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是若何指挥抗美援朝战争的

抗美援朝时常香玉赴朝演出长达半年,梅兰芳陈伯华演出感动战士

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七十年前,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同朝鲜军民并肩作战,抗击侵略者,保家卫国。在这场战争中,志愿军将士前赴后继,用英勇的行为谱写了一首首气吞山河的英雄壮歌。经过三年的顽强阻击,最终赢得了抗美援朝的

从中国人民志愿军渡江那一天起,毛泽东的全副精神都集中到朝鲜战场上了。毛泽东一生指挥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争,统帅过百万以上的雄师,同时在几个战场上与敌人作战,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他有着高人一筹的战略指导头脑和厚实的战争履历。然则指挥抗美援朝战争,对他来说毕竟是一个新的课题。这是在一个新的战场上——外洋战场,同一个新的敌人——具有高度现代化装备的美军军队作战。怎样取得胜利,这需要在实践中积累和总结新的履历。

毛泽东在指导第一次战争中提出的战略和战争的指导头脑,对于志愿军取得第一次战争以及以后几回战争的胜利,意义重大。

初战必胜,这对于出国作战的志愿军来说尤其主要。第一仗能不能打胜,将决议志愿军入朝后能不能站得住脚。在那些日子里,毛泽东过着十分重要的生涯,睡眠少少。他天天批阅大量质料,前方的电报以及各方面的情报,一个接着一个,毛泽东凭据各方面的情形加以分析,很快作出决断,指导前方作战。毛泽东那时57岁,精神也十分充沛。凭据敌情的转变,毛泽东在10月21日破晓2时30分,致电彭德怀等,正式下达第一次战争的部署。他看出麦克阿瑟在战略判断上犯了一个大错误,就是未推测我志愿军会参战,以是敢于兵分两路前进。他断定,这将是争取第一个胜仗,最先转变朝鲜战局的极好机遇。10月25日上午,南朝鲜军一个增强营被志愿军第四十军一个团,以拦头、截尾、斩腰的战术,将其大部扑灭,打响了震惊天下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的第一仗。中国人民一直把这一天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的纪念日。随后志愿军经由13个昼夜艰辛作战,歼敌1.5万余人,重创号称“王牌军”的美军第一骑兵师一个团,狠刹了一下“王牌军”的威风。第一次战争的胜利,把敌人从鸭绿江边赶到清川江,开端稳固了朝鲜战局。

在第一、二、三次战争的战略进攻和第四次战争的起劲防御过程中,在中朝军队同以美军为主的“团结国军”的频频较量中,毛泽东对朝鲜战争纪律的熟悉逐步深化。他对抗美援朝战争总的指导目的,归纳综合为“战争准备历久,只管争取短期”,并在第五次战争中,形成了“零敲牛皮糖”的作战目的。

在第二次战争胜利竣事后,有些人的头脑里速胜头脑有所生长。对朝鲜战局的生长前途应当怎样估量?是速胜,照样持久?这是摆在毛泽东眼前需要作出回覆的一个重大目的问题。毛泽东凭据两次战争的履历,并听取了彭德怀等人的意见,对朝鲜战局的生长前途问题作出明确的回覆:“战争仍然要做历久计划,要估量到往后许多难题情形。要明白不经由严重的斗争,不扑灭伪军所有至少是其大部,不再扑灭美英军至少四五万人,朝鲜问题是不能解决的,速胜的看法是有害的。”

在中朝军队延续取得三次战争的胜利后,“团结国军”乘志愿军和人民军尚未充实休整之机,由西向东全线提议大规模进攻。中朝军队最先举行第四次战争。中国人民志愿军已经延续举行了三次战争,打得十分疲劳,大量减员,要完成第四次战争起劲防御的作战义务,难题甚大,亟待弥补军力。怎么办?中共中央军委凭据毛泽东的意见,于2月7日作出决议,执行轮流作战。这就是将已往从海内军队抽调老兵,弥补志愿军的设施,改为以军为单元成建制地由海内调往朝鲜战场,轮流作战。轮流作战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的一个新创举。

