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烈关家垴:百团大战中的一场力竭血战,彭德怀打红了眼

明朝“七不可”福王朱由崧为何登基

来源:金陵晚报 原标题:“蛤蟆天子”朱由崧的荒诞行径 明朝末年,政治腐败不堪,经济完全崩溃,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各处纷纷爆发农民起义。1644年,李自成率领的农民军攻占了北京,崇祯皇帝自杀身亡。一些明朝官吏南下留都南京,拥立了福王朱由崧为帝,年号

/wp-content/uploads/2020/10/ei6FFf.jpeg插图

著名抗战剧《亮剑》里,李云龙率386旅自力团在李家坡,行使土工作业和投掷大量手榴弹全歼了突入我凭据地要地的日军山崎大队。这一幕在历史上是有真实原型的,那就是百团大战第三阶段中的关家战斗。与电视剧里的斩瓜切菜般痛打日军差别,关家垴战斗打得极其惨烈、艰辛,八路军最终支出了重大伤亡也未能全歼敌人。

山雨已来

1940年10月上旬,八路军发动的百团大战进入了第三阶段,华北日军在前两个阶段中损失惨重,遂抽调数万军力最先向我各抗日凭据地睁开报复性“扫荡”。在“扫荡”过程中,日军见人即杀,见屋即烧,见牲畜和粮食即抢或焚毁,水井用后则一律封埋或下毒,就连老国民日常用的锅碗瓢盆和农具也被砸碎、砸烂。日军贪图通过此举,将抗日凭据地完全酿成焦土,以挽回体面,稳固军心。在日军歇斯底里的糟蹋下,一些抗日凭据地由于事先没有充实的思想准备,反“扫荡”发动不够深入,致使民众受到了很大的损失,许多乡村被日军放火烧成灰烬,片瓦无存,其状极惨,日军的残忍与凶狠加倍激起了抗战军民的气忿与愤恨。当看到因日军的“焦土政策”而酿成废墟的一个个乡村时,八路军副总指挥彭德怀如万箭穿心,痛苦不堪。他加倍坚定了自己的刻意:决不能允许日军云云凶狠下去,一定要打一两个大的扑灭战,打退敌人的进攻。

关家垴战斗的日军主角是自力混成第4旅团指挥的冈崎支队,指挥官为37师团226联队冈崎谦受中佐(一说为37步兵旅团作战顾问)。该支队早在1940年8月就已编成,但两个月来,为应付八路军的到处破袭而疲于奔命,设置涣散。10月中旬,日军最先晋中第二阶段“扫荡”作战,冈崎支队此时编成为:以从226联队、自力混成第4、第9旅团各抽调1个中队为基干,另由独混4旅团1个工兵小队、1个辎重兵小队、1个无线电分队、1个战斗救护班和独混第9旅团1个山炮分队(2门)组成支援单元,以上共计官兵535人。

10月20日,冈崎支队携带足够的弹药和给养,受命从武乡东村驻地出发,连同其它几路日军共6000余人向我太岳凭据地要地挺进。冈崎支队的行军门路是从武乡一直向东,经由武家庄、长乐村于21日薄暮进入蟠龙镇宿营。因该敌行动隐藏,发兵两日,他们竟一起挺进,沿途没有发生任何战斗。

22日最先,冈崎支队继续东进,与八路军在蟠龙镇东四周休整129师军队遭遇,我以为日军专为袭击四周的八路军总部和129师师部,马上大惊,遂举行温庄阻击战,掩护总部转移。日军击溃八路军772团和决死25团、38团,因山势险要,骡马无法通行,不敢继续深入山区追击。统一时刻,各路日军汹汹而来,凭据地一片刀光血影,到处是狼烟滔滔。冈崎支队转而北上,经西井镇打到了八路军黄崖洞兵工厂四周。

10月27日下昼,因385旅14团防止疏忽,黄崖洞兵工厂落入了冈崎支队之手,日军对兵工厂部门设施举行了损坏,幸好八路军对兵工厂机械物资及早举行了转移,损失不算太大。显然,此时八路军并不能盖住日军的“扫荡”,内线作战到处失利,形势相当被动。

