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上甘岭战争“前线总指挥”,却将这个头衔遮盖终身,为什么?

为什么只有这36人被中央军委确以为“军事家”,他们的排名又是怎样的?

1955年,朱德、彭德怀在授衔仪式上。 两次确认36位“军事家”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央军委两次审议确认了36位军事家的名单。 20世纪80年代后期,在编纂出版《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过程中,在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亲自主持下,有关部门对中国人民解放军建

/wp-content/uploads/2020/10/nAvQFj.jpeg插图

上甘岭战争,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后,打得十分艰辛、十分顽强,能够展现我军顽强作战气概的一场战争。对于这场战争,已往已经有过不少记述,但至今很少有人知道,李德生曾是这场战争的第一线总指挥。他率部接替上甘岭防务时,兵团司令员王近山对政委杜义德说:“李德生上去了,我就可以睡大觉了。”上甘岭战争中,李德生充分施展了能打硬仗的作风。此战争共打了43天,他就指挥十二军打了30天,对打赢这战争做出了重大贡献。

自动请缨率部入朝作战

朝鲜战争发作时,李德生是第二野战军的一个师长,正率部在驻地举行休整训练。没有想到,休整不久,朝鲜就发生了战争,中共中央决议抗美援朝。李德生从中央文件中熟悉到了抗美援朝的重大意义,自动请缨,要求率部入朝作战。1951年,李德生所率军队被改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个师,他担任师长,入朝作战。李德生率部入朝后,正赶上第五次战争。他们马上投入战斗。在同美李军作战中,李德生所率领的军队不仅保持了在解放战争时形成的敢打敢拼同时也天真机动善于运用智谋的作风,以及在艰辛的战争中形成的能吃苦耐劳,善于在现代化战争中科学组织军力,对敌人开展近战、夜战的作风,因此,在第五次战争中,李德生率领的师,打了许多胜仗,成为志愿军军队中的一支能征善战的主力师。

李德生率部入朝后不久,就被提升担任了三兵团第十二军的副军长,接着又加入了金城战争。这是一个以防御为主的战争。在这个战争中,李德生的军队担任主要作战义务。他组织军队修建了林林总总的坚硬工事,科学配备火力,和其他军队一起,守住了阵地,而且向前举行了拓展,予敌以沉重袭击,打出了志愿军的威风,使美李军队心惊胆战。

出任上甘岭前线总指挥

金城战争和上甘岭战争是相互联系在一起的。金城战争后,上甘岭战争的重要性加倍突出了。守住上甘岭,成为我军与美李军较量的要害。那时,上甘岭战争已经打了前期阶段。凭据我军军队轮流作战的放置,上甘岭前线的军队需要换下来休整,由另一支军队顶上去。那时李德生率领的军队完成了金城防御作战义务后,按设计应该于1952年11月撤至谷山区域休整,充实兵员和武器。但当李德生于10月尾率部向谷山区域转移时,突然接到兵团下令,让他抽出军队精锐气力,作为第十五军的预备队,准备加入上甘岭战斗,李德生本人则应该马上去兵团接受义务。

李德生到达兵团指挥部后,兵团司令员王近山亲自向他交待义务:为了打赢上甘岭战争,已经决议,第十二军为兵团的战争预备队。由十二军和十五军团结举行上甘岭战争。为了统一指挥,前线指挥所由你卖力,统一指挥兵团下属的第十五军和十二军在上甘岭的军力。战争情形,要直接上报兵团司令部,也要报第十五军军长秦基伟。十二军和十五军要搞好协调。那时,李德生的职务只是十二军的副军长,而现在接受的义务是:担任五圣山战斗指挥所总指挥,统一指挥上甘岭前线的第十二军和十五军在上甘岭的所有军队。李德生心里清晰,这是一种异常的放置,打好上甘岭后期战争,坚决守住上甘岭的重担,已经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接受义务后,李德生顾不上休息,马上回到军部,向军部其他首长讲了接受义务的情形,和军部其他首长一起研究了作战设计,做好了十二军军队调动事情。之后,李德生马上赶赴上甘岭。

