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新发现的陈独秀档案概况

什么是黑龙江省?

黑龙江 黑龙江省以黑龙江而得名,黑龙江发源于内外蒙古,流入鄂霍次克海。清朝前期设立的黑龙江将军(省一级)管辖黑龙江两岸,北抵外兴安岭,东南至松花江。哈尔滨在当时隶属于吉林将军。 清朝前期黑龙江 中东铁路 火车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19世纪末,沙俄通

  作为在中共党史、中国革命史和中国近现代史上占有主要位置的一个历史人物,陈独秀一直备受海内外学界关注。经由数十年的生长与积累,有关陈独秀的研究已经形成了一批数目可观的功效。然而,与许多党史、革命史的课题类似,一手资料尤其是档案文献的缺乏,成为制约陈独秀研究进一步深化创新的主要障碍。笔者在法国寻访历史档案时代,无意中发现了部门与陈独秀相关的资料。网络、整理、翻译与解读这部门质料,或许能为陈独秀研究提供些许启发与助益。

  法国为什么会藏有陈独秀档案

  近代以来,随着在远东区域殖民利益的不停膨胀,法国在中国各地广设租界并非法划定所谓“势力范围”,从而形成了大量驻华外交、军事、情报和市政机构。在长达百年的时间内,这些机构共同为法国政府编织了一张重大而有用的情报网络。他们针对中国政府与社会,展开了大量情报侦搜与观察研究事情,并将种种信息发回本土,以供法国政府在制订对华政策甚至远东战略时参考之用。因此,在法国海内的许多档案保管机构中,现在仍保存着大量有关近代中国政治、经济、军事与社会的档案资料。

  20年月初的中国,正履历着一个如火如荼的革命年月。为维护其在中国甚至东亚区域的殖民利益,在华法国政府将此时如火如荼的共产主义运动,确定为这一时期对华情报事情的重点之一。在这一头脑的指导下,上海、天津、汉口甚至云南等地的法国领事及租界政府,纷纷设立稀奇机构,举行情报搜集,并由此衍生出了大量有关共产主义运动和中国革命的档案质料。其中,由监控革命领袖和主要政治人物而形成的资料,构成了这批质料的一个主要组成部门。作为中国共产党的主要首创人和早期领导者,陈独秀一生五次被捕,其中有两次就发生在上海法租界。笔者此次发现的陈独秀相关档案,就形成于他第二次在上海法租界被捕时代。

  1922年8月5日,上海法租界警方以“家中藏有违禁书籍”为由,在时隔一年之后再次拘捕陈独秀,并对他在环龙路老渔阳里2号的寓所举行搜查。在此次行动中,警员发现了一部门与革命相关的书籍与文件。往后,卖力侦办此案的法租界警务处,将查获的主要文件移交给了法国驻上海总领事署。1922年8月19日,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韦礼德与副领事德赉沛,又将这些文件提交给了时任法国总理兼外交部长的彭加勒和法国驻华公使傅乐猷。就这样,这批形成于陈独秀第二次被捕时代的档案,飘洋过海来到法国。现在被珍藏于法国巴黎的外交档案馆内。

  为数不多的陈独秀档案

  此次在巴黎发现的陈独秀档案,数目并不是许多,共计只有28页,所有译为中文约莫只有8000字。由于只是那时天生的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相关档案的一个部门,因此这些质料没有自力成册,而是被收录在了一个题为“中国——革命流动(共产主义)”的卷宗内。涉及的主要内容包罗:韦礼德致彭加勒的信函、德赉沛致傅乐猷关于陈独秀第二次被捕及审理的讲述、法国驻汉口领事就陈独秀被捕后汉口事态致彭加勒和傅乐猷的函电,以及与该案有关的13个附件。

  这些附件包罗:陈独秀第一次、第二次在上海法租界被捕后由法租界会审公廨形成的判决书(附件2、附件4)、在陈独秀寓所发现的一本经费收支账册(附件5)、法国左翼作家亨利·巴比塞寄给陈独秀的信(附件6)、社会学家、人口学家陈达从华盛顿寄给陈独秀的信(附件7)、共产国际的分支机构——“妇女国际秘书处”的一份凭证(附件14)及与陈独秀通讯的外洋中国人名单(附件15)等。

  值得注意的是,德赉沛在给傅乐猷的讲述中所提到的附件共有19件,但现在珍藏在巴黎外交档案馆的质料中,缺少了“能够证实中国共产党与其欧洲同志之间存在密切关系的文件”,包罗:《国际青年》《俄罗斯新闻谈论》《俄罗斯新闻》《共产党人》《第三届国际大会公报》和《苏维埃俄国》,即讲述中提到的附件8至附件13。至于附件缺失的缘故原由,卷宗内没有任何说明,因此无法判断是在转运过程中遗失了,照样归档的时刻被剔除了。

