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陆游买鱼看宋朝鱼价

入朝作战一波三折,斯大林出尔反尔,主席下了四次决心

毛泽东第一次明确表示派兵入朝作战的电报并没有发出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政府面临着迅速医治战争创伤,恢复正常的生产和生活以及稳定全国政治局势的繁重任务。就全国范围内的工作来说,大规模战争已经不在中国领导人议事日程之中了。1950年6月6

/wp-content/uploads/2020/11/M7niIf.jpeg插图

文/李开周

蔡京父子30文铜钱买了20条鱼

宋徽宗大观末年(1110年),蔡京在宰相的岗位上被撤职,带着14岁的儿子蔡絛去杭州栖身。他们走的是水路,坐的是大船,在大船旁边,时不时划过一些小船,船头上站着渔民,向他们兜销刚刚捕捞上来的鱼虾。

蔡京招了招手,让一艘渔船靠近,随口问道:“你的鱼怎么卖?若干钱一斤?”渔民见有主顾,满脸堆下笑来:“回您老,不论斤,10条只卖15文。”说着从桶里摸出一条半尺来长、活蹦乱跳的鱼来,双手举着让蔡京看。蔡京见鱼不错,确实新鲜,让蔡絛数出30文铜钱,买了20条鱼。那么,那时一文铜钱的购买力事实有若干呢?宋徽宗在位时,和平年月,一文铜钱的购买力相当于现在人民币0.8元(这个购买力换算主要是凭据大米价钱)。

买完鱼,蔡京付托继续开船,没走多久,忽听后面有人高喊:“前面的客官,请等一等!”扭头一瞧,适才卖鱼的那艘小船正分水破浪紧追猛赶。蔡京不解何以,对儿子说:“这小我私家一定是捕到大鱼了,又赶过来向咱们这老主顾推销的吧?”语言间,那渔民已经把船拢了过来,将一枚铜钱轻轻扔在蔡京的甲板上,很有礼貌地说:“适才卖给您20条鱼,应该收您30文钱,可是您家令郎没有数清晰,多给了1文,我得把多出来的钱还给您。”

蔡京听了,大受感动,无论如何都不收那文钱,还要再赏给渔民一些珍贵器械,但都被谁人渔民拒绝了。只见他掉转小船,摇橹远去,消逝在茫茫湖水之中。

多年以后,蔡絛在其专著《铁围山丛谈》中提到这件小事,仍然情不自禁地大发感伤:“吾每以思之,今人被朱紫,多道先王法,言号士君子,又从驺哄坐堂上曰朱紫,及一触利害,校秋毫,则其所守未必能尽附新开湖渔人也。”现在的大官啊,言必称古圣先贤,似乎挺讲仁义道德,可是一旦涉及权位与名利,他们就锱铢必较、睚眦必报,道德操守离谁人渔民差远了。

蔡絛所说的大官,想必不包括他爹蔡京——众所周知,蔡京祸国殃民,坏事做尽,在北宋官场上,若是把蔡京的道德操守排到倒数第二,应该找不到另有谁能排倒数第一。不外,今天我们临时不谈蔡京的道德水准,也不谈谁人渔民的道德水准,只谈他们生意的那些鱼。如前所述,从湖里刚刚捕捞上来的鲜鱼,半尺来长,活蹦乱跳,20条才卖30文,每条才卖1.5文,真是廉价得很。

有宋一朝,鱼的价钱通常比其他肉类廉价。陆游《买鱼》诗云:“卧沙细肋何由得?出水纤鳞却易求。”“两京春荠论斤卖,江上鲈鱼不值钱。”羊肉太贵,买不起,早春的荠菜也论斤出售,颇为稀缺,唯独鲜鱼极大厚实,要若干有若干,花一点点钱,就能买很多多少。

陆游曾记“鱼贱如土”

1170年,也就是蔡京父子船上买鱼60年后,陆游去四川奉节当副市长,经由苏东坡的流放地湖北黄冈。当地的鱼物美价廉,又大又廉价。陆游在《入蜀记》中写道:“鱼贱如土,一百钱可饱二十口,又皆巨鱼,欲觅小鱼饲猫,不可得。”黄冈的鱼简直就像黄土一样厚实和廉价,花100文钱买鱼,能让20小我私家吃饱,而且都是个头超大的大鱼,陆游想买些小鱼喂猫,竟然买不到。

南宋志怪小说集《夷坚志·支志》第九卷,讲宋孝宗淳熙年间(1174年-1189年),宁波某书生去杭州赶考,船过曹娥江,有渔翁抱鱼叫卖,一条七八斤重的大鲤鱼,喊价500文。

