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极为神秘的古蜀国是若何消亡的?

科举有多难?

▼ 在古代,人们也一样相信“读书改变命运”。寒窗苦读数十年,就为高中状元时的喜悦与骄傲。仿佛只要“金榜题名”,就能一步为官,自此走上人生巅峰。 唐武宗时期,郑颢高中状元。虽然他有婚约在身,可是皇上很看中这位青年才俊,一定要将自己心爱的女儿万寿

作者丨章夫

摘编丨安也

谁人荒唐且有几分喜剧色彩的情景剧,主角有两个,一个是秦惠文王嬴驷,一个是开明十二世蜀王。整个剧情由两个热潮组成,一个是“石牛计”,一个是“玉人计”。

蜀道通了。蜀王迎来的不是能日粪千金的石牛,而是秦国的十万铁骑。

春秋时期的蜀国“东接于巴,南接于越,北与秦分,西奄峨嶓,地称天府”。从三星堆遗迹和金沙遗址出土的文物中,我们今天仍可感受到古蜀文明的绚烂……,这些文明却在一夜之间走到了终点。

秦灭蜀后,即设蜀郡,其下又设县。不久又设严道、青衣道。

天主是公正的。秦人派来了一位智吏李冰,修建了举世闻名的都江堰水利工程,使蜀地成为天府之国,国民得以享天伦之乐。

/wp-content/uploads/2020/10/nqumYr.jpeg插图

本文出处:《倘佯:公元前的庙堂与江湖》,章夫著,四川人民出版社2020年9月版。

历史上金牛道始建于战国后期

春秋战国之前,世外桃源般的古蜀国,偏安一隅十分神秘,没有一条“国道”与他国相通,其陆路通道都是翻山越岭的民间小径。

“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的古蜀道,一起上无数雄关当道,险隘迭起,云栈绵延,恶水滔滔……“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古之喟叹,令人谈之色变。李太白那首千古名诗《蜀道难》,以山水之险言蜀道之难,给人以回肠荡气之感。无论是山之高,水之急,河山之改观,林木之荒寂,连峰绝壁之险,皆有逼人之势。其气象之雄伟,其境界之阔大,诗仙二百九十四字,说明文一样平常写清了蜀道何其难,道明晰蜀道何其险。

/wp-content/uploads/2020/10/ZR7Jna.jpeg插图(1)

李白(701年-762年) ,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又号“谪仙人”,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

而其中的“道”,指的就是金牛道。

古蜀历史上曾有过数条著名的蜀道,北通中原的有金牛道、米仓道、阴平道,南下滇越的有五尺道、灵关道,水路则有岷江道与三峡水道。这些古道中,金牛道是最引人注目的,就在于它是古蜀国最早的一条“官道”——全长二千余里的金牛道,是古蜀接通外界的主要通道。

从南至北,古金牛道穿秦岭,出斜谷,直通八百里秦川。陕西境内有金牛峡、五丁关、西秦第一关……经黄坝驿入蜀后,另有七盘关、清风峡、朝天关、明月峡、石柜阁、葭萌关、剑门关……白龙江一线,尚有古白水关、飞鹅峡等险隘。再经梓潼、德阳、广汉,一直到成都。

从地理角度而言,金牛道经由了褒水(今褒河)、嘉陵江诸多河川,在龙门山脉与秦岭山脉之中开凿出一条门路,毗邻起了汉中平原与成都平原,其工程之艰难,可想而知。从历史角度而言,金牛道是古蜀历史上首次见于史书的门路,毗邻起了古蜀王国与历代中原王朝。

而金牛道真正的历史,或许远比史书纪录的更为久远。三星堆不少青铜器商朝如出一辙,诸如青铜尊、青铜罍等,应该是蜀地工匠模拟中原青铜器制作的;而三星堆的玉戈、玉瑗在安阳殷墟都能找到原型,可见三星堆传承着中原地区的玉石祭祀系统。暗示着蜀人与商王朝之间早已有着频仍的交流,而这样的交流,肯定建立在门路通畅的基础之上。从地域关系来看,蜀与商的交流,也许也是顺着金牛道的门路吧,只是那时还没有金牛道这个称谓而已。

/wp-content/uploads/2020/10/a6FfAf.jpeg插图(2)

