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朝作战一波三折,斯大林言而无信,主席下了四次刻意

从陆游买鱼看宋朝鱼价

文/李开周 蔡京父子30文铜钱买了20条鱼 宋徽宗大观末年(1110年),蔡京在宰相的岗位上被罢免,带着14岁的儿子蔡絛去杭州居住。他们走的是水路,坐的是大船,在大船旁边,时不时划过一些小船,船头上站着渔民,向他们兜售刚刚捕捞上来的鱼虾。 蔡京招了招手,

/wp-content/uploads/2020/11/3qe2um.jpeg插图

毛泽东第一次明确示意派兵入朝作战的电报并没有发出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确立后,中国政府面临着迅速医治战争创伤,恢复正常的生产和生涯以及稳固天下政治事态的繁重义务。就天下范围内的事情来说,大规模战争已经不在中国向导人议事日程之中了。1950年6月6日,毛泽东说:“新的天下大战是能够阻止的。国民党反动派散布的战争谣言是诱骗人民的,是没有根据的。”就在朝鲜战争发作的前一天,《人民日报》刊登了毛泽东在天下政协第二次集会上的闭幕词,宣布“战争一关,已经基本过去了”。

公平地说,中国对朝鲜发作的战争没有政治准备、军事准备和心理准备,在战争发作前,中国确实无意对朝鲜冲突举行过问和介入。

然则,1950年9月15日美军在仁川上岸乐成后,朝鲜事态急转直下,发兵朝鲜问题也作为应急方案摆在中国向导人眼前了。

9月17日,中央军委决议立刻派遣一个五人先遣小组赴朝熟悉情形,勘探地形,做战场准备。这一建议本是东北边防军在此前提出的,但周恩来一直压下未批,这时才以增派武官的方式派出先遣小组,随中国驻朝鲜大使馆参赞柴成文赶赴平壤。途经沈阳时,高岗给柴成文看了一封毛泽东的来信,信上说,“看来不发兵是不行了,必须抓紧准备”。

由于战争事态恶化,金日成不得不向苏联求救,而且通过苏联请求中国派兵赴朝作战。9月27日,斯大林派往朝鲜的私人军事代表马特维耶夫给斯大林发了一份绝密电报,汇报了朝鲜的严重事态:“人民军损失惨重”,“装备弹药严重供应不足,燃料缺乏,运输差不多已完全瘫痪。”正是在这种情形下,金日成和朴宪永于9月29日联名给斯大林写信,乞求斯大林给予“稀奇援助”,即“直接获得苏联的军事援助”。金日成还要求斯大林:“若是由于某种缘故原由做不到这一点,那么请辅助我们确立一支由中国和其他民主国家组成的国际自愿军队。”

10月1日,斯大林给苏联驻朝鲜大使什特科夫和马特维耶夫回电,要他们立刻去见金日成,转告他的意见:准备在“三八线”以北与敌人作历久斗争;迅速组建预备队,并在南方开展游击战;苏联将提供需要的物质援助。

至于金日成要求派军队援助的问题,斯大林推到了中国身上:关于“给予武装援助的问题,我们以为更可以接受的援助形式是组织人民自愿军队。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必须首先同中国同志商议”。在此之前,斯大林显然已经有所思量。师哲在回忆录中提到,仁川上岸以后,斯大林曾来电询问中国在沈阳到丹东一线部署的军力有若干,能否发兵援助朝鲜。在接到金日成的求援电报后,斯大林又给毛泽东发来电报:“中国最终将被卷入战争,同时,由于与中国有相助同盟条约,苏联也将卷入战争。我们对此应该恐惧吗?我的看法是,我们不必恐惧,由于我们联起手来将比美国和英国更壮大。” “若是战争是不可避免的,那么让它现在就来吧,而不要等数年之后,那时日本军国主义就将恢复起来并成为美国的一个友邦。”斯大林的这番慷慨陈词,显然不仅仅是询问中国的意见,而且是激昂和要求中国卷入这场战争。

