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墙最早的豁口,竟然是外国人扒开的

被炸掉半个手掌仍然继续指挥战斗……一起来听这些监狱系统老兵的故事

抗美援朝纪念章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在抗美援朝战争,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将士,高举正义旗帜,同朝鲜人民和军队一道,历经两年零九个月的浴血奋战,赢得了反抗帝国主义侵略的伟大胜利。 在安徽监狱,也有一群“最可爱的人”——战场上,他们立下

/wp-content/uploads/2020/11/ju6ZJb.jpeg插图

元多数的北部城墙上,早年曾被扒开数个豁口。现在的祁家豁子,就是当初的豁口之一。

在北京生涯多年的人,对于“豁口”一词应不生疏。在许多人的影象中,“某某豁口”的地名曾有许多。豁口主要指区别于城门的城墙新辟缺口,规模一样平常不大,目的是便于交通。现在我们印象中的豁口,多开拓于20世纪50年代,而早在清末,北京城墙便已经泛起了豁口。

1900年8月,八国联军攻占北京,并在城内划分了各国军队的辖区。英军所占有的区域在内城西南角,北侧阜成门和东侧宣武门分别由法军和美军驻守,若要出城,十分未便。因而英军在内城西南角楼北侧的八怒视碉楼下,开凿出了一个浅易的小门,即所谓的“大英国门”。此处豁口存在的时间很短,却是数百年来北京城墙第一批被打开的缺口之一。

/wp-content/uploads/2020/11/jy2iUb.jpeg插图(1)

1900年联军攻占北京后,英军在内城西南角楼北侧开凿出所谓的“大英国门”。门前的石堆,有人认为是中国工匠造的中式照壁,也有人认为是防御正面攻击的暂且掩体。

/wp-content/uploads/2020/11/ARnAVn.jpeg插图(2)

庚子年间,英军印裔士兵在北御河桥皇城豁口四周巡逻。

同年10月,出于运输战备物资及兵员的需要,驻守在外城天坛一带的英军将永定门西侧的城墙拆出豁口,并在城外护城河上架设了浅易的铁路桥。同年12月,为使芦汉铁路延伸至城内,联军将外城西侧广安门与外城西北角楼之间的城墙打出豁口,使得铁轨直达正阳门瓮城以西。1901年《辛丑条约》签署后,为便利东交民巷使馆区交通,英军又将天坛东南偏向的外城南城墙打开豁口,使铁轨延伸至正阳门东,并将外城东北角楼以南的城墙也打开豁口,修建了正阳门东至通州的支线。而因着正阳门东火车站的修建,英国人对正阳门东水关加以革新,打出豁口,修葺成一道新的城门,是为水关门。

/wp-content/uploads/2020/11/MneaYj.jpeg插图(3)

1900年,外城南垣永定门西侧城墙暂且铁道豁口外侧,列车正在开进北京城。选自《从阿穆尔到北京紫禁城》,伯顿·霍姆斯(Burton Holmes)摄

/wp-content/uploads/2020/11/yyQZre.jpeg插图(4)

1900年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后,英军在永定门西侧城墙上打开的铁路豁口及浅易铁路桥,远处可见永定门城楼。

/wp-content/uploads/2020/11/MbiqYf.jpeg插图(5)

1920年,广安门北侧京汉铁路豁口

/wp-content/uploads/2020/11/fuE7Nb.jpeg插图(6)

1901年庚子之变后,崇文门箭楼已毁,城台被扒成豁口,后砌成券洞,与崇外大街连成一线,铁道横贯瓮城而过。选自《从阿穆尔到北京紫禁城》

/wp-content/uploads/2020/11/ZnQjae.jpeg插图(7)

被英国人革新后的水关门。这里原是专门为了收支水而开拓的正阳门东水关。西德尼·甘博摄

进入民国,为便于住民通行往来,在皇城固有的四门基础上再买通几处要害出口,势在必行。1913年,市政政府决议在厂桥、翠花胡同西口、灰厂、北箭亭等处开拓豁口。同年,为筹备在中华门内举行的总统就任典礼,出于便利交通、制止车马人流拥堵的思量,警察厅将中华门以北的器械两侧的皇城城墙,亦开拓出两个豁口,只不过由于行事急急,两座新门开拓不久后便泛起垮塌征象。

/wp-content/uploads/2020/11/iQbmmy.jpeg插图(8)

民国初年,北御河桥北侧皇城墙(今南河沿大街南口处)开出的豁口。

1917年,在朱启钤的主持下,南北池子、南北长街被买通,进一步畅通了原皇城范围内的交通。其中南池子、南长街两处应早在1912年至1913年便已经开拓出豁口,因地处长安街,此次施工特意兴建起木梳背式顶三孔券门,以壮观瞻。1920年,京都市政公所又在火药局汉花园处开拓豁口,以相同南锣鼓巷;在东安门以南正对大阮府胡同位置开拓豁口,以疏解王府井大街人流;在地安门内西夹道西压桥位置开拓豁口,以便利西城行人车马往来。1923年后,北京城内陆续开通有轨电车线路,其中天安门前的多条线路均需穿越皇城城墙,因而响应地稀奇开设了专供电车行驶通过的豁口。同时,市政公所于1926年还特意在内城南垣开拓了新城门——和平门(亦曾短暂被称作兴华门)。

