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苏联将军回忆斯大林被重新埋葬内幕

抗日英雄赵一曼

【环球网报道 记者 鲍宇雁 实习记者 杨天姿】1936年8月2日凌晨,黑龙江哈尔滨至珠河(今尚志市)的铁路线上,一列日军特别列车呼啸而过。在这列火车上,有一间临时牢房,里面关押着一位即将被押送刑场的“女囚”。此刻,这个年轻的女人正忍受着严刑拷打的剧痛

/wp-content/uploads/2020/10/3E7BF3.jpeg插图

斯大林被重新埋葬

1961年,苏联克格勃第九局由尼古拉•扎哈罗夫将军向导。该局不只是卖力党和政府向导人的保卫事情,还受命执行过一些非同寻常和责任重大的义务。苏共第二十二次代表大会之后,是扎哈罗夫带人把斯大林的遗体从列宁墓中抬出来装入棺材的,是他在斯大林的棺材上打下了最后一枚钉子。以下是扎哈罗夫将军对这段往事的回忆。

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以后,国内形势照样不正常。仍在继续大搞对个人崇拜的批判,但人们已经不像几年前那么积极了,演讲者也不再慷慨激昂,人们不再终日惶恐不安,唯恐一不留神就被关进牢狱。但在最高社会阶层,这种恐惧还没消逝。国家需要消除对复辟的恐惧。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那时的向导人赫鲁晓夫决议把斯大林从列宁墓中迁出去。

给斯大林做棺材

我同克里姆林宫卫戍司令韦杰宁中将事先就已知道了即将出台的决议。一天,赫鲁晓夫把我们叫去说:“我需要说的是,也许重新埋葬斯大林的决议今天就会出台。地址已经明确,守卫列宁墓的警卫长知道该在哪儿挖宅兆。苏共中央主席团决议建立以什维尔尼克(时任苏中中央委员会主席团委员)为首的迁葬委员会,成员有:格鲁吉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姆扎瓦纳泽、格鲁吉亚部长集会主席贾瓦希什维利、克格勃主席谢列平、莫斯科市党委第一书记杰米契夫和莫斯科苏维埃执委会主席德盖。”

接下来,什维尔尼克把我们召集到一起,悄悄对我们说,迁葬事情要隐秘举行。由于十一月七日在红场要举行阅兵式,可以捏词阅兵式彩排,把红场围起来,任何人不得进入。

由我的副手切卡洛夫将军对迁葬事情的整个历程举行周全监视。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卫戍司令部特种部队自力团团长科涅夫受命到细木事情坊用上好的干木料做一口棺材。

棺材当天就做好了。棺材外面都用玄色和红色绉纱包裹着,以是看上去很不错,甚至很华贵。从克里姆林宫卫戍司令部抽调来六名士兵挖宅兆,调来八名军官先把放斯大林遗体的水晶棺从陵墓中搬到实验室,然后再把盛放遗体的棺材放入宅兆。由于这项义务稀奇玄妙,我请韦杰宁将军挑选几名可靠的、经由磨练、显示比较好的人。

克里姆林宫卫戍司令部总务处处长塔拉索夫上校卖力遮人耳目。他用胶合板把陵墓后面左右两侧遮住,无论从哪个偏向也看不到那里的动作。18时红场禁止通行,然后士兵们最先挖墓穴……

一致通过!

1961年10月17日至31日,苏共中央在克里姆林宫召开第二十二次代表大会。党代会最后一天,列宁格勒州州委第一书记斯皮里多诺夫登上讲台,在简短的谈话之后建议把斯大林遗体迁出列宁墓。担任集会主席的赫鲁晓夫说:“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应当投票表决。有异议吗?”

“没有。”声音从大厅的四面八方传来。

“那么我现在就把这一问题提交表决。赞成斯皮里多诺夫同志建议的,请举手。好。否决的?没有!弃权的?也没有。建议被一致通过!”

集会大厅里一片寂静,代表们似乎还在等待着什么。最后赫鲁晓夫打破了冷场,宣布代表大会终结。

但厥后的事情解释,代表们一致通过并非事实。几乎是表决刚一竣事,迁葬委员会成员之一的姆扎瓦纳泽就急忙脱离莫斯科,回到了格鲁吉亚。以是他没有参加对斯大林的埋葬事情。

世间传言

除姆扎瓦纳泽以外,迁葬委员会所有成员当晚10时都来到列宁墓。身着最高统帅服的斯大林躺在水晶棺里,八名军官抬起水晶棺,送到实验室。除迁葬委员会的成员外,一直卖力对斯大林的遗体举行防腐处置的科研人员也在场。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知识和履历已经毫无意义了。

军官们从水晶棺上取下玻璃罩子,战战兢兢地把斯大林的遗体移放入木棺材。可以看到,只管经由防腐处置,斯大林的脸上照样泛起了斑点儿。

厥后,莫斯科有传言,说斯大林的最高统帅服被脱下来了。这不是事实,没有谁给斯大林脱过衣服,只是什维尔尼克下令从制服上取下了社会主义劳动英雄金质勋章。另一枚苏联英雄勋章斯大林从来没有戴过,以是水晶棺里也没有。厥后,什维尔尼克又下令把制服上的金纽扣换成铜纽扣。什维尔尼克把取下的勋章和纽扣都放在了一个专门存放斯大林勋章的房间里。

当装有斯大林遗体的棺材合上盖子以后,什维尔尼克和贾瓦希什维利都失声痛哭。棺材被抬了起来,人人向出口走去。颇动感情的什维尔尼克被人搀扶着,跟在他后面的是贾瓦希什维利。除他两人以外,再没有人哭。

军官们小心地把棺材放进用胶合板遮着的宅兆。不知是谁往棺材上撒了一把土,听说这是基督教的习惯。宅兆填好了。上面竖起了一块白色大理石板。只简朴地写道:“约瑟夫•维萨里昂诺维奇•斯大林1879——1953”。这块大理石板一直充当着墓碑,厥后才放上了斯大林的半身像。

埋葬斯大林以后,我们同迁葬委员会成员一起回到了克里姆林宫,什维尔尼克在那里签署了一项关于重新埋葬斯大林的决议。厥后我又随着军官和实验室的科研人员一起回到了列宁墓,把列宁的水晶棺重新安放在中央位置——斯大林1953年去世前放的位置。在我们到来之前,士兵们已经把刚刚摆放斯大林水晶棺的大理石地板擦拭清洁了。前后仅用了一个小时,斯大林就从这里销声匿迹了。(编译自俄罗斯《论据与事实》周刊 (俄)德米特里•费多洛维奇 李有观编译)泉源: 中国网

河北这个县走出了王宝强,还出了一位明朝驸马,他娶了明仁宗的大女儿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明朝时期的驸马都尉井源的故事。 王宝强 河北省的南和县是个历史悠久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县,这个县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