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一样的东方精神”——志愿军的战斗精神永不过时

大案纪实:东北四大悍匪之一,墙头草谢文东,但要与此人比那他就是草根

东北四大悍匪之一,墙头草谢文东,但要与此人比那他就是草根!亲爱的读者你好,首先感谢你来到这里,其次希望你能关注一下作者,这会让你每天都能看到新的历史事件,谢谢了。 上世纪初清朝处于覆灭期间,全国各地纷纷暴乱,有一些是为了推翻清朝发起,但有一

(文/刘子君 王雷)

70年前,中国人民志愿军奔赴抗美援朝战场,与天下上最强的军队睁开了一场殊死搏斗。志愿军指战员不畏强敌,战胜武器装备优劣悬殊带来的极大难题,把“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发挥到极致,将敌人打回谈判桌,打出了让对手百思不得其解的“谜一样的东方精神”。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面临壮大的作战工具、生疏的作战环境和严酷的作战条件,磨炼出勇敢战斗、不怕牺牲、不怕疲劳和延续作战的革命精神;上下同心、坚守阵地、决不退却半步的上甘岭精神;在任何艰难困苦眼前都绝不低头,敢于拼搏、勇于牺牲的“打不烂、炸不停的钢铁运输线”精神;敢于亮剑、勇于胜利、无畏生死的“空中拼刺刀”精神。

像原木般一排排涌上来

中国人民志愿军进入朝鲜时,正值以美国为首的“团结国军”大肆北犯,妄图在感恩节前攻陷朝鲜。气焰嚣张的敌人分兵冒进,如入无人之境,战场事态危在旦夕。美国第8集团军司令沃尔顿·沃克对朝鲜战局极为乐观,并向记者说:“万事如意,异常之好。”

面临武装到牙齿并掌握绝对制空权的“团结国军”,装备落伍、补给难题的志愿军将士毫无惧色,居然自动提议延续进攻作战,用“铁脚板”与车轮赛跑,靠血肉之躯与飞机坦克拉锯。

云山战斗中第39军第116师3个团从东、西、北三个偏向先后攻入云山城内,与美军睁开了短兵相接的肉搏战。志愿军与美军的第一次交锋,以美军骑兵第1师的“坦克乘员和步兵在忙乱中四散奔逃”而了结。

断言“中国人没有参战”的麦克阿瑟又将二线军力所有压上,于11月24日提议“圣诞节前竣事战争总攻势”。彭德怀则刻意以攻对攻,集中军力,实行双层战争迂回,向敌睁开壮大攻势。

在东线战场,第9兵团围歼美陆战第1师2个团。为了与敌人抢时间,战士们连防寒服装都来不及换,就穿着薄薄的棉衣和解放鞋,慌忙从海内奔赴自然条件异常恶劣的朝鲜北部长津湖区域,潜伏在冰天雪地的预设阵地,以坚贞的毅力静待战机开启。

1950年11月27日夜,在冰雪中潜伏了6天的第9兵团第20、第27军的8个师突然向长津湖区域的美军提议凶猛攻击。在零下30多度的气温里,志愿军战士披着白布从树林里冲出来,由于裤腿被冻住无法弯曲,他们跑得很慢,在美军眼中就像是“原木在移动”。美军的坦克、火炮和机枪一齐射向他们,他们像原木一样一排排倒下去,后面的又像原木一样一排排涌上来。美国军事史学家蒙特罗斯厥后记述道:“陆战队的坦克、大炮、迫击炮和机关枪大显身手,然则中国人仍然源源而来,他们视死如归的精神令陆战队肃然起敬。”

美军陆战第1师作战处长鲍泽上校在回忆录中写道:“长津湖的冰天雪地和中国军队的狠命袭击是每一个陆战队员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噩梦。”

在西线战场,志愿军第38军113师全体官兵,忍受极端疲劳,在崇山峻岭中延续攻击前进14小时,平均每小时前进5公里,先后打垮南朝鲜第7师、土耳其旅、美25师、美骑l师、英28旅各一部,先敌5分钟抢占三所里,切断了敌军的退路。松骨峰前,向南突围与向北支援之敌相隔不到1公里,却始终不能前进一步。这一仗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8军缔造了步兵进攻作战速率和顽强性的极限,获得“万岁军”的赞誉。

