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历史」“嘎子”缴枪当上兵,牺牲在悲壮的1081高地

《史记·赵世家》“赵氏孤儿”故事的来源与演变

林屋公子 “赵氏孤儿”的传说大家都耳熟能详,这是古今中外文学家非常喜欢的一个题材。中国古典四大悲剧之一就有元代纪君祥的杂剧《赵氏孤儿》;法国文豪伏尔泰也受其启发创作了诗剧《中国孤儿》;2010年还有陈凯歌导演,葛优、王学圻等主演的同名电影。在不

/wp-content/uploads/2020/10/6BbqIr.jpeg插图

英烈简历

赵鸿济,山东掖县(今山东莱州市)人,1918年生,生前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军60师180团团长。1938年3月入伍,1939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战士、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等职。1950年12月在抗美援朝战争黄草岭战斗中,他率领英勇的180团官兵,打垮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终因弹药耗尽光荣牺牲。

入葬情形

1951年11月,赵鸿济入葬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墓地番号东区三排六号。

长津湖战争中,1081高地是黄草岭位置最靠南的阻敌南逃的要地,这一带雪冷风寒,最低气温到达-40℃。守卫主峰的180团1营2连官兵,历经苦战,击退了美军增援军队的多次进攻,最后终因天气过于严寒,给养耗尽,官兵们大多数冻亡在高地的工事里。

我军增援军队到达阵地时发现,战士们一个个手握枪支俯卧在冰雪堆成的工事旁,许多战士的手已与枪栓冻结在一起,无法离开。一些战士死于敌人的炮火,但更多是冻饿而死。180团团长赵鸿济就是在这场战斗中牺牲的。

/wp-content/uploads/2020/10/vquaAz.jpeg插图(1)

“嘎子”缴枪当上兵

赵鸿济的入伍履历有点像“小兵张嘎”。

1938年2月,胶东游击队第3支队在支队长郑耀南的率领下向北开进,声势赫赫途经山东掖县沙河镇赵家村。赵鸿济得知情形后,找到支队长郑耀南说:“带上我吧,和你们一起打鬼子。”不意郑队长摇摇头说:“不行啊,我们不领会你的情形,又没人给你担保,不能要你。”

赵鸿济马上不知所措地待在路边,他想:“我要打鬼子,给乡亲们报仇,为什么不要我?不管要照样不要,我都要跟到底。”今后军队走到那里,赵鸿济就紧紧地跟到那里。军队行军的时刻他就帮着挑担子,宿营的时刻他就帮着捡柴禾。一次队伍打伏击,枪刚一打响,他竟然手持木棍,毫无畏惧地冲向伪军,硬是从敌人手里抢过一条枪来,人人被他的执著和勇敢打动了,郑耀南也逐渐喜欢上这个小伙子。

一个月后,郑队长交给他一条枪说:“从今以后,这条枪就是你的,我们吸收你入队。”

入伍后,赵鸿济作战勇猛,不怕牺牲,很快就被党组织吸收为党员。1947年5月,赵鸿济被组织送到军校学习。1948年6月结业后,他被分配到华东军区1纵3师9团1营任营长。

/wp-content/uploads/2020/10/jANZR3.jpeg插图(2)

鏖战在长津湖畔

1950年11月,时任志愿军第20军60师180团团长的赵鸿济受命随军队奔赴朝鲜战场,加入第二次战争。

11月27日24时,180团向古土里区域美陆战第1师提议进攻。突击队随着嘹亮的军号声高喊着:“冲啊!杀啊!”如猛虎般扑向古土里以北高地。美军行使坚硬工事负隅顽抗,子弹雨点般地向突击队倾注过来。时间一分一秒地已往,战士们的伤亡在不停增添,阵地依然在敌人手中。指挥所内,赵鸿济紧锁眉头,突然说:“把指挥所向前移!”旋即跨出指挥所来到阵地前沿,在流弹与爆炸声中,赵鸿济仔细观察着敌我双方的动向,不间断地实行有力指挥。“把1营给我组织起来,我来当突击队队长!”

28日破晓2时许,赵鸿济亲率突击队发动进攻。迫击炮弹不停地在敌人阵地上爆炸,手榴弹如暴风雨般地飞向敌人工事。敌军被这凶猛的袭击压在阵地上抬不起头来。赵鸿济身挎捷克式轻机枪,高喊一声:“同志们,冲啊!把美国鬼子揍下来!”他一边射击,一边领头向公路旁的高地猛冲!战士们看到团长身先士卒,马上勇气倍增,端起刺刀,跃出战壕,以排山倒海之势扑向敌人。赵鸿济端着机枪对着被炮火轰开的阵地缺口一阵猛扫,随即突入敌前沿阵地,战士们紧随其后,睁开了白刃战。敌人被打得血肉横飞。经由一夜艰苦卓绝的战斗,180团定时完成支解笼罩古土里敌军的义务。

28日最先,180团在这一带山岭和公路上,与敌军睁开猛烈的争夺战,战斗异常惨烈。

牺牲在阻敌阵地上

我军在长津湖区域击溃美军后,立刻投入到追击溃敌的战斗中。

12月8日,9兵团向各军发出下令:“不惜一切代价,力争扑灭南窜与援敌一部或大部。”于是,在由古土里到黄草岭、由黄草岭到咸兴海港的风雪路上,睁开了一场悲壮的追击阻截战。疲劳的士兵们在朔风怒号中艰难迈步,无论是退却的队伍照样追击的队伍都精疲力竭。

180团行进至黄草岭、岘门及1081高地一线阻敌南逃北援。12月9日,美陆战第1师残部千余人以坦克为先导,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最先向180团扼守的黄草岭阵地提议猛攻,同时,美7师也在堡后庄提议攻击,南北夹击岘门及1081高地。

战至9日12时,仅剩2个班的战士坚守在1081高地上,此时敌人约1个连的军力又在坦克的掩护下提议进攻。危急之际,赵鸿济重新部署火力,高喊一声:“警卫班,跟我上!”敌人火力十分凶猛,但照样没有突破赵鸿济他们的防御阵地。一次、两次、十次……

赵鸿济率领英勇的180团官兵与敌睁开肉搏战,打垮了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终因弹药耗尽、啼饥号寒,赵鸿济和战友们都在阵地上壮烈牺牲。


帅正新闻、沈报全媒体记者 周贤忠/文 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供图

沈阳日报社新媒体中央(沈阳网)编辑 王沛霆

侯国汉代 | 湖南刘氏大部分是“汉室之后”?

卷首语 历史都被酒喝“乱”了 对个人命运影响最大的,是时代。 自汉武帝实施“推恩令”以来,大多数西汉侯国的命运就是逐步走向消亡。更惨的是,王莽半路杀出,颠覆了汉朝,从诸侯王国到王子侯国一并废除。刘姓皇室宗亲的命运跌落到了谷底。在这样糟糕的情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