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烈事迹】王光泽:不幸被俘的师长,拒绝投降被就地处决

曾是强渡大渡河勇士之首的他,很可能成为共和国将军,却为何最终倒在战友枪口下……

在中国革命史上,曾经涌现出无数气壮山河的英雄集体,“大渡河十七勇士”即其中之一。 大渡河,地处深山峡谷,安顺场一带河宽达300多米,水流湍急,激浪翻滚。蒋介石想利用这一天堑,把红军消灭在大渡河南岸,使红军成为第二个石达开。1935年5月24日晚,红一

王光泽,1903年11月11日出生于湖南省衡阳县金花乡鹤桥村一户雇农家庭。他7岁被塾师王世事收容,念了几个月的书,8岁便被迫去地主家放牛营生,11岁学手艺,到攸县、茶陵等地做木匠。湖南大革命热潮中,他回乡加入工会斗争。长沙发生马日事情以后,家乡呆不下去,他又潜往茶陵腰陂一带,以木匠手艺维持生涯。

茶陵是井冈山区域的一个县,工农群众革命斗争热情很高。1930年,王光泽担任了腰陂镇工会主席兼赤卫队队长,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茶陵地方游击战斗中,他获得磨炼提高,先后担任赤卫连连长、县苏维埃警卫营营长、自力团团长。自力团编入湘赣红军主力红六军团时,他担任第五十三团团长。他率团随军加入了历次反“围剿”作战,多次立下战功。

多年的征战生涯,使王光泽迅速成为湘赣红军的一名骁将,受到指战员的恋慕和信任。1934年8月,红六军团受命西征,为中央红军战略大转移开路。王光泽随军转战千里,艰苦备尝,到达贵州印江县木黄,与贺龙率领的红三军会师。当红军主力进军湘西,开拓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时,他独当重任,担任黔东自力师师长,留在黔东特区坚持斗争。为了牵制敌人和掩护红军主力东进,他率自力师于10月28日从四川省酉阳县南腰界出发,向西迂回,经由甘家堡、土门、铅厂坝、枫香溪等地,对敌守备微弱的地方主动出击。在14天内,他同敌人打了巨细20多仗,迫使湘、川、黔诸敌都调向黔东区域,胜利完成了接应主力的义务。而红军主力因此得以顺遂进入湘西。

王光泽把大量湘、川敌军引向黔东区域,虽然削减了红军主力的压力,但也增加了自力师的难题。特别在11月间,湘军王东原部和川军达凤岗旅分两路向川黔界限沙子坡进逼时,自力师的职员削减,弹药粮秣也十分缺乏,他不得不率部向人迹罕至的梵净山区突围。当他正准备休整时,不意黔军李成章旅5000余众又从另一个偏向进入梵净山区。两军在护国寺狭路相逢,他只得指挥军队奋勇迎战,连卫生员、炊事员、伤病员都加入了战斗。他与敌在梵净山区周旋了三天,才在一个夜晚突出重围,经贵州省松桃县的马槽河到达普觉。他乘隙袭击了国民党县政府的孟溪区公所,弥补了部门弹药和给养,然后准备翻越秀山县界进入湘西。但行经邑梅(梅江)时又与敌军遭遇,军队伤亡惨重,政委段苏权负伤,一个团长牺牲,另一个团长下落不明,军队已由原来的700多人锐减到不足200人。随后,黔东自力师在四川秀山县之迓架与川、湘接壤的大板场,延续遭到当地团防的袭击。当军队迂回到达干坝子时,已是弹尽粮绝,战士们倒下去就起不来。这时,他只好将军队化整为零,涣散突围,到湘西寻找主力红军。

王光泽突围来到川湘界限的涌洞,在穷苦农民吴荣友家里休息了两天,被吴荣友送上去湖南花垣的门路。他走到上川时,被涌洞乡的民团拦住盘问,见口音纰谬,就把他捆绑起来,送到永兴乡公所。这时,有人认出他就是赫赫有名的红军师长王光泽,他因此立即被川军第二十一军直属第四旅旅长田冠伍派一连士兵押去旅部驻地——酉阳县龙潭镇,同时打电报给川军总司令刘湘和蒋介石请功。王光泽来到龙潭镇后,田冠伍待如上宾,三天两宴,热情款待,并以银元金条相赠。王光泽不为所动,而是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招呼国共两军团结抗日。田冠伍无法可施,便对他进行了20多天的严刑逼供,同样没有使他屈服。1934年12月21日,蒋介石电令刘湘将王光泽就地处决。当他被押往刑场时,田冠伍下令士兵将他捆在一张椅子上,脚上钉上死镣,然后抬到离龙潭镇四里路远的一座荒山邬家坡杀戮。

王光泽虽然英勇牺牲了,然则黔东自力师突围出去的指战员归回主力红军后,继续他的未竟之志,在湘西宽大区域睁开斗争,使苏维埃的红旗又在湘鄂川黔四省边区高高飘扬。

网络编辑:国梁

温馨提醒: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微信民众号:中华英烈网(ID:zhonghuayingliewang)

投稿须知:“追寻先烈足迹”短视频正在征集中,投稿请将作品以附件形式(建议将邮件主题命名为“作品题目+投稿人姓名/联系方式”)发送至邮箱yingliewang@vip.sina.com,详情请点击“中华英烈网”《“追寻先烈足迹”短视频征集启事》查看。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毛泽东在西柏坡197封电报指挥24场战役

西柏坡,地处河北省平山县中部,是滹沱河北岸一个仅有七八十户人家的小山村。它西靠太行山脉,东与华北平原相衔接,距华北重镇石家庄仅90公里。全国解放前夜,党中央、毛泽东选址于此,将其作为指挥人民解放战争的“大本营”,在这里组织指挥了包括三大战役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