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山由纪夫谈“中国威胁论”和脱节“大日本主义”

“夫人外交”从何而来 邓颖超劝陈毅夫人张茜挑头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一九六三年,陈毅夫人张茜和周恩来一起步入人民大会堂。 一个新的使命悄悄地走向张茜 当《平平常常的人》出版时,张茜十分激动,这是她从1947年在大连学俄文开始,几经曲折和历练,终于在1958年1月翻译出版的第二本书。张茜的十年寒

/wp-content/uploads/2020/10/FB7r2i.jpeg插图

日本在开国后提倡富国强兵、殖产兴业,主张与列强竞争以争取殖民地,那是一个主张“大日本主义”的时代,脱亚论等错误思想也甚嚣尘上。那时清朝由于鸦片战争,海内事态杂乱不堪,日本乘隙挑起甲午战争(日称“日清战争”),通过签署《马关条约》(日称《下关条约》)占领了辽东半岛、台湾及澎湖列岛。在那之后,日本的“大日本主义”愈演愈烈,对此心存恐惧的西方列强对日本举行了经济制裁。然则日本从九一八事情(日称“满洲事情”)最先侵略中国,之后更是深陷太平洋战争的泥潭之中。

了局自不必说,日本战败。基于给中国以及宽大亚洲人民造成了伟大的悲剧和苦痛的反省,日本在宪法中誓言绝不再以行使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

然而遗憾的是,日本并没有举行战败总结。虽然盟军设置了东京国际军事法庭,处决和重办了战犯,日本在东京审讯之后签署了《旧金山和约》,然则日本自身一直没有做出战败的总结,因此至今仍不停有人否认东京审讯的效果,否认南京大屠杀等事宜,另有很多人不明白宪法的精神,宪法第九条明文规定放弃战争。将战败说成是终战,实在就是否认战败。以是,“大日本主义”在日本始终没有获得根绝。

固然,由于侵略扩张行为在战后受到停止,“大日本主义”的表现形式早已发生了改变。首先,日本在河山防卫方面依赖于美国的军事气力,以成为经济大国为目的。随着经济的迅速繁荣,日本又最先计划在政治上施展更大的作用。例如在团结国中,日本缴纳的会费仅次于美国,便想固然地希望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另外,由于拥有核武器就能够加入大国行列,自民党政府宣称要和平利用核能,并起劲推进核能发电,以便有朝一日将核能转换为军事用途。事实上,在未获得周边国家明白的情况下,日本绝无可能加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而且拥有核武器这一行为自己不只与国际潮水相悖,想要获得自己国民的明白也绝非易事。

所谓“大日本主义”,即日本成为政治大国的捷径就是成为军事强国。日本政府贪图在《日美安保条约》下依赖美国来珍爱自身平安,并实现军事强国的目的。二战竣事后不久,美国极端排挤日本再次走向军事大国,以是克制日本重修军备。然则,随着东西方冷战的最先和朝鲜战争发作,形势完全改变,美国也期待日本能够作为西方阵营的一员施展作用,日本通过依附于美国进而钻营生计的门路由此开启。那时的日本政治家不是没有维护国家尊严的想法,依附于美国是为了实现自力而接纳的权宜之策。日本试图增强与美国的互助,借助其气力恢复日本的经济实力,并实现成为政治、军事大国的目的。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不知不觉中对美国驯服自己变成为日本外交的目的,在日本政治家的头脑里,维护国家尊严的意识也日渐淡薄。

诞生于朝鲜战争时期的日本自卫队现在不仅可以行使团体自卫权,还可以向海外派兵,但条件是仅限于协助美军。由于日本正处在美国的核珍爱伞之下,以冲绳为中央的驻日美军正在珍爱着日本——日本政府基本无法脱节这种近乎错觉的想法。准确地说,日本政府情愿信赖这种错觉,这已经无药可救。

