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的生父真的是吕不韦吗?

她是未亡人,被迫嫁给敌人儿子,死后口中塞糠,石家庄另有她的家族墓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魏文帝曹丕的妻子文昭甄皇后的故事。 甄氏影视形象 文昭甄皇后出生于今天的石家庄无极县,她是当时著

原作者 | 李开元

摘编 | 徐悦东

吕不韦不是秦始皇亲父的执法证据

为了追查秦始皇的生父是谁,我们对与案件有关的主要嫌疑人吕不韦做了严密的审查。审查的结论是:吕不韦既没有作案的念头,也没有作案的条件,他是清白的。有了这个结论,在两位可能的嫌疑人中排除了吕不韦以后,嬴政的生父只能是庄襄王子异的推论,也就可以成立了。

不外,使用排除法得出的结论究竟只是逻辑上的推论,为了使这个推论成为可靠的结论,我们还必须提供更直接的证据。

这个更直接的证据,我们可以从两项技术判断中获得:一项是执法判断,一项是医学判断。

两千年前的秦国,经由商鞅变法以后,早早建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法制国家。秦国的国是民事,执法完整,制度严密,这是秦国能够战胜六国、统一天下的基本。凭据传世文献(如《史记》等)和新的出土文献(如睡虎地秦墓竹简、张家山汉墓竹简)的纪录,秦国已经有了对照完整的继续法。子女执法身份的认定,是与继续法相关的一个主要问题。从执法角度来看,秦始皇的生父是谁是一个直接关系到秦国王位继续法的问题,详细而言,就是王位继续人子异的嫡宗子身份认定问题。那么,秦国的执法对于子女的身份认定是若何划定的呢?若是我们将相关执法引入到本案的判断中,将会获得什么效果呢?

/wp-content/uploads/2020/10/zAzuei.jpeg插图

秦始皇

秦国的执法划定,子女身份的认定,取决于生父生母身份的确认。生父生母身份的确认,至少包罗三个方面。

(一)生父生母社会身份的确认。差别社会身份的男女,生下的子女具有差别的社会身份,子女的社会身份,主要追随父亲。好比父亲是通俗庶民,母亲是刑满释放职员,他们所生的子女,执法职位是庶民。我们人人所熟悉的历史人物,扑灭秦帝国的赵高就是这种情形。

我们将这条划定引入本案,嬴政的父亲子异是身世于王族的令郎,母亲是平民身世的舞蹈演员,那么嬴政的身份随同父亲,也是王族令郎。这不会有问题。

(二)生父生母国籍的确认。好比父亲是秦国人,母亲是外国人,他们所生的子女,执法身份是秦国人。父亲是外国人,母亲是秦国人,他们所生的子女也是秦国人。

这条划定,人人只要出过国,或者是和外国人打过交道,都不会生疏。出国要办护照,护照上有一栏:国籍。子女国籍的取得,各国有差别的划定,有的依从出生地,好比美国;有的遵照父亲的国籍,好比日本。战国时代,是一个国际化的时代,跨国婚姻,稀奇是王室间的跨国婚姻,是时代的民风和通行的老例,各国制度上有明确的划定。跨国婚姻下的子女,稀奇是涉及王位继续的嫡子,更有一整套严密的划定。否则的话,善使阴谋诡计的战国游士,早就行使跨国婚姻捣鬼,将各国王室的继续打乱,搞得天下不宁,易姓革命不停。

我们将这条划定援引到本案中来,嬴政的父亲子异是秦国人,母亲是赵国人,他的执法身份是秦国人。这也不会有问题。

(三)生父生母血缘的确认。若是所生子女不是怙恃的亲生子女,子女的继续权将被剥夺,怙恃也将受到责罚。

人人一看就明晰,这条划定,直接关系到本案的断案,本案在执法上的争论点就在这里。为了稳重起见,我们引用一个详细的西汉案例来作说明。为什么引用这个西汉的案例呢?有两点理由,一是西汉的执法完全继续了秦的执法,可以相互参照;二是这个案例清晰而且著名,不需要做过多的注释。

