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亲家张文秋早年传奇生涯:受周恩来委派,在“佐尔格小组”从事情报工作,深受“国际红色谍王”欣赏

1959年, 林彪唯一一次任阅兵首长的罕见旧照

1959年国庆阅兵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11次国庆阅兵,林彪元帅担任阅兵首长 。 这是他唯一一次担任阅兵首长。 林彪在天安门上发言 林彪乘坐的汽车 阅兵仪式上的战士们

文/裘伟廷

张文秋是一位老革命,由于她的两个女儿刘思齐与邵华,先后嫁给了毛泽东的两个儿子毛岸英与毛岸青,遂使她成为“中国第一亲家”,而为人们所普遍关注。在20世纪30年代初,她曾在著名的“国际红色特工”佐尔格手下事情了三年多。她的这一段传奇履历,出于种种原因,被历史灰尘封存了半个世纪,鲜为人知。直到前些年,年过九旬的革命老人张文秋,才通过回忆录,揭开这块神秘的面纱……

史沫特莱为张文秋写传

张文秋又名张一萍(曾假名李丽娟、陈孟君、羡飞等),1903年出生于湖北省京山县。1917 年考入湖北女子师范学校,在陈潭秋、董必武的启发教育下,最先投身革命。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两年后的1926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她曾以京山县代表的身份出席中共五大。1927年4月张文秋与刘谦初娶亲。

1929年头,刘谦初任山东省委书记;张文秋假名陈孟君,调任山东省委执行委员兼妇女部长。也就在这一年秋天,刘谦初配偶双双被韩复榘军阀政府逮捕。由于叛徒出卖,刘谦初的身份露出。而张文秋则以家庭妇女不懂政治为由,坚称不知丈夫任何事情;再加上那时她有孕在身,关押月余后,经党组织多方营救出狱。在告辞丈夫时,张文秋要求他给他们未来的小孩取个名字。山东籍的刘谦初回覆说:“不管你们漂泊到那里,要忖量齐鲁,忖量故土,就起名‘思齐’吧。”尚在母腹中的小思齐那里知道,她将永远见不到自己的亲生父亲。

出狱后,在组织的放置下,张文秋很快来到上海,任中共中央交通员,在周恩来向导下坚持地下事情。初到上海,她落脚在刘谦初的密友、翻译家董秋斯的家里。董秋斯是从事文学翻译事情的,译有《红马驹》《大卫·科波菲尔》《相持》《跪在上升的太阳下》等作品;还翻译苏联作家库拉特可夫的《士敏土》和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等。他与美国提高女作家、记者史沫特莱异常熟悉,常有来往。

/wp-content/uploads/2020/10/67V3Yv.jpeg插图

◆张文秋在延安。

1930年春,张文秋在上海生下女儿刘思齐。孩子刚刚满月,张文秋就几回向组织讲述,请求分配事情。不久,她假名李丽娟,与林育南扮成假伉俪,在上海加入“中华苏维埃全国代表大会准备委员会”(简称“苏准会)筹备事情。为了保证“苏准会”的召开,张文秋狠狠心,将刚满40天的小思齐托付给了董秋斯的夫人蔡咏裳。

张文秋因去探望自己的女儿,经常在董家见到史沫特莱。1931年4月初,异常喜欢小思齐的史沫特莱,对张文秋说,她要认思齐作女儿。那时,张文秋随口应话:“好啊,让她认个洋妈妈。”就这样,史沫特莱与张文秋结下了非同寻常的友谊。1931年4月5日,刘谦初等21位革命志士在济南被韩复榘枪杀。刘谦初壮烈牺牲的新闻传到上海后,张文秋异常悲痛。对此,史沫特莱也感应十分震惊,她多次上门探望张文秋和小思齐。

在领会张文秋的生平后,史沫特莱曾提出要求,为张文秋写传,理由是她太“传奇”:本是一位权要兼大地主的千金小姐,进入了省立女子师范学校学习;曾午夜被人绑入花轿,闹出一场危言耸听的抢亲风浪;加入革命后,从事党的隐秘事情,成为一名职业革命者;被敌人追捕紧要情形下,她曾躺在棺材里被人抬过封锁线,死里逃生;她有孕在身还坐牢,丈夫被反革命枪杀;她曾与人装扮成假伉俪,以掩护革命事情……

