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代事实牺牲了若干位中共将领?远不止70位

周恩来不为人们熟知的名号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一代伟人周恩来出生于书香世家,根据当时的习惯和传统,他要取好多名字。后来从事革命事业后,又由于斗争的需要,还用了一些化名,这些名字都有一定的来历或有趣的含义。 据笔者多年搜集,周恩来的起名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

长期以来,对于抗战时代牺牲的中共将领群体的考证与认定问题,在人们的认知甚至学术研究上一直是个空缺,由此导致许多人以为,在抗日战争时代,中共军队只牺牲了1位将领,而国民党军队却牺牲了100多位将领。

这种熟悉误区直接影响到人们客观、理性地熟悉中共在抗日战争中的作用及其评价,甚至影响到客观评价中国在天下反法西斯战争中的职位和作用。

仅东北抗联就有70位以上的中共将领在抗战中献出了名贵的生命

若何界定这个在整个抗日战争时代发挥了主要作用的群体呢?这首先需要我们把中共向导的抗日军队的生长置于整个抗日战争的大靠山下来考察。1931年9月18日,日本发动九一八事情,中国最先了局部否决日本帝国主义入侵的艰辛抗战,一直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为止,中国整整履历了14年的抗战。

在这14年中,中共向导下的抗日军队逐步由散兵生长到正规军,特别是在1937年后,中共抗日军队逐渐生长成为包罗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华南抗日游击队、东北抗日联军等在内的军队。

/wp-content/uploads/2020/10/VF7Rbi.jpeg插图

东北抗日联军的战士们整装准备出击(资料照片)。

在抗日战争的艰难岁月里,在血与火的洗礼中,这支人民军队战斗在华北、华中、华南、东北等广袤国土上,与日本侵略军举行了殊死搏杀。从1931年九一八事情到1937年卢沟桥事情,再到天下周全抗战门路的形成,直到1945年抗日战争的胜利,中共向导的抗日军队除坚持了游击战等敌后战场作战、开拓抗日凭据地外,在抗日战争最艰难的时刻坚持人民战争,紧密配合国民党的正面战场作战,为打败日本侵略军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许多人为此献出了名贵的生命。

据不完全统计,从1937年到1945年8年的周全抗战中,中共向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华南抗日游击队职员损失共584267人,其中伤290467人,牺牲160603人,被俘45989人,失踪87208人。固然,这内里还没有包罗1931年至1937年间的武士伤亡,也没有包罗东北抗联的伤亡。

那么,在14年抗战中,有资料可查的中共抗战先烈中到底有若干位是将领呢?

笔者经由开端考证,在与国民党军队牺牲的一致级别的将领对比研究中发现,仅东北抗联就有70位以上的中共将领在抗战中献出了名贵的生命。由于受到资料的限制,笔者以为,实际上远远不止70位中共将领。

多种缘故原由造成人们对抗战时代牺牲的中共将领群体熟悉的缺失与失真

造成人们对中共将领群体熟悉的缺失与失真的缘故原由有许多,不仅仅有今天学术研究上的空缺与误差,同时另有历史造成的种种缘故原由。

总体来说,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1、抗战中牺牲的许多中共军队高级军官,原本与国民党军队将领级别相当,但并没有被授予一致的军衔。

1937年8月22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宣布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辖3个师、每师体例1.5万人,师辖两个旅,每个旅辖两个团。国民党政府又于1937年10月12日宣布,将湘、赣、闽、粤、浙、鄂、豫、皖8省边界地区的中国工农红军游击队和红二十八军等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下辖四个支队。作废红军番号,将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这是中共在民族危难关头为促成国共合作而向国民党做出的重大让步之一。由于军队体例的削减,许多位中共军队的高级军官,实际上被降了几级使用。有些人厥后在抗日战场上牺牲了,但历史并没有给他们“正名”,恢复应有的将领身份。

红军经由改编后,就八路军而言,与改编前相比人数虽未削减,但体例级别却大大降低,主要表现在,由原来的三个方面军改为三个师,有的军级体例降为营级体例,如原红二十九军改编为第一二九师特务营,原红三十军改编为第一二九师炮兵营,原红军自力第一师和陕北自力团改编为第一二〇师特务营。

