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26岁办报,写了一篇雄文,火了

秘密入朝,志愿军跨过鸭绿江

1950年6月, 朝鲜内战爆发。 朝鲜战场形势的突变, 也使中国大陆的安全面临严重威胁 …… 1950年10月, 中共中央艰难作出决策: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一切准备就绪,只待大军入朝。然而,就在此时,彭德怀却突然收到了毛泽东的紧急电报。 电报中,毛泽东不仅要

来自:前线客户端

/wp-content/uploads/2020/10/yMJVzy.jpeg插图

湘江谈论

从读报到办报,毛泽东经常以报纸为阵地,揭晓各种时评和调查报告,通过读报来剖析天下局势。

1918年4月14日,从湖南第一师范毕业的毛泽东与蔡和森等同学们一起,以“刷新学术,砥砺品行,改良人心习惯”为宗旨建立新民学会。他在新民学会的学习会上说道:“我所愿做的事情,一是教书,一是新闻记者。”

8月15日,为了辅助学会会员做好勤工俭学的准备事情,毛泽东来到北京,在先生杨昌济的引荐下,前往北京大学图书馆担任“书记”职务,开启了短暂的“北漂”之旅。

任职期间,他被北大丰盛的学习资源所吸引,如饥似渴地在图书馆阅读《新青年》等各种新报纸、新杂志,起劲加入建立于10月14日的北京大学新闻学研究会,也因此结识了《京报》社长邵飘萍,向先辈学习了许多办报的业务知识和实践履历。

如果说以前的毛泽东只是单纯地热爱读报,那么此次北大之行则让他萌生了办一份报纸的想法。

/wp-content/uploads/2020/10/rEJB7n.jpeg插图(1)

邵飘萍

借五四潮水创社办报

1919年4月,毛泽东送走第一批留法勤工俭学的新民学会会友,只身回到湖南。未过多久,中国代表团在巴黎和会上失利的新闻传至海内,“五四”爱国运动拉开帷幕。

身处湖南的毛泽东也起劲投身其中,团结众人组织湖南学生团结会,直接领导和加入长沙各校学生游行流动,与主政湖南的皖系军阀张敬尧发生猛烈冲突。在此过程中,湖南学生团结会决议正式开办一个刊物,以宣传五四新思想、提高广大群众的思想觉悟,于是《湘江谈论》应势而生,毛泽东亲自担任编辑和主笔。

《湘江谈论》“以宣传最新思潮为宗旨”,1919年7月14日创刊,至1919年8月上旬停刊,一共出书四期,每周出书一期、每期一万字左右,所有使用白话文写作。
这份湖南学生团结会主理的报纸,主要以谈论为主,是份四开四版的小型报纸,设有湘江大事述评、西方大事述评、东方大事述评、湘江杂评、新文艺等栏目。

/wp-content/uploads/2020/10/yYzyAz.jpeg插图(2)

湘江谈论创刊词

作为主编,毛泽东十分重视这份报纸。该刊虽然是学联主理,但各校学生的学习、事情情况多变,并未有太多人介入办报,绝大多数文章都是毛泽东撰写、编辑、校对、出书,可谓是以一己之力撑起了整个《湘江谈论》的一样平常运转。

多年的读报履历让毛泽东知晓若何用文字针砭时弊直指人心,若何施展舆论宣传的作用。

在创刊宣言中,他写道:“天下革命的呼声大倡,人类解放的运动猛进,早年吾人所不置疑的问题,所不遂取的方式,多所畏缩的语言,于今都要一改旧观,不疑者疑,不取者取,多畏缩者不畏缩了。这种潮水,任是什么气力,不能阻挡。任是什么人物,不能不受他的软化。”

他用战斗者的姿态大声疾呼:“时机到了!天下的大潮卷得更急了!洞庭湖的闸门动了,且开了!声势赫赫的新思潮业已飞跃汹涌于湘江两岸了!”

