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力邀毛泽东重庆谈判的台前幕后

中国共产党的中流砥柱作用是抗日战争胜利的关键

作者:天津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商业大学基地研究员 杨 东 75年前,中国人民经过不屈不挠的浴血奋战,打败了穷凶极恶的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取得了正义战胜邪恶、光明战胜黑暗、进步战胜反动的伟大胜利。在这场战争中,中国共产党以卓越的政治

文/张家康

/wp-content/uploads/2020/10/AVbUfq.jpeg插图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蒋介石在十天之内,延续给毛泽东发去三封电报,敦促速来重庆谈判。那时国共双方大多数人都不明晰,这一历史事件又有怎样的台前幕后呢?

“蒋介石如差别共产党杀青协议,他就休想进入东北 ”

1945年5月,欧洲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竣事。亚洲战场胜利在望,而蒋介石是一点精神准备都没有,还在卢沟桥事情八周年时揭晓纪念文章说:“以八年战斗的履历,我可断言,敌国民众在军阀驱迫诱骗之下,是只认得气力,不认得是非,也不知道利害。”招呼天下军民还要有历久作战的精神准备。

8月6日晨8时,美国在日本广岛投下第一颗原子弹。8日苏联对日宣战,苏联红军挥师发兵东北。9日11时30分,美国又在日本长崎投下第二颗原子弹。日本天皇召开御前集会,决议接受《波茨坦通告》。

此时,蒋介石的嫡系主力偏处西南,日军仍然占领自东北至广东的大片河山,吸收与缴械的问题已是迫在眉睫,诸如广州、长沙、武汉、南昌、九江、安庆、南京、上海、杭州、徐州、郑州、洛阳、青岛、济南、北平、天津、山海关、承德、赤峰、多伦、古北口、张家口、归绥、太原、包头、石家庄等战略要地的吸收,对于蒋介石来说都是至关主要的,而致命的是他的主力军队距这些地方都太远,若是不能实时运兵吸收,共产党就会去吸收。

/wp-content/uploads/2020/10/jq2MRv.jpeg插图(1)

◆1945年8月,蒋介石三次电请毛泽东赴重庆谈判。图为毛泽东的回电手稿。

杜鲁门在回忆录中,对那时蒋介石的措手不及的情形,说得最为明晰,他说:那时“蒋介石的权只及于西南一隅 ,华南和华东仍被日军占领着,长江以北则任何一种中央政府的影子也没有。”“事实上,蒋介石甚至想再占领华南都有极大的难题。要拿到华北,他就必须同共产党人杀青协议,若是他差别共产党人及俄国人杀青协议,他就休想进入东北。”

此时的中国共产党与10年前相比已是不可同日而语,八路军、新四军已生长到120万人,民兵也有220万人,在19个省内有19块解放区,面积约100万平方公里,人口近1亿。中国共产党亲切关注着抗战胜利后的中国是态。8月10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写了《关于日本投降后我军义务的决议》,明确指出:日本投降后,国民党一定向解放区进攻,和我们就吸收问题,有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他指出党的义务是: “现在阶段,应集中主要气力迫使敌伪向我投降,不投降者,按详细情形发动进攻,逐一祛除之,猛力扩大解放区,占领一切可能与必须占领的巨细都会与交通要道,争取武器与资源,并松手武装基本群众,不应稍存犹豫。”“未来阶段,国民党可能向我大举进攻,我党应准备调动军力,对于内战,其数目与规模,依情形决议。”

毛泽东态度明确,语气坚定,对抗战胜利后将要泛起的情形,已是了如指掌,胸中有数。8月13日,毛泽东在为新华社写的社论中,再次明确地提醒全党,“蒋介石在挑动内战”,并斩钉截铁地解释晰应对的目标:“人民获得的权力,绝不允许容易损失,必须用战斗来守护。我们是不要内战的。若是蒋介石一定要强迫中国人民接受内战,为了自卫,为了守护解放区人民的生命、财富、权力和幸福,我们就只好拿起武器和他作战。”

/wp-content/uploads/2020/10/bM7vam.jpeg插图(2)