在此次改编过程中,大多数红军干部不得不降级使用,许多高级将领“官降三级”,甚至“官降四级”。

方面军总指挥当师长,军团长当旅长,军长当团长。如红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任第一二〇师师长,红二方面军副总指挥肖克任第一二〇师副师长,官降四级。如红十五军团军团长徐海东任第一一五师三四四旅旅长,红六军团军团长陈伯钧任第一二〇师三五九旅旅长,官降四级。

如红一军团第二师师长杨得志任第一一五师三四三旅六八五团团长,红十五军团第七十八师师长韩先楚任第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六八八团副团长,官降三级、两级不等。

这就导致厥后在抗战中牺牲的中共军队的将领,许多原本与国民党军队中将领级别相当,应当是将领,但并没有被授予一致的军衔。如1938年4月18日牺牲的叶成焕义士,红军改编时由师政委改任团长。若是凭据国民政府那时授予旅长以上为少将的划定,叶成焕义士理应为将军,这还没有思量军衔追加的问题。

2、国民党为了限共、防共,没有给共产党将领以一致待遇。

抗战时代,国民政府为了笼络人心,以求壮大自己的气力,试图削弱共产党,独享抗战胜利功效,对国民党将领甚至对一些坑害人民的土匪授予将领等职,而对共产党高级将领却极其苛刻。

如1943年任命甘肃土匪马步芳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十集团军总司令,1949年5月18日,再次任命其为署理西北军政主座,同时他获得了陆军中将加上将军衔。1941年2月,苏鲁战区游击纵队副总指挥李长江率所部8个支队投靠国民党,被国民政府授予少将军衔,等等。

3、抗战时代,中共军队在军衔制上没有形成一个系统的制度和管理系统。

纵观整个抗战时代,中共军队在军衔制上没有形成一个系统的制度和管理系统,这是造成抗战时代中共向导的军队一直没有统一的军衔,甚至军官牺牲后也没有举行军衔上的追加和认定的一个主要缘故原由。

中共军队从初创到抗战初期在待遇方面都是同等的。正如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指出的,红军“从军长到伙夫,除粮食外一律吃五分钱的伙食。发零用钱,两角即一律两角,四角即一律四角。”这种设施在军队中执行了很长时间。

因此,那个时刻军队内部还没有明确的品级看法,官兵待遇基本上是一样的。因此,从中共向导人的盘算上看,也就谈不上执行军衔制的问题。

七七事情以后,为了国共合作和促成全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又由于那时国民党军队是有军衔的,而且已经有了对照完整的军衔系统,以是中共军队在这个时刻提出了军衔问题。

1939年4月2日,八路军以总司令朱德和副总司令彭德怀的名义,给毛泽东和中央书记处发电,正式提出了在我军内执行军衔制度的建议,并正式发文对军衔的评定尺度做了明确划定。

今后,有一部门中共将领被授予了军衔,如那时的第一二〇师师长贺龙、副师长肖克被授予了中将军衔,第一二〇师参谋长周士第、第三五八旅旅长卢冬生等被授予少将军衔。实际上,中共军队在这一时期被授予军衔的只是少数人,这部门人大都是需要经常与国民党打交道或搞统战事情的人。

只管1939年的这次授衔事情,有详细的措施,也有部门职员被授予了军衔,然则,由于历史的缘故原由,这一次授衔事情最后照样没有真正在中共军队内普遍实行。

1942年4月24日,党中央作出了“军队中暂不划定品级军衔”的决议,标志着中共军队的第一次授衔事情宣告竣事。

在第一次授衔事情竣事后,党中央又举行过两次纯属暂且性的授衔。一次是在1945年9月,为了与苏联红军在军衔上一致,从而能够更好地开展事情,党中央给暂且派到苏联的六位派出职员授以军衔。另一次是1946年,为了便于中共军队派往各地的军事调停处的代表能与国民党的代表同等事情,举行了暂且性的授衔。但在国民党发动了周全内战之后,这部门中共将领被授予的军衔也就自动被作废了。

4、中共军队一直没有根据国际惯例,追加在抗战中牺牲的将领军衔。

二战中,无论是国民政府,照样苏联、美国等都曾对在战争中阵亡的将士奖励的同时,普遍追加了军衔,就连侵犯国日本的军队也不破例。

如,1937年8月29日,侵华日军第三师团步兵五旅团步兵六联队队长仓永辰治步兵大佐,在入侵上海吴淞铁路码头的作战中,被中国军队击毙,死后被追晋为陆军少将。

1939年6月17日,侵华日军华中派遣军第十三军十五师团步兵团团长田路朝一陆军少将,在安徽南部的一次战斗中,被中国军队击毙,死后被追晋为陆军中将。

国民政府方面,如第七十九军中将军长王甲本在衡阳保卫战中壮烈殉国,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上将;南京保卫战中牺牲的萧山令等几位少将,后均被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中将,等等。