辛辣的笔调、雄辩的事实、激昂的文字都显示出他多年博览群书、厚积薄发的功底。

/wp-content/uploads/2020/10/26je2q.jpeg插图(3)

湘江谈论印刷处旧址

短暂,但却耀眼

毛泽东在《湘江谈论》创刊宣言中曾提到:“天下什么问题最大?吃饭问题最大。什么气力最强?民众团结的气力最强。”

在“天下杂评”栏目中,毛泽东又用短小精悍的文字,对那时的天下各国列强举行剖析,扑打帝国主义在巴黎和会上的分赃行径。他取笑日本的《强叫化》、揭破巴黎和会内幕的《证实协约国的平等主义》《可怜的威尔逊》《莱茵共和国是丑国》等文章,最短的篇幅有76个字,最长的仅261个字,可读性极强,引人发省。
毛泽东与湘江谈论
自7月21日出书第二期最先,《湘江谈论》延续三期在头版头条刊登毛泽东撰写的《民众的大团结》一文。文中,毛泽东满怀激情:“榨取愈深,反动愈大,蓄之既久,其发必速,我敢说一句怪话,他日中华民族的改造,将较任何民族为彻底。中华民族的社会,将较任何民族为灼烁。”

此文一出,迅速被全国各地报刊引用或全文转载,新文化运动的代表人物胡适也关注到了这篇文章,并赞扬毛泽东:“武人统治之下,能产出我们这样一个好兄弟,真是我们意外的欢喜。”

那时的着名报刊《每周谈论》也对这版报纸赞不绝口:“《民众的大团结》一篇大文章,眼光很远大,议论也很愉快,确是现今的主要文字。”
民众的大团结
在主编毛泽东的起劲下,《湘江谈论》获得了那时许多青年的拥趸,一时间在长沙城“洛阳纸贵”。创刊号最初印刷两千份,一经刊行便所有售空,随后又增印了两千份,仍不能满足需要,于是从第二期最先改印五千份。

这种征象引起了皖系军阀张敬尧的恐慌,他捏词报纸乃“怪人怪论”“犯上作乱”,先后派军警查封了负担报纸印刷义务的湘鄂印刷公司、湖南学生团结会以及报社总部,已经印刷完毕的《湘江谈论》第5期也被所有没收,导致《湘江谈论》最终只出书了四期和一期增刊,宛若黑夜间的流星一样平常,耀眼而短暂。

但《湘江谈论》增强了毛泽东在宣传上的能力和自信,为他接下来起劲投入湖南“驱张”运动斗争,教育启发大批提高青年走上革命道路,点燃了前行的火炬。

参考文献:
[1] 毛胜.湘江新潮咏初心——纪念毛泽东开办《湘江谈论》100周年[J],新湘谈论,2019.08.
[2] 王文轩、赵云泽.毛泽东主编的《湘江谈论》周报[J],新闻界,2013.07.
[3] 湖南革命文物.《湘江谈论》暂且增刊第一号[J],新湘谈论,2019.01.
[4] 高璞.毛泽东与《湘江谈论》[J],中国档案,2010.11.
[5]关威.毛泽东与《湘江谈论》[J],历史教学,1998.09.
[6]孟红.毛泽东的报纸情结[J],党史纵览,2012.08.
[7]孙建晖.报纸与毛泽东早年的革命之路[J],党史纵横,2010.02.
作者:靳潇飒,中共中央党校文史部博士生
责编:宋莹

亲历朝鲜停战谈判:“不要带着仇恨和情绪,要见招拆招”

1953年7月27日,在板门店,朝中方代表团首席代表南日大将(右侧)与“联合国军”代表团首席代表哈里逊中将(左侧)在《朝鲜停战协定》中签字。图/新华 亲历朝鲜停战谈判:行止之间 本刊记者/宋春丹 发于2020.9.21总第965期《中国新闻周刊》 50余年间,朝鲜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