图中二维码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查看映象网稀奇谋划——老兵

/wp-content/uploads/2020/11/NRZNF3.jpeg插图(8)

泉源:映象网

中国人的故事

1988年,在我国核潜艇胜利完成水下发射运载火箭后,中国第一代核潜艇几位总设计师合影。赵仁恺(左一)、彭士禄(左二)、黄旭华(右一)、黄纬禄(右二)。资料图 1970年8月30日,在四川夹江大山深处的“909”基地,由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设计研制的核潜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