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侵华日军的“宅兆”——寻访侵华日军东北要塞群遗址

抗日名将王耀武的汉中往事

王耀武   抗日将领王耀武,在抗战前夕曾率军驻守陕西汉中一年多时间。抗战爆发后,在由汉中赴上海参加淞沪会战时,王耀武在留坝县张良庙山崖上留下“还我河山”抗日碑刻,表明其抗战决心。   弃商从军   王耀武,1904年出生于山东泰安上王庄。父亲与长

在中国东北,至今保留着一个规模宏大、天下罕有的军事要塞群遗址。1945年8月末,这个被侵华日军自诩为“东方马其诺防线”的要塞群被所有攻克,第二次天下大战猛烈战事在此“终结”。这里的“地下碉堡”也成为好战者的“坟冢”。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天下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之际,本报记者行程近3000公里,沿中俄疆域寻访侵华日军东北要塞群遗址。

“恶魔之眼”窥视苏联远东

无边的漆黑伴着令人窒息的霉气迎面扑来,脚下湿滑的腐物与头顶手指般粗细的钢筋呼应,令人好像置身“恶魔之口”。记者借助强光手电筒,不仅看到混凝土墙壁上凝聚的水珠,还看到了储水池中的“寒霜”……

冰凉、坚硬,这是侵华日军东北要塞群遗址留给到访者最深刻的印象。在暖意融融的初秋,要塞内外“冰火两重天”的伟大反差,好像是战争与和平的暗喻。

据《日本关东军要塞》一书纪录:1934年至1945年,侵华日军历时10余年,在东起吉林省珲春,中部经黑龙江省中苏疆域,西至内蒙古自治区海拉尔和阿尔山5000公里的中苏、中蒙疆域地带,共修筑17处要塞,8万个永备工事。

人们现在探查这些要塞,仍能真切感受到它昔日的重大。

这些幽深的“地下碉堡”内,设有宿舍、会议室、弹药库、发电站、医院、指挥室等,有的可以收支汽车,有的配有飞机库,犹如“陆地航母”。一些要塞据称在战时可容纳数万军力。那时的“亚洲第一巨炮”就架设在这里虎视眈眈地注视着苏联。

这门被那时日本报纸称为“帝国陆军最后的决战武器”的巨炮,炮身长13.37米,总重300多吨,最大射程近20公里。伊曼铁桥、西伯利亚铁路、萨里斯基军事区……这些昔时苏联主要的交通枢纽和军事要地均在炮口之下。

为了在对苏联开战初期能够实时切断苏联主要交通运输线——西伯利亚大铁路,侵华日军于1941年将这门巨炮从东京湾运抵虎头要塞。专家考证,二战中这门巨炮还未施展太大作用,就遭到苏军火炮近距离攻击,随后巨炮阵地内部发生爆炸,巨炮被摧毁。今后,巨炮下落不明,遗址留存至今。

“这些要塞犹如一双双‘恶魔之眼’窥视着苏联远东。”牡丹江师范学院中国抗联研究中心专家李洪光博士说,侵华日军要塞一样平常都具有防御、进攻双重战略功效,有的要塞另有战时军事指挥以及考察瞭望苏军动向等作用。

“岂论侵略者装备了何等先进的武器,修筑了何等坚硬的要塞,但由于他们发动的是不义战争,终究避免不了失败的运气。这就是侵略者的下场!这就是历史纪律!”侵华日军虎头要塞博物馆副馆长李红说。

75年前的那场战争再次证实,决议战争胜负的主要因素是人,而不是武器与碉堡。日军修筑的防线看似重大,但苏军接纳穿插迂回,将这些要塞逐一支解攻克,使这些要塞最终成为埋葬侵华日军的“宅兆”。

累累白骨见证日军罪过

在中俄疆域的东宁要塞博物馆内,3具中国劳工的尸骸陈列于此,其中一具双腿被齐齐锯断,含冤惨死的他们甚至没有留下姓名。

“陈列的尸骸就是昔时介入暴乱逃跑的劳工,他们被抓后遭日军活活锯断双腿,杀戮示众。”东宁要塞博物馆研究员王宗仁说,1994年黑龙江省专家小组对当地8个劳工坟举行挖掘,发现尸骸18具,其中3具在此陈列。

修建云云规模的军事工程,一定要使用大量劳工。这些要塞是中国劳工用白骨堆砌起来的。王宗仁先容,仅在东宁要塞四周的一处劳工坟内,至少埋葬了4000多名劳工的尸骸。

1934年5月12日,日本关东军司令部下达了《关作第589号下令》,确定在中苏、中蒙疆域沿线实行“筑城工程”,由此拉开修建东北军事要塞群的大幕。在这些冰凉、坚硬、幽暗的“地下碉堡”背后,书写着的不仅是中国劳工和妇女的血泪史、屈辱史,更是侵略者对中国资源的掠夺史和对中国人民的践踏糟踏史。