图片来自三星堆博物馆官网。

从汉中到蜀中,主要有三条门路,从西向东分别是金牛道、米仓道、荔枝道。其中金牛道从古阳平关(在汉中勉县四周,不是今天的阳平关)出发,翻越米仓山,到达四川广元,再经由剑门关,到达梓潼、绵阳,最后抵达成都。今天的川陕公路(即国道108)仍然走的是这条门路。

从蚕丛到柏灌、鱼凫、杜宇、鳖灵,古蜀一起走来,漫长的时间使一切最先变得混沌模糊。传说中的蚕丛、柏灌、鱼凫各活了数百年,望帝杜宇死后化成杜鹃,鳖灵则死而复生,沿江而上,来到成都平原,创立了开明王朝

那些超凡脱俗的蜀王无疑是古蜀历史的缔造者,若是说古蜀的历史是一条长河,一代代蜀王便犹如河流的转弯处一样,决议着长河的流向。

三千年前的古蜀王国,不仅开国时扑朔迷离,每个王朝最后的去向,也无人能晓,只留下一点点零星的蛛丝马迹,听凭后人预测。“巴蜀图语”即是其中之一,作为天下上尚未被破译的类文字符号之一,至今存留着古蜀诸多谜团,以至于后人们误解为“不晓文字,未有礼乐”。

鳖灵称帝开创了古蜀最后一个王朝——开明王朝。开明王朝统治古蜀三百五十余年,共传十二世,这个王朝的末期,就是刀光血影的春秋时期。

因而,这条古之蜀道从源起、修建到流通,始终被蒙上了一层神秘幕布,留下了荒谬绝伦的传说。历史久远、史料简约、人事代谢,这个近乎于寓言的神话故事,添油加醋撒播了数千年。

抛开那些近乎于神话的传说,历史上金牛道始建于战国后期,这个时期的中国已是巨细诸侯国林立,为了争取地皮、人口,诸侯国间或以武力相胁,或以战略制胜,种种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

“石牛计”与“玉人计”

今天看来,谁人荒唐且有几分喜剧色彩的情景剧,主角有两个,一个是秦惠文王嬴驷,一个是开明十二世蜀王。整个剧情由两个热潮组成,一个是“石牛计”,一个是“玉人计”。

年月太过久远,纪录太不充实。历史只留下了草草几笔大略先容——

关于石牛计,《水经注》卷二十七引来敏《本蜀论》说:“秦惠王欲伐蜀而不知道,作五石牛,以金置尾下,言能屎金。”话说秦国欲征服蜀国,但关山万里,门路险阻上将司马错心生一计,让秦惠文王给蜀王写了封信,称秦国得了瑰宝,不敢独享,愿把神牛连同珠宝、尤物献给蜀王,但蜀道自古难以通行,运送未便,请派使者过来迎取。《艺文类聚》卷九十四引《蜀王本纪》说,蜀王对秦国诈称五条能屙金的石牛信以为真,“即发卒千人,使五丁力士拖牛成道,致三枚于成都,秦得道通,石牛力也”。未曾想,这个从天而降的大馅饼,竟真的“砸”中了蜀王。心里的贪欲利令智昏,他竟派人修筑了这条古蜀自取消亡的羞耻之道——金牛道。命五位大力士开路,迎接石牛。

/wp-content/uploads/2020/10/UBNJra.jpeg插图(3)

《水经注》是古代中国地理名著,共四十卷。作者是北魏晚期的郦道元。

关于玉人计,《华阳国志》载:“许嫁五女于蜀,蜀遣五丁迎之。”说的是秦惠文王在使用石牛计之后,又投蜀王所好,不葬送玉人给蜀王。

古籍中提到的五丁力士,是蜀国的奇才,个个力大无穷。《华阳国志》说他们“能移山,举万钧”,犹如希腊神话中的英雄。成都武担山即是五丁力士为蜀王妃担土作冢的遗迹,传说五丁力士担土的石担就有三丈长。成都至今另有专门的“五丁路”和“金牛区”用作纪念。

奇怪的是,当这五位神力猛士迎送玉人返还到梓潼地界时,见有一条大蛇钻入石穴。其中一人掣住蛇尾,奋力拔之不出,于是五人齐力相拔,以致突如其来山崩地裂,五丁及那五位玉人同时葬身于山谷……这些神奇元素,组成一桩千年无头公案。幸亏李白的《蜀道难》一诗,以“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一句,给我们讲述了泉源。

