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军血战 历史与神话之间的四行堆栈战斗

神秘的古墓还有深藏不露的一面

谈到古墓,可能很多人都觉得既神秘又有点阴森。但是在考古学家的眼中,古代大墓可是一座宝库。比如咱们国家的首位皇帝秦始皇的陵墓。 (秦始皇画像) 它位于陕西省西安市,陵园占地近8平方千米,根据目前的勘探,人们了解到,陵园仿照秦国都城咸阳的布局建造

/wp-content/uploads/2020/10/N73eae.jpeg插图

苏州河畔,孤守在四行客栈周围的士兵,愿洒最后一滴热血与闸北仅存之块土共存亡。王小亭 摄

/wp-content/uploads/2020/10/bAvAVv.jpeg插图(1)

酿成一片废墟的闸北。

/wp-content/uploads/2020/10/rq67Nz.jpeg插图(2)

为掩护四行战士而在街上游击的军队。

/wp-content/uploads/2020/10/Ivq2Mb.jpeg插图(3)

1937年11月,赵景深著《八百英雄死守闸北》(杨瑞符校)中,显示驻守士兵从高处跳下与敌军同归于尽的插图。

/wp-content/uploads/2020/10/QRbaa2.jpeg插图(4)

至苏州河畔瞻仰四行客栈的民众。图片泉源:1937年《良友画报》第132期 杜鳌 摄

烟柱腾空而起,与低垂的乌云相接,连成一片厚重的烟墙,在残垣断壁间蜿蜒,所经之处,炽烈的火焰贪心地吞噬着一切,将深秋十月的瑟瑟寒风化作灼人的热浪。但灰白的余烬,却如凛冬的雪花一样,带着余温,徐徐落在这片焦黑色的大地上。宽阔的街道酿成了坑坑洼洼的小径,小径则被瓦砾掩埋,成了高低不平的山丘,摇摇欲圮的修建物不时落下碎石残砖,绝望地为这片废墟添砖加瓦。

这就是张秋明眼前所见的一切。他是一名通俗士兵,隶属于88师524团一营二连,在已往的七十多天里,他亲眼眼见闸北,这片上海华界荣华喧嚷的所在,若何在频仍的轰炸和凶猛的巷战中化为废墟。在战事最严酷的两周里,平均天天有跨越两百枚炸弹倾注在这片土地上。在这片殒命的杀戮场上,他身边的同袍像麦秆一样被整片收割,险些每五名士兵中就有两人会牺牲。

张秋明能安然活到现在,可以说一半是靠运气。放眼周围,那些熟悉的身影已经长眠沙场,而新的面貌,他尚未熟悉,就已阴阳两隔。

集兵

张秋明可以算得上是营队里的一名老兵了。但仅仅两个多月前,他还不过是上海的一个普通铜匠,唯一和士兵这个职业沾边的地方,就是他曾在汉阳兵工厂做过修理枪械的事情。他投军的履历也颇为有时,作为一名靠双手用饭的手艺人,他不必像那些穷人将“投军吃粮”当成营生出路。“八一三”事情发作前,开战风声日紧,“他妈的,上战场去”这个念头也曾在他的脑海里转悠过,但却没有付诸实践。直到8月11日那天,他正在路上走,突然被军队拉了壮丁,硬拖去扛麻袋。张秋明“没有休息的接连一天半,只吃了一顿饭”,没拿到一分人为,却吃了不少棍子,“我厥后实在做不动了,木棍子抽得我一条条多粗的痕,我怨透了,我的脾性使我受不下去,才刻意报仇”。于是,在8月12日下昼两点钟,他乘隙逃跑,直奔88师的征兵处,自愿投军。

