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年前今天,上甘岭之战打响!15军军长秦基伟:准备拼老命

上甘岭——几十年来一直是英勇顽强的代名词

编者按 1953年7月,《朝鲜停战协定》在板门店签订。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保卫了刚刚诞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安全,打出了新中国的国威和人民军队的军威。使中国的国际地位空前提高,极大地增强了中国人民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为国内经济建设和社会改革赢得了

/wp-content/uploads/2020/10/JnUzm2.jpeg插图

战将秦基伟与上甘岭之战(一)

第一军情作者:吴东峰

提要:1952年,美国大选之年。这时的美军已在朝鲜战场用尽了除原子弹之外的所有武器,却没有占到半点廉价。

新任“团结国军”总司令克拉克迫切需要一场胜利,缓解美国朝野的强烈不满。戏剧性的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艾森豪威西点军校的同班同学詹姆斯•奥尔沃德•范弗里特,成了主导新的攻势的指挥员。他以消耗弹药而著名,以至缔造了一个专用名词:“范弗里特弹药量”。

范弗里特的“摊牌行动”听起来规模伟大,目的却只是贪图争取志愿军占领的两座海拔500多米高的山包——上甘岭。

1952年10月14日,范弗里特集中300余门大口径火炮、27辆坦克和40余架飞机,进攻上甘岭。

那一年,范佛里特60岁。他的对手、志愿军第15军军长秦基伟,38岁。

/wp-content/uploads/2020/10/ZZVb6z.jpeg插图(1)

01

彭德怀:“谁丢了五圣山,谁要对朝鲜的历史卖力!”

上甘岭,位于朝鲜五圣山下的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子。从空中鸟瞰,这个小村子在五圣山伸出去的两个山腿间;在军事上,这两个山腿被称为“597.9高地”和“537.7北山高地”。再往前即是美军控制的平康、金化、淮阳区域,也被美军称为“铁三角”。

1952年早春,秦基伟率15军接替26军防务,在朝鲜中线的“铁三角”区域,约30公里宽的正面担任防御作战义务,归属三兵团指挥。在布署作战义务时,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明确指示:“五圣山是朝鲜的中线门户,五圣山失守,退却200公里就无险可守。谁丢了五圣山,谁要对朝鲜的历史卖力!”

/wp-content/uploads/2020/10/YneuQr.jpeg插图(2)

图片来自沙盘演兵

秦基伟对彭德怀的指示印象很深,但他并不知道进入昔时8月,美军已经最先实行进攻五圣山的设计了。时任美第八集团军司令兼“团结国军”地面军队总指挥官的范佛里特曾三次到前方视察,把目光投向了五圣山。范佛里特制订了一个名为“摊牌作战”的作战设计,又称“金化攻势”,他扬言:“不支出过大的牺牲就能拿下一些阵地。”

五圣山背后是一马平川的平康平原

/wp-content/uploads/2020/10/vqu6Zv.jpeg插图(3)

图片来自三维舆图说历史

上甘岭地形

/wp-content/uploads/2020/10/MR7vqi.jpeg插图(4)

在这时代,面对敌“铁三角”区域防守的秦基伟自然也没有闲着。军队完成布防义务后,他一头钻进他那间小草屋里,起草了一份《有关往后防御作战的指导思想》讲述,提出确立突不破的防御阵地的作战方案。而具有深意的是,当这个方案提交军党委审阅时,竟引起了一场关于“若何修建突不破的‘马其诺防线’”的凶猛讨论。

5个月后,15军公布的《破坏敌人秋季攻势作战方案》里,重申强调了“寸土不让,坚决恪守”的作战指导方针。

秦基伟原是二野军队的,历久在一野事情的彭德怀对他并不熟悉。彭德怀印象最深的照样15军在空前残酷的第五次战争中显示出的战斗力。因此,彭德怀刻意把原作为志愿军战略预备队的15军,摆到中部战略大防御的要冲上。

那时,秦基伟在解放军战将序列中的知名度并不高,15军的威名也远不如摆在它左右的两支劲旅,梁兴初担任军长的38军和著名战将王近山兼任军长的12军;前者是四野的王牌,后者是二野的主力。

秦基伟面临着伟大的压力。他能够率部在“铁三角”眼前“寸土不让,坚决恪守”吗?他能够顶得住“团结国军”飞机大炮的优势军力进攻吗?他能够做到像彭德怀要求的那样“对朝鲜的历史卖力”吗?