不能再放跑敌人

凭据自力混成第4旅团的下令,冈崎支队于10月28日上午向最后一个“扫荡”目的洪水镇前进。当日下昼,在驱逐小股八路军袭扰后,冈崎支队顺遂抵达。本次“扫荡”义务已经完成,一起竟然云云顺遂,战果云云丰硕,冈崎志得意满,明天一早就可以得胜回朝了。他那里会想到,这一起烧杀抢劫,过关斩将,特别是攻陷兵工厂,彻底让他们成了彭德怀的袭击目的。28日这天,与冈崎协同作战的铃木支队拐向了桐峪镇,在洪水镇区域的冈崎支队已经完全伶仃出来。

战机泛起了!新仇旧恨涌上心头,若何还能放冈崎跑路?彭德怀一封指令,129师各部最先向洪水镇四周聚拢过来。29日晨,冈崎支队刚一退却,就发现情形不妙,由于这次的对手使用了迫击炮攻击,在八路军中有迫击炮的都是主力军队。此时的日军归心似箭,看到八路军自动寻了上来,也知道来者不善,马上夺路而逃,我386旅的772团、16团,385旅的769团,新10旅的28、29团,决死1纵的25、38团,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共8个团从四面八方都围了上来。

/wp-content/uploads/2020/10/aURzq2.jpeg插图(1)

◆关家垴战斗我军机枪阵地。

整天时间,日军不敢恋战,向洪水镇南边打边走,到晚上8时30分,他们来到一个叫关家垴的乡村。到了这,他们发现再也走不动了,山岗的南面山地已经被八路军占领。在前有阻敌、后有追兵的情形下,冈崎下令军队停下来,在关家垴就地修建工事,守候救援。此时,该敌除去战前一系列作战的伤亡,还剩有520余人。冈崎不会推测这个藏在太行大山深处的小山村,将成为他的葬身之地。

彭德怀终于等到了机遇,欲将对手一口吞下,吃个清洁。当晚9时许,他给129师发来作战下令,对围歼冈崎支队做出如下部署:决定于30日破晓4时最先总攻击。陈赓指挥386旅、决死1纵及总部特务团为左翼;刘邓指挥385旅、新10旅为右翼;彭直接指挥总部炮兵团一部。要求各部立刻举行准备工作,不惜一切牺牲、伤亡,硬要彻底将关家垴之敌祛除净尽。

关家垴是典型的黄土高原梯田地貌,面向深沟,背靠山顶台地(约5亩),当地村民不少窑洞挖在台地下面。其东、西、北三面为梯田,每层梯田都有两人多高的陡峭崖壁。正南面隔深沟与柳树垴(也称峰垴顶)相望,虽然水平直线距离只五、六百米,但望山跑死马,在上下垂直距离约300米的深沟里往返运动,至少要半个小时。柳树垴对关家垴敌阵地威胁很大,火力可以控制关家垴全村和山头台地。

冈崎支队抵达后,500多日军和300多裹挟民夫(战斗打响前多数被日军杀戮)马上挖掘工事,他们依托关家垴台地挖了八卦形的焦点阵地,用交通壕连接到台地边缘,再修建一圈阵地。为了防炮,日军的战壕挖得很深,战壕壁上掏出许多能藏人的猫耳洞,所有的机枪、火炮掩体都挖了两三个,足够战时备用。另外沿着关家垴山脚还挖了300多个散兵坑,将山头围绕起来,形成外围阵地。从晚8时30分一直到深夜,日军埋头苦干,终于修建出了坚实的防御阵地。

柳树遭袭

最先抵达战场的是决死1纵25、38团,他们在关家垴南面抢占了柳树垴阵地,阻断了日军南逃之路。原本是头功一件,却不意大意失荆州,把原本可以施展大作用的阵地拱手让给了日军,为关家垴战斗的最终失利埋下了伏笔。