88师原本是战前中国最精锐的4个德械师之一。在留存至今的照片中,可以看到这支威武之师头戴德式钢盔,身穿挺括制服,手持枪械的勃勃雄姿。但张秋明的加入,若干打破了这一威武雄壮的表象。这样一个毫无战斗履历的毛头小兵,仅凭能操弄几下儿轻机枪,就“很够资格”顺遂入伍。可以推想这支精锐之师,在临战前紧要征召了若干张秋明这样的新人,简朴地训练后,就将他们投入凶猛的杀戮战场,用懦弱的肉身闪避麋集的炮弹来获得履历值。许多人被无情地镌汰。

经由两个多月的鏖战,最初投入战场的老兵已经寥若晨星。“原先的军官和士兵主干现在只剩下两三成”,在10月26日向第三战区副司令顾祝同的汇报中,88师的参谋长张柏亭示意“本师已经先后弥补了六次,现在老兵只有十分之二三”。他将这一情形比作沏茶,老兵是茶叶,而新兵是开水:“初沏时味道很浓,但经由六次冲开水,冲一次淡一次,越冲越淡”。88师战斗力急剧退化,一名友军士兵形容这些增补的新兵们连接触时匍匐前进都不明白,还高声冷笑这种“趴着接触”是“藏头缩尾,有点儿怕死”,而自己则是挺胸仰面“站立着打”。只管站立接触看上去确实英勇无畏,但冲锋上阵,“敌人枪炮声,他们的哀嚎声,不幸的已谱上了交响曲”。士兵的军容,自然也不复早年一样平常挺括威武。《字林西报》的记者罗德兹·法默(Rhodes Farmer)近距离采访一群88师的士兵后写道:

“他们看起来似乎弱不禁风,一些人背着油纸伞;有一名士兵竟然带着一只金丝雀。许多士兵走路手牵手。滑稽的是,这些体态消瘦、衣衫褴褛的男孩儿们,都是中国的英雄。”

战事的惨烈可想而知,他们自然也能意识到自己即将面临的是何等残酷的战况。简朴地训练后,这些新兵旋即被投入闸北战场,接受殒命的试炼。他们每人拿到了一支中正步枪,三百发子弹,两箱手榴弹。寥若晨星的战斗履历就是“敌人冲锋时,隔远就用步枪射击,离近就扔手榴弹”。

勇气和信心,若干弥补了训练、履历和战术上的不足。10月18日,88师组织了一场大规模的突袭,在大炮和迫击炮的轰炸掩护下,轻装上阵的士兵们沿着火车北站大街急速行军,在日军尚在恐慌无定之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了四川北路的一段,切断了日军的补给链。但短短五天后,情势逆转。日军举行了凶猛的反扑,占有空中绝对优势的日本战机对中方阵地举行轮流轰炸,许多士兵来不及还击就赴汤蹈火,或是被炮弹气浪掀起的土地砸进土里。10月26日,在日军壮大的压制性火力和优良的装甲军队的攻势下,大场陷落,随即陷入一片火海。苏州河以北的军事压力险些所有压到了闸北守军身上。日军对闸北执行大规模空袭。一名中国记者站在公共租界通往闸北的新垃圾桥上向北张望,他看到破晓五点最先,日军就派出四五十架飞机举行狂轰滥炸,直到下昼五点半空袭才告一段落,“敌人引起的火焰高数丈,整个都在红光的围绕中”。

溃败已经无可避免,对中方来说,唯一合理的方案就只有只管保证有序地退却,保留有生气力。24日晚,中国军队的总退却以一种近乎悄无声息的方式举行。前方以鏖战作为掩护来保证大军队的退却得以隐秘而有序地举行,大批士兵和辎重车马不停转移。10月26日晚,险些所有军队都撤出了苏州河以北的阵地。令人费解的是,日军险些没有觉察到中国军队大规模转移的迹象,在对闸北举行了一番狂轰滥炸后,他们没有乘胜追击,而是正忙着在废墟上插满太阳旗。

张秋明这样的88师的老兵,和焦友三这样增补不久的新兵,若是不出意外,也会追随大军队一起撤离,转移阵地。至少这天晚上10时,他们所在的第一营获得的下令是:“大场已失守,我们军队今晚有转移新阵地的新闻,各营可马上下令各连准备稳健,在原阵地待命,工具用具弹药等,一概禁绝遗失”。