  这些档案绝大部门为法文文件,少量由英文誊写而成。其中,一部门中国人的姓名附有中文标注,但仍有一部门只有西文音译。由于那时的译法与现在的汉语拼音完全差别,因此较为难以识别。以至于一些档案中提到的人物,现在还无法确定身份。此外,主要物证也都被翻译成了法文。遗憾的是,这些物证除“妇女国际秘书处”的凭证外,均未收录在此次发现的档案当中。只管通过法文译件也能得知这些物证的内容,但原件的缺失照样削弱了这部门资料的说服力和文物价值。这是这部门资料最大的不足之处。

  一些值得关注的信息

  陈独秀第二次被捕后,上海的《时报》曾报道称“经捕房抄得陈炯明月前汇给其(指陈独秀)四万元之证据一纸外,又有种种宣扬主义之书籍纸板多种。”我们此次在新发现的档案中,并没有找到所谓的“四万元汇款”的证据,但的确有一份经费的收支账册。账册的内容主要包罗三个部门:陈独秀在1921年11月至12月间的经费收支情形、陈独秀从三名广东政府代表处获得的经费统计,以及1922年4月至5月间陈独秀提供给李启汉的经费统计。从内容来看,这些经费主要包罗流动经费、邮费和差旅费等三项。支出金额也对照有限,一样平常都在100元以内,最多的一笔为500元。此外,账册显示陈独秀从广东政府的代表那里获得了一些经费,但总金额只有1500元,而不是所谓的“四万元”,经费提供者也不是陈炯明。

  1922年8月19日出书的《民国日报》披露,法租界巡捕曾在陈独秀住所发现法国著名左翼文学家亨利·巴比塞写给陈独秀的信件,并将这一信件作为起诉的证据,但这篇报道并没有披露信件的内容。此次,我们在这批质料中找到了这封信。全文如下:

  我亲爱的同志:

  有人告诉了我您的名字以及您作为贵国活跃的知识精英的身份,您小我私家或您的同志、同伙可能会对我们的“灼烁”运动具有兴趣。

  我谨送上一本有关“灼烁”的理念与行动的小书。当您对此有所领会之后,我请求您见告我您是否愿意在中国确立一个“灼烁”小组,以及是否存在这种可能性。

  我曾多次接触中国留学生,他们深受新的社会思潮熏陶。您和我一样清晰,在贵国、我国和其他地方尚有许多事情要做,也许现在是时刻了,我们要起劲团结起来,确立一个同盟,主导各方的斗争,指导世界上种种差别的人群走向协调。而协调的实现就要通过“灼烁”的各个分支。

  此致!

  署名:亨利·巴比塞

  在这批档案中,另一份值得注意的文件是与陈独秀通讯的外洋中国人,尤其是留法职员的名单。这份名单共涉及17人,涵盖了姓名、地址和学校。在这17人当中,有6人的身份可以确定,分别为陈独秀的两个儿子陈延年、陈乔年,以及张务源、陈公培、张申府和李季等。17人中有14人居住在法国,尚有2人居住在德国,1人在英国。居住在法国的14人中,绝大部门在巴黎,少部门为里昂中法大学学生。由于这份名单上的人大部门居住在法国,法国政府因此非常重视,以为这是一个重大的收获,“借助所缴获的通讯,警方能够确立一份外洋中共党员的名单以及他们的地址”。

  此次发现的陈独秀档案,只管数目有限,但仍颇具价值。不仅澄清了一些问题,填补了部门资料空缺,同时也有助于为往后的陈独秀研究引出新线索,提出新问题。史学研究的生长与提高,虽然仰赖于认识论与方法论的更新,但对新质料的探寻、挖掘与整理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环。许多重大历史问题的解决,往往决定于一些要害资料的发现。近代以来,为数众多的外国机构天生了大量与中国相关的档案、文件、讲述、函电、备忘录以及舆图、照片、影戏拷贝等文字及图像资料。这些质料不仅数目重大、内容翔实,而且种类厚实,形态多样,构成了研究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一大资料“富矿”。网络、整理、翻译及研究这些域外资料,不仅有助于填补史料的不足,同时也有助于建构中国话语,讲好中国故事,提升中国史学研究功效在全球范围内的说服力。

  (本文为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计划课题“法国藏中共建党档案史料的网络、整理与编译”的阶段性功效)

  (作者蒋杰,系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

毛泽东亲家张文秋早年传奇生涯:受周恩来委派,在“佐尔格小组”从事情报工作,深受“国际红色谍王”赏识

文/裘伟廷 张文秋是一位老革命,由于她的两个女儿刘思齐与邵华,先后嫁给了毛泽东的两个儿子毛岸英与毛岸青,遂使她成为“中国第一亲家”,而为人们所普遍关注。在20世纪30年代初,她曾在著名的“国际红色间谍”佐尔格手下工作了三年多。她的这一段传奇经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