缔造天下阵地防御战事业

上甘岭战争是抗美援朝战争阵地防御战的一个里程碑,标志着志愿军完全掌握了正面战线的自动权。这场战争曾被美国媒体谈论为“朝鲜战争中的‘凡尔登’”。

1952年10月14日,美国为扭转战场上的被动局面,钻营在谈判中的有利职位,在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亲自指挥下,对志愿军第15军45师防守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提议凶猛进攻,著名的上甘岭战争由此打响。

敌我双方在3.7平方公里的两个高地上,先后投入10万余军力,举行了43昼夜的频频争取,战斗空前猛烈。秦基伟将军曾回忆道:“外面工事被摧毁了,草木被打光了,坑道被打短了,山头的岩石被打成了半米多深的粉末。上甘岭的上空,差不多天天都是昏天黑地,硝烟缭绕,云云炮火密度,古今中外罕有。”志愿军指战员就是在云云严酷的条件下,凭着“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的信心,顽强坚守、巍然屹立在阵地上,铸就了中国军队的精神高地。

担负597.9高地2号阵地还击义务的是第135团7连。战斗中,2排排长孙占元双腿负重伤,战友们要把他抬下去却遭到严肃拒绝,他强忍剧痛,架起机枪继续战斗,接连打退敌人两次打击,毙伤敌80余人。敌军提议第三次攻击,在战友相继伤亡、弹药告罄、敌军蜂拥上阵地的情况下,孙占元从敌人遗体上解下手雷,滚入敌群,拉响手雷与敌同归于尽。

在“团结国军”的狂轰滥炸下,志愿军被迫转入坑道作战,这是比阵地战更艰辛、更难题的作战:强烈的打击波撞击着坑道、震撼着人体,不少人磕破了舌头、嘴唇;坑道内弹药、粮食、药品等物资越来越匮乏,阳光、水甚至空气,都稀缺到使人难以生计的境界。在一滴酒精、一卷绷带都没有的时刻,伤员们只好听凭伤口发炎腐烂,为了不影响战友的情绪,他们强忍疼痛,一声不吭,许多伤员都用嘴紧咬着床单,有的至死嘴里的床单都无法拿下来。

坚守上甘岭主峰的志愿军第134团第3营8连,在断粮缺水的绝境中坚守坑道作战14昼夜,3次打光3次重修,最终以伤亡254人的价值歼敌1700余人,被打出381个弹孔的战旗始终飘扬在上甘岭主峰,缔造了天下阵地防御战史上的事业。

填弹坑速率比拼轰炸速率

1951年7月10日,朝鲜息兵谈判最先。为迫使朝中方面就范,“团结国军”总司令李奇微下令:“在此谈判时代,应接纳行动以充分发挥空中威力的所有能力,取得最大的效果,来责罚在朝鲜任何地方的敌人。”

随后,“团结国军”空军制订了“空中绞杀战”设计,贪图用90天时间所有摧毁朝鲜北部的铁路系统,妄图损坏志愿军前后方联系,“窒息”志愿军前线军队。

据美军统计,截止到朝鲜息兵协议签字,共炸毁桥梁1153座,炸坏3049座,铁路切断28621段,炸毁机车963辆,炸毁车辆82920辆。在这样严酷的情况下,打破美军封锁,保证物资补给,成为志愿军能否坚持胜利作战的重大战略问题。

志愿军将士在防空火力微弱、手艺装备和物资器材极端缺乏的条件下,以大无畏的勇气和顽强的战斗精神,在最严酷的空中威胁之下,举行了一场艰辛卓绝的反“绞杀战”斗争,建立了一条“打不烂、炸不停的钢铁运输线”。

美军日日轰炸,志愿军铁道兵军队夜夜抢修。2.5万人的铁道兵团,高喊着“人在铁路在,人在大桥在”,“誓死要与铁路、大桥共存亡”。“不惜一切价值,保证铁路畅通无阻”的口号,奋战“317”,买通“29”。铁道兵1师的一个连,延续奋战76昼夜,抗击美军轰炸26次,全连伤亡99人,只剩下40人,仍然坚持完成了义务。