/wp-content/uploads/2020/10/Nj6nmm.jpeg插图(1)

◆史沫特莱

史沫特莱以为,像张文秋这样身世的人加入革命,已是一件新鲜事,而她加入革命后所履历的艰难险阻,更使人钦佩,这说明中国革命的必然性和艰巨性,写出来一定会有意义。经张文秋叨教组织赞成后,史沫特莱经由2个多月断断续续的采访,才采写完成。从1931年5月起,该传记在美国《新群众》杂志上以连载形式揭晓,问题叫《中国的女共产党员羡飞》(“羡飞”是张文秋的又一个假名)。以后,该传记还出书了单行本,并多次再版,在美国产生了不小的惊动效应。

在同伙家“巧遇”佐尔格

时年30多岁的佐尔格,19岁时加入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多次受伤,曾被授予一枚二级铁十字勋章。战后,他义无反顾地投身革命运动,加入了德国共产党;时代,先后就读于几所大学,获得了经济学博士学位。1924年,佐尔格被派往莫斯科加入共产国际会议,在那里被苏联情报机关吸收为谍工职员。佐尔格先在共产国际情报部事情,后转入苏联红军总参谋部第四局(格柏乌 GRU),最先从事情报事情。

1930年1月,佐尔格以德国记者、自由撰稿人兼学者的身份来到上海,最先了他特工生涯里的中国之行。他的主要义务,就是深入研究蒋介石国民政府的内外政策,国民党军队的体例、武器装备,以及德日的对华政策等。佐尔格到上海后,当务之急是尽快恢复和重修苏联情报组织,苏联原先在华的情报组织因中国大革命失败而遭到损坏。

作为共产国际的派出机构“佐尔格小组”,与中共向导层和其相关部门都建有牢固的事情关系及横向联系。应当说,那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军委书记的周恩来,对共产国际的流动是领会的,凭据党中央决议,给予过力所能及的辅助。中国共产党还应他们之邀,派遣了一批优秀党员,以充实其情报队伍。

/wp-content/uploads/2020/10/VVvEfq.jpeg插图(2)

◆佐尔格

史沫特莱外交很广,1928年她与佐尔格邂逅于莫斯科,并分别为共产国际事情。实在,佐尔格还在德国时,对史沫特莱就有耳闻,也读过她的书和文章。到了1930年,他们又在上海相遇。佐尔格以为,他在组建上海小组时,稀奇是物色中国互助人,可以请史沫特莱协助。听说,佐尔格看了史沫特莱写的《共产党员单菲》(又名《中国的女共产党员羡飞》)后,对书中主角张文秋的故事稀奇感兴趣,有心将她引入自己的组织。固然,由于张文秋是中共党员,因此他首先取得周恩来的认可。不外,佐尔格是一个做事顶真的人,他还要对张文秋亲自劈面考察一番。

1931年头秋的某日,正在党中央“苏准会”机关事情的张文秋,抽闲又去董家探望女儿思齐。走进客厅,张文秋看到史沫特莱也在董家作客,在座的另有一个从未见面的外国男子。董秋斯与史沫特莱都没有向她先容这位外国客人,谁人中年洋人也没有自我先容,只是友好地址颔首,算是招呼。然后,他就坐在一旁,侧耳静静地听其他人攀谈。

按地下事情的纪律,张文秋不去自动探问她不应知道的人与事。不外有多年地下事情履历的张文秋,在听他们攀谈时,感应那位眼光有神、充满睿智的生疏外国男子,不时地用犀利的眼光窥视她,致使张文秋有点不自然,也有点纳闷。于是,张文秋不动声色地坐了一阵,然后去后间探望孩子。当张文秋告辞董家后,这天的“巧遇”很快被丢到脑后去了。

