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军队用盟军战俘做流行症实验

一个半世纪以前,马克思是如何预言中国的?

马克思毕生关注中国,他以中国近代史的起点——鸦片战争为主要切入点,分析了近代中国面临危机和走向衰落的原因。在揭露西方列强侵华罪行的同时,马克思坚决维护中华民族的尊严,热情支持中国人民的正义斗争,预言中华民族必将在变革中崛起,成为开启整个东方

近年来,日本731军队与沈阳盟军战俘营的相关历史,受到了中国和日本方面相关学者的关注,许多档案资料和口述历史被挖掘和网络,相关的考证和研究成果陆续揭晓,使众人能够对照深入地领会和熟悉二战时代日本731军队针对沈阳盟军战俘营盟军战俘的一次特殊隐秘行动的执行历程。

731军队进驻盟军战俘营

众所周知,日本第731军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代,凭据天皇敕令设立的用来举行细菌试验和细菌战的特种军队。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审讯时代由英国检查团提出的证据文书3113号和3114号,展现了日本731军队与沈阳盟军战俘营相关历史的一角,美国国家档案馆也藏有这部门相关档案。

档案显示,1943年2月1日,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向731军队下达了一个特殊作战下令暨“关总作命丙第九八号下令”,该项下令要求日本731军队迅速派遣将校5名、下士官5名、兵10名共计20名职员携带器材到达沈阳盟军战俘营,“举行慢性痢疾患者的菌检”。

关东军下令下达后,731军队组建了沈阳盟军战俘营“事情小组”,该小组于同年2月14日到达了沈阳盟军战俘营,并立即在战俘营内建立了“事情场所”。

凭据相关历史资料显示,731军队“事情小组”到达战俘营向沈阳盟军战俘营所长报到后,15日便最先了重要的“事情”。“事情小组”在北大营“奉天俘虏收容所”暂且营区内的操场上,设置了浅易的事情台,最先对1000多名盟军战俘逐一举行“体检”。“事情小组”在战俘营时代,定期对战俘举行抽血,还频仍举行注射所谓的“疫苗”。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731军队“事情小组”在沈阳盟军战俘营开展了大量的“事情”。

731军队的霍乱班班长凑正雄是派往沈阳盟军战俘营“事情小组”的成员之一。战后,在苏联哈巴罗夫斯克(伯力)对前731军队部门成员举行的审讯中,柄泽十三夫的审讯纪录使我们对731军队“事情小组”在沈阳盟军战俘营的“事情”内容有了进一步的领会。

检察官问:“请你说说,第731军队是否举行过考察美国人对于流行症的抵制能力呢?”

柄泽十三夫回覆:“我记得这是1943年头的事。那时我在沈阳军医院内养病,军队中一位姓凑的科学事情员前来看我,他对我谈到他自己的事情情形,并说他住在沈阳是要研究美国战俘对于流行症的抵制能力巨细问题。凑是由第731军队专门派到盟军战俘营里来考察盎格鲁-撒克逊人对于流行症的抵制能力的。”

检察官问:“为此而执行磨练过美国战俘血液的性能么?”

柄泽十三夫回覆:“正是如此。”

在法庭上,苏联检方注重到,凑正雄在1943年完成的实验项目正是《美国士兵的血液特征及对流行症的免疫力》。

另外,一位前731军队成员岛田常次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证实:血液测试是用战俘做的,霍乱小组始终需要血清及其它的器械举行实验和研究。在回忆中他也提到那时在凑正雄向导的谁人组事情,凑研究员经常和其他教授带着几种细菌去战俘营,曾经对美国战俘举行过痢疾病菌的测试。在战俘不知情的情形下给他们喝熏染病菌的液体。对那些死去的战俘举行剖解是为了查明症状,知道菌株在他们体内发生的作用。

/wp-content/uploads/2020/10/NFviuq.jpeg插图

沈阳盟军战俘营墓地

英国战俘罗伯特·皮蒂的日志

英国陆军少校罗伯特·皮蒂,在新加坡战场被俘后辗转关押在沈阳盟军战俘营,直至1945年日本投降,其战俘编号为24号。在关押时代,皮蒂背着日本看守把在战俘营中天天发生的事情以只有自己知道的怪异记号纪录在纸上,并想尽办法举行隐藏。虽然日志的一部门因日军的严密检查被发现没收,然则大部门完好地保留了下来。1985年,他接受了英国ITV电视台的采访:“在我的日志里,我将日本人为我们举行接种、注射、预防注射时说明的理由如实地纪录了下来。那时,我们没有能力领会这是不是真实的。”随后,皮蒂将日志所有提供给了摄制组,公之于世。

