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震:20世纪最伟大的“红娘”

陈十四:比妈祖还早的保护神

福建古田临水宫 图片为作者摄/光明图片 妈祖,诞生于宋朝,是沿海区域民众广泛信仰的女神。你知道吗?早在唐代,东南地区就有了一位女神,对她的信仰至今仍在东南沿海、东南亚地区广泛流传。她就是陈十四。 在我国众多的地方神中,东南女神陈十四夫人可谓是具

/wp-content/uploads/2020/10/7zayAn.jpeg插图

没有妻子安不了心
  1949年9月新疆和平解放,11月,王震便向中央建议,为了新疆的长治久安,必须走屯垦戍边这条路。用军队屯田,左宗棠在新疆也搞过,但没能脱节“一代而终”的了局。为了让军队官兵能在新疆扎根,就必须让他们在新疆立室。在进新疆之前,有人怕到新疆后习惯差别、语言不通,无法安家,发生畏难情绪。王震激励他们说:“历史上的班超、林则徐、左宗棠都能为祖国的统一,不辞艰辛,出师西域。岂非我们当今的共产党人还不如他们吗?有那么一些人,怕到了少数民族地区讨不到妻子,断子绝孙。我王震今天当着人人的面保证,我绝不会让我们的军队里出一个僧人!”
  在入疆之前,王震就有意识地招收女兵。1949年进军新疆途中,他在陕西、甘肃、新疆招收了1000多名女大学生入伍,编入第一兵团第2军教训团。王震给这支队伍下达进疆下令时说:“同志们,你们带着上千名女兵,是进疆军队中女兵最多的一支军队。你们的情形是特殊的,义务是艰难的。人人知道,这批女兵全是瑰宝,她们全是军队解放兰州之后,沿途招募的大学生,是未来建设新疆的栋梁。现在,我们没有那么多的车,更没有时间等车了,只好委屈她们了。先走起来再说,走到哪算哪,车来了就坐,没车就走。然则,有一条你们必须记着:途中不管何等苦,何等难,哪怕就是牺牲了你们团长、政委,也不能少一个女兵,更不能牺牲一个女兵。否则,你们就是罪人,罪人就要受到责罚……”
  1950年4月19日,当李建菊等最后7名女兵平安到达喀什后,教训团才算竣事了这次历时半年,长达3000多公里的徒步行军。这1000多名徒步走进新疆的女兵,虽然在漫长的进军途中,履历了千难万险的艰辛磨炼,但当她们到达喀什后,经由教训团短期培训,很快就被分配到了天山南北急需人才的各个岗位上。
  1000多名女兵涣散在20多万人的兵营里,真正成了瑰宝,成了男兵眼里最美的人。但对于十万屯垦官兵来说,这只是杯水车薪,无法解决根本问题。进入新疆以后,军队官兵的婚姻问题成为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为了尊重少数民族的习惯习惯,军队明确规定:“汉族武士不允许与少数民族妇女娶亲。”这大大限制了军队官兵的婚姻局限。军队中的绝大多数人都已跨越娶亲岁数,却很少有人立室,甚至连一批中年干部和老战士都还没有立室。军队中一些人在埋怨、在发牢骚、在闹情绪。一位军垦战士说:“在战争年代,生死无常,我们这些武士没能立室。但山河打下来了,我们还一直打到了新疆。好了,现在新疆解放了,让我们解甲归田,回去娶妻生子,这不太过吧。让我们在这里拓荒种地也行,但你不能让我们在这里种了一辈子地,最后还落得王老五骗子一条吧。”十万大龄官兵的婚姻问题,事关半壁河山的安危。
  王震把这件事与进军新疆、革新起义军队、建设边疆、守护边防、扎根新疆等大事看得一致主要。他很明白军队官兵的心情,说了一句让官兵很感动的话:“没有妻子安不了心,没有儿子扎不了根。”一次,王震在集会谈话后,问人人有什么意见。这时,一个憨头憨脑的战士站起来,说:“司令员,我们都还没有妻子,你要给我们解决妻子的问题。”人人听了,都瞅着谁人战士笑。王震有趣地说:“你这个问题提得好!”