周恩来临别时再三嘱咐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日本突然袭击沈阳,随即强行占领整个东北。国民党军队受命不战而退,中国面临空前严重的民族危急。不久,周恩来要脱离上海赴中央苏区,临行前他还要将张文秋的事情放置好。

一天,周恩来找到张文秋,告诉她将调她去从事一项新的秘密事情,因共产国际在华事情的需要,经组织研究决议,赞成调她到共产国际远东第四局事情。还说,在那里从事的国际事情异常主要,也异常秘密,希望她去后不要辜负中国党组织和共产国际的期待。

1931年9月尾的一个下昼,周恩来亲自带着张文秋,乘汽车到法租界一座颇为阔气的高级宾馆门前。在对上记号后,一名年轻的外国人把他们领上楼去。在楼上,一位风度非凡的中年外国男子,热情地迎上前来。周恩来向张文秋先容说:“这位是佐尔格同志,是共产国际远东局的情报事情向导人。从今天起,你的关系就转到了共产国际,在佐尔格同志向导下事情。这是中央和国际配合商议定的,也是佐尔格同志指名要你的。”

接着,周恩来把张文秋引到那位叫佐尔格的外国男子眼前,时而用英语,时而用德语或俄语与他攀谈:“我们尊重你的意见,接受你的要求,把张一萍同志给你调来了,让她到你这里,由你适当放置她往后的事情。”佐尔格喜悦地给他们让座,同时回覆说:“请你放心,我会给她放置适当事情的。谢谢你对我的辅助。但我另有一个请求,再帮我调几位同志来好吗?”周恩来笑了笑,示意赞成。

佐尔格对张文秋伸手迎上去,用俄语加生硬的汉语示意迎接:“太好啦!迎接你!”张文秋与他一握手,马上想起,此人就是在董秋斯家见到过的谁人人——眼光尖锐且充满睿智的外国男子。张文秋这才名顿开:原来谁人曾窥视她的人,正是佐尔格。那时佐尔格在史沫特莱的穿针引线下,在董秋斯家“巧遇”张文秋,正是亲自出马在考察她。

佐尔格是否把自己是隶属苏军总参谋部四局的靠山如实告诉中方,不得而知。按那时划定,中共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共产国际调动一名中共地下事情者是既正常又平时的事。那时佐尔格打的是共产国际的旗帜。

临别时,周恩来再三嘱咐张文秋,要她努力事情,争做及格的国际共产主义战士,说:“这里的事情异常主要,也极其秘密。一萍同志,你已做过多年的地下事情,中央和佐尔格同志都以为,你能担负起这项新义务。我们希望并信赖你,你不会辜负组织上对你的信托与期望。”张文秋听得异常认真,末后无声而庄重地址了颔首。

送走了周恩来,佐尔格转身对张文秋说:“我已经很领会你。董秋斯和史沫特莱把你的情形都告诉我了。以是我指名要求调你来。希望你来辅助我们把国际的事情开展起来。”实在,佐尔格已经从各个渠道领会张文秋,也信赖董秋斯的先容和史沫特莱的推荐,但在接纳前还要劈面考察张文秋,说明佐尔格相当看重张文秋。

佐尔格又问张文秋:“你赞成在这里事情吗?”张文秋回覆说:“我服从组织的分配,让我干什么都行。”对于张文秋的回覆,佐尔格很满足。接着,佐尔格向张文秋交接了她往后的事情,并说详细的事情则由部门卖力人放置。

神秘的三层楼洋房

不久,佐尔格向张文秋引见熟悉一位中文名字叫吴照高的人,让他俩装扮成一对假伉俪,一起事情。佐尔格说:“我们已经领会到,你曾几回用伉俪名义掩护党和隐秘事情,有对于敌人应付危险环境的履历,现在给你的这个义务,不会使你为难吧?”