我们都熟悉一个著名的历史故事——鸿门宴。鸿门宴发生在秦末,讲的是项羽刘邦在酒宴上的一次生死较量。鸿门宴上有一位英雄樊哙,是我们人人都熟悉的人物。他仗剑突入宴会厅,大桶喝酒,大块啖吃生猪肉,打动了项羽,救了刘邦。由于这件事,樊哙厥后被封为列侯,成为一位有世袭继续权的侯爷。

樊哙死后,他的嫡宗子继续了爵位,厥后犯罪问斩,爵位也就断绝了。刘邦的儿子汉文帝即位以后,考虑到樊哙已往的劳绩,给予樊哙后人稀奇的优待,恩准樊哙的庶子樊市人继续了爵位。这位樊市人有病,阳痿不能生育。根据秦汉的执法划定,爵位必须由嫡子继续,没有嫡子,爵位将会被破除。樊市人忧郁爵位无人继续,于是想出一个设施,让他的夫人与自己的弟弟同房,生下了一个儿子叫作樊他广,冒充为自己与夫人所生,立为嫡子继续了爵位,总算是保住了侯爷的职位。厥后,这件事被家臣告发了,依法处置的效果,樊他广被剥夺列侯的爵位,废为庶人,封地被没收,侯国被破除。

这个案例说明,秦汉的继续制度异常严密,父亲的职位,必须由嫡子继续,嫡子的认定,必须是父亲和正妻所生,或者是另外获得官方的正式认可,相关的详细划定,可以说是周全仔细。在云云严酷的法制之下,哥哥勾通弟弟造假都被揭发重办,非亲族的外人介入的敲诈,固然更是重办不赦。

/wp-content/uploads/2020/10/uaeIfe.jpeg插图(1)

秦始皇

回到本案上来,秦国有云云严酷的执法制度,吕不韦想要由国际商界转入秦国政界,他就必须熟悉秦国的执法和制度,他准备在秦王的继续权上投入所有资产和整小我私家生,他就必须醒目秦国的继续法。在一个法制至高无上的国家,在涉及国本的根本问题上,精明如吕不韦,绝不敢以身试法,有稍许的冒犯。另一方面,身为秦王继续人的子异生涯在秦国的法制社会中,从小接受的是法制教育,他对与自己有亲身利害关系的王位继续法更是清晰明晰,绝不会糊涂。

玉符也可以作为吕不韦不是秦始皇父亲的凭证

补上了执法课,对于秦汉的继续法有了基本熟悉以后,历史侦探请人人回忆一件往事的细节。我们在追查吕不韦的时刻曾经讲到,吕不韦通过华阳大姐说动了华阳夫人接受子异为养子。于是,华阳夫人最先吹枕边风,劝说安国君立子异为继续人,安国君赞成了。这个时刻,华阳夫人请求安国君将选定子异为太子继续人的决议,刻在玉符上作为凭证。对于这件事,《史记·吕不韦列传》是这样纪录的:

安国君许之,乃与夫人刻玉符,约以为适嗣。

请人人注重“刻玉符”这三个字。玉符,是用玉石制作的符,有种种形状,用来作信用的凭证。符一分为二,由定约双方划分保管,使用的时刻取出来合符验证,确定约定的可靠,作用相当于我们今天的契约书。“刻玉符”,就是将约定的内容概略,划分刻在一分为二的两半玉符上。安国君与华阳夫人“刻玉符,约以为适嗣”,就是将册立子异为“适嗣”,也就是将选定王太子继续人的决议写成文书,正式立案,然后将其概略刻在玉符上,由安国君和华阳夫人各持一半划分保管。这个细节异常主要,首先,它体现了华阳夫人的精明,有法制观念,重大的事情,须要有文字的凭证。

这件事更主要的意义,是在制度上。正如我们已经谈到的,秦国是法制国家,时时到处讲求执法章程,岂论大事小事、国是家事,都用执法文书登录,严酷根据法定程序处置。秦汉时代,王子和封君的册立,都极为稳重,制度异常完整,不只有执法文书保留于政府机构,尚有正式的仪式宣称其事,种种形式的“信用符”,广泛地使用在种种协议约定当中,是具有执法效力的正式凭证。立子异为继续人这件事,不仅是安国君的家事,更是关系秦国国本的重大国是,固然立有正式的文书,在秦政府做正式的登录和保管。这份主要文书的内容概略,也刻在玉符上,由安国君和华阳夫人划分保留。

