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停战后的朝鲜

志愿军老战士金朋玲:“雪地潜伏,一趴就是好几天”

(文/邹明仲) 眼前的这位老人,头发灰白,目光炯炯,声如洪钟,要不是几块老年斑刻下了岁月的痕迹,很难想象他已经90岁了。他是金朋玲,1948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之后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 金朋玲住在辽宁省铁岭调兵山市一个普通小区里,在这间不足40平方

贺熙成/口述

汤礼春/整理

1954年,因家里贫穷,我失学了,正值我苦恼之时,解放军到我的家乡征兵。我十分高兴,于是赶快报名。由于我有点文化,很顺遂地被录取了。

我们新兵在县城集中训练了半个月后,就乘火车出发了。过长江,渡黄河,火车一直把我们拉到了东北的安东(现在的丹东)。在安东休整的几天里,我们才得知我们的军队将要过鸭绿江到朝鲜去。我们是坐在闷罐子车去朝鲜的,军队提前给我们讲了纪律划定,如禁绝高声语言,禁绝开车门,禁绝向外张望,有人来敲门时也禁绝准许。事后才知道,原来是团结国有官员在监视检查。

/wp-content/uploads/2020/11/Yv2Yjm.jpeg插图

贺熙成1955年在朝鲜

经由远程开进,火车终于在朝鲜的一个无名小站停了下来。那时,朝鲜虽已停火,但战争的硝烟尚未散去。我们下车后四处张望,四处可见战争带来的创伤,铁路两旁堆积着留下的弹坑和弹片,很是冷落,没有衡宇,没有工厂。我们下了火车后,就有汽车在等着接我们。又经由一天的车程,我们来到了一个山区,一眼望去,山上有许多防空洞,这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我们分别在防空洞里住了下来。

我们军队驻地周围全是山区,地形庞大,常有敌特职员出没。为确保安全,我们在军营驻地、主要路口都放置有哨兵站岗,一班岗由两人组成,一个卖力牢固的哨位,另一个卖力流动警戒,叫岗换岗。日间要站五个小时,夜晚两个小时。那里冬天极其严寒,气温在零下30度左右,我们住在山区就更冷一些了,没有岗位,站岗需要一直地走动,否则,时间一长双腿就被冻僵了。夜晚时,若是遇到起风下雪,情形更糟,不仅天气更冷,还要加倍提高小心,防止敌特职员乘恶劣天气偷袭。

有一天晚上我站岗,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是又重要又畏惧,约莫破晓三点钟,我感受好像有个人影向我走来,我拉开上了子弹的枪栓,照着人影连开了两枪。军队被枪声惊醒,迅速起来笼罩了四周的山头,折腾了一夜,效果什么也没有发现,原来是虚惊一场。由于我是新兵,又是首次上岗,虽然犯了错误,但也只是对我口头上批评了一下。

朝鲜停战后,仍有一大批敌特隐蔽下来,他们继续从事敌特流动,在我们军队驻地周围就经常有许多敌特职员出没。他们损坏生产,残杀国民,搜集我方情报,严重威胁我驻地官兵和驻地周边朝鲜民众的生命安全。

在战争中,我志愿军为防敌炮火与炸弹的袭击,在各个主要山头都修筑了大量的战壕和防空洞,且洞洞相连,战争竣事后,许多防空被废弃了,敌特就行使这些防空洞隐藏起来。他们日间伪装成当地老国民在村里流动,到了晚上,就会看到各个山头灯光闪闪,那是特务相互联络的信号。他们另有电台,与各地联系点举行联络。

为了摧毁敌特的联络点,军队决议大规模搜山,天黑前在各主要路口部署岗哨,对各个主要山头实行笼罩。破晓前最先统一行动。山上地形十分庞大,我们是一坐山,一个洞地仔细搜查。第一次搜山就旗开得胜,抓了三十多名敌特分子,缴获了一批武器,另有几部电台。通过审问,又得到了一些新的情报。就这样,经由延续几回搜山行动,山上特务基本被肃清了。