李德生在上甘岭前线指挥所,见到十五军军长秦基伟、政委谷景生,听他们先容了前线战斗情形的先容,大要掌握了劈面之敌的数目、装备和敌人进攻作战时的特点,我方防御中存在的问题,和他们一起总结了履历教训。此次李德生到上甘岭,主要义务就是来领会情形,增强前线军力的。但他到达上甘岭后领会到,十五军防守上甘岭阵地的军队已经十分疲劳,减员也很严重。作为前线总指挥,李德生提出了两个意见,一是增强前线军队,把已经坚守很长时间,减员严重而且没有休整的前线军队换下来。二是除了上甘岭前线指挥所外,再确立一个靠近前线的五圣山指挥所。李德生的意见获得重视。兵团司令王近山也早有在五圣山确立一个指挥所的计划,马上批准。前线军队向导人和李德生频频研究后,决议接受李德生的意见,撤出已经疲劳的十五军第四十五师,将十二军第三十一师拉上去,接守第四十五师的阵地。十二军的第三十四师、三十五师也调上去,作为第三十一师的预备队,若是敌人与我决战,则将三十四师、三十五师所有调上去,与敌决战。这个意见也获得王近山批准。这样,李德生一到前线,前线指挥部便同时下达两个下令:调向前线的军队马上开拔,五圣山指挥所也由前方指战员马上着手确立。

会后,李德生马上出发,他要到五圣山前线指挥所去靠前指挥。志愿军首长和李德生都知道,靠前指挥,是异常危险的,五圣山指挥所在美国军队重炮的射程之内,而美军飞机也将五圣山指挥所包罗在对我方阵地麋集轰炸范围内,然则,李德生越是危险越向前。一个副军长、上甘岭战争总指挥,竟然在敌人火力范围内设立指挥所,指挥战争全程,这是美军和李承晚军队高级将领们无论若何也想不到的,他们更做不到。

李德生出发时,向上甘岭前线调动的军队已经开进,李德生则跳上吉普车,下令司机加快速度,他要在调往前线的军队之前到达五圣山,接手指挥所的指挥事情。去五圣山原来基本没有路,战争最先后,军队草草修建了一条浅易路,很狭窄,门路本来就崎岖不平,加上敌军飞机和大炮的轰炸,路面上坑坑洼洼。急速开进的吉普车上下颠簸,李德生紧紧抓住扶手,否则就会被甩出车去。敌军的炮弹不时在吉普车旁边炸开,爆炸掀起的土壤、石块打向李德生,吉普车有随时被击中的危险,但他面无惧色,仍令司机全速开进。

李德生到达五圣山时,前线指战员已经凭据军部下令,开端确立了一个浅易指挥所,调来的顾问职员也已经到齐,只等总指挥李德生到来。李德生到五圣山指挥所后,马上下令人人投入指挥事情。在处理完紧要事情后,他召集前线的师、团向导干部到指挥所来开会,研究下一步的作战目标。

发扬民主精神解决三大问题

在战争年代,李德生就被干部战士们赞美接触肯用脑子,总是以智取胜。现实上,李德生的智慧,主要是他在军事斗争中充分发扬军事民主,集中准确意见。在朝鲜,李德生仍然坚持他的这个好作风。集会最先,李德生让师、团向导干部们先谈防御作战中存在的问题和解决设施。一边谈问题,一边商议解决设施,往往是提出的问题,在群策群力基础上,马上就有领会决设施。李德生则从总体上思索着打好上甘岭战争的统一部署问题。

那时,上甘岭战争进入最艰辛的阶段,敌人集中重兵,使用较我军先进的步兵武器,以连为建制向我军阵地不停提议团体冲锋,还调来许多重炮和飞机,日夜向我军阵地轰炸。我军则顽强地坚守阵地,打退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我军的士气高昂,战士们的勇敢精神无与伦比,防守战术放置也是没有问题的。然则,要历久坚守,仍然存在三大问题:一是在敌军壮大炮火和飞机轰炸下,弹药供应、食物供应、通讯保障经常被打断,这严重影响了我军作战。二是敌人冲锋前用重炮凶猛轰炸我军阵地,造成我前线战士伤亡严重,在敌人冲锋时,我军防守军力较弱,炮火也跟不上。三是工事修建有缺点,敌人重炮一轰炸,往往就毁掉一大半。三个问题中,最紧迫的问题是第一个。