明晰了“刻玉符”的重大意义以后,我们完全可以一定,安国君立子异为继续人是立有正式的凭证文书的,华阳夫人收养子异为养子,也是立有正式的凭证文书的。进而,我们可以推断,子异立赵姬为正夫人,立嬴政为嫡宗子作为继续人,也都是立有正式的凭证文书的。而且,这些凭证文书正式立定的时间,都是子异在邯郸做质子的时代,有正本和副本,正本在咸阳的秦政府档案室,副本在子异手中。子异从邯郸回到秦国以后,这些文书都是有案可查,具有执法效力的。

疑案追查到这里,我想从办案侦探的态度向影戏电视剧的编导们提一个建议,关于秦始皇的影视剧,一定是要重新拍摄的,不管是重新发现的历史事实的角度上看,照样重新的人物诠释的角度上看,现有的影视形象都过于陈旧,乖离了历史的真相。若是要重拍,请在子异与吕不韦脱出邯郸的章节中增添一场离别戏:硝烟迷漫中,星空月光下,子异与赵姬刻玉符为凭证,盟誓终身不忘不弃,站在子异身旁的是年长的吕不韦,站在赵姬死后的是幼儿嬴政......山盟海誓后,子异随吕不韦越城脱逃,赵姬携嬴政乔装隐身,四人生死未卜,两半玉符为凭......生离死别的凄绝,当是何等感人的境况。

历史是什么,历史是往事的片断,片断中的细节,最是真人真事的体现。细节在历史中的意义,宛若文物一样平常。

执法判断的效果出来以后,我们再来作医学判断。

秦国的医生亦可为“秦始皇亲父不是吕不韦”之保证

胎儿的性别判断,是现代的科学技术。赵姬有身,是不知道男女的。吕不韦献不知生男照样生女的孕妇与子异,留意以此作为子异的后嗣,一旦即位后可以获取有利于自己的政治利益,这件事自己就是荣幸中的荣幸。

/wp-content/uploads/2020/10/b6VvMj.jpeg插图(2)

吕不韦

在这件事情中,吕不韦所冒的身死族灭的重大政治风险,与他荣幸乐成的些微可能性之间,存在着伟大的落差。经济学有一个基本的条件假设,人性是贪心的。不外,贪心的人性是趋利避害的。请人人连系秦国的执法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像吕不韦这样算计精明的商人,专心周密的政治家,会不会去干这种一定有大害,而险些看不到乐成可能性的傻事?想来,多数人都市同我一样,摇头示意难以置信。

《史记·吕不韦列传》说,赵姬与子异同居以后,“至大期时,生子政。子楚遂立姬为夫人”。“大期”,就是妇女足月临盆的日期。唐代大学者孔颖达给《左传·僖公十七年》作注疏说:“十月而产,妇人大期。”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有身十个月生产,就是妇人的大期。孔颖达说得异常准确,就是所谓十月妊娠嘛。根据这种正常的明白,赵姬与子异同居十个月以后,生下了嬴政,由于毫无问题,以是子异认可了自己的宗子,册立赵姬为自己的夫人。尚有一种明白,“大期”为十二个月,这样的话,子异就更找不到理由嫌疑嬴政非亲生了。

反之,若是赵姬先已经有身,月经不来,得在一个月以后才知道。在没有科学检测手段的古代,吕不韦确实知道赵姬已经有身,怕要在两个月以后,当赵姬第二次月经不来的时刻。赵姬有身两个月以后才被献给子异,嬴政就不会在“大期”而产,而是应当在赵姬与子异同居八个月后早产。早产是非正常的临盆,非正常的临盆当有非正常的缘故原由,自然会受到关切和问候。在这个时刻,赵姬要拿话来说,子异也将前后思量。若是是这样的话,将会泛起什么情形呢?