◆1945年,毛泽东与朱德、何长工在延安。

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公布下令,招呼各解放区抗日军队向日伪军提议凶猛进攻,下令四周的日伪军在限制的时间内缴出所有武器,如拒不投降,立刻予以祛除,八路军新四军将吸收其所占的城镇和交通要道。延安总部又延续公布6道下令,要求各解放区武装军队向敌伪所占区域和交通要道睁开努力进攻,包罗要求冀热辽解放区等地的军队向东北进军,迫使日伪军投降。

这是蒋介石所最不愿看到的,由于,国民党军队的主力偏处西南,就地理位置而言,是远水救不了近火,而共产党的武装军队却占了天时地利之便。蒋介石急了,慌忙以最高统帅的名义给八路军发出强硬的下令:“所有该集团军所属军队,应就原地驻防待命。”固然,蒋介石也最清晰不外,八路军、新四军是不会买他的账的。现在对于他来说,时间是最要害的问题。他想起三年前,曾向周恩来提出过与毛泽东相会在西安的事。共产国际遣散后,他又致信毛泽东,希望“面谈一切问题”。二次相邀,都因种种原因而没有实现。现在只有装出一副谦和的样子,再次约请毛泽东来重庆,以谈判拖延时间。

这是蒋介石遮人耳目,诱骗舆论的习用手段,这在他授意张治中给胡宗南的密电中,显示的最为露骨和明晰,“现在与奸党谈判,乃系窥测其要求与目的,以拖延时间,缓和国际视线,俾国军抓紧时机,迅速收复沦陷区中心都会,再以有利之优越军事形势与奸党作详细谈判,如彼不能在军令政令统一原则下屈服,即以土匪清剿之。”就在蒋介石向毛泽东发出约请之际,上海、浙江的汉奸武装,摇身一变为国军,阻止新四军的进入。广州等27个战略要点,除张家口、古北口由八路军解放,多伦、赤峰、承德为苏军和外蒙古军占领外,其余的战略要点,多由美国抢运的国民党军所吸收。

赫尔利示意愿陪毛泽东去重庆,讨论改组政府和军队

1939年以来,国民党对中共向导的陕甘宁边区执行军事笼罩和经济封锁的同时,还执行政治隔离和新闻封锁。蒋介石为维护一党专政,不惜诱骗舆论,蒙蔽盟邦,给中共及其向导的抗日武装横加种种罪名,诬蔑共产党“损坏抗战,危害国家”,诬蔑八路军、新四军“违反政令、军令”,诬蔑游击队“游而不击”等。中共对此举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同时,一再示意迎接美国政府派代表团接见延安和敌后解放区,以真正领会事实的真相。

1942年5月下旬,周恩来在重庆会见美国记者斯诺时,老实地希望美国军事代表团和美国记者去延安观光接见。他还委托斯诺将八路军、新四军抗战业绩的资料带给罗斯福的照料居里,并附信一封,解释岂论在何种难题的情形下,中共都肯定坚持抗战,否决内战。信中还说,中共向导的军队只管已经两年多没有获得国民政府的任何补给,在装备上远逊于国民党军队,但却牵制着日本在华军力总数的快要一半。以是,同盟国提供给中国的援助,理应有坚持抗日的八路军、新四军的一部分。

随着抗日战争的深入生长,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包罗美国的一些政要都注意到,中共向导的军队是中国全民抗日的中坚气力。1943年1月,美国驻华大使馆二等秘书兼中缅印战区司令政治照料约翰·谢伟思最先提出,美军应向延安、华北和西北抗日根据地派出考察组。他指出,只有这样才气领会共产党,才气解决有关共产党的政治、军事、经济情形的疑惑,“所有这些问题只有到延安和共产党向导的解放区去,才气取得第一手的质料。”之后不久,另一位美国外交官戴维斯也在一份备忘录中,呼吁罗斯福总统派军事考察员去西北、华北。

/wp-content/uploads/2020/10/rEZjQn.jpeg插图(3)

◆1944年7月,毛泽东、朱德在延安机场迎接美军考察组成员。

在史迪威将军和高斯大使的有力支持下,罗斯福总统多次致函蒋介石,就向中共控制区域派遣美军考察组的事与之谈判。1944年6月,美国副总统华莱士访华,明确示意出对国共关系的关切,一再提出美军考察组的问题,仍然屡遭拒绝。不外,蒋介石终究拗不外华莱士,委曲同意向延安派驻美军考察组。7月22日,美军考察组一行9人在组长包瑞德上校的率领下,由重庆飞往延安,自此,中共与美国官方有了准正式的接触。

