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毛泽东能化危为机

血战长津湖,重挫美军王牌师

1950年11月1日,北方深秋的空气中已透出丝丝寒意,此时,第9兵团第27军的指战员们乘着夜色登上了一辆军列。 由于事发突然,登上列车的许多将士还不清楚此次调动究竟要去向何处,肩负怎样的使命…… 军列呼啸着急速驰骋,车厢内悬挂的两盏马灯,在半空中晃来晃

/wp-content/uploads/2020/10/Qvi2am.jpeg插图

文/赵丛浩

1927年,大革命失败,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并没有被吓倒,被征服,被杀绝。他们从地下爬起来,揩清洁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他们又继续战斗了”。由于敌强我弱、缺乏履历等缘故原由,我党组织的起义大都以失败了结。中国共产党向导的革命斗争有被抹杀在摇篮里的危险。在敌人的镇压下,毛泽东向导的秋收起义虽然出师不利,但他所向导的队伍,不仅没有像许多起义军那样由于失败而烟消云散,反而在斗争中生计下来,不停生长壮大。这可以说是一次乐成的危急处置,克服了革命火种被息灭的危急,并化危为机,在中国革命的至暗时刻探索出工农武装盘据这一胜利的准确门路。毛泽东是若何在反革命的疾风暴雨中,保留下革命的星星之火,并不停生长壮大?

(一)信仰坚定

行动上的坚定源于理论上的苏醒。毛泽东说,他看了《共产党宣言》《阶级斗争》《社会主义史》,“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是对历史的准确注释以后”,“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就没有摇动过”。1954年,毛泽东谈到大革命后的形势说,“天下是蒋介石的,我们只有几条烂枪,可是,我们的斗争代表着人民的偏向”。为人民斗争,是顺应历史潮水的正义事业,一定胜利。他的这一亮相不是事后诸葛,而是经由了历史的磨练。毛泽东曾被反动民团逮捕,险些被害。他曾多次遇到战斗失利,九死一生。他也曾几回受到错误指斥,遭受误解。但毛泽东没有吓破胆,也没有暮气沉沉。好比,进军井冈山途中,军队被田主武装袭击,毛泽东率领的团部与三营失去联系,不得不退却。正当士气极端降低时,毛泽东站起来,“双脚并拢,身体笔直,对人人说:‘现在来站队!我站第一名,请曾连长喊口令!’这种顽强、镇静、大无畏精神,深深地熏染了指战员,他们一个个提着枪站起来,排队向排头看齐”。

毛泽东不仅信仰坚定,而且能将马克思主义理论运用到剖析现实问题中。秋收起义失败后,毛泽东就辩证地对敌我的强弱关系作出了判断:我们现在气力小,不能攻打敌人重兵驻守的大都会,那么就到农村生长,蓄积气力;我们现在好比是块“小石头”,反动派好比是一口“大水缸”,但总有一天我们这块“小石头”要砸烂蒋介石那口“大水缸”。毛泽东以为,在武力上敌强我弱,但在正义性、凝聚力上,我党我军则占有优势,从长远看将周全压倒敌人。可见,毛泽东的勇气,不是无知之勇,恰恰是知难而上。他的革命乐观精神不是盲目乐观,而是确立在对人类生长潮水、天下事态和中国详细现实的掌握上。只管有时“深深感受寥寂”,但他始终保持着斗志。中共湖南省委巡视员杜修经向中央讲述红四军情形时,就以为红四军的负责同志中“坚决的有设计掌握奋斗精神的要算是润之同志,不知怎的,那种精神也是对革命前途更深刻的熟悉的效果吧”。

(二)对农民运动和武装斗争有预判

毛泽东能够迅速改变计谋,率军转入农村,一个主要缘故原由是他已经提前从争取中国革命胜利的角度,关注研究农民问题和武装问题,对在农村开展武装斗争有一定的预判和头脑准备。

在中共三大上,毛泽东就强调了农民对中国革命的主要性。大革命时期,广东是根据地。毛泽东以为农民占广东人口的80%,是革命的主要依赖气力,生长农民的群众组织对于保障和扩大革命胜利具有重大意义。1925年12月,他揭晓《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剖析》,指出“绝大部门半自耕农和贫农是农村中一个数目极大的群众。所谓农民问题,主要就是他们的问题”,这部门人因受到重重榨取,“是我们最接近的同伙”。他总结了中国农民斗争的历史,指出辛亥革命、五卅运动的失败都是由于革命党人缺乏对农民的研究和争取,“若无农民从乡村中奋起打垮宗法封建的田主阶级之特权,则军阀与帝国主义势力总不会基本坍毁”。毛泽东不仅重视农民的作用,而且以此为中央做了不少现实事情。1925年3、4月,他在韶山休养时代,通过走访和观察领会四周农民的生产、生活情形。他还经由几个月领会和培育,为中共韶山党支部生长了一批党员。1927年1月,他在湖南农村考察农民运动,得到了第一手质料,刷新了他对农民运动的熟悉,得出了农民运动“好得很”的结论。