我们前面已经谈到,子异是不乏幽默感的聪明人,他是有继续权的秦国王子,他对自己的身份,也就是血统问题,是异常清晰而敏感的。以是,吕不韦第一次来见他时,短短两三句攀谈,他就知道吕不韦是为王位继续问题而来的。子异和吕不韦最先互助,他继续王位的可能性与日俱增以后,他对自己继续人的血统问题,稀奇是在女方不是秦国人、出生地是在外国的情形下,怕是比谁都在意而费心的。以是说,赵姬一旦早产,子异一定生疑。子异一旦生疑,就不会认可嬴政为自己的嫡宗子,也不会立赵姬为自己的夫人了。

退一步说,纵然子异由于知识不足而没有发生嫌疑,子异身边至少有一小我私家一定会嫌疑。这小我私家是谁呢?这小我私家就是子异的医生,秦国使馆的医官。

子异在邯郸做人质,用现在的话来说,相当于秦国驻赵国大使。他虽然由于秦赵两国敌对而不受赵国的礼遇,又由于不受父亲的溺爱,很有些潦倒失踪,不外,子异的潦倒失踪,只是相对于他若是受到赵国礼遇和父亲溺爱的自满盛况来说的。作为平民百姓的我们,不要以庶民之心,去度王子之腹,空洒同情的热泪。

/wp-content/uploads/2020/10/NjmqAn.jpeg插图(3)

秦始皇

历史侦探可以告诉人人,子异在邯郸是有府邸的,有车有马,只管不太豪华,但也不是后人所想象的那么穷困。他的事情是有随从官员处置的,他的生涯是有佣人侍候的,其中应该有懂医知药的医官,赵姬早孕早产的事情,要瞒过他怕是很难的。我们为什么这样说呢?战国时代,中国的医学已经有相当的提高,对于妇人从有身到临盆的心理,胎儿从一月到十月的状态,已经相当清晰。长沙马王堆出土的医书《胎产书》,对这些都有详细的纪录。子异的时代,秦国宫廷和政府的医官制度早已确立,读一读《史记·扁鹊仓公列传》就知道了,那是司马迁专门为医生写的传记。著名医生扁鹊周游各国行医,到邯郸做妇科医生,到洛阳做五官科医生,到咸阳做小儿科医生。他最后死于咸阳,是被秦国的太医令李醯派人刺死的。理由嘛,很简朴,嫉妒。李醯嫉妒扁鹊医术高明,忧郁他危及自己秦国宫廷最高医生的职位。

以是,若是我们对于秦汉时代的医学状态和王族封君的生涯状态有所领会的话,就可以知道子异身边应有医官,赵姬早孕早产的事情是瞒不外他的。

再退一步讲,纵然医生喝醉了酒,糊里糊涂上当过了,子异身边尚有人是骗不外的,而且,他们是不会喝醉酒打马虎眼的。他们是谁呢?

我在前面已经讲过,子异虽然得不到父亲安国君的溺爱,但他的母亲夏姬是爱他的,他们同受萧条,相依为命。子异去邯郸做质子,年数不到二十,可以想象,夏姬送他出远门,一定是千吩咐万嘱咐。她政治上插不上嘴,说不上话,生涯上一定会为儿子尽可能地操劳,听话懂事的丫鬟小厮,万事瞒不外的老家臣老妈子,都市给子异配备周全的。

更可以想象,儿子的婚姻生涯,未来的媳妇孙子,险些就是她的所有心思,她老人家会很在意的。她老人家放置的这些人,受她老人家的嘱托,都市细心地帮子异把关。这些人,一辈子在王室宫内事情生涯,熟悉王室婚姻,是明白献姬娶女的礼貌和门道的。稀奇是被称为“女阿”的老妈子,她们不只会照顾王子的生涯,受王母的委托,对于王子的方方面面,甚至政治前途,都是会关照到的。(质子之“女阿”,可参见《战国策·楚策》第九章,楚顷襄王熊横为太子质于秦时。)