若何解决第一个问题,李德生频频思索,又和师团干部们频频商议,最后,人人一致认定,不管有多大的难题,也要保障前线的武器弹药、食物供应,保障前方与指挥所之间的通讯不中止,这是历久坚守阵地,保证打赢这场重大战争的要害。若是前线指战员缺少武器弹药,没有吃的喝的,又不能实时讲述战况,就很难坚守上甘岭。集中人人意见后,李德生拍板:再抽调一些军队,增强保障弹药、食物、通讯的军力,同时对供应线路也举行了调整,在阵地后方挖掘较深较隐藏的通道,做到不管战斗何等严酷,也能够保证前线的弹药和食物饮水的供应。他决议做出后,下令马上执行。实践证明,李德生通过军事民主做出这个决议后,上甘岭战争后期,我军的供应线一直保持畅通无阻。

对于第二个问题,李德生和人人频频商议,最后凭据战场现实,确定了一个“军力前轻后重,火力前重后轻”的设施,即,在阵地相对镇静时,前沿阵地只放少数军力监视敌军,大部门军力放在阵地侧后休息,前沿我军的数目能够打退敌人小规模进攻即可,这样,在敌人对我军阵地狂轰滥炸时,可以削减敌军炮火和飞机轰炸造成的我军伤亡。当敌军炮火延伸,打不到我军前沿阵地,我军面临的只是敌步兵提议的大规模团体冲锋时,我在阵地侧后休息的军队马上进入前沿阵地与敌军作战。我军的火炮和其他一些重武器,集中放在前沿阵地隐藏。当敌军提议团体冲锋时,我军大部门军力进入前沿阵地即可运用这些火炮和重武器,袭击敌人。实践证明,这样做,有三个利益,一是削减我军伤亡,二是能有用运用重武器袭击敌人,三是削减了重武器搬运中造成的不必要损失。

第三个问题,也是一个老大难问题。由于敌方重炮和敌机连续轰炸,敌军频频冲锋,前方战士几乎没有时间修筑牢靠工事。志愿军战士只能在敌军提议冲锋前行使一点儿有限时间修建简朴的遮掩洞。这种洞很浅,敌军重炮纵然没有击中,也经常被震毁,把战士压在里边。志愿军战士为了削减损失,又在遮掩洞外挖深沟,在深沟上加土木掩盖物。但这种开掘式工事,在敌人用重炮和敌机轮流麋集轰炸时,很容易被毁掉。敌人轰炸和冲锋,都给志愿军战士造成很大伤亡。人人讨论来讨论去,仍然没有拿出好的设施。

李德生以为,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到前沿去,看看前沿战士们在战争实践中有什么设施。施展军事民主,集中前沿战士们的智慧,从他们中寻找解决设施,是最可靠的。李德生掉臂其他指战员的劝阻,决议亲自到前沿实地查看,寻找解决方案。

1952年的冬天朝鲜山区格外严寒。11月中旬又下起了大雪。李德生只带着作战科长狄循踏着深深的积雪,艰难地爬到上甘岭我军阵地前沿。他们到前沿后,其余什么也不问,只是一个一个地看战士们修建的工事,查看问题。李德生查看了几个工事后,在一〇三团七连二班修建的阵地前站住了。他发现,这班战士减员少主要是因为他们修建的阵地和其他班差别。这个班的战士也没有什么窍门,就是下功夫把原来的遮掩洞再向深掘进了六七米,形成了一个异常深的坑道遮掩部。这样深入地下达十多米的坑道遮掩部,敌人的重炮轰炸和飞机投掷的炸弹炸不毁,战士们很少伤亡。敌人冲锋时,战士们从坑道遮掩部里冲出来迅速进入阻击阵地袭击敌人,打退敌人后,敌人再轰炸时,他们就迅速进入坑道遮掩部。李德生又接着查看,发现一〇四团四连副指导员邓从宽率领三班战士也挖了同样的坑道遮掩部,达到了一〇三团七连二班同样的效果。李德生对战士们的缔造发生粘稠的兴趣,但他没说什么,接着继续看,还要寻找更好的方式。他到达战斗最猛烈的746.5高地后,发现这里战斗虽然猛烈,但相对伤亡较小。他马上钻进战士们修建的工事中查看,发现守卫这个高地的一〇四团三营指挥所在修建坑道遮掩部的基础上又向前生长一步,把几个深达十几米的坑道之间挖通,再在坑道遮掩部上面加盖土木掩盖物。这样的工事,异常坚硬,敌人逐日用上千发炮弹轰击仍然安然无事,而且坑道遮掩部之间相通,接触时可以天真调动军力,相互支援。

