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太后下葬时的豪华穿着,首次曝光

王树声大将夫人、解放军304医院原副政委杨炬同志逝世,享年99岁

杨炬(1921年11月30日-2020年10月7日) 《祖国》杂志从亲属处获悉,开国大将王树声夫人、解放军304医院原副院长、副政委杨炬同志于2020年10月7日23点50分在北京仙逝,享年99岁。 杨炬 杨炬,1921年11月30日出生于湖北南漳县,1938年8月赴延安,同年加入中国共

经由6年的不懈起劲,

《后宫遗珍——清东陵慈禧及容妃衣饰修复功效展》

今年8月在中国丝绸博物馆开幕。

慈禧下葬时的穿着打扮,首次向民众公然展示。

/wp-content/uploads/2020/10/amUje2.jpeg插图

/wp-content/uploads/2020/10/6zAbMf.jpeg插图(1)

/wp-content/uploads/2020/10/nuaeEz.jpeg插图(2)

慈禧下葬时穿的三层衣服 从外往里依次是:龙袍、团寿长袍、福字夹衣

慈禧一生嗜权如命,享尽荣华富贵,

1908年去世后,

她和无数至宝一起葬入位于河北的清东陵,

20年之后,“清东陵盗宝案”震惊天下,

昔时陪葬的瑰宝被抢掠一空,

盗墓者以为不值钱的文物被随意蹂躏,

近百年后,我们才有机遇好好抢救和修复。

中国丝绸博物馆是全世界最大的丝绸博物馆,

丝织品修复团队的实力在海内压倒一切。

我们探访了馆内的修复室,

采访了修复师王淑娟。

“我们不能让文物完全复现昔时的光华,

但至少现在让它活下来了。”

撰文 鲁雨涵

/wp-content/uploads/2020/10/reINZ3.jpeg插图(3)

/wp-content/uploads/2020/10/B3Mj2q.jpeg插图(4)

网友凭据慈禧生前照片绘制的彩色图

8月酷暑,西子湖畔的一栋小房子被绿荫围绕,格外清凉。这里是中国丝绸博物馆,虽然事情日的游客不多,然则一到周末就游人如织。许多人一进门就问:慈禧在哪儿?香妃(即容妃)在哪儿?

他们都是来看《后宫遗珍——清东陵慈禧及容妃衣饰修复功效展》的,门票免费,开展首个周末就有3000多人慕名而来,成为疫情以来的岑岭。事情职员不得不在门口手写“小黑板”:慈禧展,出门左转过桥。

/wp-content/uploads/2020/10/fmQr6v.jpeg插图(5)

左:慈禧太后佛装像(故宫博物院藏) 右:容妃像

展览最吸引人的,即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展出了这两位历史传奇女性的一些贴身遗物。展厅不大,放了16件展品,9件来自慈禧的东陵,4件来自容妃陵,另有3件是故宫调拨。

慈禧太后的衣饰距今已经有120年的历史,容妃的相对来说更早一些,有快要300年的历史。

/wp-content/uploads/2020/10/yiABRb.jpeg插图(6)

更有意思的是,这个展览并不在中国丝绸博物馆的正厅里,而是在修复展示馆的二楼。隔着展厅一侧的落地玻璃,就可以看到楼下的文物修复室,修复师们正在专心致志地事情。

这批展品能够与民众碰头,离不开这些修复师的起劲。民国时期慈禧定东陵曾遭偷窃,丝织品在盗贼眼里属于不值钱的器械,被随手扔弃,厥后出土之后也没有条件好好保留。中国丝绸博物馆艰难修复了六年,战胜了无数手艺难关,才使得我们今天有缘一见,慈禧下葬时穿的什么、垫的什么、枕的什么、盖的什么。

每一件展品都是从从定东陵中挖掘出来的,曾经陪同慈禧在地宫中度过了漫长的时光。

/wp-content/uploads/2020/10/IZvENr.jpeg插图(7)

黄江绸绣五彩五蝠平金佛字女龙袍正、后头

比帝王龙袍还细腻的女龙袍

慈禧身前的大太监李莲英,曾经口述过慈禧地宫中陪葬的众多无价之宝,包罗慈禧下葬时的穿着:“身着金丝串珠彩绣制服,外罩绣花串珠褂”。

研究职员在清算慈禧内棺的时刻发现,慈禧在敛葬时一共穿了三层衣服。

最外层的是一件龙袍,也是此次展览的重点展品之一:黄江绸绣五彩五蝠平金佛字女龙袍。

/wp-content/uploads/2020/10/JFfeUv.jpeg插图(8)