这时,彭德怀向毛泽东突出地提发兵员不足和后勤保障问题。毛泽东经由认真思考,向彭德怀提出:“朝鲜战争能速胜则速胜,不能速胜则缓胜,不要急于求成。”这一下给了彭德怀一个很大的相机处置的余地。彭德怀感应,抗美援朝战争有了一个天真而又明确的目的。这个目的,同毛泽东在第三次战争竣事后不久所作的乐观估量是差别的。毛泽东认真听取彭德怀的陈述,实时调整目的,作出准确决断,这是英明的。

“团结国军”在武器装备方面占有优势,它不仅有手艺优良的装甲兵、炮兵,而且有制空权,天真性很强。志愿军对美军一个团左右的军力曾经多次举行合围,始终不能祛除它,至多祛除一个营。这与海内战争特别是解放战争后期的情形大不相同,那时人民解放军常常是整师整旅地甚至几个师几个旅地祛除敌人。这种频频泛起的情形,引起毛泽东的注重。毛泽东在1951年5月26日,给彭德怀的电报中要求,现在打美英军只执行战术的小笼罩,打小扑灭战,经由打小扑灭战进到打大扑灭战。第二天,毛泽东召见志愿军参谋长解方和第三兵团司令员陈赓时,又说:“每军一次以彻底爽性扑灭敌一个营为目的。”毛泽东把这个作战目的,叫作“零敲牛皮糖”。到6月3日,在给斯大林的电报里,毛泽东的这个作战目的以及对战局的估量就表述得更为明确了。毛泽东对中国革命战争纪律的熟悉,用了十年的时间。他对抗美援朝战争的特殊纪律的熟悉,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

五次战争的频频较量证实,美国吞并朝鲜、把战火烧到中国大陆的战略图谋已无法实现。骄横的美国侵略者,最先转向钻营息兵谈判。毛泽东敏锐地把握住这个机遇,实时提出了新的指导目的,这就是“充实准备持久作战和争取和谈,到达竣事战争”。在军事上进一步归纳综合出“持久作战、起劲防御”的目的。这个目的,对中朝军队在即将到来的长达两年之久的军事斗争和政治斗争交织、边打边谈、又谈又打的局势下,牢牢掌握主动权,具有至关主要的意义。

毛泽东为即将来临的息兵谈判作了多方面准备。他明白,要同美国侵略者举行谈判,使和平的可能性变为现实,没有雄厚的实力作后援是万万不行的。在战场上稍有疏忽或者示弱,肯定要亏损,肯定在谈判中使自己处于晦气的职位。因此,若何牢固第五次战争的胜利,逐步提高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攻防连续作战的能力,就成为毛泽东首先关注和解决的问题。

息兵谈判就要举行了,毛泽东险些投入了所有精神,来指导谈判的准备事情。他亲自起草朝中方面致“团结国军”总司令李奇微的多封复函,亲自审阅修改有关谈判联系准备情形的新闻稿,亲自起草朝中方面关于息兵协定的草案,并征询金日成、彭德怀及斯大林的意见。许多详细而细微的准备事情,诸如谈判集会场所、对方代表团宿舍以及我方代表团宿舍的部署,种种用具、装备和食物的准备,以及李克农、乔冠华和我方代表团成员到达谈判地址开城的详细时间等等,毛泽东都样样通知到了。毛泽东指挥战争,最讲求“初战必胜”,“不打无准备之仗”。在谈判桌上同对手交锋,毛泽东也异常注重“初战必胜”。在临战之前,做好充实而周全的准备,不给对手有任何可乘之机和任何可以行使的捏词。毛泽东既有指挥千军万马、叱咤风云的雄才大略,又有详细、现实、细致入微的事情方法。这是令人钦佩的。