李德生通过到前沿查看,从中寻找到了设施。这就是:深挖坑道,形成更深的遮掩部,将坑道遮掩部之间挖通,再加上土木掩盖物,就能形成坚硬的坑道工事。这种工事最适合朝鲜战争这样现代化条件下的战争。他马上通知各团以上的向导都到阵地前沿来,让人人现场看,现场学,然后召开“筑城”集会。在极为惨烈的上甘岭战争战场上,李德生竟然将志愿军的团以上指挥员所有集中在前沿阵地开会,这种大无畏精神,是一种无声的政治动员,给予全体战士以极大鼓舞。他们舍生忘死、英勇杀敌,与此有很大关系。另一个重大意义就是,让团以上指挥员都现场学习前方战士从实战中取得的履历,从中启示缔造头脑,解决老大难问题。通过现场看,会上议,人人取得一致意见:就接纳这种设施解决问题,马上在全师各阵地上推广这种履历。各团团长回去后,全师各班马上凭据学到的设施,深挖坑道,抢筑工事。有的班挖得更深,坑道深入地下达十五六米,里边也挖得更宽一些,利于战士休息。李德生所率军队进入上甘岭阵地后,只要是战斗间隙就修筑工事。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就把原来简朴的遮掩洞所有改造成坑道遮掩部,总共挖成坑道675条。每个坑道遮掩部又凭据所处位置和敌人进攻偏向而有所差别,有的离前沿战斗工事很近,有的略远一些。各坑道遮掩部在地下都相互连通,在地面又有交通壕相通,各作战单元之间可以相互支援。当敌人在一个偏向集中进攻时,我军其他方面的作战军队可以实时支援这个偏向上的作战,能够有用打退敌人成连成营的团体冲锋,同时也为志愿军在坑道遮掩部中休整、调动军力、屯粮、屯弹提供了可靠的保障,职员伤亡大大削减,为进一步稳固阵地,战胜具有优势装备的敌人,缔造了可靠的物质基础。

李德生又经由思索,提出了增添修筑新工事的意见,获得前线指战员赞成。按此意见,志愿军在原来已经修筑的工事基础上,对原来的工事要进一步加固,而且每次战斗之后要马上修睦毁掉的工事,还要比原来的更好,保证工事永远处于坚硬状态,能经受住敌军重炮的轰击,还要增添修筑一些通道。

李德生和人人议定之后,马上执行,果真克服了我军在前一段作战中的不足,我军阵地加倍坚硬了。敌人的冲锋被一次次打退,大量敌人丧命于阵前,纵然有时敌人花血本冲锋并占领我军前沿阵地,但志愿军通过地下掩体工事和地下通道,迅速调动军力进入前沿阵地地下工事,从地下提议突然还击,很快就祛除阵前敌人,夺回阵地。现实上,我军阵地已经不怕暂时丢失。丢失了,马上就能夺回来。有时,志愿军还有意放弃前沿阵地,待敌人占领前沿阵地时,突出从地下掩体中冲出来,从前后夹击敌人,将敌人所有祛除。

李德生对这个设施作了总结,以为有三大利益:一是能避开敌人优势火力,二是能削减我军伤亡,三是能施展我军甜头,大量扑灭敌人。李德生的这个履历和他的总结,被志愿军总指挥部转发到在朝鲜的全体志愿军军队,要求学习。