慈禧龙袍中央的正龙

/wp-content/uploads/2020/10/6nqUJn.jpeg插图(9)

十二章纹,依次是:日纹、月纹、星辰、山纹 龙纹、华虫、宗彝、藻纹 火纹、粉米、黼纹、黻纹

龙袍上一共有九条龙,两肩、前后身各有一条正龙,下襟前后各有两条行龙,里襟里有一条行龙。还绣有“十二章”纹,即12个图案,每个图案代表差别的寄义,例如日纹、月纹、星辰纹代表日月星辰,山纹代表稳重,龙纹代表转变,藻纹代表清洁,火纹代表灼烁等。

十二章纹原本只限于帝王的龙袍上使用,在清代是帝王身份的标志。慈禧用了,体现了她不一样的职位和身份。

/wp-content/uploads/2020/10/Rjeqe2.jpeg插图(10)

慈禧龙袍上的佛字

修复师形容慈禧的这件龙袍是龙袍的plus版,由于除了通例的龙和十二章纹以外,龙袍上还用金线绣了31个“佛”字,既显示了慈禧对释教的崇信,也可以进一步体现老佛爷的与众差别。

/wp-content/uploads/2020/10/rQnAbq.jpeg插图(11)

雪青缎平金绣团寿女夹袍正、后头

中心一层是一件团寿的袍子:雪青缎平金绣团寿女夹袍,用盘金绣出370多个团寿纹,每个寿字直径也许5厘米。

袍子下半身内侧可以看到反印的“寿”字,说明慈禧下半身还穿了配套的裤子,现在穿在慈禧的身上,还没有被挖掘出来。

/wp-content/uploads/2020/10/mea2Q3.jpeg插图(12)

绿绉绸平金绣福字女夹衣正面

/wp-content/uploads/2020/10/aMbyei.jpeg插图(13)

在最里层,慈禧穿的是一件福字的上衣:绿绉绸平金绣福字女夹衣,整件衣服上以平金绣的方式,绣满了200个“福”字。

三层衣服,整体上都继续了清代皇后吉服的特点。在清宫的衣饰制度中,品级由高到低是朝服、吉服、常服、便服。实物证实,清代帝后都是穿着吉服入殓的。之前有影视剧拍摄过盗东陵的情节,内里慈禧穿着朝服入殓,那是纰谬的。

/wp-content/uploads/2020/10/ryq2Un.jpeg插图(14)

堆绫荷花枕套

生前喜欢荷花,死后也要“步步生莲”

在展览中我们看到,慈禧下殓时,垫的是荷花褥子,枕的是荷花枕头,穿的是荷花鞋。

褥子接纳了铺绒绣的针法,绣满了栩栩如生的荷花。整条褥子就像一幅画一样,荷花向上生长,既灵动又雅致。

褥子中心部门由于触碰着慈禧尸身,颜色褪成黄色,然则其它部门的颜色依然保持得很好,呈现出一种稀奇鲜亮的蓝色。

/wp-content/uploads/2020/10/y2iiAj.jpeg插图(15)

铺绒加金丝绣荷花褥

/wp-content/uploads/2020/10/qYJ3Iz.jpeg插图(16)

荷花褥的细节

馆内专门做染料研究的职员剖析检测,褥子上面所用的染料,并不是古代纺织品常用的植物染料,而是一种人工合成的化学染料。合成染料于1856年发现,在19世纪末期传入中国,在那时属于有数质料。“物以稀为贵”,皇室使用便也无独有偶了。

听说在敛葬的时刻,荷花褥子上还铺了厚厚的一层的珍珠,慈禧太后就躺在上面。李莲英纪录说:“太后未入棺时,先在棺底铺金花丝褥一层,褥上又铺珠一层,珠上又覆绣佛串珠之薄褥一。”

此外,慈禧入棺后“两足登莲花上,头顶荷叶。死后左旁置玉藕一只,上有荷叶、荷花等”,身边四处都有和荷花有关的物件。

/wp-content/uploads/2020/10/bQBJJb.jpeg插图(17)

慈禧与众随从乘平底船游湖

慈禧信佛,生前就稀奇喜欢荷花,经常扮成观音行船穿梭于荷塘之中,或者坐在河畔鉴赏荷花,也算是她的生涯兴趣之一。

死后,也遵照那时的敛葬习惯,步步生莲,保佑逝者尽早地升入神仙世界。

/wp-content/uploads/2020/10/YR7rUn.jpeg插图(18)

