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评陈独秀:他的“摇动不定的机会主义”使党丧失了武断的向导,但他缔造了党,有劳绩

斯大林逝世后,继任者赫鲁晓夫清算了他的财产,遗体也被挖出火化

斯大林是苏联时期执政时间最长,也是最高领导人,他不仅影响了二十世纪的苏联,也对世界影响深远。他曾经协助列宁领导了十月革命,并在列宁去世之后,成为了苏联人民委员会的主席。他在任期间,放弃了列宁的新经济政策,提出了"在一个国家首先建立社会主义"的

/wp-content/uploads/2020/10/fUziua.jpeg插图

陈独秀,原名庆同,字仲甫,号实庵,1879年10月9日生于安徽怀宁,是新文化运动的主要倡导者、五四运动的精神领袖,于1921年提议建立中国共产党,当选为中央局书记

毛泽东曾称陈独秀给自己的影响“超过了其他任何人”。他与陈独秀的“神交”始于新文化运动,在往后的日子里,毛泽东对这位青年时期的偶像由崇敬转向了质疑和批判。

对陈独秀的功过是非,毛泽东曾予以客观、公允的评价。

“其人气概气派雄大”

1915年9月15日,承袭“新青年要身体强壮,斩尽做官发家头脑,自力缔造幸福,不以小我私家幸福损害国家社会”的宗旨,36岁的陈独秀开办了《新青年》杂志。

杂志开办后,揭晓了大量批判旧教育糟蹋青年身心健康的文章,提出了关于新青年的一系列尺度。作为新文化运动总司令,陈独秀以独到的政治理论看法、扎实的文学理论功底、犀利的如椽大笔,吸引了包罗毛泽东在内的一大批有志青年。

/wp-content/uploads/2020/10/F3mMfy.jpeg插图(1)

《新青年》杂志

1917年3月,毛泽东以“二十八画生”为笔名,向《新青年》投了一篇文章《体育之研究》。这篇文章文风酣畅、逻辑严密,赢得了陈独秀的赞赏,随即将全文揭晓在《新青年》。

文章揭晓后不久的一个夏日薄暮,毛泽东在同张昆弟、蔡和森闲谈中感伤道:“前之谭嗣同,今之陈独秀,其人气概气派雄大,诚非今日俗学所可对比。”张昆弟听罢不禁笑言:“以前润之是言必称康、梁的,陈独秀办了一个《新青年》,又言必称陈、胡了。”

“气概气派雄大”就是第一次神交后陈独秀给毛泽东留下的印象。一年后,毛泽东终于见到了他心中的楷模。

“陈独秀给我的影响超过了其他任何人”

1918年8月19日,毛泽东和萧子升、张昆弟一行为组织赴法勤工俭学事宜来到北京。出于种种缘故原由,毛泽东并未像同伴那样走出国门。迫于生计,他在李大钊的辅助下在北大图书馆找了一份差事。

就在这片托足之地,毛泽东第一次见到了仰慕已久的陈独秀。据纪录,这次晤面所谈异常短促,其内容不外乎是新民学会在《新青年》杂志影响下的有关生长情形。

但就是这样一次短暂的谈话,却让毛泽东兴奋不已。他喜悦地对杨开慧说:“我今天见到陈独秀了。陈先生看法精湛,敢做敢为,正是国家所需要的栋梁之才。这几天,我在北京接触了不少人,他给我的影响恐怕是最大的了。”

18年后,回想起和陈独秀的第一次来往,毛泽东还对斯诺说:“陈独秀给我的影响超过了其他任何人。”

“陈氏的坚决信仰深刻印在我的脑海里”

1920年夏,驱张运动胜利后,毛泽东取道上海回长沙。在上海,他造访了陈独秀。

这次碰头,陈独秀同毛泽东谈了许多马克思主义的器械,以一个共产党员炙热的革命情怀熏染了毛泽东。从这时起,毛泽东转变成一位信心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十年后,他同斯诺谈话时还提到了此次谈话对他一生的深刻影响:“陈氏的坚决信仰深刻印在我的脑海里,成为我一生转变的缘故原由。”“在我的生涯中,这一个转变时期,可以说陈独秀对我的印象是极其深刻的。”

在一次,陈独秀还委托给毛泽东一个重要任务——回湖南发动组织该区域的共产党员。

在毛泽东的向导下,湖南的工人运动开展得有声有色,他的才干也得到了陈独秀的欣赏。1923年1月,陈独秀忙于筹备中共三大的事情,决议调毛泽东去上海中共中央事情。4月,毛泽东抵沪。6月下旬,中共三大在广东终结,由陈独秀、蔡和森、毛泽东、罗章龙、谭平山组成中央局,陈独秀为委员长,毛泽东任秘书。

根据“本党一切翰札须由委员长及秘书签字”的划定,从这时起,他们配合主持中央事情,最先了一起共事的日子,毛泽东与陈独秀有了实质性的接触。

/wp-content/uploads/2020/10/7f6Zrq.jpeg插图(2)