敌特肃清后,我们军队最先了作战训练。有一次,我追随班长在野外举行战术训练,就是巧妙地行使地形地物,以种种姿势向敌人阵地靠近。训练竣事后,我突然发现掉了5发子弹,那时一发子弹可值7斤大米,我吓了一大跳,不敢向班长讲述,就悄悄地返回原地寻找,效果照样被班长发现了,他率领全班战士帮我一起找,还好,在我们摸爬滚打的地方找到了那5发子弹。班长说我运气好。否则,可能就要受处分。

/wp-content/uploads/2020/11/fAzMBz.jpeg插图(1)

成为团级干部的贺熙成

朝鲜战争中,美军曾经在仁川上岸,使朝鲜人民军遭受了重大损失,我志愿军入朝后,加强了对海岛的防御。我所在的团就驻守在西海岸的一个岛上,坚守了两年多,直到军队最后撤出朝鲜。

1956年后,朝鲜战火基本平息,我们军队最先走出山区走出防空洞,在海防线上掀起了大规模的自建营房流动。建筑质料除砖碴就地选材外,其余所有质料从祖国各地运来。经由近一年时间的建设,我们便迁进了一排排崭新的营房。我们在岛上的两年时间,除训练外,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对营房周边环境的改善上。

我们与当地朝鲜国民的关系十分友好。一次我们执行任务时,住在一位朝鲜老国民家中。他们家6口人,有两间房。我们去了后,他们把大房间腾给了我们,自己一家六口则挤在一张炕上。他们待我们就像一家人,我们用饭的时刻,他们常把腌好的泡菜放在桌子上让我们吃。有一次,我们在山上训练,捡了不少野板栗回来,送给他们,他们硬是不要,厥后收下了煮熟了照样端给我们吃,最让我难忘的是我们有个战士突然病了,肚子痛的厉害,那时又请不到医生,人人异常着急,房东大妈知道后,四处挖草药,煎了给那位战士喝,又是送开水,煮面条,把谁人战士照顾得犹如亲儿子一样平常,并全一直陪着,直到那位战士病好了才脱离。

1958年,祖国内地掀起了大跃进、大炼钢铁的热潮,我志愿军在这一年撤出朝鲜前也掀起了大规模的帮朝鲜恢复生产、重修家园的热潮。朝鲜多山,交通不便,水土流失严重,自然灾害不停。在恢复重修过程中,我们首先辅助他们兴修水利,大搞水库建设,在当地建了好几座水库;由于朝鲜战争毁坏了许多山林,使原来茂密的山林变成了一坐坐光秃秃的荒山,随后,我们就在这些荒山和水库周围植树造林。我们凭据当地的天气条件栽种各种树木,特别是莳植了许多苹果树。我们还帮当地修路架桥,建工厂、建学校、建住房、平整土地。

我国政府宣布:1958年底以前,将所有撤出驻扎在朝鲜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我所在的军队54军是最后一批撤出朝鲜。我们在朝鲜时间不长,但却与当地的朝鲜人民结下了深挚的友谊。在我们去往回车车站的路上,挤满了前来欢送的当地群众,男女老少所有都来了,他们帮我们背背包,扛武器,另有许多大妈,手提鸡蛋和水果,不停地往我们战士的衣袋里塞,也有不少人一直地抹眼泪。我们虽然语言不通,但那种情绪是相通的。当我们登上火车,他们远远地向我们招手,高喊再见!火车开动了,我们高喊着:再见了朝鲜!再见了阿巴基!阿妈妮!

主人公简介:

贺熙成,1937年出生在湖南省祁东县的一个贫农之家。17岁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并加入野战军54军,1954年随军到停战后的朝解,1959年进西藏加入平叛战斗,1962年又加入了中印疆域自卫还击。其在军队从一个士兵发展为一个团级干部。1978年9月,从军队转业到湖南衡阳地方党校事情、退休后随女儿在武汉生涯。

“这里可能有我亲手掩埋过的战友!”看着电视画面,他喊出这句话……

为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中国之声推出特别报道《我和我的祖国》,由战场上的十名战斗英雄讲述他们的铁血人生和家国情怀。 赵壁荣,1933年出生于浙江省兰溪市灵洞乡西山寺村。17岁报名参军奔赴抗美援朝前线,先后参加过金城官岱里113阵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