陀罗尼经被

最重磅展品:价值千金的陀罗尼经

在所有的随葬宝和慈禧的遗体之上,盖着一条织金的陀罗尼经,这是整个修复项目中最重磅的一件文物。

“陀罗尼经被” 又名“往生被”,是一种织有金梵字经文的随葬物。在清代的时刻,这种经被一样平常后妃(朱紫以上)可用,朱紫以下经皇上恩赐方可使用。

/wp-content/uploads/2020/10/6rmINr.jpeg插图(19)

陀罗尼经被没有展出,而是放在修复室里

现在发现的陀罗尼经被的实物中,慈禧的这一块是面积最大的,宽2.75米,长2.9米,几乎是常见经被的四倍之大,由一架织机一气呵成织出来,没有任何拼缝的痕迹。

李莲英曾经描述说,慈禧的这块经被“明黄缎底,捻金织成,织有汉字陀罗尼经文二万五千字”,还缀有820粒珍珠,估值16万两。

/wp-content/uploads/2020/10/naUZzq.jpeg插图(20)

/wp-content/uploads/2020/10/NVziYz.jpeg插图(21)

实物显示李莲英一点儿也没有夸张,除了两万多字的汉字经文之外,还织有蝙蝠、荷花、菩萨、喇嘛塔等图案。经文自己也组成了一座佛塔的形状,内容来自《金刚经》《心经》等等。所有的图案和经文都没有一处重复。

王淑娟向我们先容说,这块经被无论是尺寸、材质、设计照样织造身手,都已经超过了习惯的做法,可以说是异常罕有的,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

经济价值固然加倍不可估量。可资对照的是此前在乾隆天子陵墓中发现的“缂丝陀罗尼经被”,在拍卖会上拍出过1.3亿元的天价。

/wp-content/uploads/2020/10/YBvQne.jpeg插图(22)

/wp-content/uploads/2020/10/Nreia2.jpeg插图(23)

浅蓝色纱彩绣藤萝团寿字衬衣正、后头

后宫也喜欢穿蕾丝

这次展览除了有慈禧敛葬时的衣饰和寝具以外,另有从故宫调拨过来的一样平常衣饰。其中一件——浅蓝色纱彩绣藤萝团寿字衬衣,相比于地宫出土的衣服,颜值颇高,尤为显眼。

衬衣的主体面料是罗地(一种丝织品),由于故宫的保留环境较好,至今依然保持着异常鲜艳的蓝色。

/wp-content/uploads/2020/10/JjAVrq.jpeg插图(24)

紫藤花图案和团寿纹样

/wp-content/uploads/2020/10/yi6Jru.jpeg插图(25)

蝴蝶纹蕾丝

衣服上面有彩绣的紫藤花图案和盘金绣的团寿纹样,尤其特殊的是在衣襟和下摆边缘,还镶有一圈玄色的蝴蝶纹蕾丝。

众所周知,蕾丝是一个进口货,大约在19世纪60年代随着西方传教士一起传入中国,在中国被称为“花边”或“抽纱”。

清代的《训俗条约》纪录了那时的妇女衣裙的镶边越来越庞大,样式之一是“金白鬼子栏杆 ”,也就是西洋花边。

王淑娟预测,那时卖力采办的大臣在市场上购买了蕾丝,献给妃嫔们缝到衣服上作为装饰,可能也成了风靡后宫的一股时尚潮水。

/wp-content/uploads/2020/10/faINbi.gif插图(26)

《末代天子》 卢燕饰慈禧

生不逢辰的瑰宝

和我们在影视剧里看到的华美鲜艳的后宫衣饰不一样,这些展品看起来都发黑发黄,最多只有七八成新。然而,这已经是全力修复的效果。七年前,王淑娟第一次看到它们的时刻,还都只是一块块破布。

2013年冬天,她和国丝的修复团队一行4小我私家来到河北遵化的清东陵。他们将这些丝织品战战兢兢地从文物库房里搬出来,丝织品本来就对照懦弱,在阴晦的地下经由了数十年,破损状态异常严重,四处都有变形、腐烂、污染、虫蛀的痕迹。

/wp-content/uploads/2020/10/2Y73Yb.jpeg插图(27)