在《皮蒂日志》里,关于731军队在战俘营中的“事情”情形有相当内容的详细纪录:

1943年

2月14日,注射天花疫苗。

2月15日,2名美国人在医院殒命,来战俘营的日本人对遗体举行领会剖。

2月20日,对全体战俘举行是否患有腹泻和痢疾的菌检。

2月23日,为142小我私家举行了葬礼。105天殒命186人,全是美国人。

2月24日,医学观察竣事,效果是通俗腹泻,并不致命。很显然,这批医疗队只是打着给战俘治病的旗帜,现实上并没有接纳什么有用措施把战俘的病医治好。

3月8日,在123天里殒命194人。

4月19日,日军又举行了一次医学观察。

6月4日,日军举行第3次医学观察。然则在这几回来访时代,医疗队似乎并不太热衷于若何把战俘的病治好,而只是给他们注射了一些“预防疫苗”,并询问了许多新鲜的问题,好比战俘们的种族靠山等。这批医生怪僻的行为引起了战俘们的嫌疑,他们似乎并不是来给战俘治病的。

6月5日,注射0.5cc痢疾疫苗。

6月8日,腹泻的人继续增添。

6月13日,注射1.0cc痢疾疫苗。

8月6日,现在有206人殒命。

8月29日,注射痢疾疫苗和1.0cc伤寒、副伤寒疫苗。

9月12日,给每位战俘做了血液测试。

9月19日,给每位战俘抽取约莫40cc的血做血沉测试。

10月9日,给全体战俘做X光检查,检查是否有结核杆菌。

10月10日,注射0.5cc霍乱疫苗

10月17日,注射1.0cc霍乱疫苗。

11月21日,现在殒命人数跨越230人。

1944年

2月6日,给全体战俘注射疫苗。

2月20日,注射0.5cc伤寒、副伤寒夹杂疫苗。

2月27日,伤寒副伤寒夹杂疫苗注射。

5月21日,注射0.5cc痢疾疫苗。

5月28日,注射1.0cc痢疾疫苗。

8月20日,给全体战俘注射了1.0cc伤寒副伤寒疫苗。

1945年

1月28日,给全体战俘注射疫苗。

2月27日,给全体战俘注射0.5cc伤寒、副伤寒疫苗。

3月6日,给全体战俘注射1.0cc伤寒副伤寒疫苗。

在皮蒂的这部门日志中,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从1943年2月14日731军队进驻战俘营最先至1945年3月6日的两年间,战俘至少被注射过种种疫苗多达15次。注射次数之频仍,已经完全超出了正常注射疫苗的周期频率。

战后,原英国战俘(编号1210号)阿瑟·克里斯蒂作出如下的证言:那群人(指731军队“事情组”)第一次来的时刻就最先了一系列的注射。每月的身体丈量也是从谁人时刻最先的。之后,在12个月间注射了16次。还认真地对我们说这些注射是肠伤寒、副伤寒夹杂疫苗、疟疾疫苗等。可是令人疑惑的是疫苗的预防注射英军每7年一次、美军每5年一次,而我们接受疫苗的注射,谁人真的是疫苗吗?

抽血也是每月都有的事情。迫使我通过远心星散机将血液星散成红细胞和血浆。每月从收容所运出的血样每人50cc,1000人5万cc。每月抽取这么多的血液用于做什么呢?

原美国战俘(编号190号)罗伯特·布朗回忆:在到达奉天不久,有一批日本医生来到战俘营,给我们注射疫苗并编出号码,然则不久后许多人死去,那时一位叫大木的日本医生救了我,许多年以后,这位大木医生告诉我,他是731细菌军队成员。

/wp-content/uploads/2020/10/2m6bMb.jpeg插图(1)

日军731军队“事情小组”在沈阳盟军战俘营开展“事情”

731军队对盟军战俘的危险

战争竣事后,美国政府战后观察小组曾对沈阳盟军战俘营发生的事情举行了详细的观察,并形成了一份《奉天战俘的履历》文件,此文件2003年解密后存于美国国家档案馆。该文件中关于731军队在战俘营的纪录:

有乍寒乍热这种疟疾症状的人必须上报,给他们检查体温顺血,并给他们一个卡片,纪录着他们每隔一天去药房取奎宁的情形。奎宁的用法是:前3天天天15粒,接下来的10天天天9粒,后10天天天3粒。这是一个疗程。通常是两三周后病人又泛起乍寒乍热的症状,又得重复一个疗程。与美国(对这种疟疾)的治疗方式相比,奎宁的剂量很谬妄,美国的治疗方案是天天服30至50粒。日本人对其他病也用类似的方式治疗。可见,对战俘的“治疗”也许并不是想彻底地治愈,而更像是在行使战俘频频的发病领会对流行症的抵制力。