金日成在要求斯大林替他向中国追求辅助的同时,也直接派人来北京求援。10月1日,朴宪永携金日成给毛泽东的信抵达北京,直接向毛泽东、周恩来提出请中国发兵赴朝参 战。

几天之内,形势剧变,情形危急,苏联的激昂和朝鲜的请求,加上中国对战局发展前景的担忧,迫使毛泽东当机立断,作出决议。10月2日破晓2时,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给高岗和邓华发电,要高岗立刻来京开会,让邓华下令“边防军提前竣事准备事情,随时待命出动,按原定设计与新的敌人作战”。同一天,毛泽东拟就了给斯大林的电报稿,电报稿中说中国已决议“用自愿军名义派一部分军队至朝鲜境内和美国及其走狗李承晚的军队作战,援助朝鲜同志”。还转达说中国预先调至东北的12个师将于10月15日最先出动,在朝鲜北部适当区域(不一定到“三八线”),举行防御战,待苏联武器到达后,配合朝鲜人民军举行反扑。这是毛泽东第一次明确示意派兵入朝作战的意思,然则,这封连夜起草的电报却并没有发出,缘故原由是在当天下昼即10月2日召开的中央书记处集会上,人人意见很不一致。

发兵朝鲜再起荆棘,毛泽东第二、第三次下刻意

10月4日,在中南海丰泽园召开的政治局扩大集会意见分歧仍然很大,许多人不赞成发兵。由于天气缘故原由,彭德怀于10月4日下昼才飞抵北京。赶到会场后,彭德怀“发现集会的气氛很不寻常”,意见分歧很大。当天下昼,彭德怀没有谈话。5日上午9时左右,邓小平受毛泽东委托专程到北京饭馆接彭德怀去中南海谈话。显然,毛泽东有意通过彭德怀扭转集会的僵持局势。下昼政治局集会继续对是否发兵援朝问题举行讨论时,仍有两种意见。这时,彭德怀谈话坚决支持毛泽东的主张。彭德怀的谈话简直起了主要作用。集会赞成了毛泽东的主张,决议发兵援朝。以是集会竣事后,毛泽东才十分肯定地对彭德怀说:“给你十天准备时间,发兵时间开端预定10月15日。”

10月6日,周恩来主持召开党政军高级干部集会。会上转达了党中央关于发兵朝鲜的决议,并研究部署自愿军出动的各项准备事情。

10月8日,毛泽东公布了关于组成中国人民自愿军的下令,任命彭德怀为自愿军司令员兼政委,率第十三兵团及所属4个军和边防炮兵司令部及所属3个炮兵师,待命出动。后勤供应事宜,统由高岗调剂。同日,毛泽东发电将这一决议通知金日成。这是毛泽东第二次作出派兵入朝的决议。

中国决议发兵朝鲜简直是有很大难题的,其中军事方面的问题主要在于中国军队装备落伍,而且没有举行现代化战争必备的空军。然而,就是在出动空军的问题上,斯大林瞻前顾后,言而无信,以致中国在下刻意发兵朝鲜的问题上再次出现荆棘。

周恩来是10月8日脱离北京的,10日到达莫斯科,11日在布尔加宁陪同下乘专机飞到黑海之滨斯大林的休养地,当天下昼举行双边谈判。谈判的内容主要有以下几点:(1)斯大林注释苏联不能发兵的理由。斯大林以为苏联虽设想过辅助朝鲜,但早已声明苏军从朝鲜所有撤出,以是不能出现在战场,更不能同美国直接匹敌。(2)斯大林劝中国发兵,若是中国发兵,苏联将供应武器和装备。(3)周恩来说明中国发兵的难题:中国人民历久遭受战争之苦,许多国计民生问题尚未解决,现在刚刚竣事战争,正在恢复和建设等等。(4)斯大林建议,若是中国不发兵,就通知金日成早些撤过鸭绿江,保留有生气力,可将主力军队撤到中国休整,以利再战。

毛泽东得知苏联已确定暂不出动空军的新闻后,紧要发出两封电报,指示东北的彭德怀、高岗以及华东的饶漱石、陈毅:“10月9日下令暂不执行”,“十三兵团各部仍就原地举行训练,不要出动”,“宋时轮兵团亦仍在原地整训”。同时,请高岗和彭德怀赴京商谈。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忧郁电报辗转延误时间,又于当晚7时许慌忙赶到军委作战部值班室,直接用电话找到正在安东察看渡口的彭德怀,告诉他情形有转变,回北京当面谈。

10月13日中午,彭德怀和高岗抵达北京。下昼,毛泽东在颐年堂召开中央政治局紧要集会,对发兵和不发兵的利害关系再次展开讨论。彭德怀听说苏联不给予空军支援后十分生气,并示意要辞去自愿军司令职务。毛泽东再次掌握了会场,他说服彭德怀和其他与会者,虽然苏联空军在战争最先阶段不能进入朝鲜,但斯大林已答应对中国领土执行空中珍爱,并向中国提供大量军事装备。集会最后决议,纵然暂时没有苏联空军的支援,在美军大肆北进的情形下,岂论有多大难题,也必须立刻发兵援朝。随后,毛泽东与彭德怀、高岗详细研究了自愿军入朝后的作战方案。