以古代献姬的老例而言,吕不韦献赵姬给子异,是要“谨室”的。“谨室”,就是需要将所献之女单独居处,确认她没有身孕,然后才气送出去。经由“谨室”的赵姬到子异府邸以后,医官号脉,老妈子查月经,验明有无身孕的方式简朴得不能再简朴,若何遮盖得已往?赵姬进入子异府邸成为子异的妻妾,事情职员要做挂号;有孕以后,更是要做纪录的。子异正式成为太子继续人以后,这些纪录都得送到咸阳宫廷存档立案。

以是我们说,《秦始皇本纪》的纪录——“秦始天子者,庄襄王子也”“以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生于邯郸”,都是凭据秦政府的正式档案文誊写成,是可信的纪录。

司马迁为何会在《史记》里忽悠人呢?

司马迁有“良史之才”,他不编故事,不制造绯闻。不外,司马迁爱听故事,力争将可信的故事作为信史写进史书中。有时刻,他听了荒唐的故事将信将疑,在拿不准、吃不透的时刻,会用曲折的笔法忽悠人,写下模棱两可的话来,要念书的人自己去做真伪的判断。吕不韦献有孕之女的故事,会不会是太史公忽悠人?

为了不被忽悠,我们退到问题的劈头,再一次回到谁是秦始皇生父这件历史疑案的起点,重新阅读《史记·吕不韦列传》所载的这个离奇故事:

吕不韦取邯郸诸姬绝好善舞者与居,知有身。子楚从不韦饮,见而说之,因起为寿,请之。吕不韦怒,念业已破家为子楚,欲以钓奇,乃遂献其姬。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子楚遂立姬为夫人。

这个故事,是否一定是司马迁写进去的,是否是《史记》的原样,我们暂时不去多说。有一位著名的历史侦探以为,若是我们仔细审阅这个故事的话,不难发现在这个离奇的故事后面,实际上隐藏着否认这个故事的机关。这个机关,就是“大期”这两个字。

我们前面已经说过,大期的意义,就是妇女足月临盆的日期,就是十月妊娠的十个月。赵姬与子异同居有身,十个月以后生下了嬴政,由于毫无问题,以是子异认可了自己的宗子,册立赵姬为自己的夫人。

反之,若是赵姬已经有孕才被献给子异,嬴政就不是“大期”出生,而是应当在赵姬与子异同居八九个月后早产。一旦早产,子异一定生疑,就不会认可嬴政为自己的嫡宗子,也不会立赵姬为自己的夫人了。也就是说,在“大期”这两个字的后面,隐藏着一个否认赵姬与子异同居以前已经有孕的故事。

/wp-content/uploads/2020/10/VZBrQz.jpeg插图(4)

司马迁

发现这个机关的历史侦探,是清代的大学者梁玉绳,他对此有一个极为精炼的注释:

史公于《本纪》特书生始皇之年月,而于此更书之,犹云:世皆传不韦献匿身姬,实在秦政大期始生也。别嫌明微,合于《春秋》书“子同生”之意,人自误读《史记》耳。

这段话说,太史公在《史记·秦始皇本纪》中稀奇写明晰始天子出生的年月,在这里之以是再次以差别形式改写,当是一种隐晦的写法,当今世上盛传吕不韦献有孕之女的蜚语,实在始天子是准期而生。太史公的这种写法,鉴别嫌疑,指明细微,合于《春秋》誊写嫡宗子降生的笔法,众人未能深入明白《史记》,陷于自我误读而已。

云云看来,吕不韦献有孕之女的故事,可以说是由两个故事组成的一个双重故事:一个张扬的大故事套着一个隐秘的小故事,隐秘的小故事的内在是否认张扬的大故事的。若是确是这样的话,太史公真是忽悠人,话不明说,眨巴眼变戏法,要你仔细念书,要你体察表面文章后面的真意。

原作者丨李开元

摘编丨徐悦东

编辑丨安也

校对丨吴兴发

泉源:新京报

1948年陈云若何做出决议:汽车全都靠右通行

  今天,汽车在我国靠右通行人们都已习以为常了。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全国即将解放前夕,关于汽车靠右还是靠左通行这件事,曾发生过一场激烈的争论。   1948年11月,辽沈战役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沈阳,中共中央东北局常委陈云随即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