战后,美国众议院分别在1982年和1986年举行了两次退伍武士事务部小组委员会集会。在1986年的美国退伍武士事务部小组委员会集会上,原战俘(编号843号)老兵詹姆斯·弗兰克回忆:在1943年的春天,日本军官派两名战俘配合来访医疗队的事情,他就是其中之一。日本人让他从小屋一个接一个地搬运出遗体,摆放在剖解床上,他亲眼看见这些士兵的身体器官被割掉,并都被放进了几个特殊的容器里,上面标上了每个战俘的号码,并作了详细的纪录。标本用卡车从战俘营运走。不久有一些战俘被挑选出来做测试,这批日本医务职员对美国战俘的种族靠山举行了详细的询问,战俘们必须回覆是苏格兰人、法国人、英国人照样哪个国家的人。

原英国战俘(编号1183号)杰克·罗伯特回忆:1943年头的一个早晨,自己身体状况相当欠好,但不敢到“医院”去。由于,进入“医院”的人谁也回不来。我到放置遗体的小屋去,那里聚积了约莫340具遗体。遗体的足部都系着号码签。日本人让我把二三具遗体搬到住在这里的日本“医生”那里。他们都带着防毒面具。在这里时他们总是隐藏着面目。我和另一小我私家被付托将遗体抬起,放到剖解台上。然后,他们切开遗体的肚子。将手伸入深处,掏出胃、胆、小肠等器官。并取出肝脏样的器械和肺什么的。然后,切开头,取出脑子的一部门。

原澳大利亚籍战俘(编号25号)布莱曼在战俘营医院做了一名医生,他行使事情之便将日志藏在病人的床下(日本人从不靠近患肺结核的战俘),他纪录了“731军队医疗组”3次进入战俘营举行“事情”的情形。第1次“731军队医疗组”“对那些遗体(殒命战俘)举行领会剖,并取了样本贴上标签。然则,在3次造访战俘营的历程中只做了林林总总的检查、抽血等,无论是对战俘营的条件,照样战俘大量殒命的事实都没有提出有价值的意见。”

/wp-content/uploads/2020/10/eqAbqa.jpeg插图(2)

日军731军队“事情小组”在沈阳盟军战俘营开展“事情”

在1986年的集会上,原美国战俘(编号768号)格雷格·罗德里格斯证言:战后40多年的时间里,由于莫名其妙的发烧、疼痛和劳累等症状,他每年要去退伍武士管理局医院许多次,有一次高烧温度竟到达华氏106度(约莫摄氏41度)。直到10年前,一个医生确诊他得了周期性伤寒,在他的血液里有大量的伤寒杆菌。

格雷格·罗德里格斯的儿子朗格瑞曾是美国战俘协会会长,2003年9月他来到曾经关押过他父亲的沈阳盟军战俘营,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他说:父亲在被俘时代,曾被注射过疫苗,尔后的日子里他的体温一直高于凡人……和父亲一样的美军战俘之以是无故发烧、哆嗦、夜里冷汗、爬虫般的脱皮、麻木,都是由于731军队潜入到战俘营,以打预防针的名义将病菌注射到战俘体内。2003年的9月19日下昼3时30分,朗格瑞在中国出示了美国政府开放性文件“战俘营给美军战俘注射鼠疫的英文证实”,他揭破说:“注射疫苗,证据在这里。”

原美国战俘(编号968号)托马斯·乔治·雷格斯回忆:一天晚上他正在发高烧,乍寒乍热,一个日本医生侧身前来,要求乔治躺在床上,把一面镜子放在他的鼻孔下,稍后又把一个羽毛插入了他的鼻孔,乔治以为日本人是在检查他呼吸一类的事情。但自从那以后他高烧不止,病魔缠身,这一分钟感受还很好,下一分钟溘然病发起来,最先是几个月,继而几年甚至更长。他去医院做过无数的试验和检查,医生都找不出他的病根。乔治身为6个子女的父亲,他的病菌若干传给了他的子女,影响了他(她)们的身体康健,从婴儿时期最先,他的两个女儿就得了甲状腺病,一个儿子患了关节炎。