慈禧陵寝

慈禧下葬时,曾经风景无限。凭据英国《泰晤士报》纪录,慈禧的殡葬规模只有唐朝的武则天可以与之相匹配。听说昔时慈禧的棺材由120人抬着,整个葬礼军队多达7000余人,耗时5天,一起从紫禁城走到位于河北遵化的清东陵。

凭据李莲英的纪录,慈禧地宫中陪葬了众多无价之宝:

棺底铺满了一层珍珠、白玉和红宝石,慈禧的穿着用品上也缀有大量珠宝,凤冠上的一颗珍珠就价值白银约一千万两,身边摆满了九玲珑宝塔、翠玉佛、翡翠西瓜、红珊瑚树等不可胜数的大件至宝,嘴里还含着一颗价值千金的夜明珠。

/wp-content/uploads/2020/10/nmaqU3.jpeg插图(28)

《苍穹之昴》 田中裕子饰慈禧

然而,她去世不到20年,就发生了惊动天下的“清东陵盗宝案”。1928年,军阀孙殿英以军事演习为名,率领手下用炸药炸开了乾隆的裕陵和慈禧定东陵。

整个盗墓历程历经了七天七夜。盗墓者掠走了所有随葬至宝,连慈禧入殓的衣服也没有放过。

慈禧下葬时穿着的三层衣服,曾经都是光芒万丈的华冠丽服。衣服上的每一个图案、佛字、团寿纹中心,都曾缀有一颗珍珠。凭据资料推测,那时慈禧身上填有大珠约500粒,小珠约6000粒,估值高达22.8万两。

/wp-content/uploads/2020/10/bueUB3.jpeg插图(29)

/wp-content/uploads/2020/10/UVRnae.jpeg插图(30)

衣服上只剩下缝珍珠的线头

盗墓者扒下了慈禧所穿的衣饰,揪走了上面的珍珠,随后把衣服随意地扔在墓中,她的龙袍甚至被抛弃在了陵外。

厥后溥仪派人来对慈禧举行重新埋葬时,才重新把龙袍和其他衣饰放回了地宫之中。

1984年头,国家文物局和清东陵文物保管所曾组织过一支清算团队,卖力清算慈禧遗体和棺内遗物。那时介入清算的资料室卖力人徐广源曾经回忆道:

开启棺盖后,一件黄缎大被把棺内盖得严严实实,被上盖着一件黄缎袍,袍上又盖一件蓝缎坎肩。慈禧遗体保留得对照完整,头朝北,脚朝南,仰身直卧。脸和遗体的上身被黄绸子包裹着,下身穿着裤子,遗体下面铺着一件黄绸里蟒缎褥。

/wp-content/uploads/2020/10/iimIvu.jpeg插图(31)

由于那时的手艺有限,清算团队仅仅是对棺材内部举行了消毒,增添了简朴的防腐处置,就把遗体和衣物又原封不动地放了回去。

直到2013年,国家文物局启动清东陵修复项目。中国丝绸博物馆的修复手艺小队来到清东陵,共采集了龙袍、枕头、荷花褥子、经被等在内的20件文物的基本信息。2014年,这批文物被运到中国丝绸博物馆,最先正式修复。

/wp-content/uploads/2020/10/7jIRzq.jpeg插图(32)

龙袍修复前、后

/wp-content/uploads/2020/10/Z7rmMn.jpeg插图(33)

团寿长袍修复前、后

“修旧如旧”

国丝的修复团队经由了整整一年的研究,才制订出了最后的修复方案。

慈禧穿在最外层的那件龙袍,那时只是被加封在了装照片的玻璃镜框内里,整件衣服被压得扁扁的,两条袖子被折叠起来,折痕处都发生了断裂。修复团队把龙袍从玻璃里拿出来的时刻也异常小心,由于在镜框里待的时间久了,部门面料可能会粘附在玻璃上。

取出之后,先要对龙袍举行消毒和清洁,通常是用棉签沾取有机溶剂,一点一点地对局部举行洗濯。洗濯清洁之后,要对龙袍举行整形,把经纬线扭曲变形的地方,调整到正常合理的“经直纬平”的状态。

/wp-content/uploads/2020/10/mAniYf.jpeg插图(34)

串珠堆绫彩绣荷花鞋面修复前、后

慈禧脚上穿着的绣花鞋,原本在鞋身与提跟的地方,用堆绫绣的方式绣满了荷花,鞋头装饰了缨穗,以万字曲水纹锦镶边,异常细腻。修复师拿到手的时刻,只剩下了一个破破烂烂的鞋面,他们自己给补上了鞋底,才还原了鞋子的立体形状。