但仅仅一个小时后,他们的运气即将发生排山倒海的转变。88师524团第一营营长、年仅35岁的杨瑞符,接到来自师长孙元良的下令:524团第一营死守闸北。

1937年10月27日零时二十分,第一营的四百二十名士兵,走向了谁人注定会将历史浇筑成神话的宿命之地——四行客栈。

血战

火蛇狂舞,扭动着灼热的身体,气焰汹汹地包围着这些年轻的中国士兵。浓烟裹着劈啪作响的火星,在四周倘佯,伺机突袭。10月27日上午7点,占领了险些所有闸北的日军,最先有目的地四下纵火。停止中午,一道6公里长的烟墙拔地而起。数千条火蛇在风的助势下四处游走,寻找着一切可以吞噬的易燃物。它们固然也相中了这些年轻的躯体,尤其是在枪弹的伴奏下,显得更为咄咄逼人。

这是张秋明在这场战斗中与殒命的首次零距离接触。他和几名同袍正在外围执行掩护义务,卖力掩护所有的士兵都赶到四行客栈。但却遭遇了突如其来的烈焰攻势。“我们像稻子似的裹在中心,眼见得马上要死了”。张秋明和他的同袍们刻意勇敢直面狞恶的运气,死里求生。而生气竟然藏在与殒命最切近的地方——一座正在被猛火吞噬的木行里。手艺人的身世让他意识到,越是易燃的场所就越会安放灭火设施。“我在火烧得最旺的木行里寻出七八架灭火机,自己背了两架,一起浇已往。”

在灭火自救的一片忙乱中,张秋明和他的同袍们终于等来了这道迟到的下令——本应卖力传令的传令兵已经受伤挂花——连长不得不亲自转达下令,让他们这些卖力外围掩护的士兵们退到四行客栈去。

自1935年完工以来,四行客栈就是上海最坚硬的钢筋水泥修建之一。长久以来,它被误认为出自天才的匈牙利修建师邬达克的设计,但事实上,这座简练重大的客栈出自苏格兰通和洋行之手。作为四大银行的客栈,在设计兴建时,它就完全思量了坚硬和适用两大特点。占地跨越20000平方米,内部空间伟大,共有五层,是周遭0.53英亩内最高的修建之一。虽然它当初的选址完全是出于商业、交通和地价三大思量,而特意选在了上海交通枢纽北站周围,苏州河畔,与公共租界只是一座新垃圾桥之遥。但却阴错阳差地在战时成为占尽地利的防御工事。卖力修筑工事的杨瑞符看到这座客栈颇感兴奋:

“这座客栈,真是一个‘自然碉堡’,储存了几万万包粮食,第一、二、三层都是小麦杂粮之类,四层与五层是牛皮与丝茧,都是很有用处。一层至三层,我们作了三天就完全告成。将每个窗户门口封锁了,南墙边的麻包,推挤了五公尺厚,北边各门口,筑有十几公尺厚,是从地板到屋顶。第四层由于质料不够,并为引诱敌人多多消耗弹药,现实我们无人住在第四层,第五层工事昨天已经完成,这层工事异常好,比敌人侵占的交通银行客栈高得多,我们完全可以控制敌人,敌人对我们没有设施。”

杨瑞符没有提到的一点是,这座“自然碉堡”除了交通便利之外,它还毗邻一个伟大的易燃危险品:大英自来火房伟大的煤气储存槽。若是日军对四行客栈贸然举行炮击,万一误中煤气储存槽引起爆炸,势必会震惊河对岸的公共租界,引来西方列强的国际谈判。这种以绑架公共租界为挡箭牌的措施,虽然看似狡黠,但却在防守中起到必不可少的主要作用。但守卫客栈的孤军不至忧郁重炮攻击。邻近租界的位置,也让日本战机不敢容易投弹,以免误中河对岸的租界和伟大的煤气储存槽。