朝鲜谈判是艰难的。美方曾无理要求将军事分界线划在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阵地后方,贪图不战而攫取1.2万平方公里土地。遭到拒绝后,就果然以武力相要挟,说:“那就让炸弹、大炮和机关枪去争执吧。”朝鲜谈判被迫中止,双方从谈判桌上的较量转到了战场上的较量。志愿军是在极其恶劣的天气和后勤给养严重难题的条件下,抗击“团结国军”的夏日攻势和秋季攻势的。10月14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正在英勇顽强地抗击着美军来势凶猛的秋季攻势,毛泽东发来了一个电报,写道:“志愿军党委亲爱的同志们:……中央对于志愿军全体同志在志愿军党委和彭德怀同志的向导下举行了一个整年的英勇奋斗,取得了很大的胜利,示意欣慰与慰劳。现在的义务,是用一切起劲争取最后胜利。现在海内情形很好,全党及天下人民热烈支援你们。国际形势也于我们有利,敌人难题甚多。我们也有难题,有些是很大的难题,然则可能战胜的。只要同志们继续起劲,并和朝鲜同志始终团结一致,最后胜利是可以取得的。”可以看得出,毛泽东是带着深挚的情绪写这封电报的。他代表几万万中国人民给自己最可爱的人——中国人民志愿军送来了温温和鼓舞,这温温和鼓舞将转化成为伟大的物质气力。

事实总是与美国当权者的愿望相反。他们的夏日攻势和秋季攻势,都被中朝军队所损坏。10月23日,毛泽东在庄重的天下政协一届三次集会上,向美国政府,向全天下郑重声明:“抗美援朝的伟大斗争现在还在继续举行,而且必须继续举行到美国政府愿意和平解决的时刻为止。我们不要去侵略任何国家,我们只是否决帝国主义者对于我国的侵略。”“我们的敌人以为: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眼前摆着重重的难题,他们又用侵略战争来否决我们,我们没有可能战胜自己的难题,没有可能还击侵略者。出于敌人的意料之外,我们居然能够战胜自己的难题,居然能够还击侵略者,并获得伟大的胜利。我们的敌人眼光短浅,他们看不到我们这种海内国际伟大团结的气力,他们看不到由外国帝国主义欺凌中国人民的时代,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而永远宣告竣事了。”

谈判过程中,朝中方面的每一项提案,都要遭到“团结国军”代表的否决。双方在谈判桌前的唇枪舌剑,其猛烈水平不亚于战场上的刀光血影。毛泽东在周恩来的有力协助下,稳操军事斗争和政治斗争的主动权。在文斗方面,我方有理。在武斗方面,我方亦有设施依托坚硬的阵地,一口一口地吃掉敌人,集腋成裘,取得胜利。亦文亦武,紧密配合,在一次又一次的频频较量中,迫使“团结国军”就范,达成协议。

1952年底,刚当选美国总统的艾森豪威尔到朝鲜前线视察,其主要目的不是促进和谈而是想从僵局中找到扭转战局的设施。种种迹象解释,美国有可能在1953年头发动大规模攻势,以竣事朝鲜战争。当觉察敌人阴谋谋划军事进攻时,毛泽东迅即作出强烈而迅速的反映,设想最坏的情形做好最充实的准备,同时解释坚定态度,以有力的舆论配合,揭破敌人的阴谋。在他的指导下,最终使美军上岸作战的冒险归于失败。

12月20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并正式下达了关于准备一切必要条件坚决损坏敌人上岸冒险的指示。指示在最后指出:“美帝国主义采用了许多设施和我们斗争,没有一样不遭到失败。现在剩下从我侧后冒险中上岸的一手,它想用这一手来袭击我们。只要我们能把它这一手打下去,使它的冒险归于失败,它的最后失败的局势就确定下来了。中央坚决信赖我志愿军协同朝鲜人民军是能够损坏敌人的冒险设计的。”