/wp-content/uploads/2020/11/AZNnMz.jpeg插图(9)

南池子豁口开凿初期的样貌,此时还未被改建成木梳背式顶的三孔券门。

/wp-content/uploads/2020/11/3iyIri.jpeg插图(10)

1918年,南长街豁口刚刚改建后的场景。

/wp-content/uploads/2020/11/zEBjMz.jpeg插图(11)

开拓于1926年的和平门并非北京的传统城门,该门无城楼、瓮城,只是在城墙上开了两个拱形券洞,用来连通被内城南城墙阻隔的北新华街与南新华街。

在市政公所最初的设想中,交通问题可以通过多辟豁口予以解决,但在民国的第二个十年中,从取砖革新大明濠最先,仅用了数年时间,皇城城墙便拆除殆尽,这些开凿的城墙豁口,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除了和平门,现在贯串了内城九门的北京地铁2号线上,还多了两座门:开国门和中兴门。这两座门原是日寇侵占北京后,在内城器械城墙扒开的两处豁口。1937年7月,北平陷落,日伪政府在城外计划建设“东郊工业区”和“西郊新市区”。而为了增强与旧城的联系,政府决议在城墙上开拓新豁口,以使长安街道路向器械两偏向延伸,形成横贯三个城区的交通主干道。

/wp-content/uploads/2020/11/FziY73.jpeg插图(12)

/wp-content/uploads/2020/11/36NJ73.jpeg插图(13)

/wp-content/uploads/2020/11/miuQva.jpeg插图(14)

/wp-content/uploads/2020/11/R7rAby.jpeg插图(15)

正在开拓的内城西城墙新豁口,也就是厥后的中兴门。

/wp-content/uploads/2020/11/AnYZzq.jpeg插图(16)

1954年,中兴门城门。冯文冈摄

/wp-content/uploads/2020/11/vi2Iju.jpeg插图(17)

1957年的开国门豁口,从开国门内向东摄。

首先最先动工的是位于内城西城墙卧佛寺街四周的豁口,时间是1939年10月初。10月尾,东侧豁口的拆除工程也在东裱褙胡同东口四周开工。至11月尾,两座豁口拆辟完成。随着两块新区尤其是“西郊新市区”建设的加速,西豁口的交通需求更大,因而于1941年为西豁口修造了城台、券门,并为两处豁口予以正式命名。初拟作东、西长安门,后确定为“启明门”“长安门”。而在此期间,为知足内城西南角太平湖一带日军堆栈仓储运输需要,日军还在四周的南城墙上开凿了一处铁路豁口,并在西城墙内侧开挖了11个墙洞。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市民们呼吁将这两座新城门更名。有市民建议以胜利东门、西门作为新名,后决议改为开国门与中兴门,寓意祖国建设、民族中兴。

进入20世纪50年代,北京城墙的豁口被大规模开拓,共分6次开拓出27处。现在,昔时豁口处多成为二环路上一些主要的路口或交桥,而“豁口”“豁子”的地名,也与城墙一起,在都会建设中逐渐成为一段影象。

/wp-content/uploads/2020/11/RfIrIj.jpeg插图(18)

1955年,阜成门城楼外护城河桥,收支城的公共汽车,城楼两侧已开豁口,车辆已由两侧豁口收支城。

/wp-content/uploads/2020/11/IJFZZn.jpeg插图(19)

1957年,宣武门城楼东南侧豁口桥,车辆已由此收支城。主脊东侧鸱吻尚完好,北行的公共汽车是15路。

/wp-content/uploads/2020/11/bue2Ur.jpeg插图(20)

1958年,阜成门北面向南拍摄,瓮城已拆除,城门楼南北两侧城墙各开了豁口,围绕城楼建成了一个大环岛。阜成门外大街不是正对着城门洞,而是更偏向南侧豁口。

/wp-content/uploads/2020/11/eYbe2a.jpeg插图(21)

1960年前后,宣武门城楼东侧城墙正对南堂处开有豁口,护城河上架有桥梁,收支内城交通以此豁口为主。南行的9路无轨电车由红庙开往广安门。

/wp-content/uploads/2020/11/z2IRni.jpeg插图(22)

1962年,新街口城墙豁口护城河木桥。

/wp-content/uploads/2020/11/VRNfaq.jpeg插图(23)

1962年新街口城墙豁口(北向)。铁轨位置即现在北二环主路,右上方烟筒是北京变压器厂。

文/高一丁

图/高一丁、陶然野佬、杜克大学图书馆、北京日报图片库等

泉源 北京日报▪旧京图说

流程编辑:王梦莹

中华好儿女 同心团结紧——新疆各族干部群众支援抗美援朝纪录(下)

中华好儿女 齐心团结紧——新疆各族干部群众支援抗美援朝记录(下) 归国代表团、赴朝慰问团报告会鼓舞新疆各族群众 根据《新疆日报》相关报道,在抗美援朝期间,中国人民志愿军归国代表和朝鲜人民军访华代表团曾先后三次来到新疆,向群众作抗美援朝英雄事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