/wp-content/uploads/2020/10/yyyEBz.jpeg插图(35)

/wp-content/uploads/2020/10/FZV3iq.jpeg插图(36)

团寿长袍绦带理顺前、后

再如那件团寿长袍,衣服边缘本来有许多装饰作用的绦带,拿到手的时刻已经散成了一团乱麻。修复团队要把它们一根一根地捋顺,再重新固定在衣服边缘处。

陀罗尼经被是修复难度最高,也是最后一件修复乐成的。由于面积大、做工细,11位修复师天天轮班,修了五六个月才完成。

为了找到和经被厚度相近的缎子,修复师跑遍了杭州的面料市场,最后才在一家做床上用品的店里,定制了一些布料,买回来之后再染成类似的颜色。

在修复历程中,除了依据文物自己残存下来的信息,修复团队也查询了许多相关的资料。曾经介入了清东陵挖掘项目的研究职员于善浦,就在著作中详细纪录了地宫中的文物状态,给修复历程提供了依据和参考。

/wp-content/uploads/2020/10/auUbEz.jpeg插图(37)

中国丝绸博物馆

修复文物的中国丝绸博物馆位于杭州的西子湖畔,是第一座天下性的丝绸专业博物馆。单就纺织品文物来说,中国丝绸博物馆的判定和修复团队的专业性在天下数一数二。

清代是杭州丝绸生产的鼎盛时期,天子批阅用的奏折就是从“杭州织造局”出来的。现在,杭州织造局早已不复存在了,百年前的文物又被送回杭州修复,令人感伤。

/wp-content/uploads/2020/10/JJFRr2.jpeg插图(38)

/wp-content/uploads/2020/10/yaAbya.jpeg插图(39)

王淑娟先容,清东陵的这批文物主要使用了物理修复,也就是接纳和文物面料气概一致的面料,衬在文物破损部位的下面,通过响应的针法将背衬质料和文物缝合起来,相当于对文物做了整体加固。

除了善于修复丝绸织品以外,国丝的修复团队还修复过棉、麻织品,来自新疆的毛织品,他们见过的最细的丝线,只有头发丝的九分之一。

/wp-content/uploads/2020/10/j2YRjy.gif插图(40)

修复孔子博物馆藏的明代妆花纱蟒衣

许多古代衣饰上另有种种装饰品,材质也不但一,金属线、羽毛、贝壳都可以做装饰物,这些特殊质料需要稀奇的修复和维护。

他们也遇到过一些历史更久的织物,基本一碰就碎,就会先接纳丝卵白加固的化学方式,从微观的分子层面举行加固,再举行物理修复。

/wp-content/uploads/2020/10/3ei6rq.gif插图(41)

现在,他们正在修复一件来自西周时期的国博珍藏的麻裤,这也是现在人们所能见到的最早的一条裤子实物。

到了近现代的纺织品,他们修复过袁世凯在登位时刻所穿的一套制服,鲁迅纪念馆委托修复的一套鲁迅先生穿过的一样平常服装等。

所有步骤完成以后,修复团队还要撰写修复讲述,纪录文物的修复全历程。这个档案会一直随着文物走,为以后可能的修复提供参考。

/wp-content/uploads/2020/10/6jQbum.jpeg插图(42)

修复团队和陀罗尼经被合影

馆内20余名修复师,全都是女性,最资深的已经事情了20余年,最年轻的是一位97年的小姑娘。“天下从事纺织品文物修复的男生也很少,大部门都是女生,可能由于纺织品文物的修复需要能耐得住性子,心灵手巧,女性占有更大的优势。 ”

在王淑娟看来,每一件来到馆里的文物就像是上了年数的老人,种种心理性能都退化得对照厉害;而修复师就像是外科医生,先对病人举行一系列的检查,然后有的放矢。

“虽然我们不能让文物完全重现昔时的青春,然则最起码到现在为止,它的病害已经稳固了。”正如王淑娟所说,至少要让文物先活下来,这是最主要的。

部门素材提供:中国丝绸博物馆

勿忘国耻!“九一八”之夜,如果抵抗了,会怎样?

历史没有“如果”。可对于“九一八”之夜,我们不妨“如果”一下:如果抵抗了,会怎样? “九一八”事变当时,日军在东北有正规军1个师团和6个独立守备队,约1.4万人,在乡军人(退伍军人)1万余人,另有警察3000多人。东北军有正规军16.5万人,非正规军4万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