集会竣事后,毛泽东即给周恩来去电:“与政治局同志商议效果,一致以为我军照样出动到朝鲜为有利。”在谈到发兵的意义时,毛泽东在电报中指出:“我们接纳上述起劲政策,对中国,对朝鲜,对东方,对天下都极为有利;而我们不发兵,让敌人压至鸭绿江边,国内国际反动气焰增高,则对各方都晦气,首先是对东北更晦气,整个东北边防军将被吸住,南满电力将被控制。”“总之,我们以为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

由于没有空军掩护,毛泽东决议初期只与南朝鲜军队作战。第二天毛泽东又致电周恩来,转达了详细的作战部署和方案,并说明自愿军出动的日期是10月19日。这是毛泽东第三次下刻意发兵朝鲜。

毛泽东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下定刻意发兵朝鲜

10月15日,平壤求助,金日成派朴宪永到沈阳会见彭德怀,要求中国尽快发兵。彭德怀告诉他,中国已作出最后决议,预定10月18日或19日军队分批渡江。同日,毛泽东致电高岗和彭德怀,要求自愿军出动日期提前。电报说“我军先头军最好能于17日出动,第二个军可于18日出动,其余可在尔后陆续出动,10天内外渡江完 毕”。

然而,就在中国军队箭已上弦,不得不发之时,莫斯科方面的情形又有转变。斯大林得知中国的决议后,于10月14日给什特科夫发出急电说,“经由一段犹豫不决,中国人已最后作出向朝鲜派出他们的军队的决议。我很满足这个有利于北朝鲜的决议。在这个问题上,您不必思量以前我们的高级官员与中国向导人谈判时作出的建议”。这个“建议”显然是指在此之前苏联与中国杀青的一旦中国军队介入战争,苏联就将提供空中支援的协议。斯大林既已到达目的,自然要把苏联所负担的风险降低到最小水平。然而,中国方面对此还寄予着很大希望。

几经起劲和斡旋,10月14日,苏联政府答应对援助中国的军事装备将接纳信用贷款的方式,以及将出动16个团的喷气式飞机掩护中国自愿军入朝作战。周恩来又致电在疗养地的斯大林,进一步提出苏联除战斗机外,能否出动轰炸机配合中国军队作战;除出动空军入朝作战外能否加派空军驻扎在中国近海各大都会;以及除提供武器装备外,能否在汽车、主要工兵器材方面也给予信用贷款订货的条件;等等。这时,斯大林却改变了主意,他给莫斯科的莫洛托夫打电话说,苏联空军只能到鸭绿江边,不能配合自愿军入朝作战。周恩来无可奈何,只得于16日脱离莫斯科回国。

苏联决议不派空军入朝作战,也就意味着中国军队在朝鲜战场基本无法获得有力的空中支援。这不能不使中国重新思量发兵问题。于是,毛泽东在17日下昼3时再次急电彭德怀和高岗改变设计。原定先头军队17日出动,现改为“准备于19日出动”,而且说明18日“当再有正式下令”,电报还要彭、高二人再乘飞机回京商谈。

18日,毛泽东再次主持召开中共中央集会,研究发兵朝鲜问题。会上,刚回北京的周恩来先容了几天来同斯大林、莫洛托夫等人谈判的情形,彭德怀先容了自愿军出国前的准备情形。毛泽东最终决断说:“现在敌人已围攻平壤,再过几天敌人就进到鸭绿江了。我们岂论有天大的难题,自愿军渡江援朝不能再变,时间也不能再推迟,仍按原设计渡江。”会后,毛泽东于晚9时给邓华等自愿军向导去电,下令军队按预定设计,自10月19日晚从安东和辑安两地渡过鸭绿江,入朝作战。这是毛泽东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下定刻意发兵朝鲜。

——摘编自《细节的气力:新中国的伟大实践》,上海人民出书社、学林出书社出书

揭秘丨东京审讯“天子”溥仪延续八天出庭,破除侵华战犯狡辩理想

二战胜利后,来年的1946年5月,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东京对日本首要甲级战犯展开国际大审判。由英、美、中等11国检察官组成委员会,起诉28名臭名昭著的甲级战犯(庭审期间有两人去世,一人发病收治)。人类有史以来参与国家最多、规模最大的东京审判拉开序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