秦基伟

/wp-content/uploads/2020/10/UruIbu.jpeg插图(5)

02

敌人是佯攻照样主攻?

凶猛的战斗在五圣山的前沿阵地全线展开了,敌军在一个统一的时间向我军80华里的正面进犯,但不论敌军的军力巨细毫无例外的被打得屁滚尿流。

从黎明前后,美七师伪二师抽调三个团的步兵在大炮三百余门、飞机五十余架、战车四十七辆掩护下向我上佳山(新占阵地)、芝林南山(新占阵地)、及419、597.9、537.7等阵地进攻,其中以五圣山前沿597.9及537.7高地为最凶猛......

——秦基伟1952年10月14日日志

1952年10月14日,北京时间4时30分,秦基伟突然被一阵凶猛的轰炸声震醒。将军“腾”地坐起,伸手抓起电话,问值班顾问:“是怎么回事?”值班顾问慌慌回覆:“估量是五圣山偏向的炮声……”

秦基伟压住火气说:“我不要估量,弄清楚了马上讲述!”他立刻披衣起床,急令作战室领会前沿动向。

时任作战顾问桑传宝厥后回忆,秦基伟此时并不知道,美军正集中16个炮兵营的300多门大炮,40架飞机和120辆坦克,同时向五圣山凶猛轰击,五圣山前后左右的巨细门路均遭敌封锁,周遭数公里内硝烟弥漫,已成一片火海。

秦基伟更不知道,范佛里特半个小时前已通过美联社驻汉城记者向全天下宣布:“金化攻势最先了”,幷扬言“这是一年来联军向中国军队主要防线所发动的一次最凶猛的进攻。”

“团结国军”果真来势凶猛。战斗第一天,就向这两个仅有3、7平方公里的小山头,发射炮弹30余万发——战火最凶猛时,平均每秒钟落弹6发;投掷炸弹500余枚,平均每平方公里倾注炮弹和炸药达45吨。

上甘岭战争后团结国军遗留下来的炮弹

/wp-content/uploads/2020/10/RnUBv2.jpeg插图(6)

据15军顾问长张蕴钰回忆,那时盘算美军放炮总量,是在碗里丢豆子的设施统计,敌炮声响一下,统计员就往碗里丢一粒豆子。另有按响点做纪录,作为弥补判断。这个统计法,虽然不能百分之百准确,但基本上不会有大错。智囊的侦听站和两个中央观察所反馈:阵地外面岩石被击碎成粉末状,达一尺多厚,山地标高削低两米,部门坑道被炸毁。

15军军部驻地道德洞离五圣山20公里。道德洞并不是洞,而是朝鲜的一个村名。15军作战室是一个周围用园木支持,顶部用钢板笼罩厚土的隐藏部。从现在留存的照片,仍依稀可辨隐藏部室内情景:周围挂满了军用舆图,舆图上端写着《平、淮区域第15军防御部署及敌军态势图》,室中心有一长方形条桌,上面铺着草黄色的军毯。

秦基伟进去后,问作战顾问桑传宝:“今夜炮打的稀奇凶猛,敌人是佯攻,照样主攻?”