  随后,王震向党中央反映了军队官兵婚姻难的严重问题。不久,中央做出决议,允许新疆军区从内地招收未婚女青年参军,支援新疆建设,解决大龄官兵婚姻问题。王震跑到第22兵团石河子垦区的农田里向官兵宣布:“同志们,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毛主席和党中央赞成我们到内地招一大批女兵来,到时候保证给你们人人都娶个好媳妇。”人人将信将疑:“真的?”王震说:“军中无戏言,当然是真的。”官兵们马上欢呼起来,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
  1950年春节事后,王震派第2军第6师政委兼焉耆地委书记熊晃,首先在陕西、甘肃等地,招收了1000多名女兵。平时征兵政审极其严酷,这次一起绿灯,只要身体健康,未婚或独身就行。有些人不明白,以为这样做违反了党的方针政策,提出一定要政治挂帅。甚至有人说将精神集中在婚恋方面,是享乐主义头脑作祟,后果不堪设想。针对种种问题,王震召开了军区团以上干部大会。在专题讲述中,他讲得十分坦率、真诚:“我们的眼睛不能只盯着马列著作,空喊政治口号,或专一拓荒种地、办工厂建农场。试问,你们向导干部有了妻子安了家,是否想到,自己的下属也有七情六欲,也要生儿育女?自古以来,婚姻是人生大事。这种人生大事,咱们共产党人不抓谁抓?不管谁管?只有该立室的干部战士都讨到妻子,他们才气放心扎根新疆。这就是咱们兵团当前最大的政治!”最后,王震还诙谐地说:“谁再唱高调,说大话,就将他夫妻俩拆开,尝尝独身的滋味。你们考虑一下,有谁愿意打仳离讲述,我就地就批!”
  八千湘女进新疆
  1950年秋,王震委派熊晃为团长,到湖南招收女兵。王震直截了当地对熊晃说:“你到湖南去,招一批女兵来。我们湖南妹子打得光脚吃得苦,现在不接触了,女同志越多越好。”王震还给湖南负责同志黄克诚、王首道写信,请他们协助。
  王震在信中说:“在湖南招收大量女兵,十七八岁的未婚女青年,有一定文化的学生,岂论家庭出身,一律迎接,发动他们来新疆纺纱织布,生儿育女……”王首道看后笑了,黄克诚忍俊不禁地说:“这个王胡子,真是乱弹琴。要人家黄花闺女到新疆去生儿育女,哪个敢去哟!”玩笑归玩笑,他们在听了熊晃的汇报后,都为王震的良苦用心而感动,立即决议大力支持熊晃的事情,发动湖南女青年努力参军支援新疆。
  不久,长沙的大街小巷贴出了新疆军区招聘团的广告,招聘团还大量印发了《新疆鸟瞰》,把新疆描绘得如诗如画、令人神往。这一切,对刚刚沐浴着新中国光耀阳光的少女来说,该是何等伟大的诱惑啊!
