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最大的瘟疫,曾2次息灭人类文明!最后败在这个中国人手里

历史试题惹争议遭作废,香港教育局回应

澎湃新闻记者 吴怡 据香港特区政府新闻处5月23日消息,香港中学文凭考试历史科试题惹争议,香港考试及评核局(简称“考评局”)决定取消试题。对此,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表示,“这是负责任的做法,社会应该相信考评局的专业。” 争议源于5月14日香港中学文

历史试题惹争议遭作废,香港教育局回应

汹涌新闻记者 吴怡 据香港特区政府新闻处5月23日新闻,香港中学文凭考试历史科试题惹争议,香港考试及评核局(简称“考评局”)决议作废试题。对此,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示意,“这是负责任的做法,社会应该信赖考评局的专业。” 争议源于5月14日香港中学文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10/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9.gif插图

鼠疫
人类历史上最致命的瘟疫
它依附一己之力,改写过历史
息灭过古希腊,损坏过东罗马帝国中兴梦
摧毁过整个欧洲的社会结构
损坏力足够“优异”
人类与它进行了千年之战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10/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41.jpg插图(1)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10/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16.png插图(2)

公元前430~公元前427年
雅典城内,突发怪病
原本身体杠杠的人
竟然会被突袭的凶猛高烧击倒
他们眼睛发红,似乎能喷出火一样
喉咙和舌头最先充血
全身散发出恶臭味道
吐逆、腹泻、干渴、身体极端疼痛、溃疡
更恐怖的是,有的人疯了
赤裸着身体在街上游荡,四处找水喝
直到倒地而死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10/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44.jpg插图(3)

幸运活下来的人
不是没了手指、脚趾、眼睛
就是丧失了影象,成了行尸走肉

古希腊历史学家、文学家修昔底德
对这场惨烈的战疫这样形貌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10/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45.jpg插图(4)

经由后人剖析
这场瘟疫很有可能就是鼠疫
那时,雅典人口麋集
医疗条件十分有限
饮用水基本都来自公用的蓄水池
这一切都为鼠疫肆虐提供了“绝佳条件”
经此一战,雅典险些损失了1/4的民众
这场战疫,人类完败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10/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17.png插图(5)

公元520年
鼠疫又一次卷土重来
这一次主要波及地中海沿岸
由于疫情最严重的区域恰逢查士丁尼执政
此次瘟疫也被称为查士丁尼大鼠疫
染病后,人们会突然发烧
还说自己能看到妖怪、幽灵
他们身上的某些部位会莫名肿胀
之后会逐渐溃烂
很多人都撑不外2~3天
战争和商业加快了鼠疫撒播
最严重的时刻
一天就有可能殒命5000~10000人
据传查士丁尼曾命人挖掘深坑
用来掩埋死尸
在那时的医疗条件下
深埋遗体确实起到了一定的防疫效果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10/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46.jpg插图(6)

这是医学史中明确纪录的第一场
鼠疫世界性大盛行
据统计,整个地中海33%的民众因此丧生
这一战,人类依然完败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10/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18.png插图(7)

从十四世纪中期到十六世纪
每隔10年就会有一种怪病侵袭欧洲
患病的人皮肤肿胀溃烂
甚至还会泛起玄色结痂和大片坏死
于是人们把这种病称为“黑死病
这令人心惊胆战的“黑死病”着实就是鼠疫
著名作家薄伽丘的《十日谈》中
就记录了黑死病肆虐欧洲的情景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10/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47.jpg插图(8)

那时,人们以为“黑死病”由“瘴气”导致
于是一名叫Charles的医生
发明晰鸟嘴面具
鸟嘴面具是最早的口罩雏形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10/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48.jpg插图(9)

面具的鸟嘴里填满了
龙涎香、薄荷叶等药草
戴着这种面具的医生被称为“鸟嘴医生”

1348年,罗马教皇克莱门特六世特批
瘟疫医生们剖解遗体的特权
于是,大批医生勇赴前线
冒着生命危险用剖解刀获取
“第一手资料”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10/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49.jpg插图(10)

其中,一位名为希利亚克的医生
通过剖解判断出了鼠疫
有肺鼠疫和淋巴腺鼠疫两种类型

让人类对鼠疫的熟悉更近了一步
正是由于黑死病盛行时代
教会对剖解的“放权”
促进了近代剖解学的萌芽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10/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50.jpg插图(11)

