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年前,解放河源最后一战,在埔前三角岭打了3天3夜

访抗美援朝老兵|重温金色荣光

编者按: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1周年,同时也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70年前,英雄保家卫国,出征血洒万里疆场。今天,举国同庆之日,我们缅怀千千万万的志愿军烈士,我们致敬所有浴血奋战的英雄!山河无恙,国泰民安! 视频由新乐档案馆提供 抗

/wp-content/uploads/2020/10/6vaM7f.jpeg插图

埔前三角岭战争,是解放战争中发生在河源的最后一役。在“边纵”老战士陈速影看来,此役堪称原河源县革命斗争史上最大的一次会战。时至今日,加入过这场战争的老战士,仅有少数依然健在,叶慈林是其中之一。

叶慈林,粤赣湘边纵队主力团第六团一连二排七班班长,在1949年9月中旬的埔前三角岭战争中负重伤,后治愈。

/wp-content/uploads/2020/10/neEBNj.jpeg插图(1)

粤赣湘边纵队主力团第六团一连二排七班班长叶慈林

01 边纵剩勇河源追穷寇

1949年,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下江南,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先后解放南京、上海,迅速向南推进。国民党为牢固在广东的势力,用上了所有美式装备的主力军队——196师。196师原本驻守广州,因主政广东的薛岳嫌疑国民党保安十三团(下称保十三团)可能叛变(实际上保十三团厥后也起义了),由于保十三团在广州领了一批武器,还没领齐,就上(河源)了,196师一起追了上来。

原本我们和保十三团商议好,一起解放河源和周边地区,他们卖力梅县、老隆、汕头这片,但196师赶到了,他们在河源没设施驻足,就退到蓝口,在蓝口和196师打上了,打得很猛烈,保十三团厥后退到佗城。我们边纵六团此时已到蓝口,准备在柳城镇阻击196师,为保十三团和边纵第三团解放老隆创造条件。

老隆解放后,边纵六团最先追击196师,从蓝口一直追到河源县城。边纵六团在山塘(即仙塘镇)住了一晚,越日天还没亮就吹了集结号。1949年9月18日夜,196师摸黑退出河源,由于忧郁我们在解放老隆后集中兵力对于他们。获得敌人退却的新闻后,我们一边用饭一边追击。那时下着雨,我舀了一口盅饭,菜就是豆豉,每人一汤匙,人人一边用饭一边小跑追击,笠麻上的雨水都掉到饭菜里了。

我们追到茶亭街(现在的市会议中心处),那时那里有个小乡村,我外婆、舅爷就住在那里。我们追到新丰江边,发现江边没有船。那时刻,新丰江上没有桥,过河全靠渡船。怎么办?我就找到我舅爷,我舅爷叫殷颖华(音)。我问他:“舅爷,那么多船那里去了啊?”他说:“啊,阿妹你也加入游击队啦?”我说,你别说那么多了,你快帮我找船。他说,好,他就叫了一些村民,弄来了十艘船,渡我们过河。

那时刚到河源县城的时刻,我们班被分配卖力驻守裕民米机、河源印刷厂。裕民米机是河源县城最大的粮食加工供应点,我们得保证老百姓有饭吃。印刷厂也不能被损坏,由于我们军队一到,马上就要出宣传单和报纸。当晚吃过晚饭后,我们班留了2小我私家珍爱米机和印刷厂,其他人所有出街扫除卫生。扫除完后,我们马上收兵休息。

9月19日,天还没亮我们就下埔前。我们连先走,前头军队到了朱门亭,后面军队还在上城南门,这时国民党的飞机来了,是从广州飞过来的。上城南门有条小路,早年是埋死人的地方,野草丛生,我们隐藏在草丛里,敌机基本发现不了。敌机在县城上空绕了一圈,没发现目的,就往老隆偏向去了。敌机的目的是老隆,但老隆已经被我们解放了。国民党的飞行员也没心接触,慌慌张张把炸弹全投放到了东江,没炸到老隆圩。

02 埔前交锋:一个班吓退敌军几十人

我们追到高埔岗风景村一带,发现门路双方的甘蔗、地瓜被国民党196师糟蹋得十分厉害,感应十分惋惜。我们一起追196师,一直追到埔前圩镇,在老埔前公社一栋很大的老田主屋内吃了一顿饭。我们一连是边纵六团的主力连,全连在三角岭巡查,有六挺机枪,一人50发子弹,另配有4个手榴弹、2个急救包。