吴照高就是张文秋的顶头上司,日后张文秋的详细事情由吴照高卖力部署。显然,吴照高是佐尔格手下的一员干将。吴照高是德籍华人,原籍福建,出生于德国,早年加入德共,公然身份是旅欧华侨资本家。佐尔格来华事情后,就通过共产国际把吴照高调来上海事情,因他是华人,在上海便于隐藏。吴照高的德语、俄语、英语都很好,中国话也讲得不错。

根据佐尔格的指示,吴照高和张文秋以伉俪的名义,在法租界的福开森路(今武康路)与吕班路(今重庆南路),风风光光地租赁了两幢豪华的3层楼洋房,确立隐秘机关。他们将底层部署成客厅,二楼几间房间部署成主人的栖身房间与事情室,三楼为西洋式卧室,并装有一门电话。三楼卧室是专门为吴照高和伊萨设置的,漂亮的德裔女郎伊萨(德共党员)就是他的现实妻子,因此除伊萨与吴照高两人以外,其他人不经允许,是禁绝上去的。

吴照高专门与张文秋谈了关于事情纪律的问题。这些纪律虽与她在党内从事地下事情时的纪律大致差不多,但在隶属关系上却有重大差异。好比吴照高向张文秋宣布:凡中国同志进入该组后,要切断与中共党组织的一切联系,隔离与一切中国亲友的联系,除现在与自己的事情有直接联系的同志外,禁绝与外面的任何人往来与接触,除根据指示外出执行义务外,禁绝单独外出,等等。吴照高所宣布的纪律,张文秋在遵守上并不以为很难,只是今后切断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她在感情上总以为有些难以接受。

周恩来并没有遗忘张文秋这个默默奉献于国际共产主义事业的隐藏战士,他曾于1932年春节前夕,派人给张文秋转送一束鲜花和一封短信。那封多是隐语的信,为周恩来亲笔所写,让张文秋一看就能认出。周恩来此举,让张文秋心里得到了极大的宽慰,明了党并没有遗忘自己,辅助她战胜了默默蒙受与党组织脱离、与骨肉分离的精神痛苦。佐尔格固然清晰张文秋所蒙受的一切,对这个意志坚强的女性心怀钦佩。

佐尔格麾下的情报事情

在“佐尔格小组”里,张文秋事情地址是在神秘的三层楼房的二楼,与她一起事情的有多名中国情报员。这些人的主要事情,就是天天翻阅国民党统治区公然刊行的种种报纸,诸如《逐日新闻报》《申报》《民国日报》《大公报》《字林西报》等,从中摘录有关国民党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信息,包罗各地的所谓“匪情”和蒋介石的“围剿”设计,并加上摘录者自己的剖析判断,整理成第一手资料。

二楼那些中国情报员摘编的情报,经由翻译成俄文或英文、打字等处置后,搜集到佐尔格那里。佐尔格参照种种泉源的情报,作最后审核判定。审定后的情报,由吴照高和妻子伊萨译成密码,或用缩微手艺制成胶片。因此,三楼卧室事实上也是专门为吴照高和伊萨设置的事情室。然后,通过魏加顿的隐秘电台,将这些主要情报向莫斯科发报;未便发报的派人将缩微胶片递传到香港或哈尔滨,再转送到莫斯科。

吴照高按划定检查张文秋的事情,除了看她编写的质料外,还要看报纸上的新闻与之相对照。有一次,他审查完后对张文秋说:“你整理的质料很不错,看问题很周全、仔细,剖析能力也很强。你整理的资料和从中得出的结论与建议,对我们的事情大有辅助。”而每次圆满地完成义务,张文秋受到佐尔格的由衷赞赏,他不止一次地讲到:“这个张一萍,是我们在中国的精彩互助者!多有几位这样的同志就好了!”佐尔格没有遗忘史沫特莱的举荐,因此又说:“应该谢谢她,她帮我找到了一个最合适的互助者。”

佐尔格不住在这里,有主要资料和紧要情形,则由吴照高的妻子伊萨通过电话实时向佐尔格讲述,佐尔格间或也用电话下指令。佐尔格不时会来到张文秋所在的神秘的三层楼房,有时还与史沫特莱一起来。通常他们一来就到三楼,同吴照高配偶长时间地攀谈;有时晚上也不走,就住在楼上的空房间里。佐尔格和史沫特莱也会来张文秋房间里坐坐,关切地问问她的情形。

