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战史纪实(一)

抗美援朝:毛泽东一生中最为艰难的决议之一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一场正义与非正义、侵略与反侵略的战争,即将在血与火的抗美援朝战场上拉开帷幕! 此时的新中国,刚满周岁。中华民族历经了百余年屈辱动荡,浴火重生的新中国正是一穷二白、

抗美援朝战争:一场反侵略正义战争

战 争 概 况

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是新中国建立之初,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为援助朝鲜人民,守护国家平安而举行的一场反侵略正义战争。1950年6月,朝鲜内战发作,美国杜鲁门政府悍然派兵举行武装过问,发动对朝鲜的全面战争,并掉臂中国政府多次忠告,越过三八线,直逼中朝疆域的鸭绿江和图们江,出动水师侵入台湾海峡,轰炸中国东北疆域区域,把战火烧到了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河山之上。为了守护和平、反抗侵略,中国党和政府毅然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历史性决议,英雄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高举正义旌旗,同朝鲜人民和军队一道,舍生忘死、浴血奋战,赢得了抗美援朝战争伟大胜利。

/wp-content/uploads/2020/10/Ujy263.jpeg插图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

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是正义的胜利、和平的胜利、人民的胜利。在艰苦卓绝的斗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以“钢少气多”的英雄气概同敌人举行殊死搏斗,谱写了气壮山河的英雄赞歌,缔造了人类战争史上以弱胜强的辉煌典型。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守护了刚刚降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平安,打出了新中国的国威和人民军队军威,弘扬和光大了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的革命精神,进一步磨炼了经由严酷战争洗礼的人民军队,极大提高了我国国际地位,增强了中国人民的民族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为天下和平和人类进步事业作出巨大贡献。

/wp-content/uploads/2020/10/Nr2eiq.jpeg插图(1)

抗美援朝战争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1950年10月25日至1951年7月10日。这一阶段,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以运动战为主要作战形式,延续举行了五次战争,是属于实行战略反扑性子的作战。特点是:战争规模的夜间进攻和很少有战争间隙的延续作战,攻防转换频仍,战局转变急剧。作战效果:中朝人民军队将敌军从鸭绿江边赶回到“三八线”,并把战线稳定在“三八线”南北区域,迫使敌军转入战略防御,接受了息兵谈判。

第二阶段,从1951年6月中旬至1953年7月27日战争竣事。这一阶段,主要作战形式是阵地战。

第一阶段以运动战

为主要作战形式

第一次战争。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隐秘入朝鲜。此时,正值“团结国军”大肆北犯,贪图在感恩节前占领全朝鲜。志愿军捉住敌人分兵冒进的弱点,接纳隐藏待机,在运动中各个扑灭敌人的目标,给敌以迎头痛击。1950年10月25日,志愿军先头军队在利洞、两水洞、黄草岭区域与敌遭遇,今后揭开抗美援朝战争序幕。接着,在云山战斗中志愿军首次与美军征战,重创美骑兵第一师。东线军队将“团结国军”阻滞于黄草岭以南区域。此役西线11月5日竣事,东线11月7日竣事,共歼敌1.5万余人,将敌人从鸭绿江边赶回到清川江以南区域。志愿军首战胜利,站稳了脚跟,为继续作战缔造了条件。

/wp-content/uploads/2020/10/677vE3.jpeg插图(2)

11月2日,志愿军第39军一部攻克云山,重创美骑兵第一师,给恃强冒进的美军和南朝鲜军以迎头袭击。图为战士们向敌阵地冲锋。

/wp-content/uploads/2020/10/jumyAz.jpeg插图(3)

1950年10月25日,志愿军先头军队在利洞、两水洞、黄草岭区域与敌遭遇,今后揭开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这是第42军指挥员在东线黄草岭阵地指挥战斗。

/wp-content/uploads/2020/10/rMvYrq.jpeg插图(4)

第42军的战士们在黄草岭区域构筑工事。

/wp-content/uploads/2020/10/uu6Vre.jpeg插图(5)

第二次战争。1950年11月,以美国为首的“团结国军”遭志愿军第一次战争袭击后,误认为中国是象征性发兵,仍气焰嚣张。1950年11月24日,“团结国军”提议“圣诞节竣事朝鲜战争的总攻势”。志愿军行使敌人恃强自满的心理,接纳诱敌深入,实行双层战争迂回的目标,向敌睁开了壮大还击。11月25日西线军队以一部迂回穿插敌纵深,截断敌人退路。正面战场以4个军的军力全线突击,在运动中大量歼敌。东线军队于11月27日向长津湖区域的美军提议凶猛还击,给美军以沉重袭击。此役西线12月1日竣事,东线12月24日竣事,共歼敌3.6万余人,收复平壤,破坏了敌人占领所有朝鲜的贪图,使麦克阿瑟所吹嘘的“总攻势”变为总退却。“团结国军”由战略进攻转为战略防御,一举扭转了朝鲜战局。

/wp-content/uploads/2020/10/6bArem.jpeg插图(6)

1950年12月6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收复平壤,第39军第116师战士突入平壤市区。

/wp-content/uploads/2020/10/RrmeIv.jpeg插图(7)

被志愿军俘虏的南朝鲜军的美军照料。

/wp-content/uploads/2020/10/y63Evy.jpeg插图(8)

第38军主力穿插至敌后三所里,并迅速抢占了三所里以西的龙源里,切断了美第9军的退路。

/wp-content/uploads/2020/10/JFjuUf.jpeg插图(9)