中共对美军考察组的到来,显示出热忱的迎接,党政军的高级向导人努力参与会见和谈话。毛泽东和周恩来在谈话中,希望美国运用其影响阻止国民党发动内战。毛泽东还向谢伟思提出这样的要求,思量到战后美军考察组的撤消,国民党将要发动内战的问题,美国能否在延安设立领事馆。所有这些都解释,共产党不是像蒋介石所妖魔化的那些,是些蛮不讲理的“红头发”野人。恰恰相反,毛泽东和延安给谢伟思以及他的考察组留下极深的印象,这一切都为美国力主国共谈判,提供了优越的基础。

考察组基于所见所闻的大量事实,给华盛顿发去许多讲述,其主要内容是延安和华盛顿在中国有着配合的利益,美国政府“不能无限制地担保一个政治上停业的政权”。他们建议美国应该周全支持国共两党,而不是片面地支持国民党,这样就有可能促使国民党执行改革,实现国共合作,以推动中国政治向着组成联合政府的偏向生长。这些讲述通过新闻媒体的报道,在美国产生出“激动人心的影响”。美国朝野无不否决中海内战,美国政府从维护自己的战略利益出发,力主调停国共两党的冲突,以配合一致地对于配合的敌人日本。

/wp-content/uploads/2020/10/umMVN3.jpeg插图(4)

◆1944年11月,毛泽东、朱德会见美国总统私人代表赫尔利。

1944年10月,在蒋介石的一再要求下,史迪威将军和高斯大使被召回国。随之而来的赫尔利一屁股坐到国民党那里,执行的是“扶蒋反共”的政策。赫尔利先以美国总统特使的身份,后又继任美国驻华大使,此公武士身世,自信自尊又无邪浪漫,虽对美国的对华政策明晰领会,但对中国的历史和现实却隔膜疏远而一知半解。赫尔利在华的主要使命之一,仍是调处国共两党的关系,继续中共与美国的对话。11月7日,赫尔利飞往延安,与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向导人谈判,力促国共军事气力的统一。

谈判虽然没取得实质性的效果,但赫尔利却满口准许,将说服蒋介石接受毛泽东的意见。同时,他还向毛泽东示意:若是蒋介石示意要见毛主席,我愿意陪毛主席去重庆,讨论增进中国人民福利,改组政府和军队的大计。我们将以美国国格担保毛主席及其随员的平安。显而易见,赫尔利是在用激将法,目的是促使国共高层坐下来和谈,其专心是无可厚非的。正是出于对赫尔利的尊重,周恩来才由延安回到重庆,使已中止的国共谈判又重新开启。

1945年2月13日,赫尔利陪同周恩来面见蒋介石。蒋介石拒不接受中共的意见,否决确立联合政府,甚至说出这样的话:“组织联合政府是推翻政府,党派集会是分赃集会。”国共和谈又陷入僵局。距此半年的时间,抗战周全胜利,蒋介石慌了手脚,已全力支持蒋介石的赫尔利建言,鉴于斯大林的公然态度,大可不必忧郁苏联的介入,可以放心大胆的约请毛泽东来重庆谈判。无论是否接受,毛泽东都要陷入两难之中。若是拒绝,则解释毛无和谈的诚意;倘若真的来了,我们则以时间争取空间,行使谈判的机遇,将国军运往华北、华中等地。赫尔利的建议恰中蒋介石的下怀,这才连发电报,敦促毛泽东早日成行。

斯大林去电延安,支持毛泽东去重庆谈判

在美苏两个大国角逐中,苏联斯大林的态度也是蒋介石思量的主要因素。实在,斯大林一直过高地估量国民党的气力,过低地估量中共的气力,甚至以为战后的中国只能认可蒋介石的首脑职位,只能由蒋介石向导的国民党政府来实现中国的统一。共产党只有妥协,制止内战,确立以蒋介石为首脑的联合政府。这是苏联一向的外交政策,斯大林对此从不掩瞒,直至1948年,他在一次谈话中还说:战后我们曾约请中国同志到莫斯科来,讨论中国的形势。我们直率地对他们说,中国同志应想法和蒋介石杀青妥协,他们应加入蒋介石政府并遣散自己的军队。

