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义伟:抗美援朝战争中大国较量的启示

抗美援朝是错误的?荒谬

以下文章来源于历史中国 ,作者齐德学 导读 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使帝国主义侵略者懂得:“ 现在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 是惹不得的”,“ 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 2020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

(文/田义伟)

发生在20世纪50年代初的抗美援朝战争,是中国人民为保卫和平、反抗侵略的正义之战。在这场战争中,新中国与美国互为主要对手,举行了一场军事、政治、经济、外交的周全较量,中国人民在新中国确立伊始各方面严重难题的情况下,赢得了胜利和尊严。回望历史,我们可以从中获得启示,获取前行的气力。

坚守底线 敢于斗争

1950年6月25日早晨,位于朝鲜半岛南北中央的三八线上,历久小规模的武装冲突和摩擦发生质变,朝鲜大规模内战周全发作。

美国政府果然违反团结国宪章“不得干预本质上属于任何国家内部统领之事宜”的划定,立刻派出武装军队,过问朝鲜内战。在新中国未恢复合法席位、苏联缺席的情况下,操作团结国安理会通过组成侵朝“团结国军”的非法决议。同时派出水师军队侵入台湾海峡。此时,新中国确立还未满一年。

1950年10月初,美军越过三八线,向中朝疆域快速推进,中国的平安受到严重威胁。

凭据朝鲜劳动党、朝鲜政府的请求和中国人民的意愿,党中央和毛泽东高瞻远瞩,科学剖析参战的利弊,毅然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重大战略决议。10月8日,毛泽东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名义发布命令, “着将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协同朝鲜同志向侵略者作战并争取名誉的胜利”。毛泽东强调:“总之,我们以为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

中国人民在美国处于巅峰之际,敢于迎接它的挑战,这种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胆略,在那时恐美症盛行的天下是绝无仅有的。事实证实,中共中央的发兵决议是完全正确的,集中体现了中国人民不畏强暴,敢于斗争的意志和刻意。

灵活机动 迎击软肋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率领下,分别从丹东、长甸河口、集安跨过鸭绿江,向朝鲜境内开进,最先了中国人民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

面临敌我装备的极端悬殊和美军越过三八线后的形势,毛泽东与彭德怀在志愿军出动前的10月13、14日研究确定,志愿军入朝后,先打防御战再打反扑战。可当志愿军于10月19日最先入朝后,朝鲜战场形势已发生重大转变。

战争指导因势而变。毛泽东和彭德怀多次往来电报剖析形势,决议改变原定战争设计以运动战方式扑灭敌人,“在稳当可靠的基础上争取一切可能的胜利”。同时,中共中央和志愿军总部判断以美军为首的“团结国军”,对志愿军的出动没有任何察觉,麦克阿瑟基本没把中国放在眼里,不相信中国真的敢于抵制。他部署了“圣诞节前凯旋攻势”,断言“在圣诞节前让军队班师回家”。毛泽东那时说,麦克阿瑟越狂妄、自尊、好大喜功,越对我们有利。

随后,志愿军迅速掌握战场特点,实时捉住敌人判断失误和不适应我军之夜战、近战及笼罩迂回作战等弱点,施展我军甜头,迅速在局部区域集中优势军力,延续行军、作战13个昼夜,把疯狂进攻的敌人从鸭绿江边一直打退到清川江以南,歼敌1.5万余人。志愿军损坏了麦克阿瑟感恩节占领全朝鲜、竣事朝鲜战争的狂妄贪图,取得了初战胜利。

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是我军制胜的法宝,是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以劣势装备战胜天下头号军事强国的有力武器。历史证实,与强敌较量,必须避其锋芒,击其软肋,因势而变,借力打力,最大限度地施展我之甜头,以快速群集的局部优势袭击和消耗敌人,直至取得胜利。

自动结构 扭转战势

志愿军入朝第一次战争的胜利,并未使整个战场形势发生大的转变,志愿军在朝鲜仍未站稳脚跟。以美军为首的“团结国军”还未被重创到被动防御的境界,随时都会对志愿军执行大规模进攻。

