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老兵口述|王定忠:1945年秋天,日本投降了,那时喜悦啊

日军罪行录——抗日战争中的点滴记忆

作者:太原 郝晓魁 提起“日寇侵华罪行”我当时虽年幼,但有几件事,使我对日本帝国主义恨之人骨。 自我记事以来,在八年抗战期间,没有一个晚上能够脱衣睡觉,不论冬夏都得穿衣睡觉。一有情况拉起来就跑,特别是我的母亲,一听到狗叫声或有人的跑步声,她就

编前语:

  抗战狼烟,山河影象。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天下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

  75年前,中国人民经由长达14年艰辛卓绝的斗争,取得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宣告了天下反法西斯战争的完全胜利,和平的阳光再次普照大地。

  为了更深刻地铭刻历史,珍爱和平,荔枝新闻团结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南京师范大学抗战老兵口述资料中心推出《狼烟影象·抗战老兵口述》系列。

  这个系列中有曾叱咤风云的抗日将军,也有英勇无畏的抗日战士,他们是这段狼烟影象的亲历者,也是这段铁血历史的誊写者。

  战争是一面镜子,能够让人更好熟悉和平的珍贵。让我们以史为鉴,开创未来。

  王定忠,1926年4月出生于山西晋城。1943年加入太岳军区基干2团,今后最先戎马半生。至今,他对1945年秋天印象深刻,“那一年,日本投降了,那时喜悦啊”。

  现在,那一天已经成为永远让人铭刻的历史。他所履历的抗战狼烟,也成为这段历史中生动的个体注脚。

  以下为王定忠的口述:

 

/wp-content/uploads/2020/10/NzmAJj.jpeg插图

  放牛娃成新兵

  我1926年4月出生在山西晋城川底乡和村。家里一共七个人,一家人过着穷苦的生涯。我11岁给田主放牛。厥后,我父亲和哥哥都出去逃荒要饭,相继离世。母亲带着我的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从老家逃难到沁水根据地。

  那时我家生计难题。八路军来到我们村以后,给我们分了一些粮食。那时我最先知道,有这样一支队伍,为我们穷人老百姓而战。1943年,17岁的我也被感召加入了八路军。

  我加入的是太岳军区4分区基干2团3连。我们条件艰辛,但各个劲头十足。我现在都还记得,我们那时的衣服都是补丁贴补丁。新兵训练时两个人只有一条枪, 轮换打靶。手榴弹和演习刺杀的枪是树上砍下来的木头棍做的。

  军队内的干部战士关系都很好,很让我们新兵感动。用饭的时刻,老兵靠边站,新兵先吃。老兵不跟新兵抢。吃什么菜? 就是萝卜干。

  我们一天只有半斤粮,还得节约一些救济难民。厥后,为了改善生涯,我们就在中条山拓荒。我住着茅草屋,种着庄稼。野猪、野羊我都见过。野猪下山来吃庄稼,我们午夜还得起来到山沟里吓唬它,把手榴弹别着。我第一次松手榴弹就是吓唬野猪,午夜一扔,野猪就被吓跑了。

  狼烟弥漫中的胜利影象

  那时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扩大解放区,在黄河以北的焦作、济源、孟县和沁阳等地开展游击流动。

  我们装备不多,以是行动郑重。日间抓到伪军后,就问询伪公驻地,村长保长经常到哪一家。晚上就让他带路,乘着黑夜袭击。经由一年多的流动,我们基本上把那里的伪政权祛除了。

  我第一次接触是在河南,我们用两天时间把敌人据点打下来了。第一天打,频频多少次进攻都没打下来,主力团伤亡很大,于是撤出战斗,我们助攻团也随着撤。

  在撤的时刻,班长牺牲了。我由于小,他们叫我躲得很远。然则后面都跑了,就剩下我了。我不敢跑,由于机枪不停地打,主攻团撤下后,28挺机枪都对着我们这个偏向来了。最先的时刻,我爬,然则爬不快,就赶快起来跑。最终逃生。

  第二天,我们继续硬攻,最终打进去了,敌伪七百多人投降了。然则,另有碉堡没打呢。由于没有炮,碉堡只能靠近后用炸药包炸。河南已往有太平车,是四个轮子。为了靠近敌人碉堡,我们就把老百姓的棉被拿来,灌上水,再搭到太平车上,靠它盖住子弹,运送炸药包,推到碉堡跟前,然后炸掉它,这样就攻上去了。

  军队将投降过来的敌人编了四个连队,然则很快叛变了两个,团里接到新闻后,把排长以上干部都叫去开会,然则追也没追上。他们另有一个连队,就在打下的那个地方住着。效果那天日本兵来进攻,我们中午吃了饭,3连掩护,全团组织退却,然则日本兵火力强,有迫击炮、重机枪。敌人也不知道我们多少人,也不知道是一个连照样一个团。6班的一个战士负伤,从山中下来是敌占区,老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帮他养伤,半个月伤养好了,又把他送到在济源的军队。

  我们打霍县窑子镇先是偷袭,说打下来过阳历年。然则咱们对地形不熟,不领会情形,武器火力也不行,效果打了一夜,没打下。偷袭不行后转入强攻。39团最先不知道局部选择突破口,等到选好突破口冲进去了,发现里边筑了双城墙。厥后我们用迫击炮炸,炮弹是太行造的,后面加药包,可以打250米,把城墙给炸开了。

  1945年秋天的时刻,我们知道日本投降了,那时喜悦啊。厥后,军队撤回老根据地,我们团改编了,驻扎在阳城县。

  难忘行军 感念和平

/wp-content/uploads/2020/10/yiQ3Ev.jpeg插图(1)

  现在,回忆起昔时抗战的履历,最难以忘怀的就是行军苦。经常爬山过河。爬山一身汗,稍微休息就冰凉冰凉的。过大河是绕着河走,小河是搬着石头搭着,一步一步过,一下踩不稳就掉进水里,要在冬天鞋子就结冰了。过了河就要跑,要拼命地跑。行军中另有刮风下雨,另外会有疲劳行军、急行军、夜行军。就怕夜里疲劳行军,每次似睡非睡,低一脚高一脚,拉扯着,突然一下蹬空了,就醒了。这时要睡还不敢睡,还得接着走。行军不是拼命地走路,各种情形都市发生,这边刚做饭,水还没烧开,敌人又来了,赶快起来又跑。

  抗战竣事后,我还加入领会放战争和抗美援朝。解放战争时代编入晋冀鲁豫军区第4纵队第13旅,历任副班长、连部支书、连指导员。1951年加入抗美援朝,担任65军补训团指导员、营教导员,后在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俘虏管理处2大队4中队任中队长。1953年回国,后调至徐州兵役局事情,担任连云港人防办公室主任,1982年离休。

  回忆这已往的履历,经常让我无限感伤。我曾经亲历战争的残忍,以是更明白和平的珍贵。

  历史不容忘却,和平来之不易。我经常教育子弟,这段历史是我们的影象,也是整个国家的团体影象。不敢忘,也不能忘啊。

  荔枝特报专稿 采访人/叶铭 张若愚 薛刚 整理人/王莹莹 编辑/周诗婕 阿肉克(实习生)

河北沧州的“袁氏三兄弟”,一人为开国大校,两人曾获中将军衔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河北河间籍的“袁氏三兄弟”的故事。 袁庆荣 所谓的“袁氏三兄弟”说的是袁庆和、袁庆荣和袁庆增三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