桑传宝答:“五圣山偏向落弹麋集,军长,我看不像佯攻,美国人是想偷袭我们的冷门。”

上甘岭是五圣山下的一个小村子,它正好位于597、9高地和537、7北山高地的中心。桑传宝回忆说,敌人突然猛攻上甘岭,秦军长确实有点意外,但他并没有手忙脚乱,而是镇定镇定应对。

/wp-content/uploads/2020/10/7RVfYz.jpeg插图(7)

图片来自三维舆图说历史

一个星期前的10月5日深夜,南朝鲜军第二师三十二团一个名叫李洁求的作战顾问和一个班长越过前线投诚,提供美第七师和李承晚第二师准备向五圣山偏向进攻的情报。我方对此情报将信将疑,秦基伟也没有很重视,但在剖析敌情时,曾提到过,敌人可能会选择我不注重的偏向(五圣山)突然攻击,这种情形必须小心和准备。然则,在那时参战的所有人,包罗守方和攻方,谁也无法想像到,这里竟会发生一场连续40多天震惊天下的上甘岭大仗!

秦基伟指挥作战的头脑空间广漠而缜密。就在上甘岭大战发作的10月13日,他在日志中写道:“估量敌人的抨击可能以44师阵地为重点,但必须估量到敌人会寻找我未发动攻势的偏向和阵地进攻我们;由于敌人以为我新占领阵地偏向炮火强,准备充分,而选择我不注重的偏向突然攻击,这种情形必须小心和准备。”

秦基伟还写道:“水无常势,兵无常情,用兵的人时刻都在思量出其不意的动作。只要我们有了准备,敌人从任何偏向发动进攻都市失败.我始终立于自动”。

秦基伟午夜进入作战室后,就没有离开过,守着电话机前关注着五圣山的情形。15军指挥所的掩蔽部狭窄矮小,身材高大的秦基伟运筹帷幄时喜欢大步往返,这时只能恒久困坐在军用舆图和沙盘眼前沉思。

/wp-content/uploads/2020/10/EfIBZr.jpeg插图(8)

五圣山前沿易守难攻,后方均为山地,敌人为什么对这易守难攻的一矢之地倾以全力,大举进攻呢?此时秦基伟并不完全明了敌人的战略意图,但他的反应是迅速而武断的。这么大规模的进攻,肯定是主攻。厥后的战局生长证实,秦基伟的第一判断是准确的。

03

秦基伟:“敌人拉开了大打的架势,我们要做好长打的准备!”

一会儿,15军副军长周发田、顾问长张蕴钰、政治部主任车敏瞧都来了。

凭据“团结国军”攻势和战场态势的生长,稀奇是敌人集中火力、军力猛攻597.9阵地和537.3北山阵地,人人判断五圣山下的上甘岭很有可能是他们的主攻偏向。

经研究,人人一致以为:这是敌人经由历久准备而发动的—次军事行动。敌人进攻的目的,是易守难攻的五圣山前沿,贪图打我—个措手不及,拿下五圣山,进而中心突破,势如破竹,争取平壤,妄图获得他们在谈判桌上得不到的器械……

秦基伟召集人人简短商量一下,迅速作出如下决议:

第一,立刻向兵团、志司讲述,调整第45师部署,住手对注子洞南山的还击,集中军力、火力于五圣山偏向,也就是上甘岭偏向。

第二、各级指挥所前移。第45师指挥所前移至德山岘,第133团指挥所前移至上所里北山。

第三、调整战斗部署。由135团团长张信元卖力指挥597、9高地战斗;133团团长孙家贵卖力指挥537、7北山高地战斗;134团团长刘占华在师指挥所待命,随时准备战斗投入战斗;师炮兵群由第45师副师长唐万成及军炮兵室主任统一指挥。

第四,增强后勤保障。除原先定额贮备的弹药外,一线连队,每连配备手榴弹8000枚,三军给养贮备3个月,迅速向坑道弥补食物和水。

向守志的44师驻守在五圣山以西的西方山,原来那里是15军防守的战略重点,今天夜里竟平安无事。秦基伟打电话,让向守志密切注重平康口子的情形,“只要你们谁人口子不失事,上甘岭的仗就好打!”