1953年2月,美国的军事冒险流动又有新的升级,艾森豪威尔宣布作废台湾海峡“中立化”,作出“放蒋出笼”以配合美军在朝鲜的军事冒险的姿态。他还说服加入“团结国军”的16国代表,支持对中国执行封锁。对此,毛泽东代表中国政府解释了严正态度。他在2月7日天下政协一届四次集会上说:“我们是要和平的。然则,只要美帝国主义一天不放弃它那种强词夺理的要求和扩大侵略的阴谋,中国人民的刻意就是只有同朝鲜人民一起,一直战斗下去。这不是由于我们好战,我们愿意立刻息兵,剩下的问题待将往复解决。但美帝国主义不愿意这样做,那么好吧,就打下去,美帝国主义愿意打多少年,我们也就准备跟它打多少年,一直打到美帝国主义愿意收手的时刻为止,一直打到中朝人民完全胜利的时刻为止。”毛泽东的讲话,向贪图铤而走险的美国政府发出了严重忠告,既有分量又从容不迫。

在毛泽东的详细而周密的指导下,一场大规模的反上岸作战的准备事情,也在争分夺秒地加紧举行。到1953年4月尾,各项准备事情所有完成。在各方面的压力下,美国不得不重新回到谈判桌前追求摆脱困境的设施。

毛泽东作为国家的最高向导人和军队的最高统帅,越是取得重大胜利,越是保持苏醒的头脑。这是十分难得的。他没有因息兵谈判的恢复而放松小心,始终捉住而又巧妙天真地使用谈与打、政治斗争和军事斗争这两手,双管齐下,互相配合,针锋相对,毫不放松。

4月中旬,毛泽东向邓华提出谈判时代志愿军行动的指导目的。即“争取停、准备拖。而军队方面则应作拖的计划,只管打,不管谈,不要松动,一切仍按原设计举行”。以打促谈,志愿军提前提议了夏日还击作战。对南朝鲜方面果然损坏协议的行为,武断地作出给其沉重袭击的决议。

1953年7月27日,朝鲜息兵协定签字,朝鲜战争竣事。毛泽东仍然没放松小心。在朝鲜息兵协定签字的两天前,毛泽东就向中国人民志愿军全体指挥员指示说:“希望三军指战员防止自满,在息兵协定签字并生效以后,仍应提高小心,一面自己严格遵守协定,一面防止敌人可能作出损坏的挑战。”9月,毛泽东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24次集会上,对抗美援朝作了总结。他在讲话中最后说到:“帝国主义侵略者应当明白:现在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若是惹翻了,是不好办的。”

历时近3年的抗美援朝中,发生了许多令人难忘的真实故事,有的悲壮英勇,有的令人欣慰。仅举几个例子。

第二次战争时代,发生了一件让人悲痛的事情。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在朝鲜战场上英勇牺牲,和万万个志愿军义士一样,长眠于朝鲜,成为中朝人民友谊的象征。毛岸英是经由毛泽东赞成,随志愿军总部入朝作战的,担任志愿军司令部的俄文翻译和秘密事情。毛泽东在他身上倾注着深挚的父爱,寄托着厚望。毛泽东从不把毛岸英看成只属于他自己的,而是属于党,属于人民,他应当报效祖国。1950年11月25日,三架美B-29型轰炸机从志愿军司令部驻地上空掠过。作了防空准备的人们松了一口气。不意,敌机突然掉转头,向志愿军司令部驻地投下了几十个凝固汽油弹,作战室被吞没在一片火海中,正在屋内值班的毛岸英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彭德怀在当天向中央军委专门作了汇报,短短的电文,竟写了一个钟头。电报到了周恩来手中。周恩来深知这对毛泽东的袭击会有多大,不愿在指挥战争的重要时刻去分他的心,便把电报暂时搁下。直到1951年元旦事后,1月2日,他才把电报送给毛泽东看,并附信说,“毛岸英的牺牲是名誉的。那时因你们都在伤风中,未将此电送阅”。信和电报都不长,毛泽东却看了很久很久。毛泽东强压着悲痛的心情,说了一句话:“唉!战争嘛,总要有伤亡。”