当天夜里,冈崎发现在山南的柳树垴比关家垴略高,在上面可以用火力控制主阵地,对于这个威胁,冈崎在战术上看得很准,挖掘工事的同时,立刻派出一个中队趁夜向柳树垴摸去。

那时守备柳树垴西坡阵地的是25团2营,陈赓指示晚上由38团换防。夜里10时多,日军从柳树垴西侧一条山羊走的蜿蜒小道悄悄爬上了山,这里正是25团要移交的防区。2营在漆黑之中看不清来人的衣着,既不问口令,也不问番号,误以为是友军38团接防军队。他们起身走人,日军顺遂进入阵地并继续尾随,就这么稀里糊涂一直到山顶,2营才说:“这里防守不归你们了。”日军蓦地举事,也不打枪,挺着刺刀白刃冲锋。2营毫无准备,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乱作一团,被迫放弃阵地跑下山头。这样一个主要阵地白白送给了日军,使敌人的阵地形成了犄角之势,与关家垴相互火力支援。

这一转变,严重打乱了八路军的部署,所幸的是偷袭柳树垴乐成的日军没有联系主力趁势冲下来突围逃跑,那样的话,彭德怀的围歼部署将化为泡影。

随即八路军调整部署,由25团卖力东、南两面,38团卖力西面,协同作战夺回柳树垴。此时是30日破晓1时,离丢失阵地已经由去两个多小时。但不知道为什么,八路军没有趁山上的日军立足未稳,马上组织还击,而是一直在开检讨会和诸葛亮会。夺回阵地的黄金时间被耽误了,而日军谁人中队则趁此机遇在山上挖掘工事,站稳了脚跟。

破晓4时,决死1纵率先提议了夺回柳树垴的战斗。丢失阵地的25团2营自然放在最前面,他们冲上山头下第三层梯田,搭人梯爬到阵地边缘,但日军早已挖好工事用机枪火力封锁了去路,2营支出很大价值才继续冲进到第一层梯田下,日军朝下扔手榴弹,八路军则往山顶扔。由于日军火力凶猛,双方就这样厮杀到天明。

柳树垴方面无法得手,导致八路军原定于4时的总攻没有提议,只得以总部特务团夜袭关家垴。该团2营6连悄悄靠近日军前沿,突然袭击打掉对方一个机枪阵地,冲上了山腰的窑洞,但在此遭遇了顽强抵抗。日军将窑洞挖通,每个窑洞口都修建成机枪阵地,而且窑洞前挖了防弹壕,手榴弹扔已往大多掉进壕沟里,无法伤及对方。特务团与敌举行逐窑争取,伤亡越来越多,团长欧致富叫停了进攻,各营撤了下来。在山腰的窑洞区,双方各占半排,相互干瞪眼而无法驱逐对方。

杀头岂论巨细

天亮后,八路军除了决死1纵25团、38团继续争取柳树垴外,其余各部也所有进入战斗位置。386旅772团、16团在东南,385旅769团在西北,总部特务团在东北,新10旅主力在西面,将关家垴围了个水泄不通。这一天的战斗杀得昏天黑地,艰辛而壮烈。

柳树垴战场,日军偷袭得手后,为保存实力,从台地棱线退却到焦点阵地。我军考察到这一动作,以为日军撤了,于是25团、38团马上组织军队搭着人梯爬上柳树垴,但战士们只要一露头就被敌火力杀伤,加上日间出动的日军飞机轰炸扫射,我攻击毫无希望。

柳树垴为整个战场制高点,位置太主要了,必须要拿下来,因此决死1纵队冒着枪林弹雨提议了前仆后继的袭击。东面的25团鏖战整日,延续攻击了7次。黄昏时分,以两个连的麋集队形,终于冲上柳树垴台地,与焦点阵地日军睁开白刃战,但因体力透支、弹药耗尽,最终又被日军压了下来,损失惨重。

在柳树垴西和西北面,38团和16团1个营也组织了4次强攻。日军顽抗死守,八路军伤亡惨烈、血流成河。38团团长蔡爱卿下了狠劲,把干部集中起来继续袭击,2营营长黄振荣负伤被俘,副营长贾宝善、特派员王思忠及数十名连排级干部先后牺牲,仍无法啃下高地。鉴于军队伤亡太大,柳树垴被迫住手了攻势,只以少数军力牵制敌人。

