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名将王耀武的汉中往事

抗战老兵口述|王定忠:1945年秋天,日本投降了,当时高兴啊

编前语:   抗战烽火,山河记忆。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   75年前,中国人民经过长达14年艰苦卓绝的斗争,取得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宣告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完全胜利,和平的阳光再次普照大地。   为了更深

/wp-content/uploads/2020/10/vU3iYz.jpeg插图

王耀武

  抗日将领王耀武,在抗战前夕曾率军驻守陕西汉中一年多时间。抗战发作后,在由汉中赴上海加入淞沪会战时,王耀武在留坝县张良庙山崖上留下“还我河山”抗日碑刻,解释其抗战刻意。

  弃商从军

  王耀武,1904年出生于山东泰安上王庄。父亲与长兄早逝,在母亲艰辛养育下成人。9岁时,在族人资助下入本村私塾念书。

  19岁时,家境败落,不得不外出营生,投亲靠友到天津,在天津租界里一家烟草公司干杂工。后南下上海,到一家糖果店当伙计。

  1924年11月,黄埔军校在广州招生,王耀武以为这是一个改变人生运气的好机会,他向同乡密友李丙炎借了盘费,与雇主的儿子相约前往广州投考,被录取为第三期学员。在校时代,他严遵校训、勤奋学习,认真习练,赢得了学生队总队长、被誉为“黄埔良师”的严立三青睐,对其评价甚高,断定王耀武前途无量,日后必是军中栋梁之材。

  1925年10月,为了彻底祛除陈炯明叛军,国民革命军举行第二次东征。这次东征,还启用了黄埔三期的学生。王耀武尚未结业就加入了第二次东征,且作战勇敢,显示突出。

  1926年1月,王耀武结业于黄埔军校三期,分配到国民革命军1师3团4连任少尉排长。由于王耀武作战勇敢、带兵得法,获得团长钱大钧的欣赏,很快晋升为上尉连长。

  1930年5月,发作蒋、冯、阎中原大战,王耀武在此战中屡建战功,先后升职营长、团长。

  1932年6月,王耀武所在的32旅受命加入对中央苏区的第四次围剿,32旅被红军包围在宜黄城。蒋介石断定危城难守,下令时任旅长柏天民相机突围,但王耀武力劝其坚守并亲自登城指挥,32旅独撑24天而城池不破。战后,旅长柏天民腿部负重伤无法履职,极力推荐王耀武接任旅长。

  1932年10月,蒋介石在南昌召见王耀武,对其慰勉有加,还为王耀武更名“俊才”,以示对其厚爱。同时,任命王耀武为军委会直管的弥补1旅少将旅长,归蒋介石的外甥俞济时指挥。今后,王耀武成为蒋介石的嫡系知己。

  驻防汉中

  1935年,王耀武的补1旅因在四川平武、松潘追剿红军有功,于1936年春,被调往陕西汉中休整并扩编为第51师,王耀武升任中将师长。

  51师驻防汉中的一年多时间相对稳固、没有战事骚动。而且汉中是历史古城,物产丰饶,天气温顺,有“西北小江南”之称。王耀武专程去福州接来家属,其妻郑宜芝,福建福州人,身世王谢。王耀武加入第二次东征,军队进驻福州休整时,照样黄埔学生兵的王耀武获得福州地方法院郑推事的慧眼识人,托人把女儿郑宜芝(别名郑宜兰)先容给王耀武为妻。俩人婚后十分恩爱,生有六子一女。

  51师在汉中驻守时代,除了练军习武,王耀武最先做起轻车熟路的生意来。他发现汉中产稻米,关中缺稻米,就把汉中的稻米运往关中,再把关中的小麦运回汉中,赚取差价;他还开设了面粉厂,解决了51师北方官兵多、喜欢吃面食的难题;将他开办的武汉振兴饼干厂的一些装备和技工带到汉中,办起了饼干分厂。生产的饼干系列产品在汉中城乡很是脱销,有部门还销往邻近的四川广元和甘肃陇南地区;为了改善官兵伙食,甚至还允许军队种菜和养鸡养猪。

  王耀武还通过刚刚开通的川陕公路,用军车从外地运入稀缺日用品,既知足了市场之需,也赚取了可观利润,还为刚扩充的军队解决了经费。

  王耀武重视地方建设,出钱把汉中城区年久失修的主干道举行翻修,更是赢得社会各界赞誉。同时,王耀武还几回向汉中招收了51师军官子弟的中小学捐款捐物,逢年过节还带着妻子去学校慰问。王耀武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们悔恨没读上书,再不能让我们的子弟成为睁眼瞎。

  相比3年前驻扎在汉中的胡宗南任师长的中央军第1师,汉中各界对51师的印象照样比较好的。主要是王耀武治军有方,对官兵牵制严;而胡宗南部军纪松懈,常有扰民丑闻发生。

  蒋介石为了增强51师,于1936年11月,将陕西警备旅的一个团划入51师,使51师成为拥有2旅4团制的齐装满员甲种师,这在那时国民党军队中照样少有的。

  在汉中,为了弥补兵员不足,王耀武还几回以抗战名义扩军招兵,一大批汉中青年仰慕这支有虎虎生气、待遇很不错的军队,纷纷报名入伍,立志保家卫国。他们在以后的万家岭战争、上高会战、长沙保卫战、常德会战和雪峰山阻击战等诸多对日作战中勇敢杀敌、显示不俗,为51师赢得“抗日铁军”之誉。(郭松林)

日军罪行录——抗日战争中的点滴记忆

作者:太原 郝晓魁 提起“日寇侵华罪行”我当时虽年幼,但有几件事,使我对日本帝国主义恨之人骨。 自我记事以来,在八年抗战期间,没有一个晚上能够脱衣睡觉,不论冬夏都得穿衣睡觉。一有情况拉起来就跑,特别是我的母亲,一听到狗叫声或有人的跑步声,她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