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丨东京审讯“天子”溥仪延续八天出庭,破除侵华战犯狡辩理想

从陆游买鱼看宋朝鱼价

文/李开周 蔡京父子30文铜钱买了20条鱼 宋徽宗大观末年(1110年),蔡京在宰相的岗位上被罢免,带着14岁的儿子蔡絛去杭州居住。他们走的是水路,坐的是大船,在大船旁边,时不时划过一些小船,船头上站着渔民,向他们兜售刚刚捕捞上来的鱼虾。 蔡京招了招手,

/wp-content/uploads/2020/11/6nmy2u.gif插图

二战胜利后,来年的1946年5月,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东京对日本主要甲级战犯睁开国际大审讯。由英、美、中等11国检察官组成委员会,起诉28名臭名昭著的甲级战犯(庭审时代有两人去世,一人发病收治)。人类有史以来介入国家最多、规模最大的东京审讯拉开序幕。法庭,很快成了没有硝烟的战场,面临正义的审讯,战犯们殊死抵制,无所不用其极。

/wp-content/uploads/2020/11/zmYFNz.jpeg插图(1)

东京审讯

1 正义难张 战犯嚣张

东京审讯遵照英美法系和现代法制的两个基本原则:无罪推定和证据规则,接纳英美法系匹敌式诉讼的审讯方式,法官必须保持中立。因此在最终宣判之前,被告席上的甲级战犯们是不能被以为有罪的。若是他们在控辩双方的交锋中占有了优势,甚至有被判无罪的可能。

在庭审的最初阶段,中国证人因不熟悉规则,举证历程及其艰难。国民政府军政部次长秦德纯到庭作证时,说日本“四处杀人放火,无所不为”,被法官斥为空无实据,险些被轰下证人台。事后,秦德纯生气地说:“这那里是我们审讯战犯,还不如说是战犯审讯我们。”

而这些甲级战犯们,充分行使法庭给予的所谓权力装疯卖傻,贪图逃避审讯。“九一八事变”主谋之一的土肥原贤二上庭后一言不发,法官的提问他一律不予回覆,要将“有权保持沉默”举行到底;同样是“九一八事变”主谋的板垣征四郎,果然宣称自己无罪,甚至呐喊“要与检方大战三百回合”。

更为晦气的是,加入东京审讯的中国代表团前后仅有17名成员,而28名甲级战犯的辩护状师多达130人,职员力量对比悬殊,中国代表团伸张正义之路何其艰难。

/wp-content/uploads/2020/11/uEbiEz.jpeg插图(2)

东京审讯中国代表团部门成员

2 溥仪出庭 扭转乾坤

代表中国出庭的检察官倪征燠在回忆录里写道:“中国方面没有估量到战犯审讯会云云庞大,而满以为是战胜者责罚战败者,审讯不过是个形式而已,那里还需要什么犯罪证据,更没想到证据法的运用云云严酷。”

在审讯初期,战犯们负隅顽抗,中国代表团深陷控辩泥潭中,直到8月16日,末代天子溥仪以证人的身份被带入法庭,形式才发生逆转。

溥仪在法庭上详细陈述了“九一八事变”后他的去向,日本人强迫他去往旅顺,并在关东军参谋长板垣征四郎威逼利诱下当上了伪满洲国的“天子”。

当法官用手指了一下被告席上的板垣征四郎,请溥仪当庭指认时,溥仪迅速瞥了一眼道,“就是他”,而板垣征四郎盯着溥仪脸部发抖不止。

溥仪的泛起让战犯们始料不及,日方的辩护状师千方百计阻击,试图证实溥仪的证词是虚伪的,以期剥夺溥仪证人的资格,因此他们陆续对溥仪举行了旷日持久的盘问。其中部门状师庭上显示十分凶猛,他们行使溥仪畏惧责罚的心理,对其举行威胁和吓唬。

/wp-content/uploads/2020/11/7vQjm2.jpeg插图(3)

溥仪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

面临辩护状师一轮又一轮的咄咄逼问,溥仪顶住了压力,为法庭提供了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培植伪满洲国最有力的证人证言。而溥仪前后出庭作证长达8天之久,也创下本次审讯单人作证的最高时间纪录。

3 正义昭彰 正义必胜

1948年11月12日,法庭宣布所有被告所有有罪。其中,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等七人被判绞刑,梅津美治郎被判无期徒刑。

东京审讯,历时数年之久,终于从法理上对日本法西斯的侵略罪行举行了整理。这是人类正义的一次胜利,也是中国讨还血债的一次胜利。东京审讯也被称为一场文明、正义、逾越胜者的审讯。

泉源:厦门卫视《两岸隐秘档案》栏目

撰稿:胡志强

编辑:陈锦华

文中部门图片泉源网络 如涉侵权联系删除

/wp-content/uploads/2020/11/3mae2u.gif插图(4)

入朝作战一波三折,斯大林出尔反尔,主席下了四次决心

毛泽东第一次明确表示派兵入朝作战的电报并没有发出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政府面临着迅速医治战争创伤,恢复正常的生产和生活以及稳定全国政治局势的繁重任务。就全国范围内的工作来说,大规模战争已经不在中国领导人议事日程之中了。1950年6月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