关家垴主战场,从一早最先,八路军各部就轮流投入作战,首先上场的是新10旅28团,军队发动几回进攻,均因地形和对方火力所限无功而返。战斗中,日军飞机飞临战场,对暴露在阵地上的28团军队轰炸扫射。没有经历过空袭的战士们四处乱跑,被炸飞射倒许多。团长王耀南下令军队卧倒无效后,被迫吹冲锋号,士兵冲上前往与日军阵地粘在一起,飞机看双方战线太近才不再投弹。

129师顾问长李到达一线督战,对王耀南说:“邓政委要我告诉你,无论怎么难题,也要执行总部下令,打掉冈崎。干部和共产党员要带头,绝不能退却。”在严令之下,新10旅终于在日间占领了日军一线阵地,但伤亡很大。28团被772团替换下来,担任旅预备队。

385 旅769 团沿关家垴北侧村子杨李枝,由北向南攻击。因山势陡峭、门路狭窄,军队只能分为若干个波次,轮流向上攻击。一个波次攻击失败,又上去一个波次,虽经数度猛攻,但收效甚微。

这时彭德怀来到769团阵地询问战况,团长郑国仲答道:“军队伤亡不小,主要是地形对我晦气,我们正准备发动新的进攻。”彭德怀下令:“一定要在敌人增援军队到达之前,把这股敌人祛除掉。你们的义务就是无论若何也要把这个高地拿下来。”

769团3连3排排长李长林考察地形后,率领两个班绕开正面,经由1个多小时的土工作业,在敌阵地一面3丈多高的土坎上凿出了一条小路,顺着小路上的土窝,军队逐步爬到了土坎边,趁着日军被正面吸引的时机,1营3个连一拥而上,终于乐成登上了土坎。但日军马上用架在坟包上的机枪向769团阵地射击,在光秃秃的梯田和土坡上,战士们无处隐藏,趴在地上都能被打着,职员伤亡很大。几番向纵深的进攻都没有乐成,只占领了坟包北面部门阵地,与敌形成僵持。

接替28团的772团于上午10时投入战斗,该团1营首先攻击,各部炮兵在举行火力准备时,1营官兵由于缺乏步炮协同履历,不等火力延伸就冲了上去,炮火来不及住手便砸到了自己人头上,而且日军侧射火力也招呼上来,1营马上伤亡惨重,冲上台地棱线的100多人瞬间所有伤亡。3营接着攻击,两营在山地间频频冲杀了5个小时。打到下昼2时,1营只剩不足10人没有带伤,原有70多人的1连只剩3人,连长阵亡;3连50多人,只剩下指导员和两名伤员;4连68人,最后只剩下4人。

战斗到了这个时刻,可以说关家垴台地周遭已经渗满了八路军将士的鲜血。牺牲的都是772团百战老兵,陈赓拿起了电话,向彭德怀提出自己的意见:“此处的地形对我十分晦气,是否可以把冈崎大队放下山来,另选有利地形打他的伏击?”彭德怀坚决否认:“不行!一旦放走倭寇,就很难再打着他了,必须在此将其祛除!”陈赓急了:“这样打下去,价值太大了!”彭德怀不为所动:“就是拼光了,也要拿下关家垴!”陈赓还想否决,彭德怀发怒道:“有意见可以保留,但下令必须执行!你不把这股敌人祛除,要你的脑壳。”

强令之下,772团在连队战斗兵员大量削减的情形下,两度组织排以上干部和机关干部加入袭击,但支出重大伤亡后,依然无法打开局势。

此时,一直爱兵如子的师长刘伯承也急了:“我们伤亡太大了,这样打下去我们赔不起呀!”并直言:“彭老总你这是负气,蛮干!这一仗,我差别意再打!”彭德怀此时已经孤注一掷,对刘伯承下了死下令:“拿不下关家垴,就打消第129师的番号,杀头岂论巨细!”