“自然碉堡”外墙坚硬,占尽地利,解决了中国守军面临的两个最大危险。但时不我待。就在客栈第一层工事赶筑之时,早晨八点十分,在外侦探的警戒军队讲述敌人已占领原先团部所在的北站大楼,而且插上了太阳旗。三个小时后,第一批敌人迫近四行客栈。他们手持太阳旗,气势汹汹,似乎对这些孤守客栈的中国士兵轻视小觑,但他们的高慢旋即遭遇在外围阵地守兵的迎头痛击。杨瑞符声称他们旗开得胜,击毙了五名敌军,其他则落荒而逃。

一个小时后,日军再度集结军队,卷土重来。这一次他们吸取了轻敌的教训,倍加小心。记者罗德兹·法默在河对岸平安的租界里,与数千名闻风而来的中国人一起浏览这场隔河相望的鏖战。他看到这群日本兵缓慢而战战兢兢地在碎石瓦砾中匍匐前行,从一个掩体爬向另一个掩体,40多米的距离花了他们50分钟。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隐藏在暗处的中国守军一直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一旦日军靠得够近,中国士兵就运用起他们刚入伍时学到的基本克敌法,手榴弹如暴雨般砸向他们。待烟尘散尽后,那些依然能动的日本兵被步枪逐一解决掉。几个试图解救伤员的日本兵也被毫不留情地击毙。

战争就是云云残酷。日军的手段加倍残忍,张秋明看到九名警戒军队的弟兄未及撤入客栈中,被日军俘获,反绑双臂,杀戮在苏州河畔。在这一轮攻势中,士兵们不得不放弃外围阵地,撤入客栈内。日军的猛攻仍未中断,数名敌兵甚至冲进客栈。七八名攻进客栈的日军被张秋明看到,此时只有他独自守岗,其他人都在内里加固第二道防御工事。

这是殒命第二次寻衅而来,只管在已往两个多月里,他在闸北战场上已履历经枪林弹雨,但迫在眉睫的危急照样让他心生恐惧,他轻轻爬进了麻袋,等他们集合到门边的机遇,“啪啪啪”枪机发动了,三四个敌人应声倒在地上,其余的狼狈逃去。张秋明死里逃生击毙敌兵的机智之举,获得了同袍们的齐声赞扬,只管射击时的声响震坏了他的神经,但这是他一生中最名誉的事了。

但对这位死里逃生的士兵来说,印象最深的,却是他眼见的一位同袍惨烈的牺牲:“有一个同志,很老的年数,在身边围了七八个手榴弹,手里也拿着一个,爬到最高楼,看,瞥见一群敌人来了时,纵身跳下,同时手榴弹也掷了出去。敌人都死了,他自己可也牺牲了。”

这个身绑炸弹从高楼跳下,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故事,是四行客栈战斗中最惨烈的一幕。但也有一些研究者嫌疑细节的真实性,这个身绑炸弹跳窗牺牲的故事,可能是一些不领会客栈结构的小报媒体为宣传四行守军英勇气概编造出来的虚构神话。这些神话流传开来,甚至渗入亲历老兵们的影象中,制造出混在真实回忆中的虚伪影象。

无论这个故事最终的真相事实若何,伤亡始终萦绕着守军的头顶,不时俯冲下来试炼他们主要的神经。10月28日,下昼三点,第二场血战在蒙蒙细雨中最先,杨瑞符记述道:“客栈各楼,枪弹横飞,烟焰闭目”。伤亡人数在迅速增添,但客栈简陋的环境无法为他们提供需要的救治。一名叫周福其的士兵,只能和战友眼睁睁地看着受伤的战友痛苦呻吟,“他们一个接一个死去,我们却一点设施都没有,有的伤员甚至请求战友给他一枪,尽快竣事他的痛苦。”

