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毛人凤爱将诱捕《隐蔽》中余则成原型委曲

“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元帅”为何成空衔?解密共和国缔造者放弃授衔内幕

●毛泽东坚辞不授衔●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授予军衔等级设置上,我军曾参照苏联等国的做法,专门设立了“大元帅”这一军衔。1955年2月8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讨论通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服役条例》,规定了军官军衔为4等14级,其

/wp-content/uploads/2020/10/JVZJNn.jpeg插图

“中统”和“军统”两大特务组织,是蒋介石团体专制独裁统治的主要工具。抗战时期,“军统”运用各种渠道窃取中共情报、派遣特务打入延安;“中统”则黑暗袭击否决党派,监控社会舆论,损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将“中统”改为“党通局”,将“军统”改名为国防部保密局

在天下面临解放的时刻,毛人凤部署保密局应变设计,下令各地单元职员寻找可靠的门路切实隐蔽,或先容公职以作掩护,配发电台及轻武器;各组成员一律不许发生横向联系,组长和交通员用暗号为联络手段。解放后,这些保密局的隐蔽单元陆续被破获。

特工巨头之间有难以弥缝的钩心斗角之外,特工单元之间也是相互嫉妒眼红。尤其是败退台湾之初,保密局拿下多个疑难大案,于是引发军方等单元的嫉恨,由黄埔系将领发动,制造了孙立人冤案,假案形成的缘故原由许多,但归根究底脱离不了特务单元之间的相互争斗和拆台,尤其是在保密局破获蔡孝乾等省工委案后,这一类事宜更多。

为了邀功整出来的冤案,无非是想在蒋介石眼前争宠,争宠又是奠基小我私家势力的心理在作怪。保密局在蒋介石眼中是个骁勇善战的单元,除了省工委一案外,吴石及稍早前的陈布雷之女陈琏间谍案也都令保安司令部及调查局(属于中统系列)格外眼红。

保密局后期,毛人凤手下上将先是毛森,后是谷正文

毛森曾自诩,他在军统先是不受重视,“直至抗战后期,毛人凤才发现我的能力,至胜利时,才完全看清晰。八年抗战,我在他的手下,所履历艰辛危困及生涯上之贫穷,非外人所能想象”。而毛森厥后派到陈仪及汤恩伯手下,他们都很重视他的能力,且皆真心实意,赋予全权处事。尤以汤先生对他的信任,远超戴(笠)、陈(仪)之上,他曾多次向毛森示意相知恨晚。在军统时经费支绌,到处窘困,而在陈仪手下,则是他生平最感富足的阶段。 至于谷正文,毛人凤向他的这个得力手下认可,自戴笠身亡之后,除了在北平一地破了几个大案之外,其他地方,对于解放军,全都一筹莫展。他以为谷正文是经验丰富的后起之秀,因而,台湾能否保得住,除了依赖海峡屏障外,特工的事情也很主要,主干们要负的责任很大。

谷正文初到台湾,因侦破蔡孝乾、吴石系列谍案,给摇摇欲坠的政权打了一剂强心针。

谷正文从大学生散发的共产主义刊物入手,对三线人物加以抓捕,对二线人物实行捉放曹,再行诱捕一线人物,在这一个环节的极其细微之处隐约发现吴石的影迹,最后从吴石的太太直截打开缺口,随即在一个深夜驾车直奔吴石住宅。

吴石在睡梦中醒来,来不及穿戴整齐,责问这些不速之客从何而来,谷正文不愿露出保密局的身份,就随口答道:“国防部手艺总队的!”他直截了当地把球抛向吴石,见告有人说他是共产主义者。|

“乱说!”吴石示意,若是随便一小我私家告了密,就可以随便骚扰被指控者的生涯,那么天下岂不就要大乱了。谷正文在回忆录中写道:

他是一个头脑相当镇定的人,因此,我决议不要和他在道理上争,只是示意组员彻底搜查,一阵翻箱倒柜之后,却没有半点斩获。我心里难免叹服,如果吴石确是共谍,则他处置事情的仔细水平,是我所见过共谍当中的佼佼者。

吴太太原本有意装作无精打采的双眼溘然瞪大起来。她说了第二句话:“良久没有见到那小我私家来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有了这句话,我的义务即已完成九成……

当天一早,我打电话给毛人凤,告诉他:“今天就可以抓人,罪证确凿。”

毛人凤好奇地问我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把侦办历程向他说明晰一遍,他顿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好厉害,以后可得小心防着你啰!”毛人凤平素是不喜欢开顽笑的。我与他相处多年,这是第一遭,也是最后一次讥讽我。

经由两天的守候,吴石却未如预期有所流动。越日晚十点钟,我最先接纳逮捕行动。

当吴石再度见到我时,态度仍相当强硬:“你又来做什么?”他说,一副军阶比我高的神情。

“受命传你去谈话。”

“我是国家堂堂的国防部顾问次长,你们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来抓人!”

“是传,而不是抓人。”

吴石仍不放弃挣扎,他说:“不管你们是什么单元来的人,我要见总长(周至柔)。”

“要见总长可以,我们陪你去,况且,你要见他,他还不一定要见你!”

吴石到这时刻,蓦地最先紧张起来,他有意用气忿来掩饰心里的不安。

“放肆!”他叫骂着,然后摇了电话到周至柔家:“请接总长。”

周至柔拒听电话!吴石的神色霎时变得苍白,他用哆嗦的右手轻轻将话筒挂上,沉默不语,直到进入讯问室之后,也一直保持默然……

抓捕吴石,显示出军统第二代主干人物的超强腕力。手艺的过硬,考察的镇定,盘算的深远,虽然其态度是反动的,但手艺上不能不予以重视、小心和研究。

听说,电视剧《隐蔽》里的主角余则成,其原型就是吴石。

吴石身世保定军官学校,与陈诚算是前后期同砚,另外,他与顾问总长周至柔的关系不错。

吴石、刘斐都来自白崇禧的身边,也都曾经是白氏的主要幕僚,他们历久给白氏当高参、搞谋划,刘斐在和谈时早落网着机遇,再也不回那飘摇的政权,吴石也是在那时和华东野战军取得关键性的联系,他随即隐蔽下来,厥后在台湾他也做到了刘斐先前做过的位置,即国防部次长,主管战略设计。这个职位非常主要,他一边佯装努力事情,一边不动声色把情报向地下党传输,吴石胆大心小,毅力坚韧,以为天衣无缝,他原本就是学战略指挥身世的,谁知北京大学中文系身世的谷正文比他技高一筹,经由多方的曲折的侦查,层层剥笋,将他纳入视野。

这当中的复杂性、惊险性不是几篇文章能说清晰的,以是只能长话短说,谷正文以为证据确凿,可以收网,就直接和吴石面对面。电视剧《隐蔽》因受观众的喜好而热播,这是文艺三贴近的效果,而不是“四人帮”时期文艺搞什么三突出的荒唐作为。它显示了革命的复杂性、历久性和危险性。(节选自《军统生长脉络 巨头们之间的四角关系》一文,全文原载于《文史天地》2009年第10期)泉源:中国网

田义伟:抗美援朝战争中大国较量的启示

(文/田义伟) 发生在20世纪50年代初的抗美援朝战争,是中国人民为保卫和平、反抗侵略的正义之战。在这场战争中,新中国与美国互为主要对手,进行了一场军事、政治、经济、外交的全面较量,中国人民在新中国成立伊始各方面严重困难的情况下,赢得了胜利和尊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