/wp-content/uploads/2020/10/bmiAZr.jpeg插图(3)

◆1931年,在“佐尔格小组”事情时的张文秋与女儿思齐。

张文秋另有其他的兼职,好比南方几省送来的情报资料和南方同志们前来洽谈的问题,也要由她卖力处置后,转告吴照高或佐尔格。除此之外,张文秋还要与房东和巡捕房应酬,以便掩护机关的事情。以是,有时她的各项事情若是恰好凑在一起,就显得稀奇忙碌,甚至一连好多天都抽不出时间,得以请假去看孩子,那时思齐基本上完全由保姆照管。

有一个叫川井吉定的日本人,同情中国革命,与中共地下党组织有联系。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作后,在川井吉定那里有一些关于日本动向的隐秘情报。佐尔格思量其他人未便与川井接触,就把义务交给了张文秋。一次,张文秋根据联络方式与川井接上头,从他那儿取回了有关“满洲国”、关东军以及日本海内等情报,被以为是对苏联“异常实时、管用的情报”。今后,张文秋又顺遂执行了几回外出义务,还曾受命打入上海浦东的英美烟厂,观察帝国主义者若何与买办资本家相互勾通镇压工人运动的情形。

通常,佐尔格及其小组在上海的流动,还依赖各成员在上海开设的照相馆、西餐店、书店及栖身点为基地,举行情报的交流、整理及义务的互助。好比法租界霞飞路的维尔纳住所,是小组经常流动的地址,常在此开会;而且这里是小组珍藏情报资料、保留武器和电台的地方,也是佐尔格与中共特科卖力人聚会、交流情报的隐藏场所。伊萨在公共租界的静安寺路畔,开办了一家名为“时代精神”的外文书店,作为情报组织讨论与交流文件的密点。另一个主要据点是尾崎秀实位于施高塔路(今山阴路)的寓所,佐尔格经常与中西功、鬼头银一等人聚会。

香港之行体验另一种惊险

厥后,张文秋被任命为南方站站长,要到南方好几个省去,卖力与南方情报网的组织和联系,包罗递送情报,转达指示,乃是一种特派员身份的事情。这个事情就是东奔西走,接触面广,四处流动,更适合张文秋的个性。

有一天,吴照高通知张文秋,佐尔格决议派她到香港去搜集情报,而且转达他对香港事情的指示。另外,另有一份主要的秘密资料,要让她送到香港去。张文秋接受义务后,又惊又喜。不外,这么久没有单独执行过义务,又是去一个生疏的地方,而且不会说当地话,心里又不免有些重要。不外,想一想已往执行义务的履历,她照样充满了信心。

由于佐尔格的这一指示极其秘密,为了平安,不能见诸文字,必须背诵牢记在脑子里,到香港后用口头转达。张文秋认认真真地读了三四遍,就背得烂熟。吴照高和佐尔格先后劈面审听她背一遍,见一字不差,才放心。吴照高对张文秋的记忆力很浏览,再三夸奖。然后,他对张文秋说:“到香港后,你不要急着上岸,自会有人上船来接你。”他告诉谁人讨论人的装扮,以及她与讨论人之间的暗语。在接上头后,张文秋把指示转达给他,把文件交给他后,义务就算完成了。

张文秋受命装扮成一个阔太太,于是上理发馆烫了发,换上漂亮的浅绿色的绸旗袍,穿上黄色高跟皮鞋,还涂脂抹粉,打了口红,戴上种种首饰和项链。吴照高买了船票,拿着行李箱子和一篮苹果(那份秘密资料就夹在篮底),将张文秋送上豪华的英国“皇后号”客轮后,就下了船。

第三天,“皇后号”客轮到达香港。按事先约定的设施,果真有人来讨论。讨论人叫萧平,带着张文秋来到平安的房间后,向她取密件。张文秋却说:“我没带书面的事情指示,你要的指示在我脑子里。”萧平还以为她在开顽笑,张文秋赶快说:“就因为主要,组织上才让我把它装在脑子里。这是任何密探也查不出来的。”于是,张文秋口述了半个多小时,萧平把它全记录下来。接着,张文秋从苹果篮里把那份情报资料取出来,交给他。萧平感叹道:“你的记忆力真好!有这样的好脑子,敌人怎能怎样我们。”