1950年11月4日,毛泽东和彭德怀在后方和前方,同时意识到美方可能执行的壮大反扑,并互致电报商议应对计谋。彭德怀和志愿军总部向导研究的作战方案显示,志愿军准备自动布设战场,将主力撤至第一次战争后对照熟悉的区域休整和修建还击阵地,诱敌深入,伏击围歼。这一战略思量,是毛泽东对志愿军入朝前确定在德川、宁远公门路以南区域确立防线头脑的生长,目的是基本扭转朝鲜战局,掌握战略自动。

美军占领平壤后,美国朝野上下都沉浸在朝鲜战争即将“胜利”的喜悦之中,这时“美国人的耳朵只能听胜利之声”。“团结国军”遭到志愿军第一次战争突然迅速袭击时,他们均不愿意认可志愿军参战这一事实,以为出现在朝鲜的中国人,很可能是一些零星的志愿职员。

美国军政政府在对中国志愿军参战军力意图预测不明的情况下,几经讨论照样作出了武装占领全朝鲜的错误决议。美国参谋长集会主席布莱德雷厥后在回忆录中说:从11月2日至9日的主要日子里,“我们翻阅了质料,坐下来仔细思索,但不幸的是我们却作出了荒谬绝伦的结论和决议”。11月24日,麦克阿瑟下令发动“总攻势”,并公开向新闻界宣布他的总攻设计,示意立刻就可实现军事占领全朝鲜的目的了。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志愿军已悄悄把他的军队团团笼罩。

11月25日黄昏,西线志愿军军队突然对敌提议还击,先是瞄准美第八团体军的薄弱环节,集中气力笼罩扑灭其进攻右翼战斗力较弱的南朝鲜第二军团两个师,打开战争缺口,尔后集中第38军、第42军两个军,多路向美第八团体军侧后执行迂回,切断了美第九军南撤的退路,将其主力三面笼罩于以价川、军隅里为中央的清川江南北区域。麦克阿瑟搞不清这么多志愿军军队从哪里来,打的“团结国军”晕头转向,使他扑灭志愿军打到鸭绿江边的设计瞬间破灭,转而焦急地指挥军队逃出志愿军笼罩。

第二次战争彻底损坏了麦克阿瑟妄图竣事朝鲜战争圣诞节回国的“最后”攻势,将疯狂冒进的敌人一直打退到三八线以南,收复了平壤,扑灭敌人3.6万余人。布莱德雷在其回忆录中写道:从10月31日至12月尾,“这60天,是我职业武士生涯履历最严重的磨练时刻……朝鲜战争出乎预料地一下子从胜利变成了难看的失败——我军历史上最可耻的一次失败”。麦克阿瑟确定“必须由进攻转入防御”。

“团结国军”的失败,从基本上看是美国军政政府决议的失败,是他们自视国力和军事壮大,盲目用武力压服中国的自取其辱。中国人民之所以能扭转战势,不畏强敌,在自己熟悉的战区自动布设战场,以高明的战略战术疑惑敌人,引诱敌人进入我预设战场围歼之的大战略,是赢得胜利的要害。历史证实,与强敌较量,不能一味地被动应付,必须在深入研究掌握敌我特点纪律的基础上,自动设局,“请君入瓮”,聚优歼敌。

藐视狂妄 以打促谈

至1951年6月,经由五次战争的较量,敌我双方战场气力已趋于均势,战线稳固在三八线南北区域,战争形成相持局势。

美国军政政府发现,至1951年5月,美国已为这场战争支出10万余人的伤亡和直接战费100多亿美元,却换来了一个异常难题的局势。为缓解美海内和友邦之间的矛盾,维护美国的重点利益——欧洲利益,5月16日,美国国家平安委员会开会通过了有关朝鲜问题的政策备忘录,确定美国在朝鲜的终极目的是在三八线区域确立一条有利防线,追求缔结息兵协定。