/wp-content/uploads/2020/10/mEbamq.jpeg插图(2)

◆著名摄影记者徐肖冰拍下的彭德怀在关家垴的指挥照。

关家垴在八路军主力军队的强攻陷屡攻不克,而且据侦探,日军已经最先调兵遣将给冈崎支队解围,铃木支队和田中大队正疾奔而来。彭德怀已经打红了眼,更燎焦了心。情急之下,他一口气跑到离关家垴只有500米的阵地前,背靠着壕沟,右脚伸出去,蹬在前面的土壁上,双手举起望远镜,仔细地考察着日军阵地,身子险些完全暴露在战壕的外面。这一令人难忘的历史瞬间和珍贵的一帧战斗镜头被随军行动的延安影戏团摄影记者徐肖冰拍下,成为八路军抗战的标志性作品。

遗恨关家垴

对于关家垴这样的地形,在不许退却的严令下,八路军战法单一,进攻过于简朴直接。30日下昼4时,772团、16团、38团、25团各出一营,协同769团对关家垴发动了总攻。在炮火的掩护下,八路军前仆后继提议了18次冲锋,各部伤亡极其惨重。最后769团终于找到了向关家垴进攻的设施,他们一面组织火力佯攻,吸引日军的注意力,一面组织职员从壕坎下面挖通往关家垴山顶的暗道。直到天黑,军队才冲上关家垴主阵地,与日军频频冲杀。

就在这个夜晚,日军指挥官冈崎谦受被3发机枪子弹贯串胸部,就地阵亡。丧失了主将的日军并没有溃逃,在几个中队长的配合指挥下,伤兵也投入了战斗,几番用白刃战逼退冲上来的八路军,总算支持到了31日天亮。与此同时,日军的援军步步迫近,铃木支队进至柳树岩区域,与八路军阻援军队交上了手,田中大队也已进至洪水镇以北4公里区域。战场态势瞬息万变,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战场上的八路军已经筋疲力尽,血也快流干了,阵地就在眼前,明知道再使最后一把子劲儿就有可能冲上垴顶扑灭日军,但就是无论若何也使不上来。军队伤亡太大了,25、38两个团各只剩500余人。日间里,日军的飞机又将提供空中掩护,进攻时机已经失去了。

到了下昼4时,敌人的援军马上就要到达关家垴了,心有不甘的彭德怀只得面对现实,发出了退却的下令,各部尽可能收敛了义士遗体,带上伤员脱离这座小山村,朝西、西北方转移。日军飞机侦探到这一情形,转达给冈崎支队。晚6时,在确认周遭没有八路军之后,柳树垴上的谁人中队余部退下阵地,撤到关家垴与本部齐集。11月1日,冈崎支队残部在铃木支队接应下,前往洪水镇四周集结。

关家垴战场寂静下来,惨烈的战斗终于竣事了,但日军的“扫荡”却仍在举行。八路军各部急忙撤出,纷纷跳往外线,躲开了逐渐群集上来的各路日军。凭据地内到处狼烟,村村被焚,没了子弟兵珍爱的凭据地惨遭蹂躏,仅沁源县就有5000多国民遭到屠杀,华北抗日凭据地最先进入了更为艰难的岁月。

战斗伤亡及争论

关家垴一战,并不是八路军特长的运动战,而是攻坚战。八路军集中8个团1万余人围攻日军一个支队(500余人,仅相当于半个大队多点),军力占绝对优势,浴血苦战两个昼夜,未能全歼敌人,实为一次恶仗、败仗。那时八路军政治部编写的《百团大战特辑》中,收录的第235号战报为刘伯承在战斗即将竣事时的讲述,内称:“此役,敌伤亡500余人,遗尸百余具,缴获步机枪百余支,军用品甚多。我英勇之范子侠旅长名誉负伤,以下伤亡600余人。”战斗刚竣事,刘伯承再电(第240号战报),称:“关家垴、柳树垴已为我克复,敌遗尸280余具,另以火药焚烧人灰3堆,约50余人。据挖出死尸得知,内有大尉军官2人,中尉军官4人,少尉军官1人。另俘日伤兵2人,缴获步枪70支,掷弹筒9个,子弹、军用品一部,战马10余匹。”