10月14日破晓后,“团结国军”进攻的重点果真逐渐集中到五圣山前沿的597.9高地和537.7北山高地上。美军2个营、南朝鲜军4个营的军力提议了凶猛的进攻。15军45师一、三营各一个排的阵地官兵,从佛晓进入战斗,抗击到天明,他们英勇顽强,浴血奋战,鏖战至午前,仍在继续频频争取。

“团结国军”进攻由2个营增添到到2个团,再加上坦克、大炮的支援,战斗情景之惨烈亘古未有,有的高地官兵甚至与敌人肉搏时间长达一小时。秦基伟当天的日志纪录:“到了下昼1点,许多阵地官兵在与敌人频频争取后,伤亡极其惨重。如守卫在597.9阵地上的八连一排三班和三排八班,都打得只剩下一小我私家了。”

中午12时,守备五圣山两个高地的官兵,与十倍于己的敌人举行了30余次的频频争取,因伤亡太大,不得不退进坑道坚守,五圣山外面阵地丢失。此时,上甘岭两个阵地,美李军占了537.7北山的外面阵地,597.9阵地只被占了三分之一,而主阵地还在志愿军手中。

那时团长们都慌了。45师师长崔立功赶忙向秦基伟讲述外面阵地丢失的情形。崔立功原以为秦基伟会因此恼羞成怒,没推测,他的回话却沉郁顿挫,掷地有声:“急什么?丢了,再想设施夺回来!”

秦基伟对崔立功说:“敌人的攻势不同寻常,估量会出动2至3个师的军力,看来要作打个几个星期以上,我们可要做好打大战打恶战的准备。”

下昼7时左右,第45师以135团二连、三连、七连和134团五连,对立足未稳之敌分四路实行还击,在坑道军队的配合下,以伤亡500余人的价值,歼敌1900余人,生擒敌坦克兵一名。537、7北山、597、9两个高地,终于又被15军夺回了。

10月14日破晓攻防态势

/wp-content/uploads/2020/10/Ynay6v.jpeg插图(9)

图片来自沙盘演兵

还击战提议时,秦基伟和副军长周发田及作战科长兼司令部办公室主任温锡等,在指挥部重要地关注着前线的战况。

作战顾问桑传宝回忆,他把已拔掉的两面小红旗又插回了舆图上五圣山前的两个高地。

这一仗还击乐成,秦基伟固然很喜悦很自豪,但很快他就平静下来,陷入了深思。10月15日夜,秦基伟在日志上写道:“在已往两天的战斗中从主观上检查瑕玷甚至错误甚多。”主要显示如下几条:

一是觉察了敌人进攻症候而缺乏详细的准备事情;二是用兵太拥挤伤亡大;三是过早反冲锋;四是炮火校弱,弹药求过于供。

秦基伟心情很繁重。他写道:“若是我们各级指挥上注重战术手艺,尤其组织各兵种的协同和准确适时有力,我们的伤亡会大大削减。这些教训虽小心了各级指挥员,但已往两天作战中由于存在这些瑕玷而使许多不应伤亡的同志伤亡了,这是繁重的教训。”

崔立功回忆,自14日以来,秦基伟军长险些不间断地与自己通电话,领会情形,部署义务,提出建议。他也一针见血地提出了我们几天来作战中存在的问题。他对崔立功说,“这两天我们有些发烧,你们师里也有些发烧。一想到敌人占领阵地就不镇定了,恨不得一把掌把敌人打下去。”

他以为,现在看起来我们要和敌人频频争取阵地,既要讲战术,又要用火炮,你用力大,敌人用力更大,而我们的军力和弹药跟不上。有后面军力不足问题,也有前面军力使用过大的问题。