党中央和毛泽东决议执行边打边谈目标,政治斗争和军事斗争双管齐下,一方面准备同美国方面举行谈判,争取以三八线为界实现息兵撤军;另一方面临谈判乐成与否不抱理想,在军事上必须作历久持久计划,并以坚决的军事袭击损坏“团结国军”的任何进攻,以配合息兵谈判的顺利举行。

8月18日最先,“团结国军”为配合军事分界线谈判,同时对我最先了空中攻势和地面攻势。1951年夏秋季防御战争,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共毙伤俘“团结国军”15.7万余人,志愿军伤亡3.3万余人。“团结国军”支出重大伤亡价值仅占领土地646平方公里,远远没有到达谈判中要求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退出1.2万平方公里的目的。因此,“团结国军”不得不回到谈判桌上谈判。

11月23日,朝中代表提出军事分界线方案后,双方依据朝中方案达成了“以双方现有现实接触线为军事分界线,双方各后撤2公里以确立军事息兵时代的非军事区”的协议。1952年10月8日,美方片面宣布息兵谈判无限期休会。

1952年终,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当选美国总统后,美国政府酝酿举行大规模军事冒险。为防止“团结国军”在朝鲜北方执行上岸进攻,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举行了大规模反上岸准备,在朝鲜器械海岸正面战线,挖掘坑道8090条、720余公里,挖堑壕、交通壕3100公里,并修建了反空降和反坦克阵地,完全改变了朝鲜器械海岸阵地工事懦弱的局势。促使美国政府和“团结国军”放弃大规模上岸冒险贪图,转而于1953年4月26日恢复由其片面中止半年之久的息兵谈判。

6月8日,谈判双方首席代表正式签署了关于战俘遣返问题的协议。至6月18日,息兵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均已完成。可就是18日这天,南朝鲜李承晚团体以“就地释放”为名,强行扣留被俘的朝鲜人民武士员,损坏息兵协定,引起强烈国际回响。

6月20日,朝中代表团要求谈判休会,示意对李承晚损坏行为的抗议。同时,从6月24日至7月27日,志愿军军队和朝鲜人民军对南朝鲜军防守的正面25公里阵地提议攻击,歼敌7.8万余人,收复阵地192.6平方公里,严肃惩罚了李承晚团体,加深了美方内部矛盾。接下来,艾森豪威尔向李承晚施压,“团结国军”第三任总司令马克·克拉克认输。1953年7月27、28日,克拉克、金日成和彭德怀先后于汶山、平壤和开城在息兵协定上签字,朝鲜息兵实现。至此,历时两年一个月的息兵谈判画上句号,历时两年九个月的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竣事。

克拉克在其回忆录中写道:“我成了历史上签署没有胜利的息兵条约的第一位美国陆军司令官,我感应一种失望和痛苦。我想我的前任,麦克阿瑟和李奇微两位将军一定具有同感。”

战场上得不到的器械,在谈判桌上也得不到。边打边谈,以打促谈,使美国感应战争拖延下去,对自己只会带来更多损失。他们不得不在板门店同朝中方面正式签署军事息兵协定。历史证实,与强敌较量,不能有丝毫荣幸,必须丢掉理想,以给敌人难以承受的损失逼其走向和谈。(作者为军事科学院评估论证研究中央政治协理员)

/wp-content/uploads/2020/10/ziU3qu.jpeg插图

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后,毛主席与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多次往来电报剖析形势,凭据朝鲜战场形势发生的重大转变,决议改变原定设计以运动战方式扑灭敌人。图为彭德怀(左一)在朝鲜前线主持作战集会。(资料照片)

泉源:参考消息网

铭记历史,向强奋进

来源:求是 “庆祝抗日胜利,中华民族解放万岁!” 1945年9月3日,在《新华日报》的醒目位置,毛泽东同志激情满怀,以笔力遒劲的题词,意气风发地抒怀一个长期遭受帝国主义侵略和压迫的伟大民族浴火重生的喜悦和豪迈。 以这一天为标志,中国人民经过长达14年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