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举有多灾?

“八百壮士”悲壮背后,你可知一个弱国的悲凉?

以下文章来源于档案春秋,作者苏智良、胡皓磊 为什么要保卫四行仓库?“八百壮士”的说法从哪儿来的?四行孤军究竟共多少人?孤军消灭了多少日军?女童军杨惠敏渡河献旗是真是假? 随着电影《八佰》的热映,1937年淞沪会战中谢晋元率领的“八百壮士”固守四行

/wp-content/uploads/2020/10/quE3me.gif插图

在古代,人们也一样信赖“念书改变命运”。寒窗苦读数十年,就为高中状元时的喜悦与自满。好像只要“金榜题名”,就能一步为官,自此走上人生巅峰。

唐武宗时期,郑颢高中状元。虽然他有婚约在身,可是皇上很看中这位青年才俊,一定要将自己心爱的女儿万寿公主许配给他。在宰相白敏中多方疏导下,郑颢最终迎娶万寿公主。

可以说,这个故事异常相符人们对于“状元及第”走上人生巅峰的所有想象了。

/wp-content/uploads/2020/10/yUVnmq.jpeg插图(1)

/wp-content/uploads/2020/10/n6BzEf.gif插图(2)

不追溯详细的朝代,科举考试一样平常分为院试、乡试、会试三个阶段。通过院试的被称为“秀才”,之后加入乡试,乡试每三年一次,只有近三年内考中秀才的人才有资格加入,考中则为举人。之后再需加入第三级的全国性选拔考试,即会试,考中即被称为贡士。

你以为这就完了吗?不,还远远不止。

至此,秀才们才刚刚拿到通往殿试的入场券。殿试是由皇上亲自“面试”。能杀出重围进入殿试的都是凤毛麟角的佼佼者,而有缘高中的前三名分列为状元、榜眼、探花。

要说这么难的考试,得考几回能中?所谓“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很少人能像明朝的丁显那样一战成名,17岁即中状元。大多数照样在兜兜转转中屡败屡战,越挫越勇。其中不乏为人熟知的文化名家。好比,“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三次落榜,32岁终得进士;《聊斋志异》的作者蒲松龄71岁才得贡生。

/wp-content/uploads/2020/10/nQbqaq.jpeg插图(3)

韩愈像

/wp-content/uploads/2020/10/FR3En2.gif插图(4)

那为什么古代的人们都憧憬着进京赶考呢?

宋真宗赵恒曾写下《劝学篇》。诗句很直白地说出了念书成才的诸多利益——“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车马多如簇……书中自有颜如玉”。

大致就是说念书的了局会是一片灼烁。粮食、收入、坐骑、姻缘都市接踵而至。

而且,考中进士,虽不一定迎娶皇上的女儿,却可以加官进爵,成为了“官勋阶级”。

/wp-content/uploads/2020/10/ZFBZrq.jpeg插图(5)

清朝为例,最低一级的官员,九品文官年俸是白银33两,除此之外,朝廷另有其他福利,包罗大米、绢帛等。一两白银,在乾隆时期,相当于267元。而此时江南富庶区域的佃农,一年也才10石粮食,仅仅约15两白银。

/wp-content/uploads/2020/10/quE3me.gif插图

中国的科举制度,最早萌发于南北朝,到唐朝更为完善。据《新唐书》纪录,唐朝可以加入的科目多达11种,明经成为唐朝多数人科考时的选择,朝廷也给予非统一样平常的关注。考试侧重于诗赋、策问等。

相比于前朝,唐朝摒弃了“察举制”,改为“科举”,也就是人们可以自己报名参考而不是他人举荐,因此更为公正。

/wp-content/uploads/2020/10/EBjaIr.jpeg插图(7)

开元二十五年(737年),唐玄宗在明经考试加试时务策,考官就当前时务提出策问,考生书面作答。果真古今中外的莘莘学子们都难逃“申论”之苦……

科考之后,迎来二月放榜。备受关注的受封通常需要一些时间。如若在清朝,状元至少会受封为六品的翰林院修撰。

/wp-content/uploads/2020/10/uuemIb.gif插图(8)

为了打破“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的局势,宋朝在维系科举考试公正性方面开创了诸项先河,成为后世津津乐道的典型。宋朝最先,“取士不问世家”,官宦子弟和平民百姓站在统一起跑线上举行公正对决。它一方面防止选官制度的垄断之弊,一方面可以把人才选拔的权力收归朝廷。

不仅如此,嘉祐五年(1060),宋仁宗废除了显著偏废皇家子弟的“公荐”制,确立“宗子试”制度,皇室宗亲也同样加入科考。为了避嫌,主考官的子弟、亲戚加入考试还需要另立科场,更换考官,即“别头试”。

宋朝并没有完全作废“恩荫”制度,然则以此为官的官员子弟,官级、品阶、年限等都要受限;而且官员子弟犯罪,亲族及保举人也会一并受罚。

除了制度上的“严”,宋朝士大夫盛行的“家风”教育,也在潜移默化地规训着人们的品行、修为。陆游也曾写下家训,教育后人熟读儒家经典,做人尊重谦逊。

“后生才锐者,最易坏。若有之,父兄当以为忧,不能以为喜也。切须常加简束,令熟读经学,训以宽厚恭谨,勿令与浮薄者游处,自此十许年,志趣自成。”

——陆游《放翁家训》

社会风气也很好地约束了官宦子弟的提升通道。虽然到了明清,舞弊征象多发,甚至京剧票友都能考中进士,但不能否认的是,科举制度自己确实为阶级之间的流动提供了一个启齿,也为社会带来了风清气正的效果。

参考资料:

《显微镜下的昔人生涯》新周刊编著.岳麓书社出书.2020年6月

科举制起源辨析——兼论进士科首创于唐》何忠礼. 《历史研究》.1983年02期

科举制度与中国文化》金铮.上海人民出书社.1990年


文字:聆之

图片:网络

责编:王子墨

编辑:吴亚琦 王远方

毛主席为何钟情湖北?偏爱东湖?

44年前的今天 一代伟人毛泽东去世 回顾毛主席的一生 他与湖北有着不解之缘 湖北,也是他的钟爱之地 来源:湖北日报全媒体 毛泽东与湖北的第一次邂逅 是在1918年8月 他率领一批新民学会会员 曾在武汉短暂停留 转乘火车赴京,探索救国救民道路 1927年 毛泽东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