卖力筑路抢修的工兵团、兵团直属队和各军、师等部战士,在反“绞杀战”的关键时刻,由于缺少营养和过分疲劳,许多患上了夜盲症。为了避开敌人的飞机,门路抢修大多都在夜间举行,而且还不能使用照明用具,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战士们就结成“互助组”,两两配合完成义务。美国人叹息:“中国军队抢修军队填补弹坑的速率可以和F-86航行员的轰炸速率匹敌。”

在志愿军各军队齐心协力的奋战下,仅在反“绞杀战”时代,就修复了铁路20024处次、延伸878公里,桥梁2086座次、延伸79.7公里,隧道151座次;整修公路31条,新辟公路7条,共计全长2450公里(其中新修公路290公里),修建桥梁、涵洞1206座。在开城谈判会议室,敌军将领异常惊讶地看到志愿军已经穿上新棉衣。

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厥后赞叹:“虽然联军的空军和水师尽了一切气力贪图阻断共产党的供应,然而共产党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顽强毅力,把物资送到前线,缔造了惊人的事业。”

“空中拼刺刀”的殊死搏斗

1950年12月21日,年轻的中国人民空军坚决听从党的呼吁,组成志愿军空军,奔向硝烟弥漫的朝鲜战场。

那时,志愿军空军作战飞机不足200架,航行员的航行时间很短,在喷气式飞机上的平均训练时间还不足20小时。从指挥员到航行员,没有一个有过空战的履历,而对手却是拥有15个空军联队,1200多架作战飞机,一半以上航行员参加过第二次天下大战,航行时间多在1000小时以上的天下头号空中强敌。

实力相差云云悬殊,面临蜂群般遮蔽朝鲜上空的敌机,志愿军空军以“空中拼刺刀”的精神,以有我无敌的英雄气概,与敌睁开殊死搏斗。

1951年1月21日,26岁的空4师28大队大队长李汉受命率6架飞机升空作战。这个代号为81041军队第28大队的战斗整体,仅有10名航行员,最小的副大队长李宪刚年仅18岁。

这是一支刚刚完成高空中队编队和单双机攻击等训练课目,甚至空中动作量一大,编队都市散开的队伍。但李汉说:“我们这些航行员,多数来自陆军的优异战士,有着人民子弟兵英勇作战,不怕牺牲的大无畏精神。”首次交锋,李汉击伤敌机l架,旗开得胜。空军首长发来贺电,此次空战“证实年轻的中国人民空军是能够作战的,是有战斗力的”。

今后,第28大队10天出战3次,击落击伤敌机3架,实现了他们出征前的誓言,以自己的英勇行动打破了美国空军不能战胜的神话。这也成为志愿军空军以后继续取得更大胜利的劈头。

1952年2月10日,空12团3大队大队长张积慧在僚机的配合下,将誉为“稀奇勇敢善战”的“空中英雄”,美国空军“喷气机王牌航行员”的戴维斯击毙。戴维斯有着3000多小时航行履历,参战266次,被誉为“空中的职业杀手”、“美国空军的自满”,而击落他的张积慧刚刚过完25岁生日。

空军司令员刘亚楼曾指出,初战时,虽然我们手艺很差,毫无空战履历,然则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具有英勇无畏的政治品质和陆军的战斗履历,以是经由短期突击训练,就能和帝国主义最高级空军航行员匹敌,而且能够击落它,这是很了不起的!

在抗美援朝作战中,人民志愿军空军取得了击落敌机330架、击伤95架的骄人战绩。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官斯特梅莱耶将军不得不哀叹,中国空军正在以他无法想象的速率迅速壮大,成为他们在朝鲜上空强有力的对手,美军的空中优势无可挽回地受到来自中国方面强有力的挑战。

无论时代若何生长,战争形态若何转变,人始终是战争制胜的决定性因素,勇于亮剑的血性永远不会过时。(作者为军事科学院军队政治工作研究院解放军党史军史中央研究员)

/wp-content/uploads/2020/10/Eb2UFz.jpeg插图

志愿军某集团军坦克军队在战前宣誓。(资料图片)

泉源:参考消息网

蒋介石力邀毛泽东重庆谈判的台前幕后

文/张家康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蒋介石在十天之内,连续给毛泽东发去三封电报,催促速来重庆谈判。当时国共双方大多数人都不理解,这一历史事件又有怎样的台前幕后呢? “蒋介石如不同共产党达成协议,他就休想进入东北 ” 1945年5月,欧洲反法西斯战争胜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