通过幸存战俘的回忆叙述,使我们领会731军队在战俘营中的“事情”有了感性的熟悉。表面上看731军队“医疗小组”到战俘营的目的是观察战俘殒命缘故原由及改善战俘的康健状况,然则现实的“医疗事情”并不是真正的从战俘康健出发,对战俘举行治疗。治病是不重要的,甚至是微不足道的。那时的盟军战俘履历了残酷的战争、押运及在奉天战俘营的恶劣生存环境的折磨,生病是一定的,然则除了重症殒命的战俘,一样平常情形下应该痊愈,尤其是若是举行对症的治疗的话。然则正是731军队对战俘的“医疗”给战俘的身体带来了终身的影响。

被关押在“奉天俘虏收容所”的1000多名英、美等国家的战俘,经由战争的磨练、殒命行军、殒命运输的折磨,在到达战俘营后,便最先大量的患病、殒命。若是日军真想给大批得病的盟军战俘举行治疗,使他们身体康健起来的话,那么在沈阳即有属于地方的、在那时日本本土及其占领地所有医院中都压倒一切的“满洲医科大学”,又有隶属于军队的也就是柄泽十三夫住院治疗的“奉天陆军医院”可以提供治疗。总之,在那时日军统治下的沈阳完全可以做得到,基本没有必要派731军队进驻战俘营。更何况731军队是举行细菌战的特种军队,不具有医疗的性子。况且,1943年头的二战事态,使731军队对于细菌战的研究与准备事情加倍重要。若是只是单纯为了给战俘治病,日军怎么会容易动用这样一支军队去做一些对他们来说简直是无足轻重的事,而更使人费解的是关东军以下达作战下令的方式派731军队进驻战俘营。

战后对731军队的观察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美国战略情报局制订了一项代号为“火烈鸟行动”的义务,这项义务的目的就是解放被关押在中国东北的美国战俘。关于这项义务的文件上明确说明,战略情报局成员在战争胜利那天只要一接到通知就马上飞往哈尔滨解救美国和其他盟军战俘。这项下令稀奇值得人注重的地方是在哈尔滨并没有盟军战俘营,最近的一所战俘营是沈阳战俘营。由此可见,那时的美国政府及作战部门都有考虑到731军队可能行使盟军战俘举行细菌试验。美国情报机构知道日本人在哈尔滨四周举行着细菌实验,以是他们坚信应该有战俘在那。看起来他们去哈尔滨四周营救战俘似乎并不是由于不清楚盟军战俘营在哪,而是他们坚信有些战俘已经被带到了哈尔滨成了细菌军队的实验品。

战后的1946年,美国《星级太平洋星条报》《纽约时报》美国等相继报道了石井军队行使盟军战俘做生物武器细菌实验的事情。

1947年8月,一份美国政府档案资料解释:“现在有一种可能,在奉天四周有苏军建立的自力观察组已经发现日军用美军战俘举行活体细菌实验的证据,而且许多美军战俘因此失去了他们的生命。此外,这些证据很可能已被苏联运用在对日本战俘的执法审讯当中。”

1956年3月,美国联邦观察局一份备忘录中纪录:“国防部稀奇行动办公室JamesKelleher先生在美军占领日本后进一步证实了该效果,他认定日本人在1943-1944年在满洲把美军战俘用作细菌实验,美军战俘无疑成为受害者……相关方面的资料被视为高度敏感并严格控制。”

1980年后,森村诚一《恶魔的饱食》出书后,行使盟军战俘做实验的问题再次受到亘古未有的关注。他说:“受害人大多数是中国人、朝鲜人以及俄罗斯人,然则从各方面资料泉源中可以得知受害者也包罗英国人、荷兰人、澳大利亚人、新西兰人和美国人。”

(参考档案资料:美国国家档案馆藏解密文件《奉天战俘的履历》《奉天战俘讲述(2月讲述)——防治流行病暂且小组事情情形汇报》《昭和二十年度—俘虏人名簿—监视情报系》;《前日本陆军武士因准备和使用细菌武器被控案审讯质料》,莫斯科外国文书籍出书局,1950年;(日)西里扶甬子:《生物战军队七三一》,草根出书社,2002年;(美)丹尼尔·巴伦布莱特著《人性的瘟疫》哈波克里出书社2003年。)

(本文作者为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研究部主任、研究员)


泉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高建

【英烈事迹】王光泽:不幸被俘的师长,拒绝投降被就地处决

王光泽,1903年11月11日出生于湖南省衡阳县金花乡鹤桥村一户雇农家庭。他7岁被塾师王世事收留,念了几个月的书,8岁便被迫去地主家放牛谋生,11岁学手艺,到攸县、茶陵等地做木工。湖南大革命高潮中,他回乡参加工会斗争。长沙发生马日事变以后,家乡呆不下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