1945年2月初,罗斯福丘吉尔、斯大林在苏联克里米亚海岸的雅尔塔举行美英苏三国首脑集会,其中重点讨论苏联发兵东北对日作战的问题。斯大林准许发兵东北,然则却提出有损中国领土主权的先决条件:认可外蒙自力;大连商港国际化,苏联有优惠权力;苏联租借旅顺为海军基地;中东、南满铁路由中苏共管。这就是《雅尔塔协定》。最终苏联迫使国民党政府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认可了《雅尔塔协定》。

/wp-content/uploads/2020/10/VZbeIn.jpeg插图(5)

◆1945年,南京国民政府代表在《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上签字,如愿以偿的斯大林(后排右二)眼见条约签署。

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签署之后,苏联解释只支持蒋介石向导的中华民国国民政府。蒋介石在获得美苏两个大国的支持后,立刻发出约请毛泽东来渝谈判的电报。中国共产党对此有着高度的警醒,蒋介石的第一封电报发来时,中央在致徐冰、张明同志电报中指出:“请毛往渝,完全是诱骗”。中共中央还以朱德的名义公然提出六点要求,其中包罗“国民党在吸收日伪投降与缔结受降后的一切协定和条约时,必须事先与中共商议并取得一致”,和“请立刻废止一党专政,召开党派集会,确立民主的联合政府”等,这些要求如不能实现,那么,毛泽东的来渝谈判也就成为不可能。

对于国共重庆谈判,斯大林在给中共中央的电报中,示意了明确的态度,支持毛泽东去重庆谈判,“追求维持海内和平的协议”,“走和平生长的门路”,否则一当打起内战,“中华民族有扑灭的危险”。斯大林还说,中共的武装斗争是没有前途的,应该同蒋介石杀青协议,遣散军队,加入国民政府。在蒋介石给毛泽东发来第三封电报时,斯大林也发来了第二封电报,再次敦促毛泽东成行,指出,蒋介石已再三约请你去重庆协商国是,在此情形下,若是一味拒绝,海内、国际各方面就不能明晰。若是内战真的打起来,责任由谁负担?斯大林还在电报中担保:你到重庆同蒋介石谈判,你的平安由苏、美两家卖力负担。

毛泽东强调举国一致的联合政府,以实现和平开国

抗战胜利前夕,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几乎在统一时期相继召开了第七次天下代表大会和第六次天下代表大会。中共七大从4月23日开至6月11日,国民党六全大会则是从5月5日开至21日。毛泽东在中共七大上作《论联合政府》的政治讲述,主要内容是:彻底祛除日本侵略者,废止国民党一党专政,确立民主的联合政府,争取人民的自由,执行农村改革,生长民族工业,生长文化教育事业,团结知识分子,争取少数民族在政治、经济、文化的解放和生长,确立和平、自力、民主的外交等。毛泽东强调:“一切这些详细纲要,若是没有一个举国一致的民主联合政府,就不可能顺遂地在全中国实现。”

/wp-content/uploads/2020/10/JV3Unm.jpeg插图(6)

◆1945年,毛泽东在党的七大作讲述。

提出“民主的联合政府”,显然是对国民党一党专政的挑战,国民党六全大会很快就作出强烈的反映,坚决拒绝中共确立联合政府的建议。决议于11月12日召开“国民大会”。蒋介石还在政治总讲述中说:“今天的中心工作在于祛除共产党!日本是我们外部的敌人,中共是我们海内的敌人!”同时,蒋介石急于操办“国民大会”,决议先于7月7日召开国民参政会。

毛泽东公然抵制“国民参政会”和“国民大会”,而且努力举行两手准备,一面在抵制“国民大会”,一面在准备战后解放区的生长,主张军队生长到150万人以上,人口生长到1.5亿人以上,争取未来政府设在我们地方。

从1945年1月以来,国民党军队一直没有放松对中共武装气力的榨取和袭击。据万仁元、方庆秋主编《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军秘密作战日志》披露,国民党第二战区1月发生战斗12次,2月发生战斗19次,3月发生战斗18次,若是说1--3月份是小规模的战斗,那么进入4月,国民党军便有大军队的作战,双方投入的军力都是师、团的建制,军事冲突日渐升级,到了7月,战火是越烧越旺,巨细战斗竟达80多次。国民党第二战区是这样,天下其他战区的形势也是大同小异,内战是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国共之间的剑拔弩张的形势,吓坏了中心人士,他们忧郁大规模内战的发生。以褚辅成为首的7名参政员于6月2日致电毛泽东、周恩来,希望国共继续商谈,从速完成团结。中共中央十分体贴褚辅成等的良苦专心,于16日复函,虽然坚持拒绝加入国民参政会,然则,却示意出和平的意愿,“倘因人民盼望团结,诸公热心呼吁,促使政府醒悟,放弃一党专政,召开党派集会,并立刻执行最迫切的民主改革,则敝党无不乐于商谈。”电报还约请他们前往延安。