接纳自动出击战术

但李德生并没有就此止步。他还要在很好的基础上寻找更好。为此,他又冒着枪林弹雨,多次到前沿阵地详细察看作战情形,频频思索。他思索的重点是,在和武器装备处于优势的敌人作战时,若何将现在已经修建的有用防守工事,生长成能够进攻敌人的工事,将单纯的被动防守转化为攻守兼备的工事。他连系战士们的作战履历,经由慎重考虑并征求其他前沿阵地指战员的意见后,决议将已经筑成的坑道工事向敌我双方之间的空白区延伸。李德生一声令下,战士们说干就干。

山地的地下掘进,是在志愿军地下十几米的坑道、地下掩体工事、地下通道里执行的,掘进时,敌人发现不了。挖掘出来的石头又可以运到前沿阵地加厚加固工事。虽然有这两项利益,然则,在地下再向深向前挖掘极不容易,挖掘时,遇到的全是硬石头,而只有锹和镐。然则,前线战士为了坚守阵地,不畏艰辛,接触间隙就用铁锹和大镐日夜掘进。到1952年4月,前伸坑道工事大要完成,志愿军的地下坑道全线直逼劈面敌人阵地前。

通过地下坑道向敌方“挤阵地”是十分有用的方式,敌人一最先不知道志愿军有此一招,在向我阵地进攻时,我军突然从许多地下通道口中冲出,在敌人侧后提议攻击,甚至直接向敌方前沿指挥部攻击。敌人在我军的前后夹击下,损失惨重。敌我双方之间的空白区随即被志愿军占领,我军前沿阵地就这样逐渐向敌方阵地推进,敌人也摸不清我军地下坑道的详细方位。从此以后,志愿军在上甘岭战争中越打越自动,敌人损失越来越大,而志愿军的伤亡则越来越小,敌方的重炮和飞机的狂轰滥炸和轮流进攻则在我军阵地前完全失去了威力。我第三十五师完全掌握战场自动权,就是从这个节点上发生的。在接下来的三个多月,美国军队和李承晚军队向防守上甘岭的第三十五师阵地发动十余次大规模进攻,均以失败了结,士气更为降低。

在最严重最艰辛阶段坚守上甘岭

在李德生的统一指挥下,上甘岭我军给予进攻之敌以沉重袭击,以较小的价值,扑灭了大量敌人,一直坚守着阵地。敌人恼羞成怒,组织重兵对上甘岭举行重点进攻,上甘岭战争进入了最严重最艰辛的作战阶段。敌人的重炮大幅度增添,除了敌军冲锋到我军阵地前沿双方近距离交火的时间外,剩下的时间全是敌人重炮轰炸的时间。上甘岭原来有树,在敌人重炮和飞机轰炸下,地表连一颗草也没有了,山石所有被炸成碎沙,原来的石头地表被敌人重炮炮弹轰炸得变成了快要一米厚的碎沙。敌军的团体冲锋接连不停,还经常提议以营或者数个连建制的冲锋。然则,在李德生的指挥下,我志愿军战士以敢于同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誓死坚守上甘岭,打退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甚至与冲到我阵地前沿的敌人睁开肉搏。没让敌人向我阵地前进一步,而志愿军的阵地却在作战中加倍牢固,还向敌方前沿逐步延伸。