/wp-content/uploads/2020/10/RRBfEv.jpeg插图(1)

早在中国共产党建立前的1920年,毛泽东已经敏锐地意识到,“通常专制主义者,或帝国主义者,或军国主义者,非等到人家来推倒,决没有自己肯收场的”。因此,要摧毁反革命势力,只能用气力语言,借助武装斗争完成革命使命。1926年头,毛泽东就从国民革命的角度,提出人民没有武装,就不能争取政权。厥后,只管北伐节节胜利,但蒋介石倒戈革命的迹象越来越多。鉴于“右派有一排兵也比左派有气力”的事态,毛泽东提醒中央应该重视掌握武力,以防不测。马日事情后,毛泽东明确示意要用武力对于反动军队,以枪杆子对于枪杆子。八七集会上,他进一步提出“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历史上重视武装向来意味着抓军队。毛泽东的洞察力在于他重视武装人民群众,特别是武装农民。他在湖南农村考察农民运动时就提出农民要组织武装,吸收团防局,建立农民自卫队。他还从理论角度阐明晰“革命是暴乱,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农村革命是农民阶级推翻封建田主阶级的权力的革命”,“和平设施是不能推倒土豪劣绅的”。八七集会后,瞿秋白希望毛泽东到上海中央机关事情,毛泽东则示意愿到农村去,上山结交绿林同伙。同时,毛泽东也苏醒地熟悉到,与反动军队作战,单靠农民的气力还不够。要发动暴乱、争取政权,必须要有军队的援助。如马日事情后,他即主张农协应该上山或进入军队,“上山可造成军事势力基础”,“不保留武力则未来一到事情我们即无设施”。

(三)网络掌握信息,知彼知己

准确的判断基于准确的剖析,准确的剖析基于周全充实的信息。因此,毛泽东捉住一切机遇尽可能多地网络研判内陆和天下信息,力争知彼知己,为此甚至还读过范仲淹写的关于江西剿匪的文集。但敌人的封锁大大限制了井冈山区域信息的流通,特别是令毛泽东很难收到上级的指示,收到了时效性也很差。

在没有无线电的情形下,派人侦查只能领会局部区域的情形。毛泽东的对策是,通过报纸领会周边事态、军阀混战情形等中外政治、经济、军事信息,从中剖析敌人动向,为红军制订对敌斗争的战略战术提供依据。红军每到一处,毛泽东都要派人到邮局、旧政权机构网络近期报纸,既包罗天下性报纸,也包罗地方小报,甚至会专门为了网络报纸而作战。有人行军中扔掉了报纸,还受到过他的严厉指斥。毛泽东看报也很仔细,连报纸中心的寻人启事和广告都不放过。

此外,毛泽东掌握周边情形的一个主要途径就是以谈话来观察研究,这是掌握第一手资料的好方式。他随军队流动,每到一地都想法找到当地党的同志,领会内陆和周围区域的情形。如古城集会除军队干部外也有永新、宁冈县委的同志出席;他第一次见到王佐派来的侦查员,就详细询问了井冈山的人口、交通、群众基础等情形,一直谈至深夜;第一次见到江华,就询问了安源、萍乡的情形。毛泽东每到一地,还会找内陆农民、工人、商人、西席、乡绅、监狱看守、旧时衙役等谈话。通过这些,形成了典型观察质料,内容一应俱全,既有各地的政治、经济、土地、人口、社会习惯等概述,也有各个时期盛行什么商品、农民没有文化若何记工等细节。新中国建立后,他还专门提到,上井冈山后的两次典型观察质料厥后损失了,“损失其余不伤心,损失了这些质料我对照伤心。”