最显著的例子莫过于日本政府对于美国发动的伊拉克战争所表现出的互助姿态。当布什政府捏词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发动战争时,小泉政府在没有观察真相的情况下便轻率决议支持美国,并向伊拉克派遣自卫队。事后证实伊拉克并不存在所谓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布什总统以及支持美国使用武力并介入战争的英国宰衡布莱尔也为此致歉,然则日本政府不为加入错误的战争而致歉,以为支持、协助美国没有错。这件事情清楚地展现了日本对于美国无原则的依赖性。

对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盲从也是依附于美国的效果。日本明确示意加入TPP,目的是与引领全球经济的美国同步,以便自己也能执全球经济的牛耳,展现其作为大国的存在感。日本一旦签署TPP,基本上会作废关税。虽然TPP会给汽车等一些跨国企业带来利益,然则对于主要农作物和畜牧产业会造成极为繁重的袭击,原本全民享有的康健保险制度也将受到波及,到那时可能只有富人才气享受优越的医疗服务。而且最为要害的是,凭据ISD条款,一个跨国公司可以起诉对其有所限制的一国政府,若是跨国公司在稀奇法庭上胜诉,该国政府必须向其支付巨额赔偿金。只管美国的跨国公司在TPP中占有绝对优势,安倍政府仍然顺应美国意愿,在没有见告国民真相的情况下,于2016年签署了TPP协议。

厥后的事情始料未及,美国政府对TPP的态度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特朗普总统示意说只管TPP对跨国公司有利,对美国的海内产业并无益处,以是决议退出TPP。这对安倍宰衡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虽然日本方面示意在美国退出的情况下TPP内部已经就主要事项达成了一致,然则加拿大仍有异议。事实上,没有美国的TPP几乎没有任何意义,因此这一起劲是徒劳的。由于美国180度的转向,从属于美国的日本被彻底地愚弄了一把。

由此可见,贪图依赖美国进入大国行列的“大日本主义”并不能维护日本的国家利益,反而在政治、经济上,经常引发损害日本国家利益的征象。

从属于美国的效果,一方面产生了自卑感,另一方面却助长了日本所谓的优越感,即与中国和韩国等邻国相比,日本是更优异的民族。战后的日本在亚洲各国中率先取得了经济的快速增长,进一步强化了其优越感。此外,对于美国所敌视或匹敌的国家,日本也会被动地敌视或匹敌它们。另有,由于历史缘故原由,中国人对日本存有厌恶感,这反过来又加重了日本人对中国的厌恶情绪。近些年中国经济获得迅猛发展,日本对中国的羡慕之情有所增加,自卑感和优越感交织在一起,形成了对中国的庞大情绪。“中国威胁论”就在这样的靠山下浮出水面。

冷静下来剖析,不难判断“中国威胁论”并无充实的依据,实在是在自民党政府连续对美驯服的状态下,从“大日本主义”派生出来的。日本政府大肆宣扬“中国威胁论”,是想树立一个假想敌,这种时刻若是提出走强国门路的主张,会获得较高的支持率。那些原本对中国心怀嫉妒和优越感的人,不假思索地就接受了“中国威胁论”。然则两国之间怨恨加深,除了政治家和军火商之外,对任何人都没有利益。像已往那样,日中之间恢复优越关系,不仅给经济,也将为大多数人带来福祉。

在此我想表达的是,日本首先必须从“大日本主义”的理想中解放出来。甩掉“大日本主义”并不意味着甩掉爱国心。对于政治家来说,也许是很艰难的决断,但这绝不是妄自菲薄,也不值得悲痛。若是日本脱节了“大日本主义”的约束,反而会让国际社会另眼相看,赢得中国及亚洲各国甚至世界各国的尊重。


本文节选自人民日报出版社《脱节“大日本主义”》,有删减。标题为编者所加。

/wp-content/uploads/2020/10/63emUf.jpeg插图(1)

法国新发现的陈独秀档案概况

  作为在中共党史、中国革命史和中国近现代史上占据重要位置的一个历史人物,陈独秀一直备受国内外学界关注。经过数十年的发展与积累,有关陈独秀的研究已经形成了一批数量可观的成果。然而,与很多党史、革命史的课题类似,一手资料尤其是档案文献的缺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