/wp-content/uploads/2020/10/J7bi63.jpeg插图(7)

◆1945年7月,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和延安各界代表在机场迎接由王若飞陪同来延安接见的国民参政会参政员褚辅成、黄炎培、冷、傅斯年、左瞬生、章伯钧。

褚辅成、黄炎培、冷遹、傅斯年、左舜生、章伯钧,除却因病的王云五,6位参政员于7月1日从重庆飞抵延安。他们受到毛泽东、周恩来、朱德、林伯渠、吴玉章的热情接待。“相互都十分坦诚,十分恳切”,并组成《中共代表与褚辅成、黄炎培等6参政员延安谈判纪录》,双方取得两点共识:一,住手举行国民大会;二,从速召开政治集会。

中共中央对和平示意出努力的态度,甚至作出一定的妥协,并准备在万不得己的情形下,只要国民党改变反共政策,可以思量认可“专制加若干民主”的解决方式。中共中央十分重视美国的“觉悟”,指示驻重庆的代表,必须让美国人明晰:“以为蒋可以打败日本,统一中国,但效果会与其希望相反。日蒋如决战,蒋必再败;日如退却,蒋必内战,统一无望。美只有扶助中国民主气力,才气战胜日寇,阻止内战,取得战后和平。”“阻止内战,取得战后和平”,正是国人瞻仰已久的心声,中共对于和平谈判,已经发出了十分显著的信号。这样,中心气力才得以从中斡旋和游说。

1945年8月5日,中国民主同盟揭晓《在抗战胜利声中的紧要呼吁》,提出“民主统一,和平开国”的口号,民盟政治讲述以为,抗战胜利后,是“中国确立民主国家千载一时的机遇”,民盟的义务,“就是钻研怎样把握住这个千载一时的机遇,实现中国的民主,把中国造成一个十足道地的民主国家”。

黄炎培从延安回到重庆后,与胡厥文、章乃器、施复亮、李烛尘等配合筹备组织中国民主开国会,宣称:愿“以贞洁平民的协力,不右倾,不左袒,替中国确立起来一个政治上和平奋斗的典型”。主张对美苏接纳平衡政策,对国共取和谐态度,要求政治民主、经济和头脑自由。

第三党卖力人章伯钧向记者揭晓谈话,要求国民党“立刻竣事党治,执行民主,给人民以民主权力,并认可现有一切抗日民主党派正当职位”。

/wp-content/uploads/2020/10/2ANNje.jpeg插图(8)

◆1945年9月,毛泽东、赫尔利、蒋介石等人在重庆谈判时代合影。

民主、统一、和平开国,成为战后中国的要害词,蒋介石正是接过这些口号,作为约请毛泽东来渝的主要理由,他在给毛泽东的电文中就有:“大战方告终结,内争不容再有。深望足下体念国家之艰危,悯怀人民之痛苦,配合戮力,从事建设。”好一副悲天悯人的菩萨心肠。

然而,蒋介石怎么也想不到毛泽东会慨然成行,更没有推测毛泽东到重庆后,长袖当舞,异常活跃,会客探友,如鱼得水,媒体会晤,妙语解颐,一扫几十年来被妖魔化的形象,更有一首《沁园春·雪》,在山城刮起不大不小的旋风,展现出毛泽东文人政治家、政治家文人的神采和魅力。蒋介石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维权支持:河北冀能律师事务所

大案纪实:东北四大悍匪之一,墙头草谢文东,但要与此人比那他就是草根

东北四大悍匪之一,墙头草谢文东,但要与此人比那他就是草根!亲爱的读者你好,首先感谢你来到这里,其次希望你能关注一下作者,这会让你每天都能看到新的历史事件,谢谢了。 上世纪初清朝处于覆灭期间,全国各地纷纷暴乱,有一些是为了推翻清朝发起,但有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