在李德生卖力指挥上甘岭防御战时代,敌军对上甘岭我军阵地的进攻,最大规模的是1952年11月初的那一次。这次战斗,打得十分猛烈,最后生长成战争规模。

在11月1日至5日的5天时间里,敌军集中重炮和飞机,先对我九十一团防守的597.9高地举行地毯式麋集轰炸,接着,以营、团建制的军力,向我阵地进攻。李德生亲自指挥我防御军队打退了敌军的进攻后,敌人又调来更多的飞机和重炮对我军阵地举行了频频轰炸,我军防守的这一高地被敌军炮火削去了一米多,我军阵地被频频炸平,我军战士伤亡也很大。但李德生是以能打硬仗著名的,他组织军队,凭据确定下来的“军力前轻后重,火力前重后轻”的目标,行使我军修筑的地下坑道、地下掩体工事、地下通道,实时而又机动地调动军队。前沿阵地战士牺牲过半时,他马上调动在前沿侧后休整的军队顶上去,顶上去的军队再次支出伟大牺牲时,他再调军队顶上去。就这样,他指挥军队打退了敌人一次次进攻,边袭击进攻之敌,边重新修筑工事,硬是坚持了下来。此次战斗,打退了敌军数十次进攻,大量毙、伤敌人。在北京的毛泽东得知上甘岭我军作战情形,亲自起草电报,奖励李德生所部说:“此次五圣山四周的作战,已生长成为战争的规模,并已取得伟大胜利,望你们激励该军,坚决作战,为争取胜利而奋斗。”

李德生率领军队坚守住上甘岭阵地后,又经由频频思索,决议执行努力防御,在总体打防御战中,也找机会对敌执行自动进攻,对以为我军只能防守、不能进攻的敌军提议突然袭击。在他的直接指挥下,1952年11月11日下昼,经由精心组织的我军在凶猛炮火掩护下,分三路突然突入敌军阵地,我军部门军队从抵进敌人的地下通道突然冲出,在距离敌人很近处提议突然攻击,志愿军几路军队相互配合,仅仅用了半个小时,就所有扑灭守敌,占领了北山阵地,接着,又组织气力打退反扑之敌营、团规模的十多次进攻,牢固了阵地。

上甘岭战争历时43天,在李德生统一指挥下,上甘岭最前线的我三十一师,一直坚守上甘岭阵地一个月,而且这一个月,打的全是最艰难的恶仗。到11月28日,上甘岭我军阵地已经十分牢固,凭据兵团下令,将阵地移交给第十五军。五圣山指挥所打消。李德生率三十一师撤下来休整。至此,李德生胜利地完成了兵团交给他的指挥上甘岭作战的义务。

表现出高风亮节

抗美援朝战争竣事后,李德生与十二军一起回到祖国。不久,他被提升担任十二军军长,授予少将军衔,率十二军驻防在淮阴区域。

今后,由于写通讯报道的记者和作家是在李德生率部撤出上甘岭后,上甘岭我军阵地已经十分牢固,我军完全掌握战场自动权的时刻到上甘岭采访的,他们写的报道、文章,自然要以他们采访的十五军的军队情形写成,这样,国内在宣传上甘岭战争时,往往忽略了十二军特别是三十一师的作用。十二军的许多同志不高兴,有的同志还在下边议论。一次,十二军有一个顾问一边听广播一边发牢骚说:“上甘岭也是我们打的,最后全是十五军的劳绩,提都没提我们军一个字。”李德生听说后,严厉批评这个顾问说:“你这个想法不对头,什么你们、我们,都是志愿军打的嘛!”李德生还把有意见、加入议论的同志找来说:不管怎么宣传上甘岭战争胜利,都是志愿军的功勋。你有劳绩,是抹不掉的,党和人民是记得的,不要计算这些。

李德生在他担任军长的十二军专门作出一个划定:关于上甘岭战争的劳绩,谁都禁绝再提,谁都禁绝再争。今后,军队中从未发生争上甘岭战争之功的事。李德生本人则无论在任何时刻任何场所,都从不提自己指挥过上甘岭战争之事。多年来,他一直深藏着这一“前线总指挥”的头衔,甚至连家人也不知道,直到去世,新华社发的新闻中,才公开了这一历史事实。由此可见李德生的高风亮节。

——摘自《世纪风貌》2019年第十二期

历史镜头中的淞沪会战

照片收藏者邹德怀。他手中握着的是南京大屠杀元凶朝香宫鸠彦亲王的军刀。他手握这把军刀想表达的寓意很明确:“我手握你犯下战争罪行的证据”。邹德怀收藏的照片中有许多日本士兵毫无遮掩残害中国平民的。讽刺的是,照片的拍摄者拍摄它们的目的是想炫耀自己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