陆游在黄冈买鱼,100文的鱼能让20小我私家吃饱;这位渔翁卖的鲤鱼七八斤重,10小我私家都远远不够,凭啥卖500文呢?据我剖析,有三种可能。

第一,《夷坚志》写的是志怪故事,免不了会夸张;第二,青鱼鲶鱼黑鱼容易长大,七八斤重很常见,鲤鱼长到七八斤就相对少见(不清扫个体钓友偶然钓到十斤以上野生大鲤鱼这种特例),宋朝1斤又是16两,比现在市斤略大,那时七八斤相当于现在9斤到10斤,这么大的鲤鱼,卖的不是食材,是稀罕,要价贵点儿,正常;第三,南宋物价经常用纸币盘算,南宋前期为了筹措军饷和填补赤字,疯狂印钱,物价涨得快,那时500文钱的现实购买力不高,听起来是500文,只能当成几十文或者十几文。

可是回过头来,再看看北宋开封的鱼价,你会吓一跳——北宋中后期,京城开封的鱼价竟然很贵,每斤竟然快要100文!《东京梦华录》第四卷有云:“诸远处客鱼来,谓之车鱼,每斤不上一百文。”外地的鱼进入开封市场,叫做“车鱼”,每斤不到100文。为什么叫“车鱼”呢?由于那时候是冬天,汴河封冻,外地的鱼走水路进不来,只能装车运输。每斤快要100文,是贵照样贱呢?跟陆游赴任四川途中买的鱼相比,很贵;跟蔡京迁居杭州途中买的鱼相比,也很贵;然则从《东京梦华录》作者孟元老的口吻来看,“每斤不上一百文”,每斤还不到100文,意思是很廉价。

宋徽宗时猪肉羊肉价钱远比鱼贵

每斤不到100文,那至少也得几十文。人家蔡京花30文买过20条鱼,陆游花100文买的鱼够20口人吃,开封的鱼都卖几十文了,怎么还配称廉价呢?据我剖析,也有三种可能。

第一,开封不是鱼米之乡,吃鱼主要靠外地供应,把运输成本加进去,鱼价自然贵;第二,开封人口稠密,北宋后期栖身着百万人口,是那时世界上第一大都市,人一多,需求就多,需求一多,价钱就能涨上去;第三,孟元老小时候在开封住过,《东京梦华录》却是他南渡之后许多年才动笔写的,人的幼年影象不一定可靠,说不定他把鱼的价钱记错了。

退一步讲,就算孟元老的影象完全可靠,鱼的价钱也比猪肉羊肉廉价得多。《宋会要辑稿·礼志》载有宋徽宗在位时的猪羊肉价钱,猪肉每斤200文到300文之间,羊肉每斤600文左右。《夷坚志·丁志》第十七卷载有宋高宗在位时江南地区的羊肉价钱,每斤涨到900文。那时的成年男子,饭量大一点儿,一小我私家一斤羊肉是绝对吃得完的,打个饱嗝,900文没了,即是900文喂饱一小我私家。再想想陆游买鱼时是怎么说的?“鱼贱如土,一百钱可饱二十口。”100文喂饱20小我私家,900文能喂饱180小我私家。从这个角度讲,吃鱼的成本比吃羊低了百余倍。

鱼比羊贱,这个结论不一定到处适用,由于鱼的种类极其繁杂,羊的种类却要单一得多,一种名贵的鱼比一种通俗的羊还要贵,这种可能性绝对存在。北宋王得臣《廛史》纪录:“闽中鲜食最珍者,所谓子鱼者也,长七八寸,阔二三寸,剖之,子满腹,冬月正其佳时。” 福建生产一种子鱼(应该是现在的鲻鱼),到了冬天能长到七八寸长、两三寸宽,肚子里满是鱼卵,是当地最珍贵的食材。这种鱼卖若干钱一斤,不得而知,横竖我们知道宋高宗的亲妈韦太后有一回召秦桧的妻子王氏进宫,曾经叹息“近日子鱼大者绝少”,意思是说连皇宫里都很少吃获得个头稍大的子鱼。若是买的话,子鱼一定很贵很贵。

咱们现代人应该知道,将鲻鱼卵取出漂净,加工成型,就是闻名天下的乌鱼子。现在乌鱼子赝品太多,真空包装,颜色橙黄,似乎用哈密瓜做成的瓜干,一包只卖几十元。假如是真的,那可贵了去了,巴掌大一小块,没一千块钱基本买不到,顶级货甚至要价上万元。你听说过上万元一斤的羊肉吗?一定没有。

揭秘丨东京审讯“天子”溥仪延续八天出庭,破除侵华战犯狡辩理想

二战胜利后,来年的1946年5月,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东京对日本首要甲级战犯展开国际大审判。由英、美、中等11国检察官组成委员会,起诉28名臭名昭著的甲级战犯(庭审期间有两人去世,一人发病收治)。人类有史以来参与国家最多、规模最大的东京审判拉开序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