彭德怀后来向毛泽东详细汇报了毛岸英牺牲的经由,以忸怩的心情作检验。毛泽东听罢,一时沉默无语。望着心里不安的彭德怀,他宽慰说:“接触总是要死人的嘛!志愿军已经献出了那么多指战员的生命。岸英是一个通俗的战士,不要由于是我的儿子,就当成一件大事。现在美国在朝鲜战场上使用种种飞机约一千多架,你们万万不能疏忽大意,要接纳一切措施保证司令部的平安。”

另有就是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争,使美军再次熟悉到中国人民志愿军壮大的攻防能力。1952年5月,朝鲜息兵谈判取得了主要希望,只剩下关于战俘放置的问题没有解决。在志愿军全线性战术还击时代,美国为扭转战场上的被动局势,谋取谈判中的有利职位,从10月14日起,在上甘岭区域发动了空前猛烈的“金化攻势”。志愿军在长达43天的上甘岭战争中,打得英勇顽强,损坏了美军的攻势。敌人动用了一切现代化的军事手段,对志愿军阵地轮流攻击。在两座高地和附近区域,敌军倾泻了190万发炮弹和5000余枚炸弹,投入的总军力约4万余人。两座高地的土石被炸松一至两米,酿成一片焦土。具有高昂士气和富有创造精神的志愿军将士,先在地表阵地与敌人频频争取,重创敌军。后又转入坑道作战,蓄积气力,提议全线还击,至11月25日,收复所有失地。中部防线稳如泰山,经受住了又一次严重的磨练。美军今后再也没有什么像样的攻势。美国新闻界评论说:“这次战争现实上却酿成了朝鲜战争中的‘凡尔登’。”

再就是,昔时决议发兵时,人们最大的疑虑之一,就是忧郁影响经济的恢复,怕被历久的战争拖垮。毛泽东对这场战争给予海内建设可能造成的种种晦气影响,作了充实估量,并作了最坏的计划。直到1951年上半年,他还对能否经受得住朝鲜战争历久化、美国贪图与我打消耗战的磨练,示意过担忧。然而实践证实,在毛泽东和中共中央的准确向导下,抗美援朝战争极大地激发了天下亿万人民的爱国热情和团体主义精神,海内各项建设事业快速生长,实现了“边打、边稳、边建”的战略目的。这是人们原先没有估量到的,也许包罗毛泽东在内。中国共产党和天下人民对于赢得这场战争加倍充满信心。

抗美援朝战争,是毛泽东一生最为艰难的一次决议,同时又是毛泽东军事艺术、国际战略甚至治国方略中的绝妙之笔。抗美援朝之初,中国人民志愿军能不能打败以美国为首的“团结国军”,爱好和平的人们都捏着一把汗。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打破了美国军队不能战胜的神话,使全天下的人们包罗中国的敌人和同伙,对新中国都另眼相看。一个刚刚从战争废墟中走出来的新中国,经济还那么难题,军队装备又很落伍,居然能把天下一流强国、具有现代化装备的美国军队打败,这不是事业吗?中国人民志愿军不愧为中华民族最优异的后代,他们肩负着祖国人民的重托,不负朝鲜人民和天下一切爱好和平人民的期望,完成了“守护中国,支援朝鲜”的历史使命。全中国人民从来没有像这样万众一心、意气风发、意气风发,已往那种一盘散沙的局势一去不复返了。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使我国的经济建设获得了有利的国际和平环境。这对于历久处于战乱的中国人民来说,是极其名贵的。

1939年吉县井圪塔村发生一件惨绝人寰的血案,与抗日有关

1939年,山西吉县,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叫井圪塔(或井疙瘩)的小村庄,发生了一件惨绝人寰的血案。从1月1日到1月4日,几十个日本鬼子多次前来这个仅有11户普通农民、仅剩30余名老弱妇孺的井圪塔村,进行掠夺和杀戮。躲进村后沟底崖壁上的藏身洞里的村民,利用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