不难想象,石牛计,玉人计,山崩裂,都是秦人的足智多谋。“蜀王负力,令五丁引之,成道。秦使张仪、司马错寻(循)路灭蜀,因曰石牛道。”只不过,偏安一隅的古蜀王在安乐窝里,未曾知晓而已,他们依附上苍赐予的天然屏障,变得十分单纯与无邪。

实在,这样的故事在谁人游戏规则十分粗放的森林时代,已经见惯不惊。各大封国高薪约请的谋士们,整天的主要精神,就是“算计”与“反算计”。

门路修通了,蜀王迎来的不是能日粪千金的石牛,而是秦国的十万铁骑,蜀国的灭顶之灾在所难免。

这个看似不经的神话故事,透露出两个主要的历史信息,一是秦人太过精明狡诈,二是蜀人太过稚子迂腐。可以想象,若是不事先开通一条门路,要征服古蜀国几乎是不能想象的。除非蜀国引狼入室,自愿去买通。我们很难想象,今天看来这个云云小儿科的低劣骗术,竟能乐成诱骗古蜀国王,无异于天方夜谭。

历史不能假设,不管真相与这些传说相距多远,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蜀国真的就这样在“滑稽中”走向消亡。

/wp-content/uploads/2020/10/eQzmu2.jpeg插图(4)

图片来自三星堆博物馆官网。

春秋战国时期的蜀国领土“东接于巴,南接于越,北与秦分,西奄峨嶓,地称天府”。从三星堆遗迹和金沙遗址出土的让天下赞叹的文物中,我们今天仍可感受到古蜀文明的绚烂,这些文明却在一夜之间走到了终点……为古蜀王的无邪和稚子扼腕长叹。

秦国的灭蜀之路并非有时

秦人为何云云觊觎“蜀”?仅仅是由于地理意义上的需要吗?

钻进历史故纸堆里不难发现,现实上古蜀与秦国相互的恩怨由来已久,只不过此消彼长,百年征战各有胜负。

早在开明王朝之初,丛帝鳖灵之子卢帝便率蜀军北上,一度曾越过渭水,“攻秦至雍”。雍地大约在今天的陕西凤翔一带,至此,整个汉中平原都掌握在古蜀国手中。

秦蜀拉锯战的频频较量中,“南郑”是一个标志性舞台。

/wp-content/uploads/2020/10/RRV7B3.jpeg插图(5)

商周小金面具。图片来自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官网。

公元前451年,秦国突袭南郑,蜀人一时手忙脚乱,人力粮草等补给供应不上,最后丢失了南郑,一度靠剑门山区的险关危隘,才阻止了秦人进一步进攻。秦人偷袭得手之后,最先在南郑修筑城墙,以重兵把守,史称“秦左庶长城南郑”。蜀人又不停集结军力反扑,最后终于将南郑艰难收复,《史记》中则称之为“南郑反”。

今后,古蜀王国与秦国之间断断续续,展开了长达一百多年时间的冲突与较量。公元前387年,秦国再度大举进攻蜀国,攻陷南郑,《史记》用五字轻轻略过:“伐蜀,取南郑”,但很快,蜀国再次反扑,重新夺回南郑,在对南郑的多年争取中,再次占有了优势。

不难看出,战国时代早期的古蜀王国,仰仗天赐丰饶之地不思进取,加之地理绝险,秦人每次挑战,均没有占到什么廉价,因此骄妄日生。末代蜀王刚愎自信,一直存在着蜀强秦弱的超级幻觉。史载,蜀王曾率万余随从过汉中平原,深入到疆域秦岭的褒谷一带狩猎,丝毫没有把秦国放在眼里。另据《蜀王本纪》纪录,有一次蜀王要在褒地举行军事练习演习,还专程传话给秦惠文王,要他前来旁观。殊不知秦惠文王将计就计,从而对蜀人的军事部署、行兵布阵等了若指掌。