在埔前,三角岭是比较高的,算是制高点,双方有许多高峻的松树,我们留了两个哨兵在三角岭山顶。我们团的炮兵连在陂角一座大山上,我们连就在敌军的正面。团部给我们连的下令是,死守三角岭,等军队到齐了再提议进攻。那天夜里,敌军和我军都按兵不动,我们就住在三角岭。午夜,有个战士突然大叫起来,原来是一条手指粗的蛇钻进了他的被子里。人人虚惊一场。连长说,没事没事,人人各回列位,该睡觉的睡觉,该站岗的站岗。

1949年9月20日早上也许七八点钟,196师开炮了,这是进攻的前奏,野炮、加农炮、迫击炮、六零炮……火力很猛,他们想先用火力震慑我们,再用步兵出击占领三角岭。三角岭阵地双方有许多松树做掩护,老兵都知道,炮弹前面有个器械叫引信,一接触到硬物就会爆炸,以是那些炮弹飞过来还没落地,就被松树枝触到给引爆了。我们躲在松树下按兵不动,敌军不冲锋,我们的机枪就不响。

厥后连手下令,要我带一个班向埔前偏向前进,堵住196师。我们前进到离三角岭也许三四百米的地方,那里也有许多松树,很粗壮,中心是旱地,种了许多甘薯。

9月20日八九点时,炮火停了,敌军最先进攻,被我们发现,我们连共有六挺机枪——两挺捷克机枪,一挺勃朗宁机枪,一挺小日本的歪把子机枪,另有其他的机枪想不起名字了。总之,我们连用六挺机枪掩护我们班。

我率领七班战士埋伏在树林里,敌人不走进50米内,我们就不开枪。有几十名国民党士兵试探着向我们这边摸了过来,我立刻下令,一二三,集中开火。那时我的打算是若是我们开枪后他们还继续冲锋,就扔手榴弹,我们每小我私家有四枚手榴弹。效果枪一响,敌军就退了。

我们躲在暗处,敌军不明我军的内情,不知我们才一个班。这个时刻,我军在三角岭那里的炮兵连向国民党军开炮,掩护我们。我们的炮兵一开炮,敌军的炮就哑了,重机枪、轻机枪也没开。敌军不冲锋,我们就不理,由于我们大军队还没赶到。

9月21日战斗更猛烈。敌军也许有一个营,从石坝那里扑过来,那些兵在田里行军,远远看去像蚂蚁一样;我们阵地右前方,埔前这边的敌人,也像蚂蚁一样向我们扑来。

连手下令,要求我们班退回三角岭。虽然我们班退了,但敌军也不敢继续向前冲了,由于我们三角岭六挺机枪的火力很猛,加上我们团另有炮兵,敌军不敢勇敢进攻,更不敢向三角岭拼命扑,而是黑暗运兵,贪图从南陂那里包抄我们。

敌军没想到的是,我们的大军队已经赶到了,堵住了石坝和埔前两个偏向敌军的冲锋,三角岭阵地保住了。敌军的第一次冲锋被打退后,最先动用炮火。国民党军的战术是,先用炮火威胁,由于新兵怕炮,炮弹打下来像地震一样,我们老兵只怕机枪不怕炮。敌人开炮的时刻,我们就躲进松林里。这次敌人炮击之后的冲锋我们顶不住了,最后不得已从三角岭阵地退了下来。

我们班刚退下来,第四支队也就是起义前的国民党保十三团来了一个营,最先向敌军冲锋。三角岭一战死了许多人,第四支队牺牲的战士许多来自湖南,许多人无法联系到他们的家人。经由第四支队的还击,我军最终从敌军手中抢回了三角岭阵地。我们六团赶快调兵遣将组织人手,着手提防敌军的反扑。1个小时后,196师又组织冲锋,第四支队前来支援的这个营的士兵退了下来,我们一连和三连(我们营有三个连,有个连是通信连)冲向三角岭。我们一连连长是东江纵队的老同志,指导员是一名地下党员,大学生,是东莞清溪人,讲客家话。他对我说:“叶慈林,你带个班前进400米,堵住敌军,不要让他们攻过来。”

03 “腿脚、裆部受伤,副班长把我背下前线”