但对于中共向导的抗日军队牺牲的将领们来说,停止现在,没有对他们举行过军衔上的追加。

5、新中国建立后首次授予军衔时,对抗日战争中牺牲的中共将领仅仅追以为义士,并没有举行军衔上的追加。

1955年在天下授予军衔的时刻,只是对在战争中幸存下来的中共将领举行了军衔授予。

今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有了自己的10位元帅、10位上将、57位上将等等。但对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官兵仅仅是追以为义士,并没有举行军衔上的追加,贻误了追加抗战时代牺牲的中共将领军衔的最佳时机,留下了历史的遗憾。

认定与考证抗战时代牺牲的中共将领群体意义重大

毫无疑问,所有抗日的党派,所有抗日的阶级、阶级,都对抗日战争作出了自己的孝敬。

其中,中共向导的人民军队,在抗日战争中担负着敌后战场作战的义务,人民军队在敌人后方所举行的游击战争,有着伟大的战略作用。在这中心有许多的中共将领献出了名贵的生命。

从职务上来讲,他们有的是师长,有的是旅长,有的是团长,但他们对于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的孝敬则是伟大的。周全定位这个群体有利于进一步明白中共在抗日战争中的中流砥柱作用,更有助于明白中共向导的人民军队作用。

据史料纪录和部门官兵的回忆,在许多中共开拓的凭据地中,当地老百姓平时都称中共高级指挥官为将军。如1938年11月牺牲的范筑先,历任连长、营长、团长、参谋长、旅长等职,建立了中共鲁西南抗日凭据地,生前在鲁西南一带被称为“范将军”。

再如1937年9月9日升任为中共东北反日团结军第五军军长的柴世荣,被东北当地老百姓称为“神兵天将飞将军”。有的中共军队向导人,不仅仅是老百姓,就连国民党人也以为他们是将军,如1939年底,苏中凭据地负责人管文蔚及惠浴宇、陈同生等同志,应国民党人李明扬的约请,去泰州接见李明扬时,李明扬公然打出了“迎接四将军”的口号。

在抗战中牺牲的中共将领作为一个特殊群体,理应给予他们应有的定位。正如徐向前在1955年授军衔大会上说的:“我们这些人是幸存者,许多战友牺牲了,若是他们不牺牲,元帅、将军应该是他们的。”

在国际上,通常把一国在战争中牺牲的将领数目,作为考察其在战争中孝敬度巨细的主要数据之一。考证与认定抗战时代牺牲的中共将领群体,就可以改变战后几十年来一直认定的中共在抗战中牺牲的将领数目偏少的私见,还原历史原本面目,也在一定水平上有利于人们明白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在天下反法西斯战争中的职位,即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为天下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了伟大民族牺牲。

在20世纪90年代,笔者曾写过一篇论文,吁请学界要正确熟悉与评价抗战先烈群体定位的问题。在那篇文章中,我表达的主旨是要从历史阶段论出发,从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至上的角度,正确熟悉与评价国民党军队在抗战中牺牲的先烈们,实事求是地恢复他们的历史职位,褒奖他们的历史功勋。

今天,我把在抗战中牺牲的中共将领群体的考证与定位问题提出来,同样吁请学界加强对他们的重视和研究。我以为,无论是从学术研究由宏观走向微观、由关注个体到群体的层面上来讲,照样从扩大视角和提升历史认知,深入明白和熟悉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天下反法西斯战争的主要组成部门而言,均具有非常主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本文原载于2015年6月1日北京日报。


泉源 北京日报客户端|作者 朱成山

编辑:袁昕

流程编辑 吴越

为争取李宗仁归国 周总理做了大量的工作

人民网 1956年4月至1965年6月的10年间,我5次上北京,为李宗仁回归祖国做准备。每次到京,都得到周恩来总理的亲切会见。为争取李宗仁归国,周总理做了大量的工作,给我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 (一)我一上北京,总理高度评价李宗仁先生《对台湾问题的建议》 194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