正是由于这里富庶安康,阵势险要,导致蜀王沉浸在这个安乐窝里耽于享乐,防止松懈,无意进取中原,称王称霸。事实上,后来到蜀的历代君王,也多云云。

时值公元前316年,巴国、蜀国互相攻击,蜀王由于王弟苴侯私下和巴国交好,率军诛讨苴侯,迫使苴侯逃到巴国,求救于秦。秦惠王想着乘隙一举灭蜀,但因门路险要难行,韩国又可能来侵略,犹豫不决。秦之名将司马错尽力主张伐蜀,其理由是,“欲富国者务广其地,欲强兵者务富其民,欲王者务博其德。”

秦惠王听从了司马错的建议,张仪、司马错、都尉墨率雄师十万从金牛道挥师南下,直取成都。蜀国不得已从巴国撤军,兴兵于葭萌关拒敌,仓促应战。葭萌关虽然阵势险要,史称“虽为弹丸之城,而有金汤之固”。

且说那时蜀王兴兵于葭萌关拒秦,若按常理守关不出,坚壁清野,倚仗葭萌关的险要阵势,纵使秦军虽强,也应无计可施。只要坚持月余,待到秦军久攻不下,粮草耗尽,锐气尽失,自然不战而退。对于此次战争之初的失利,蜀王却不以为然,以为不过是秦人偷袭得手,只要自己御驾亲征,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况且前几次秦蜀之间的战争,也是秦人先攻占了南郑等地,等蜀王雄师一到,蜀王很快就能收复失地。

葭萌关成为蜀、秦战事的分水岭,这无疑磨练两国最高决策层的政治决断和军事智慧。故而,秦、蜀两军排开阵势,一举决议古蜀国运气的“葭萌大战”,就在葭萌关外的田野河谷上演。

/wp-content/uploads/2020/10/QZR7Rv.jpeg插图(6)

商周有领玉牙璧。图片来自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官网。

葭萌一战的效果不言而喻,蜀王大北南逃,整个古蜀王国的所有家当,也在此一战之中灰飞烟灭。秦军未给蜀王半点喘息之机,从葭萌关一直追至武阳(今四川彭山县东北一带),蜀王终于被秦军笼罩,厮杀中蜀王死于乱军之中。蜀国王子安阳王见局势不妙,率领一支残部辗转南迁,最后一直亡命到交趾(今越南北部东英县),方找到一块残喘之地,建立了一个新的王国“蜀朝”。至今,越南北部还留有很深的古蜀文化痕迹。

“起兵伐蜀,十月取之。”短短十个月蜀国便并入了秦国的疆土。履历了上古蚕丛、柏灌、鱼凫,到杜宇开创的开明十二世王朝那漫长岁月的古蜀王国,自此便在中原铁蹄的践踏下,宣告竣事了。

可以说,秦人最先拿古蜀王国祭旗,以此拉开了征服天下的大幕。秦军取得蜀国之后,再一举南下巴渝,灭掉了巴苴国。至此,秦国北有上郡,南有巴蜀,东有黄河与函谷关,阵势易守难攻,故而那时被称为“天府雄国”。

/wp-content/uploads/2020/10/IRnyai.jpeg插图(7)

图片来自三星堆博物馆官网。

若是把古蜀国和秦国比喻为两个团体。一条金牛道,便可管窥这两大团体的治理之道和运营之策,相互之间有着天壤之别。这也直接决议了孰生孰死的生计哲学。

大秦不仅有铁蹄的战术勇猛,更有运筹帷幄的战略战略。秦国的灭蜀之路不是有时的,秦统一天下更是一定的。

秦灭蜀后,即设蜀郡,其下又设县。不久又建严道、青衣道。

天主是公正的。秦人派来了一位智吏李冰,修建了举世闻名的都江堰水利工程,使蜀地成为天府之国,国民得以享天伦之乐。

本文选自《倘佯:公元前的庙堂与江湖》中《一个荒唐的故事与古蜀国的消亡》一节,较原文有删节修改,小标题为编者所加,非原文所有,已获得出版社授权刊发。

作者丨章夫

摘编丨安也

编辑丨宫照华

校对丨刘军

泉源:新京报

“八百壮士”悲壮背后,你可知一个弱国的悲凉?

以下文章来源于档案春秋,作者苏智良、胡皓磊 为什么要保卫四行仓库?“八百壮士”的说法从哪儿来的?四行孤军究竟共多少人?孤军消灭了多少日军?女童军杨惠敏渡河献旗是真是假? 随着电影《八佰》的热映,1937年淞沪会战中谢晋元率领的“八百壮士”固守四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