围歼新兴洞之敌战斗中,志愿军抢占制高点。

第三次战争。“团结国军”遭到志愿军两次袭击后,退守“三八线”,贪图玩弄“先停火,后谈判”的阴谋,争取时间,整理败局,准备卷土重来。中朝军队为了不给敌人以喘息机遇,于1950年12月31日提议全线进攻,一举突破“团结国军”既设阵地,把战线推进到“三七线”四周。此役战至1951年1月8日竣事,共歼敌1.9万余人。第三次战争的胜利,加剧了“团结国军”参战国之间的矛盾,扩大了中朝方面在国际上的政治影响。

/wp-content/uploads/2020/10/ERzeyy.jpeg插图(10)

1月3日,第50军第149师在高阳区域全歼掩护美军从汉城退却的英第29旅皇家坦克营。图为被击毁的坦克。

/wp-content/uploads/2020/10/Y7RNra.jpeg插图(11)

第66军先头军队的战士们抢占华岳山。

/wp-content/uploads/2020/10/umqEvq.jpeg插图(12)

志愿军第50军和人民军第1军团并肩作战,于1951年1月4日攻克汉城。

/wp-content/uploads/2020/10/yAvYnm.jpeg插图(13)

中朝军队突破三八线向南挺进。

第四次战争。美国为挽回败局,缓和内部矛盾,急速从美国本土及驻扎在欧洲、日本的美军中抽调军队,补充到朝鲜战场。1951年1月25日,“团结国军”最先发动大规模进攻。中朝军队在粮食、弹药、兵员补给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为停止敌人前进,稳步打开战局,以英勇顽强的精神,举行了汉江南岸阻击战、横城区域还击战和宽大正面逐山逐水的灵活防御作战。将敌人阻止在“三八线”四周。此役历时87天,歼敌7.8万余人,掩护了战略预备队的集结和睁开,为举行第五次战争缔造了有利条件。

/wp-content/uploads/2020/10/vUzyuu.jpeg插图(14)

第42军第375团1连副班长关崇贵在战斗中打退敌人多次进攻,并用轻机枪击落敌机一架,荣立特等功,获二级战斗英雄称呼。

/wp-content/uploads/2020/10/EnYNjq.jpeg插图(15)

在横城区域黄巨山阻击战中,志愿军某部9连坚守阵地两昼夜,打退”团结国军”十余次冲锋,荣获“黄巨山英雄连”称呼。

/wp-content/uploads/2020/10/FFRbIz.jpeg插图(16)

志愿军第50军447团经由五次反打击,夺回白云山阵地。

/wp-content/uploads/2020/10/mUvUJf.jpeg插图(17)

志愿军战士们在冰天雪地宿营。

第五次战争。1951年3月,“团结国军”将战线推至“三八线”四周区域,并设计以侧后上岸配合正面进攻,贪图将战线推到三十九度线四周,“在朝鲜的蜂腰部建立新防线”。中朝军队为了破坏敌人的贪图,于1951年4月22日,提议了第五次战争。此役我军延续奋战50天,歼敌8.2万余人,把战线稳定在“三八线”四周区域。今后,征战双方形成战略相峙,抗美援朝战争运动战阶段竣事,阵地战阶段最先。

/wp-content/uploads/2020/10/MnmaAz.jpeg插图(18)

志愿军在炮火掩护下抢占临津江滩头阵地。

/wp-content/uploads/2020/10/7jYZVr.jpeg插图(19)

担任穿插义务的军队,正在追击敌人。

/wp-content/uploads/2020/10/6JjEZb.jpeg插图(20)

第19兵团司令员杨得志(右)和政委李志民(左)在研究军队抢渡临津江的方案。

/wp-content/uploads/2020/10/fYb6za.jpeg插图(21)

志愿军第63军先头军队渡过临津江后,抢占制高点绀岳山。

朝鲜息兵谈判最先。在延续举行了五次战争后,将以美国为首的“团结国军”从鸭绿江边赶到“三八线”四周,“团结国军”损失军力23万余人,参战国内部矛盾日益增长,天下各国人民要求和平的呼声日益强烈。由于美国的战略重点在欧洲,不想把主要人力、物力历久陷于朝鲜。迫于内外压力,美国政府不得不调整战略,同朝中方面举行息兵谈判。1951年7月10日,朝鲜息兵谈判在开城举行,朝鲜战争最先了长达两年之久的军事斗争与外交斗争交织举行的边打边谈的局势,抗美援朝战争进入第二阶段。

/wp-content/uploads/2020/10/eEFBRb.jpeg插图(22)

“团结国军”首席代表,美国远东水师司令特纳•乔埃中将到达会场。

/wp-content/uploads/2020/10/IjUziy.jpeg插图(23)

朝鲜息兵谈判朝中方面代表团成员。左起:中国人民志愿军参谋长解方将军、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将军、首席代表朝鲜人民军参谋长南日等。

/wp-content/uploads/2020/10/quYZba.jpeg插图(24)

朝鲜息兵谈判地址——朝鲜古都开城来凤庄。

/wp-content/uploads/2020/10/fyEfEv.jpeg插图(25)

英国伦敦市人民游行示威,否决政府派兵辅助美国侵略朝鲜。

古代砍头有多残忍?一英国人:不到3分钟,刽子手砍了33个脑壳

先秦古籍《战国策·秦策三》有记载:''大破二国之军,流血漂卤,斩首二十四万。''由此可见,"斩首"这一死刑刑罚至少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它在古代并不被认作是非常残忍的刑罚,与腰斩、车裂、活埋、灌铅等其它死刑方式相比,称得上是十分简单、且直截了当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