  效果,湘女参军的热情异常高,熊晃一年内共吸收湘女3862人。1951年冬,3862名湘妹子登上了西行的列车,上演了一幕“湘女出塞”。1952年,又有4000多湘女进疆。至此,有了“八千湘女进新疆”的说法。
  1952年早春,新疆军区举行大会迎接入疆湘女。王震激励她们说:“同志们,你们要放心边疆,扎根边疆,要为新疆人民大办好事,要把你们的骨头埋在天山脚下。”
  湘女来疆后,少数分配在乌鲁木齐俄文学校、七一纺织厂、十月拖拉机厂、八一钢铁厂、军区医院、财校、卫校、商铺等军区直属单位,多数分配到南北疆各军队,厥后和军队营团级干部组立室庭。熊晃也因此被新疆军队官兵尊称为“岳父泰山大舅哥”。
  数十年后,这些湘女见到已担任新疆军区副政委的熊晃时,总爱开顽笑说:“熊政委!你把我们骗到了新疆。”熊晃也回敬她们一句:“我就是招骗团长嘛。”
  今天,已是两鬓花白的湘女们再回想起王震将军“把骨头埋在天山脚下”的招呼,不禁感慨万千。她们不仅坦然接受了历史的放置,而且用漫长的半个世纪,将接受放置的无奈转化成了普通而真实的幸福。她们示意:“把骨头埋在天山脚下,我愿意。”
  四处“化缘”找媳妇
  在各地妇女成批进疆的同时,王震还要求各级干部,让那些在内地有家族、支属的官兵给家里写信,发动他们来新疆,并由军队报销盘费。这一时期,军队官兵的婚姻问题,成为军队政治事情的主要内容。
  1951年冬,当第一批湘女来到新疆后,王震又派人到华北和华东招收女兵。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参谋长张爱萍很慷慨,从华东野战军医院征调未婚山东籍女医护武士2000余名。
  1952年头,第22兵团总务处长刘锡宪向王震反映,这些有文化的湖南女兵不大适合牵线老同志,由于这些人年数都很大了,女人们都不愿意。刘锡宪建议说,找一些农村的女人比较好一点,最好是找丧偶妇女。王震决议到山东去找,由于山东是革命老区,男子牺牲比较多,农村丧偶妇女比较多。由此,大量山东女性被招入新疆。继“八千湘女进新疆”之后,“八千鲁女嫁新疆”又一次上演。但招入的山东妇女大多是18岁左右的女孩子,泛起了和湘籍女兵一样的问题。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1953年6月,新疆军区在一份致解放军总政治部和西北军区政治部的讲述中称,生产、转业军队有13.5万余人,需从外省输入10万左右妇女解决军队的婚姻问题。讲述说,生产军队70%的岁数在30岁以上,发动岁数过小的妇女入疆是有错误的,应该发动岁数较大的妇女。1953年7月24日,总政治部在《军委关于运送妇女入疆的五年计划之开端意见》中说,政务院决议在各省发动20岁以上、30岁以下的农村劳动妇女或者损失配偶的妇女入疆,加入生产建设。
  为了军队官兵的婚姻大事,王震四处“化缘”。王震在北京开会时,曾专门找到华东军区司令员兼上海市长陈毅:“我那里这几年,光解决30岁上的至少还需要三五万女青年。你陈老总是大市长,怎么也得给我解决一部分吧。”陈毅有趣地说:“我这里可都是城里人,哪个愿意到你那鬼地方去嘛。没的了,没的了。”王震一听不干了:“陈老总,你可不能漠不关心呀。我那里搞建设需要的就是城里有知识、有文化的年轻妇女。你可不能进了都会就忘了我们呀。”陈毅大笑着说:“你可不要忘了,天下没有上门讨妻子的女婿顶嘴老丈人的原理哟。”王震也笑着说:“那我可就好好替我的兵们谢谢您这位岳父大人了。”最后,陈毅问王震:“上海另有一批特殊的女人,你要不要?”王震说:“只要是未婚的,什么女人,我们都迎接。”陈毅拍着胸脯说:“一言为定!”