条件愈加艰辛。直到晚上九点,他们才找到一部电话,与外界联系,请求近在咫尺的租界英美驻军协助,将伤兵运入租界救治。在伤兵脱离前,杨瑞符特意嘱咐他们,若是有人询问四行客栈事实有若干人,“就说有八百人,决不可说只有一营人,以免敌人知道我们人数少而加倍凶横”——“八百壮士”的神话由此降生。

试炼

“人人有三天没有睡觉,弄得精神疲倦,那是事实,然则我们不拼命地将工事完成,敌寇就会马上要我们的命,试问人人要睡觉照样要命?以后我倘使瞥见不服从下令而睡觉的人,我绝对的严加责罚。”

疲劳正在伸张,消耗着孤军们的斗志。10月29日破晓三点,当杨瑞符到各连视察加固工事历程时,发现有的士兵已经疲劳不堪地睡在地上,犹如死人一样平常,他不得不发出严肃忠告,强迫他们起来继续事情。没人知道孤军独守的日子会维持多久。他们只能起劲抓紧每一秒时间。通过外面送来的报纸,他们已经知道自己在这里的坚守,成为了整个上海甚至全天下瞩目的焦点。他们身上肩负的不仅是守住整个客栈,另有天下民众抗战到底的信心和刻意。

但他们也异常清晰,自己在国际社会树立的辉煌形象,已经让日军颜面尽失。若是说最先的两天,四行客栈不过是日军手指的一根毛刺,那么现在,经由舆论媒体的频频渲染,这座废墟上飘扬着旌旗的伶仃碉堡,俨然成为日军心头的一根倒刺。他们无法容忍这样一根小小倒刺竟然成为自己的腹心之患。

下昼两点,日军发动第一波总攻,麋集的枪炮砸向客栈,但却被坚硬的外墙挡在外面。一位顽皮的士兵,用长竹竿将自己的钢盔挑到窗外,作出窥探的样子,竟引得敌军以机枪集中射击,成为了孤军疲累交加的战斗中开怀大笑的一刻。敌人的枪炮声通宵未绝。但杨瑞符发现一些极端疲劳的士兵,竟然将凶猛的炮火置之度外,甜蜜地睡在地上。

时间终于到了10月30日。凶猛的炮火,甚至让新垃圾桥上驻守的英军士兵也不得不退却。这天,日军终于使用平射炮向墙壁开火,而且轰开了几个洞眼。但这些洞眼在杨瑞符看来,可谓“谢谢极了”。他马上让士兵在洞口架设机关枪,对敌军群集之处举行扫射。但这种乐观并没有连续太长时间。深夜11时许,日军最先用重迫击炮和平射炮对客栈举行猛轰。“最凶猛时,每秒钟发炮一响。轰轰之声,震破了长夜的寂静。”就在征战最凶猛的时刻,突然,他们获得了来自军事最高统帅直接下达的退却下令。

此时是深夜12点。突如其来的退却令就像当初的留守令一样,让杨瑞符和谢晋元莫可名状。但他们只能尽快服从下令从客栈撤出。只管连日来阅读报章让这些孤军将士们知道,自己留守客栈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以英勇无畏的抵制精神,吸引天下眼光,进而博得国际社会的同情,以抵消连日来战略溃败造成的不良影响。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目的杀青得云云之快。

在之后召开的国际会议上,中国的顽强抵制,受到了与会各国的认可和同情。一如顾维钧在对战局和国际关系的剖析中所指出的,上海的战斗给了全天下一种印象,中国是有气力回手的。“这件事不仅引起了布鲁塞尔国际会议与会各国的重视,而且也引起了全天下的重视。西方确信中国的潜力到底照样很大的”,最主要的一点是,他们扭转了之前对中国不团结和斗志差的私见,这些西方国家信赖,“若是从物资上给予适当的辅助,中国可望依赖自己举行战斗。于是,泛起了向中国提供军需供应的新的可能性”。