离三角岭阵地三四百米处也有许多松树,敌人正向那里冲锋,连部开机枪和炮兵连开炮掩护我们。战斗一直打到中午,详细不知是几点钟。作为班长,需要掌控周全,我找到一棵大松树,躲在那,拿了一支三八枪,这里离敌人不到200米。我们看获得敌军,但敌军看不到我们。

敌军有个碉堡,在石坝那里。我们班有支手榴弹筒,恰好有200米的射程。我就指挥一名叫李长(音)的曾田人,我这个班曾田人多。我说,李长,开手榴弹筒。那手榴弹筒以前是我用的,由于我是班长,在解放河源那晚交给李长。李长打出一发炮弹,飞了上百米就掉下来了,没炸到目的。他说,阿慈林,不会响喔。我就走已往教他。我说没有表丈量的,完全靠目测,看着来,放斜一点才气打得远,放直了就打得近。没想到我往返跑的时刻,被敌人发现了,几挺机枪瞄着被我当掩体的那棵松树打来。那棵松树很粗大,也被打掉了1/3。

我原本正在全神贯注瞄准目的,突然以为脚好像被蚂蚁咬了一样,手一抹一看,出血了,赶快打开急救包包扎,继续瞄准目的最先打。过了一会,感受另一只脚也被蚂蚁咬了,赶快拆了第二个急救包包扎。又打了一阵,裆部痛了起来,我的急救包用完了,于是我叫副班长李发波过来,他今年应该有97岁了,是团级干部退休的。我说发波过来,他一看,我裤子被打烂了,下身全是血。裆部受伤,急救包包扎不到,用手掩也不是设施,卫生员离我们又太远。李发波说要背我下前线。我说连手下下令要求我们退回连部,你们退,每人留个手榴弹给我,枪和弹药你们拿走,我掩护你们走,我那时准备和敌人同归于尽。

李发波长得很高峻,岁数比我大7岁,他不由分说背起我。全班的人听说我受伤了,个个火气很大,纷纷表示要给我报仇,掩护我退回连部。在三角岭山坳敷药时,敌军的炮弹又打过来了,没设施,人人赶快继续退却,一直退到今埔前镇卫生院后面。我躺在一张卖猪肉的桌上,两个女卫生员拿铰剪剪开我的裤子,瞥见我受伤这么严重她们都哭了。她们先用碘酒对我的伤口举行消毒,碘酒一碰着伤口,我就痛昏已往了。

厥后,埔前的几名民兵赶到,用竹竿和被子做了个担架,把我送到河源县城。

埔前那一仗打了三天三夜,我是第二天受伤的。我们连牺牲了一个战士,是轻机枪副射手。他在埔前三角岭阵地前面冲锋,背着枪和一箱子弹,由于他个头高峻,头稍抬起来就被敌军的机枪打中,那时就牺牲了。他是曾田人,和我是邻人。我们的副营长叫陈明,他在叫号兵吹冲锋号时被敌军的流弹打中,耳朵被打掉了一块。受伤的陈明顾不得包扎伤口,继续指挥战斗,叫他下前线,他基本不听。我们都是这样的,共产党、游击队轻伤不下前线。

最后,三角岭阵地被我们守住了。此时,两广纵队已到江西赣南,先头搜索军队已进入和平县境内。196师见大势已去,最先退却。

为了争取三角岭阵地,我军牺牲了不少战士,也有不少战士受伤。现在埔前70岁以下的人,都不知道埔前发生过这样一场猛烈的战斗。为了解放埔前,为了人民不受榨取克扣,许多的革命先辈牺牲了。我们后人要好好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和平,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把我们的家乡河源建设好。

记者/凌丽

编辑/钟如玲 校对/黄永聪

/wp-content/uploads/2020/10/bUriEf.jpeg插图(2)
/wp-content/uploads/2020/10/B3iMBf.gif插图(3)
/wp-content/uploads/2020/10/emMFvi.gif插图(4)

一代名臣金日磾:一个被俘的匈奴人为何能得到汉武帝重用

西汉前期,中国北方游牧民族匈奴控制西域地区,并不断进犯中原地区。汉朝与匈奴的战争持续了数百年,这期间既有汉将投降匈奴的,也有匈奴人降汉的。 这些降者在辅佐新主人时,往往得不到重用。不过,有一个被俘的匈奴人却是例外。他不仅受到汉武帝的重用,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