国民党方面,对于此战的纪录基本是转呈八路军的讲述。11月 7日,卫立煌关于129师10月下半月战况战绩向蒋介石发出特急电报,内称:“卅日,敌一部千余在距龙镇(武乡东南)东北关家垴、柳树垴一带被击溃,毙敌500余,缴获步枪百余支,军用品甚多。”

日军方面,据自力混成第4旅团第2期晋中作战战斗详报纪录,此战损失只有151人,其中殒命50人,负伤99人,下落不明2人。另外,冈崎谦受死后被追赠为大佐。

/wp-content/uploads/2020/10/mURj6f.jpeg插图(3)

◆八路军第386旅旅长陈赓(右三)在百团大战关家垴前线指挥作战。

八路军方面的伤亡,1万余人的两昼夜围攻,只损失600余人,能引起彭德怀对刘伯承、陈赓的盛怒吗?甚至要杀头和打消番号。据步兵109团团史称,此战772团伤亡200余人。新10旅28团未有明确数字,但从该团只攻了一次就调下去充当旅预备队,可知军队伤亡不在少数。385旅769团也未有明确数字,战后陈赓曾言:769团打得很艰辛,损失较大,元气在短时间不易恢复。总部特务团的损失,也没有详细数字,但该团战后从“三四制”缩编为“三三制”,并弥补了新兵500余人,可推算这个团损失也很大。虽然,损失最大的是决死1纵队的25团和38团。据陆军第40师斗争简史纪录:关家垴战斗,决1纵伤1570多人,阵亡589人。以上累加和估算,八路军的伤亡远远大于战报中的“600余人”,应该在3000人左右。

几天后,彭德怀、左权、刘伯承、邓小平、陈赓等人一齐登上关家垴,仔细查看了日军的暂且工事、暗堡掩体、火力设置。刘伯承看到日军挖的众多“猫耳洞”,人潜藏在里面异常平安,大加赞赏:“别小看这小小的招式,异常适用,凭我们现有的武器还真难对于。”日军善于行使地形、善于修建工事、合理设置火力的实例,使身经百战的八路军将领很受启发。

长期以来,对于这一战斗争议很大,以为不应这么打,损失太大,而且战前制订的使日军不敢再以一个大队行动的目的也未能实现。彭德怀因此被扣上了蛮干瞎指挥、不顾惜战士生命的帽子,受到批判,进而对关家垴战斗甚至整个百团大战都予以否认。彭德怀厥后在自述中写道:“在敌军‘扫荡’时,日军一样平常是一个增强营附以伪军为一起,我总想寻机歼敌一起,使敌下次‘扫荡’不敢以营(按敌大队相当于营)为一起,以使其‘扫荡’的时间距离扩大,有利于我军民灵活,我这一想法是不符合那时实际情形的。因军队太疲劳,战斗力削弱了,使129师伤亡多了一些。”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这次战斗不仅袭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而且还在实践中磨炼提高了军队的战斗力,培养了一批敢打硬仗、恶仗的军队,成为坚持敌后抗战的主力兵团。欧致富后往返忆说:“彭老总坚持要打关家垴战斗,另有一个意图:八路军是坚持敌后抗战的主力军、正规军,不但要会打游击,必要时,也得猛攻坚守,顽强拼杀,敢于啃硬骨头。”薄一波也肯定地说:“彭老总向我调决死队两个团加入战斗,我是很努力的。战斗中损失虽然大,但这两个团也打出来了,成为决死队战斗力最强的两个主力团。”(朱晓明 蔡朋岑)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维权支持:河北冀能律师事务所

中国历史上最乱的十六国时期!关于这个年代,你有多少误解?

中国历史本质上就是一部治世和乱世的循环史。而说起中国历史上的乱世,可能一般的历史爱好者都能说出几个——比如东汉末年,比如唐朝末年和五代十国,比如元朝末年,比如明末清初……等等。但要说起中国历史上最乱的乱世是哪个,可能大部分人就不甚了解了。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