这些都是后话。

桑传宝说,上甘岭两个高地夺回后,军长才回到自己的住处,这时已是早晨5时。秦基伟的隐藏部离作战室不远,是一个长方型的地堡,两间,外间也挂满舆图,内间无床,是地炕,炕上一张简陋的行军床,两个子弹箱拼成的床头柜。通常进过秦基伟隐藏部的官兵,影象最深的是贴在床头柜上方墙上的“我们热爱和平”宣传画:一男一女两位少年儿童,满脸稚气,天真活泼,深情地抱着即将起飞得“和平鸽”。

这时,秦基伟从一则敌军转达中获悉,“这天的战斗从敌人来说是一年以来最大的一次进攻”。转达如下:“今黎明前后联军在大炮、战车及战斗轰炸机的掩护下,向中线共军三角形山阵地攻击,另一路向三角形山阵地以东一个阵地攻击。据最后报道,已占领敌军一个阵地,战斗仍在凶猛举行中。这是继1951年11月美二师争取伤心岭以后最大一次战斗。”

10月14日的作战

参战美军首次配发N-1951式防弹背心

大大降低了伤亡率

/wp-content/uploads/2020/10/qeUNFz.jpeg插图(10)

秦基伟把这个转达抄进了日志,他写道:“从我军来说,自破坏去年敌人秋季攻势之后在阵前还击中,这是缴获和杀伤敌人最大的一次。据此估量敌人还会继续发动攻击。敌人经由较长时间的准备,还丢掉遗体300多具,但不管敌人若何进攻,我信赖敌人最后照样要失败,扑灭脱离阵地的敌人比攻击敌人阵地之后举行频频争取,价值更小胜利和战果更大。”

1952年10月17日,上甘岭战斗打响后的第三天破晓,正在兵团加入理论训练班的45师政委聂济峰和29师政委王新急匆匆赶回了15军军部。

04

师政委回忆:军长不是先讲当下战况,而是先从海内、国际形势讲起。

聂济峰曾云云回忆在上甘岭大战发作之初见到秦基伟的情形:

他眼睛有点发红,已经几晚没有睡了。见到我们很喜悦,他说,他要休息一下,也叫我们休息一下。”聂济峰等人没有睡,他们到作战室领会一些情形,并给所在军队打电话吹风。

秦基伟“迷糊”一阵后就出来了。聂济峰说:“军长很乐观。他这小我私家作为高级指挥员的特点是,接触向来不重要,脑子又异常之苏醒。他睡醒后跟我们谈话,不是先讲当下战况,而是先从海内、国际形势讲起。”

秦基伟说:“今年国庆节相当热闹,但也很重要。由于全国都发动起来了,支援抗美援朝,常香玉演戏捐了一架飞机。我们这一仗打得可不简朴,对手是‘团结国军’,以美国为首的十六个仆从国。其他国家不愿发兵,不愿拿钱,但由于9月团结国要开大会了。以是美国打这个仗,就是要压着仆从国发兵出钱。”

最后他高声说:“这个仗可是有打头了。你们45师、29师有仗打了,准备拼老命吧!现在两个山头都被敌人占了,但坑道还在我们手里,我们准备夜间反扑,整个抗美援朝战线就看我们这儿了,我们拼老命也要把这一仗打好啊!”

秦基伟还告诉聂济峰:志司和兵团的意见是:“敌人要打多久,我们就跟他们拼多久!”总部已经下刻意,这个仗由15军指挥打。前面两个阵地由45师包了。有可能兵团和志愿军其他军队还要增添二梯队。(未完待续)

(“秦基伟与上甘岭之战”由第一军情一号哨位团结授权公布,分8次推出。全文36000余字)

历史上的今天|广州解放

让我们把目光聚焦到1949年10月14日的广州,这一天,这个具有光荣革命历史的城市,终于迎来了解放。 来源:贵州广播电视台 声明:本文已注明转载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邮箱:news@ersanli.cn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