  1953年冬,新疆军区派人来上海征女兵,派人到上海妇女劳动修养所来做讲述,说新疆军队需要大批的劳动妇女,去加入建设事业,并示意迎接她们报名参军,到新疆加入建设。那时,她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解放军是何等神圣伟大的队伍,怎么可能要这些受劳教的女子?修养所的向导又专门叨教了市政府和新疆来接兵的向导后,正式向她们宣布了陈毅市长和王震司令员的指示:“只要相符上海市人民政府安置就业四大尺度的,已讲清自己的已往并有结论的被修养所收容的未婚青年女子,只要本人自愿的,均可加入报名,接受政审和体检。”修养所里被上海市政府收容的7500多名女子中,有3000多人报了名。经由严酷的政治审查和体格检查,900余人被批准名誉参军。1954年4月,这批陈毅所说的“特殊女人”穿着绿戎衣,踏上了西行的列车。新疆军区对她们在旧上海的那段历史严酷保密,像迎接其他女兵一样热情迎接了她们的到来。
  由于党中央、中央军委的重视和各地政府的支持,除了湖南和山东的妇女大量入疆之外,来自河南、四川、北京、天津、湖北、江苏、上海等地的妇女纷纷来到天山南北。据不完全统计,来到新疆参军支边的女兵,1949年是1127人,到1954年已经达到了4万多人。这样,到1956年,屯垦军队官兵的婚姻难题逐步得到解决。
  北大荒人的月老
  1956年5月,王震被任命为农垦部部长,他欣然受命时说:“我这小我私家就是从南泥湾拓荒,到天下农垦,现在照样拓荒。”那时,我国的农业生产水平很低,中央让他抓农垦事情,无疑是要把粮食产量搞上去。王震作为天下农垦事业的总指挥,身先士卒,勇往直前,率领农垦战线的千军万马,在祖国西北的戈壁滩、东北的莽莽荒原以及南疆的森林披荆斩棘,艰辛奋斗,在天下各地创建了一大批军垦农场和地方国营农场,为新中国农垦事业的生长和国防的牢固做出了不朽孝敬。
  北大荒,一块激励了整整一代人的神奇土地。20世纪50年代,王震率领军垦雄师大规模的拓荒壮举,使甜睡多年的北大荒名垂青史。1956年,在王震的精心策划下,铁道兵9个师和一个军官预备队共1.7万余名复转官兵,陆续开进北大荒开垦。1958年春,由王震提议,经中央批准,来自三军的10万复转官兵声势赫赫开进北大荒。王震率领老军垦在北大荒披荆斩棘、艰辛奋斗,和他们建立了深挚的情绪。他只要来到北大荒,都要到农场探望老军垦。1957年至1966年的9年间,王震有5个春节是在北大荒和军垦战士一起渡过的。
  王震十分关心北大荒军垦官兵的生涯,对他们的婚姻问题总是放在心上。1957年头,王震把老手下赵明高调到859农场任书记兼场长。一次,王震到北大荒视察,赵明高汇报说:“我们遵照(王震)部长的指示,把场部建在东安镇,并在和平、胜利、饶河划分建立了三个分场子,拓荒事情已全面铺开。农场生涯虽然很艰辛,但同志们劲头很大,有许多老战士在复员转业时计划回家找对象,也暂时不回去了。”
  王震笑着说:“铁道兵战士转业时,是从军队直接到农场的,都没有回家,他们的大部分是老兵,该立室了。在北大荒找对象有难题,让他们在冬春季节回家看看,解决好婚姻问题,把爱人带来克绍箕裘,事情就放心了。我已和国家有关部门联系过,答应给每个转业到农场的铁道兵干部战士发一张‘免费搭车证’。我们还可以通过国家从山东发动一批妇女青年来,支援边疆建设。”听了王震的一席话,赵明高喜悦地说:“那就太好了,定了这件事,有些战士就可以不急于回家了。”
  不久,王震给军垦官兵下了一道奇异的下令:每人带两个月的粮票和布票,放两个月假,回内地老家找妻子,找不到的算没完成义务。一些老兵说:“家乡的大女人都快嫁光了,剩下的都是地富的女儿,我们怎么办?”王震说:“那怕什么?地富子女也是人民的一部分。我们连地富子女都教育欠好,还干什么革命!”
  当他们组成了幸福美满的家庭后,王震十分欣慰。他晚年曾说:“我生平下过的下令无数道,但我最满足的就是这一道。”1991年4月,王震在接受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何新接见时说:“有一句话使我很喜悦,北大荒人说我是月老、红娘。其他恭维话我不感兴趣。”

解放前夕的上海刑场,革命烈士视死如归,他笑着赴死

解放前夕上海的刑场可谓是非常的壮观。 那时候人民解放军进驻上海,对上海开展了围剿,但那时候的解放军早已是胜券在握,国民政府残留的实力已经不堪一击,解放上海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汤恩伯看到大势已去,却没想着投降,反而对关押在牢中的革命烈士下毒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