与日本没有直接利害冲突的欧洲国家,首先向中国提供急需的军备物资。比利时敏捷出售大批79步枪与轻机枪,所有现货走运;奥地利出售一批迫击炮;丹麦政府则放行丹麦步枪集团公司的军火大订单,包罗320门麦德森20毫米小炮、一批麦德森机枪,以及一个麦德森机枪厂的全套机台装备。捷克总统贝纳斯亲自指示将中国渴求已久的捷克轻机枪的图纸,无偿赠送给中国。法国在不久后,也开放了印度支那作为军资用品运抵中国的交通线。

国际社会的天平虽然势利,但这一次终于选择偏向正义的一方。只管令人悲痛的是,充当砝码的,是像四行孤军一样成千上万通俗中国士兵舍命奋战流淌的鲜血。

这些鲜血从战略上看,很容易被事后伶俐的人认定是平白虚耗。在诸多对四行客栈血战贬斥的观点中,有一个最逆耳,也最能疑惑那些对不谙史料的读者视听。凭据一份日文史料上海水师稀奇陆战队司令部整理的战报《支那事情上海战迹案内骨子》的纪录,四行客栈之战以日军占领客栈,大获全胜了结,在整场战斗中,日军的损失仅有“重伤三人、轻伤二十四人、微伤十四人,总计四十二人”(原文云云)的稍微损失。

但在战斗竣事三天后,谢晋元接受外报记者采访时就指出:“据日方宣传,谓在日兵入内时,搜查客栈房屋内,有我士兵遗体百余具,是否确实。据答,敌方宣传,完全不确,四行客栈内,除有若干沙袋外,并无这样遗体,我在内士军,共为四百二十名,退却时为三百七十七人,其中除有十余名已殉难外,余者入医院治疗中,而敌方被我孤军击毙者,确有一百名以上,因敌方不知我事实有若干官兵,故心信口造谣,绝不可信。”

但诚如谢晋元在采访中坦承的那样,许多孤军士兵在退却时牺牲。日军用麋集炮火阻住孤军退路。大开探照灯追踪贪图撤入租界的孤军士兵,举行扫射。这是一场残忍的片面屠杀。只管驻守租界的英军想要为这些他们佩服多日的中国英雄们提供辅助,但交织的子弹阻挡了他们救人的脚步。他们只能守候这些撤离的孤军足够幸运,通过麋集的火力封锁抵达英军防线。

杨瑞符在即将抵达防线时被击穿左腿。数日以来指挥战斗的主要神经,让他直到发现手上沾满了鲜血,才意识到大腿被子弹洞穿,剧痛倒地。张秋明由于战友被火熏到,决议替换他的义务,每隔十分钟丢一颗炸弹,作为战友退却的火力掩护。但就在他准备跳出沙袋掩体时,一颗子弹射中了他的左臂,手榴弹从手中滑落。只管他机警地从沙袋上滚下去,但炸弹照样爆炸了,他的手臂酿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厥后他被一个外国人送进医院。他的手臂截了一次又一次,重伤熏染让他“好几次到了太平间又出来”。但张秋明照样起劲活了下来,而且学会了画画:

“我残废了,没有关系,再去作战,另有嘴巴可以把我的履历讲给小弟弟小妹妹听。左臂没有了,另有右臂,就行使我的右手,我现在正在研究无线电报,肥皂和图画,万一不能生涯的时刻,就靠它们过活。”

战争的磨炼告一段落,而对这些孤军战士来说,生计的磨炼才刚刚最先。

撰文|李夏恩

历史镜头中的淞沪会战

照片收藏者邹德怀。他手中握着的是南京大屠杀元凶朝香宫鸠彦亲王的军刀。他手握这把军刀想表达的寓意很明确:“我手握你犯下战争罪行的证据”。邹德怀收藏的照片中有许多日本士兵毫无遮掩残害中国平民的。讽刺的是,照片的拍摄者拍摄它们的目的是想炫耀自己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