贻害无穷!揭破侵华日军第一〇〇军队的细菌战罪行

讲清楚|李东朗:这是张学良下达不抵抗命令的真正原因

猜您喜欢:澄清误识|关于抗美援朝,毛泽东认为“自己做了错误的决策”吗_北京日报APP新闻 为什么说共产党是抗战中流砥柱?请看张海鹏的透彻分析!_北京日报APP新闻 澄清误识|李东朗:所谓“攘外必先安内”的合理性是荒谬的_北京日报APP新闻 近年随着张学良在

作者: 赵士见

1949年12月,苏联在伯力对山田乙三、高桥隆笃、平樱全作、三友一男等日本侵华细菌战战犯举行审讯,并将庭审记任命中日英法俄五种文字果然出书,由此使天下知晓日本曾于二战时代在中国长春设立一支细菌军队,即关东军军马防疫厂,因使用“满第100”隐秘番号,故被称为侵华日军第一〇〇军队。

一〇〇军队果然违反国际公约,行使动物、植物甚至活人作实验,研制和生产鼻疽、炭疽等烈性致病细菌,更在中国大地上实行细菌战,犯下滔天罪行,时至今日仍贻害无穷。

前身机构自动网络和研究强毒菌苗

九一八事变后,关东军设立暂且病马收容所,即一〇〇军队前身机构,卖力军马炭疽、鼻疽病的检疫。在检疫过程中,病马收容所有意识地自动网络炭疽、鼻疽菌苗。

在1932年8月,病马收容所长安达诚太郎遵照关东军司令部下令,派人至四平、辽阳等地,搜集炭疽菌苗,开展强毒菌苗研究,旨在准备实行细菌战。

为了研究和培育强毒菌苗,安达诚太郎增设细菌研究室,派专人从事强毒菌苗研究,为日后一〇〇军队从事细菌战研究作了初始准备。

遵日本大本营下令自上而下逐步改编为细菌战研究机构

1933年2月15日,暂且病马收容所凭据关东军“关作命第二六〇号”下令,改编为关东军暂且病马厂。1936年4月,日本关东军参谋长板垣征四郎向陆军大臣上报《充着实满兵备的建议》,提出暂且病马厂“强化”为“细菌战对策研究机关”。

同年8月1日,关东军司令部凭据天皇敕令,将暂且病马厂正式改编为关东军军马防疫厂,8月3日,关东军司令部向天皇上奏“关东军军马防疫厂改编完成”。自此,关东军军马防疫厂成为奉天皇敕命设立的从事细菌战研究的专门机构。

/wp-content/uploads/2020/11/beARVj.jpeg插图

侵华日军第一〇〇军队技术职员给马匹注射疫苗,从事细菌战所用细菌研究。

关东军军马防疫厂确立后,厂址迁至长春孟家屯,面积约为50万平方米,内设各种细菌研究室,同时整合细菌学科研精英,设立第一、二、三、四部,其中第一部卖力军马血清诊断,第三部卖力血清制造,第四部卖力细菌器材补给,第二部职员最多、营业最焦点,集中了一〇〇军队、关东军甚至日本细菌研究人才,划分为细菌、病理剖解、临床、化学、植物病理五个科,专门卖力各种菌液研究与生产。齐全的实验室和分工仔细的细菌研究部门,为军马防疫厂从事细菌战所用菌液研究、实验、试验奠基基础。

准备和实行细菌战

1937年6月22日,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向陆军省上报“军用细菌研究从业者下令”件,获得批准后,在一〇〇军队内组建了以兽医大佐高岛一雄(曾任一〇〇军队长)为首的“军用细菌研究委员会”,专门卖力“军用细菌”研究。

随后,一〇〇军队违反国际公约、违反医学伦理,将炭疽、鼻疽病菌在战俘身上开展人体活体实验。美国国家档案馆宣布了关东军开展人体活体实验“A”讲述、“G”讲述,纪录一〇〇军队开展炭疽、鼻疽菌熏染的活体剖解实验情形,实验持续时间约为6个月,实验工具主要是中国、苏联等的战俘。所有被实验的战俘,经由3天至108天不等的折磨后所有殒命。俄罗斯国家录音档案馆藏伯力审讯录音显示,原一〇〇军队成员三友一男亲口认可曾将混有毒菌的食物,在不知情的前提下给中国战俘食用。三友一男还供述“自己对一名俄国人曾举行剖解实验,剖解地址位于第一〇〇军队的动物剖解场,剖解后的遗体被埋在专门埋牲畜的坑中”。

经实验后,一〇〇军队团结侵华日军第七三一军队等日军其他细菌军队,配合日本华南方面军、华中方面军在云南、浙江、江西等地实行细菌战。

1942年4月,日本大本营为了抨击“杜立特空袭东京”,下令关东军派遣一〇〇军队、七三一军队,携带细菌弹在浙江衢州、义乌撒布细菌,给当地民众带来伟大危险。至今浙江省内依然有被炭疽细菌武器熏染的受害者,甚至泛起“烂脚村”,贻害之烈于此可见。

太平洋战争后期,日本为了扭转败局,下令一〇〇军队加速细菌武器量产与细菌战实战措施。原关东军兽医部长高桥隆笃在伯力审讯中供述“1943年12月后,他凭据关东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批准的‘细菌分部’设计,下令一〇〇军队增设第二部第六科,卖力大批生产细菌武器”。

此时,一〇〇军队设计生产炭疽菌1000公斤、鼻疽菌500公斤。1944年3月,一〇〇军队已生产200公斤炭疽菌、100公斤鼻疽菌。

1945年3月,一〇〇军队长若松有次郎下令平樱全作率队在中苏疆域准备实行细菌战,要求提前购置500只羊,90到100只的马和牛,在日苏战争发生后,立即用“飞机喷洒”方式将先购置的牲畜熏染病菌,然后感染至当地家畜,进而感染给中苏军队。

侵华日军第一〇〇军队实行细菌战,是违反国际公约,自上而下有组织、有预谋地实行的战争犯罪,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遗憾的是,一〇〇军队在战败前夕,销毁文件、损坏细菌研究设施,大部分队员提前退却,返回日本,逃脱了正义的审讯。

(作者单元:伪满皇宫博物院)

寂寞贵妃墓

荒野之上,芳草萋萋,一座半球形的墓冢被青砖紧紧包砌,显得凄苍孤寂。要不是石碑上刻着“杨贵妃之墓”几个字,让人很难把这堆黄土与一个38岁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其实,这里掩埋的何止是一缕香魂?更是一段魂牵梦绕的爱情故事,一场风云突变的历史悲剧! 这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