(四)富有熏染力

毛泽东之所以可以率领革命队伍走出危急,另有一个主要缘故原由是他富有熏染力,能赢得他人信任。那时的中国农村经济政治文化都较为落伍,封建宗法头脑还支配着人的头脑,人们大多不领会什么是帝国主义、机械工业。在这种情形下开展宣传,生长党员,都对照难题。毛泽东在流传革命原理时,既朴素通俗,又有趣诙谐,不只让人易于明白、影象深刻,而且让人感应亲热振奋。正如邝任农初见毛泽东时所感受到的,“毛泽东同志讲话时,很富熏染力,语气坚定,经常用手势,他虽然很年轻,但他语言时的动作脸色显出一个成熟革命者的气质。”

毛泽东解说革命原理,以小见大。1928年住在茅坪时,群众送了他一条狗鱼(即娃娃鱼)。他便说,狗鱼是水中的霸王,被我们捉住了,另有个霸王没有捉住,那就是蒋介石、帝国主义。这个形象的比喻,一下点明晰国民党反动派和帝国主义榨取人民的本质,让人人都受到了很大教育。他督促一样平常事情,简朴有用。在宣传方面,一次军队写口号“打垮帝国主义”时,“倒”字少写了一画,毛泽东看后就笑着说:“不打都市倒,少了一条腿嘛!”自那以后,军队写完口号都要认真检查一遍。在执行纪律方面,他提出工人农民的器械即便一个鸡蛋也不能拿。萧克就对此说:“这段话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由于以前也常听讲纪律,但没有像毛泽东这样形象、深刻。”他教授战略战术,生动形象。毛泽东在解说“集中以应付敌人,涣散以发动群众”的军事斗争原则时说:“这就像渔翁打鱼一样,撒网就是将军队涣散下去,收网就是将军队集中起来,集中起来干什么?抓鱼!”他还说,十个指头有长有短,荷花出水有高有低,敌人也有强弱之分,军力漫衍也未必周密,只要我们捉住弱敌猛打一顿,打胜了立刻涣散,我们就掌握了主动权,把敌人放在了手心里。

/wp-content/uploads/2020/10/aU3MBn.jpeg插图(2)

历史是海浪历史是海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但它不会自行生长,而是借助人的流动实现。因此,在转折关头,若是错判形势,落伍因素的一次反动就可能连续数年、数十年,甚至更长;反之,若是作出准确的应对,就可能推动社会加速生长。争取中央都会的目标,令各地起义频频受挫,革命远景昏暗不明。秋收起义军队在进攻大都会的过程中损失很大,情形异常危急。然则,这也教育了毛泽东,教育了党和军队,要打开中国革命的事态,突破口不在都会,而在农村。

毛泽东实时率军转移至井冈山,在敌人的重兵包围下,不仅没有被祛除,而且逐步壮大。若是没有他的武断决议和准确指挥,秋收起义军队很可能就垮掉了。虽然其中有一些人可能会继续革命,但作为一支军队很难保留下来。上井冈山时,毛泽东率领的是一支残军、弱军。脱离井冈山时,军队扩大了规模,具备了顽强的组织向导,明确了奋斗偏向,已经是一支让敌人望而生畏的强军。

虽然有的政策存在不足、军事上也有败绩,但在天下处于革命低潮时,毛泽东向导革命队伍让红旗在湘赣界限屹立一年有余,开拓了以工农武装盘据争取天下政权的门路,一举扭转了我党不停受挫的态势,既使我党向导的中国革命度过了夭折的危急,又证明晰在白色恐怖中,只要有准确的计谋,我党和我军完全可以生计和生长,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和现实意义。只管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党和军队都面临着敌强我弱,但在综合实力对比上再未像秋收起义时那样悬殊,整体形势再未那样危急。

在这一过程中,毛泽东也逐步发现了如单纯军事看法、流寇头脑等治党治军中加倍深层次的问题,为进一步提高党和军队的凝聚力和战斗力缔造了条件。在此时代,毛泽东完成了许多开创性、奠基性事情,如在农村开展武装斗争、建设新型人民军队、军队做群众事情、建设根据地等,在敌强我弱的态势下若何生长自身方面积累了不少履历。党的建设、武装斗争、统一战线、群众路线等目标在这一时期现实上已经开始实行了。这为党和军队在日后中央苏区反“围剿”、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连续抗压作了一次预演。(本文有节选)

作者单元: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科研计划部

鸠山由纪夫谈“中国威胁论”和摆脱“大日本主义”

日本在开国后倡导富国强兵、殖产兴业,主张与列强竞争以夺取殖民地,那是一个主张“大日本主义”的时代,脱亚论等错误思想也甚嚣尘上。当时清朝因为鸦片战争,国内局势混乱不堪,日本趁机挑起甲午战争(日称“日清战争”),通过签订《马关条约》(日称《下关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