史料显示,为修筑要塞,日军诱骗、强征中国劳工上百万人。这些劳工被运送到要塞后,犹如进入了人间地狱。他们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天天十几小时的重体力劳动,累死、病死和被杀戮的劳工数不胜数。曾在虎头满洲第851军队服役的日本士兵加纳传三曾示意,他入伍第一年,瞥见虎头要塞猛虎山背后许多弃于山野的苦力尸骸。

记者采访获知,侵华日军在要塞周围配备了医院、浴室等后勤设施,还制作了“慰安所”。仅东宁要塞就发现了40余处“慰安所”遗址,有些遗址保留完整。而孙吴要塞四周的“慰安所”规模属海内罕有。

侵华日军在修筑军事要塞的同时,还对要塞四周自然资源举行勘探、掠夺。黑龙江省鸡西市昔时就被视为完成“东亚共荣圈煤炭自给自足”重大使命的生产基地。昔时日本人把鸡西各煤层都采出煤样,送到实验室化验剖析,认定这些煤炭是制铁用焦最好的质料。从1933年到1945年,日本共掠夺鸡西煤炭2000多万吨。

在内蒙古阿尔山林区伊尔施一带至今还留有半人高的玄色木桩。当地人说,这是侵华日军掠夺林业资源的罪证。内蒙古党委党史研究室提供的资料显示,日本侵略者从阿尔山林区掠夺的木料量在5200万立方米以上。

现在,这些填满了罪过的侵华日军要塞群多数在昔时已被苏军炸毁,深埋地下。少数保留完好的碉堡和一些断壁残垣隐藏在茂密山林中,控诉着侵华日军罪过。

要塞群成为“二战终结地”

1945年7月下旬,“东北抗联教训旅”侦探分队约280名指战员,组成20多支特遣队,从苏联隐秘回到我国东北境内,举行战前侦探。侦探员们使用各种方式,靠近或潜入日军数百个营区、工事、弹药库等要害设施,将日军17个要塞及中苏疆域上三道防线,制成图表,星夜通报至“东北抗联教训旅”情报中心。其间,侦探员们不仅摸清了日本关东军的军力部署,还多次完成暗算、损坏等义务,为苏军总攻东北铺平道路。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苏军从东、西、北三个偏向对侵略我国东北的日军提议全线进攻。8月9日破晓,在东北抗联战士配合下,苏联红军向虎头要塞、东宁要塞睁开猛攻。但日军仍依附坚硬工事负隅顽抗。8月26日,虎头要塞被攻克,不久后东宁要塞中的残余日军也最终放下武器,此时距离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已已往10余天。因此,侵华日军东北要塞群也被称为“二战终结地”和“二战最后战场”。

战争是残酷的,军国主义迷梦和法西斯政权造成的危害更值得众人深思。

据亲历那次战争的苏联“二战”老战士莫尔代科夫形貌,他看到驻守在中国东宁胜哄山要塞的900余名日本官兵打着白旗从山洞里走出来。走在前面的人举起双手投降,后面随着的是伤兵,最后拖出来的是遗体……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天下反法西斯战争的主要组成部分,是天下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苏联红军发兵中国东北,则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施展了主要作用。

黑龙江省虎林市文体广电和旅游局党组书记李守军等专家以为,现在从学术角度和唯一性等方面去探寻“二战终结地”已很难考证,而从广义角度和社会影响权衡,侵华日军东北要塞群的虎头要塞、东宁要塞具备成为“二战终结地”的条件。

“究竟我们追寻这段历史,目的是为了警醒众人、呼叫和平。”李守军说。

现在,在虎头要塞主阵地中猛虎山山顶耸立着一座纪念碑。在纪念碑基座的玄色大理石上,有碑文镌刻如下:

1939年9月1日,德军突袭波兰,随后英、法对德宣战,第二次天下大战发作。

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发作。

1945年5月8日,德降。同年8月15日,日降。二战竣事。

是时,此地要塞日之守军不知世事已变,仍顽抗不降,被苏军全歼。战争又延续了十一昼夜,时值1945年8月26日……

此次大战,历时六年。参战者凡六十余国,涉及全球人口五分之四,亡者约五千余万人。中国实为遭受战争危险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其惨烈之状不堪回首。

建碑以记,昭示和平。

/wp-content/uploads/2020/10/bQRZVj.jpeg插图

侵华日军虎头要塞纪念园(无人机航拍)

泉源:参考消息网

抗战老兵口述|王定忠:1945年秋天,日本投降了,当时高兴啊

编前语:   抗战烽火,山河记忆。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   75年前,中国人民经过长达14年艰苦卓绝的斗争,取得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宣告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完全胜利,和平的阳光再次普照大地。   为了更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