值得一提的是
隔离制度也诞生于这次鼠疫
当鼠疫马上就要侵袭米兰时
大主教下令在最先发现鼠疫的三所衡宇周围建起了围墙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10/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51.jpg插图(12)

米兰因此幸免于难
而针对盛行症的隔离制度也被沿用至今
人类与鼠疫之间的“战疫”
终于泛起了曙光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10/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19.png插图(13)

1910年的冬天,一场瘟疫“大闹”哈尔滨
最放肆时一天夺走了183人的生命
恐怖气氛逐渐伸张
时任天津陆军军医学堂帮办的归国华侨
伍连德博士临危受命
前往一线抗疫

那时医学界以为
鼠疫只能从老鼠身上的跳蚤传给人
然则
日本专家剖解了几百只哈尔滨的老鼠
也没在它们身上发现罪魁祸首——
鼠疫杆菌

一时间,真相扑朔迷离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10/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52.jpg插图(14)

但伍连德博士在隐秘剖解一具病人遗体时
发现遗体中确实存在着大量鼠疫杆菌
不仅如此
他还发现疫情暴发的傅家甸
衡宇低矮,门窗紧闭
室内一人染病很快熏染全家
且病人都是咳嗽加高烧的症状
基于以上事实和日本专家的前车之鉴
他勇敢假设
此次鼠疫可在人与人之间
通过飞沫和呼吸撒播
并将它命名为“肺鼠疫”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10/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53.jpg插图(15)

为了阻断肺鼠疫“飞沫撒播”的阴谋
伍连德用两层纱布和一块吸水药棉
设计出了一种成本低廉但效果显著的口罩
这种“伍氏口罩”很快被普及

鉴于无法深埋的遗体会成为传染源
伍连德还亲自上书朝廷请求火葬病人遗体
以摇动传统的勇气
从死神手里抢回无数性命

此外,伍连德还推行了
控制交通、隔离疫区
征调医务人员集中控制的措施
这些疫情控制理念至今仍在被沿用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10/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54.jpg插图(16)

4个月后,哈尔滨人民终于战胜了鼠疫
人人纷纷走出家门,喜极而泣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依赖科学手段
在人口麋集的大城市乐成控制盛行症

在链霉素等抗菌药物被广泛应用的今天
盛行症防控理念和手艺正在逐步完善
鼠疫不再是无法治愈的玄色噩梦
就像加缪在名著《鼠疫》的末尾
所写的那样
“人类终于‘战胜’鼠疫
口岸燃起久违的绚烂烟花”

然则,人类与疾病的斗争仍在继续
我们仍需满怀斗志,保持郑重
在充实吸收前人履历的基础上
逐步完善医学这门“战术”
赢得每一场“战疫”的胜利

参考文献

[1]梁坤莲.鼠疫与政府应对 ——以1920—1921年东北鼠疫为中央的考察[J].防灾科技学院学报,2019,21(3):84-89.

[2]高建红.试论黑死病对西方医学生长的影响[J].韩山师范学院学报,2015,36(6):96-100. DOI:10.3969/j.issn.1007-6883.2015.06.018.

[3]裴世东.黑死病对中世纪欧洲社会影响的历史剖析[J].绥化学院学报,2015,35(8):97-100. DOI:10.3969/j.issn.2095-0438.2015.08.029.




往期推荐




历史上最大的瘟疫,曾2次息灭人类文明!最后败在这个中国人手里



【主创团队】
编辑:郭倩、王凤灵
插画设计:罗青青 / 校对:胡磊
排版:李永敏 / 运营:陈韵伊
统筹:叶正兴



喜欢医典,快来“点亮星标”

不再错过精彩内容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10/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11.gif插图(18)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10/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12.gif插图(19)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10/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13.gif插图(20)

历史上的旗袍女郎,真像剧里一样千娇百媚吗?

本文系“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迎接读者转发朋友圈。 本       文     约 4504 字 阅       读       需       要 13 min 最近一则“剧中千娇百媚的旗袍女郎”的词条登上了热搜,人人纷纷在网上晒出了自己心目中影视剧里最惊艳的旗袍造型。 这些风情万种,

历史上的旗袍女郎,真像剧里一样千娇百媚吗?

本文系“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欢迎读者转发朋友圈。 本       文     约 4504 字 阅       读       需       要 13 min 最近一则“剧中千娇百媚的旗袍女郎”的词条登上了热搜,大家纷纷在网上晒出了自己心目中影视剧里最惊艳的旗袍造型。 这些风情万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