1922年共产国际四大,前排左一为陈独秀,后排左一为刘仁静,左二瞿秋白

那时,国共关系异常复杂。陈独秀力主国共合作,却无法扭转共产党被动的局势;他胸怀改造社会之理想,却始终找不到问题的切入点。他做出的一些决议,也并非完全正确。

此时的毛泽东隐约地感觉到:陈独秀已经很难驾驭这种局势,他无法率领年幼的中国共产党找到一条革命乐成的门路。在毛泽东的眼里,陈独秀身上的光环可以说是逐渐消退。

/wp-content/uploads/2020/10/BzQf6r.jpeg插图(3)

1924年5月,国民党上海执行部成员合影,后排左二为毛泽东

“他的‘摇动不定的机会主义’使党丧失了武断的向导”

1926年“三一八”事宜、中山舰事宜和《整理党务决议案》等事宜发生后,毛泽东决议将主要精神由工人运动转向农民运动,并在湖南掀起了农民运动的热潮。

面临迅猛兴起的农民运动,陈独秀畏惧会影响北伐军心、故障国共统一战线,力主限制工农运动的生长。1926年12月中旬,中共中央召开了特别会议,以陈独秀为首的党中央作出了过多依赖蒋介石、限制工农生长的会议决议。

从这时起,毛泽东对陈独秀的右倾政策最先发生极大的质疑,他决议自己探索出一条适合中国革命现实的门路。

1927年元旦一过,他便去湘潭、湘乡、衡山、醴陵、长沙五县举行为期一月有余的农村考察。考察回来,毛泽东对农民问题提出了一系列切实可行的政策,形成了较为系统的理论体系,加倍坚定了中国革命必须走农民运动的门路,而陈独秀的右倾主义将会导致中国革命的失败。

/wp-content/uploads/2020/10/AJnAv2.jpeg插图(4)

1927年,毛泽东在武汉,右图是他从湖南回武汉后写的考察报告

然而,毛泽东的主张并没有被以陈独秀为首的中共中央所明白和熟悉。在中共五大上,他仅当选为候补中央执行委员,连发言权都没有,和汹涌、方志敏等人制定的重新为农民分配土地的方案,陈独秀都没有拿出来讨论。

不外,毛泽东已经感应风云突变的危急了。果真,就在中共五大召开后的第八天,即5月17日,驻湖北宜昌的夏斗寅率部进攻武汉,揭晓反共通电;5月21日,驻长沙的许克祥率部发动“马日事情”,屠杀湖南工农群众;7月15日汪精卫召开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扩大会议,正式宣布“分共”。

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宣告失败,中国共产党被迫转入地下斗争。

1927年8月7日,为总结大革命失败的教训,中共中央在汉口隐秘召开紧急会议。会上,毛泽东以亲历者的视角,从国共合作时不坚持党在政治上的独立性、党中央不认真听取群众意见、抑制农民运动、放弃军事向导权四个方面周全剖析了,国共合作时以陈独秀为代表的错误右倾主义,给中国革命带来的危害,并对军事事情和农民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

这可以说是毛泽东在公开场合第一次指斥陈独秀。9月10日,陈独秀脱离武汉去上海隐藏,自此,二者再未见过面。

由于陈独秀在第一次国共合作中犯下错误,毛泽东厥后将其视为“反面教员”。1936年,斯诺问毛泽东“谁应对1927年共产党失败和南京政府的胜利负担主要责任”时,他回答道:“他(注:指陈独秀)的‘摇动不定的机会主义’使党丧失了武断的向导,他的指导门路显然是在一个时期之内造成很大灾难。”

/wp-content/uploads/2020/10/Jf6Vz2.jpeg插图(5)

晚年陈独秀

在批判陈独秀的同时,毛泽东并没有遗忘他的劳绩。

1945年4月21日,毛泽东在《“七大”事情方针》中指出:“(陈独秀)是有过劳绩的。他是五四运动时期的总司令,整个运动现实上是他向导的……我们是他们那一代人的学生……他缔造了党,有劳绩……关于陈独秀,未来修党史的时刻,照样要讲到他。”

新中国建立后,毛泽东也多次提到了陈独秀的劳绩,并提醒党内的同志不要由于他的错误就抹杀他对党的孝敬。

参考文献:

[1]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逄先知,冯蕙主编;陈晋,李捷,熊华源等副主编. 毛泽东年谱(一九四九-一九七六) 第1卷[M]. 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3.12.

[2]中共中央党校中共党史教研室编. 中共党史学习文献简编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M]. 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1983.12.

八百壮士撤离四行仓库,短短100米竟花了2个小时牺牲了6名战士

正在热映的电影《八佰》,将人们的记忆又拉回到1737年淞沪会战的历史现场。1937年10月28日,就是在上海的四行仓库里,八百壮士的指挥官、第88师524团副团长谢晋元把大家召集了起来。昏暗的油灯下,四百多名战士整齐而肃穆地站着。他们一个个衣衫破烂、疲惫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