几天后,萧平把香港那里的情报制成的3个缩微胶卷,交给张文秋;还要她口头转告组织,说他这里事情繁多,人手不够,希望能够多派几个事情职员来。张文秋将缩微胶卷缝在衬裤里,虽然不太舒适,然则十分保险,毫不费力地把文件带回了上海。

吴照高和佐尔格对张文秋的香港之行都很满足。他们先后表彰了张文秋,说她机智天真,勇于冒险,义务完成得异常精彩。

不得不脱离“佐尔格小组”

作为佐尔格的“中国互助者”,张文秋由于事情精彩,加上她的聪敏才智与风度气质,多次受到佐尔格等人的赞扬。张文秋在平时所表现出冷静稳重的应付能力,和耐劳事情的坚韧毅力,给佐尔格留下优越的印象,在对她欣赏之余,甚至计划送她去苏联接受专门培训,以便把她培养成一名高级情报职员。不料事不遂愿,不久,即1933年6月,佐尔格突然被召回莫斯科,张文秋出国一事就被束之高阁了。不久,吴照高也受命调往莫斯科。

1933年12月,华尔顿来到上海,接替佐尔格,向导共产国际远东第四局的事情,吴照高随同而来。凭据吴照高的先容,把做过国际事情的中国同志,都从中国党内全都调了回来,于是“佐尔格小组”再次运作起来。张文秋重返该情报组后,被分配到设在上海的远东第四局华北站,并任站长,详细仍作搜集、整理国民党情报资料的事情。

佐尔格回莫斯科后不久,被派往东京,一干就是8年,直至被捕牺牲。佐尔格特工生涯的岑岭是在东京。他从东京传回莫斯科的几件情报,稀奇是,佐尔格准确无误地预告了苏德战争的发作和日本南进的国策,无论从情报的主要性,或从获取情报的手段来说,可谓是情报流动的经典之作,已经载入史册。1941年10月,在他即将竣事日本事情之时,被日本政府逮捕;1944年11月7日,他被日本法西斯政府处以绞刑。

/wp-content/uploads/2020/10/Vj22ye.jpeg插图(4)

◆晚年张文秋。

华尔顿接替佐尔格后,开头几年事情一帆风顺。1935年春,华尔顿突然被捕。在狱中他坚贞不屈,拒绝回覆敌人的任何问题。国民党政府连他的国籍、姓名、岁数都不得而知,既审理不下去,更难讯断,效果成了那时惊动上海滩的一桩“神秘的西人案”。《申报》等新闻媒介更是大炒特炒,把这桩案件炒得沸沸扬扬,惊动海内外。国民党政府迫于舆论压力,只好把这位“神秘的西人”释放了事。在这种情形下,莫斯科下令该小组撤回到苏联,中共调来的职员仍然回归中共党内。由此,张文秋正式脱离了“佐尔格小组”,转回到在上海的中央南方局联络部门,分配了新的事情。

第二次世界大战竣事以后,佐尔格的英名及功勋才逐渐透露出来,只是常被说成是一个“红色特工”或“国际巨谍”。对于他在国际共运以至中国革命中的孝敬,只管张文秋昔时并不完全清晰,他们相处的时间也不太长,但她对于自己能在“佐尔格小组”事情,并与佐尔格这样卓越的国际主义者共过事,感应十分幸运,并经常眷念昔时那些差别肤色、差别国籍的革命战友!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维权支持:河北冀能律师事务所

圆明园:误解与历史的真相

清王朝修建圆明园用了150年,这样的传言真的可信吗? 关于圆明园,有一种非常流行的说法:清王朝修建圆明园,用了150年,集中了全国的能工巧匠,耗尽国库的存银,导致国势衰落。最先讲这个话的是谁,现已无从查考。但是,这样说的人很多。说的人多了,人们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