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划为田主,儿子被捕,齐白石向主席求救,主席让毛岸青回湖南老家转达三条意见

张玉凤回忆:到毛泽东身边工作始末

1970年,我来到毛主席身边工作时,他老人家已是七十七岁高龄了。从1970年到1976年,我在毛主席身边工作过六年。当然,在这之前,与毛主席也有接触。我曾在毛主席乘坐的专列上工作,多次见过他。后来,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不够,就把我调去了。 患了老年性白内

/wp-content/uploads/2020/10/nuyMvm.jpeg插图

齐白石

齐白石写信向毛主席“请求向地方政府打个招呼”

齐白石与毛泽东是真正的同乡, 两人的出生地都在湖南湘潭县, 一个是杏子坞, 另一个是韶山冲, 两处仅相距几十公里。新中国建立不久, 毛泽东与齐白石就有了接触。其中有一个在国内外广为流传的故事:在土改时, 齐白石接老家来信, 说家里人被划为田主, 不仅财富要被没收, 而且还要遭受批斗。齐白石惶恐不安, 在老友徐悲鸿的建议下, 写信向毛泽东求救, 在毛泽东的干预下, 齐白石家人被划为田主之事才得以“纠正”。

这个故事确实存在, 但效果却不是这样。事实事实若何呢?

齐白石身世穷苦, 深知一粥一饭来之不易, 虽然厥后卖画有了不少的收入, 但过惯了穷日子, 从来不大手大脚。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钱在老家盖房子置地, 到了解放初, 已有200多亩田地, 一大处院落和四周的几十亩山林。齐白石正式娶亲两次, 原配夫人陈春君为他生下3个儿子。齐白石到北京后, 1919年纳18岁的胡宝珠为侧室, 胡宝珠先后为他生下4个儿子, 一个早夭。1941年, 陈春君去世后, 齐白石把胡宝珠立为继室, 考虑到自己已是行将就木, 于是把一生积攒下来的财富分成6份, 陈春君所生的3子, 分得湘潭老家的田地衡宇;胡宝珠所生3子, 分得北平的衡宇和现款。

齐白石在家乡的儿子, 则把分得的土地向外出租。承租者称为佃户, 佃户租种地时要向田主交纳押金, 此外还要交纳地租, 若是收获欠好, 缴不够地租, 就从押金中扣除。

1950年11月, 湖南的土改运动最先后, 齐家的土地被没收, 可是收取的押金已被他们用来购房置地, 拿不出钱来退还给佃户了。于是, 齐白石的大儿子齐良元便被抓了起来, 若是不退, 不但要遭受批斗, 可能还要被枪毙。齐白石接连收到老家的弟媳和几个孙子的来信, 向他讲述乡政府要追取押金1000多块银元, 押谷200多石, 家里什物等件一概挂号没收, 还准备将其家人批斗等新闻。

齐白石惶惶不安, 年初时, 他对土改的风声略有所闻, 凭着先见之明, 意识到家乡的土地和住宅可能会累及自己和家人, 在此情形下, 主动向毛泽东亮相要献给国家。那时他因在中央美术学院的待遇问题, 在写给毛泽东的信中谈及了老家的田产。“……往年在湖南湘潭白石铺茹家冲置有田屋, 田约二百余亩, 住宅一进。……拟将上项田屋所有献给国家, 以便送还人民。”

一进住宅加200多亩田产, 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若是不是由于土改, 齐白石是不会容易这样亮相的。写信后不久, 毛泽东在中南海会见了齐白石, 并在朱德和章士钊等人陪同下, 和他配合用餐, 齐白石为此感应莫大荣耀。

收到家人的来信, 齐白石心里想, 上次写给毛主席的信和与毛主席的会晤, 虽然将“田屋所有献给国家, 以便送还人民”的意思告诉毛主席了, 但可能主席因事情太忙, 并未转达至下层, 以是他家并未被区别看待。于是齐白石在1951年元旦前后, 再次上书毛泽东主席。

齐白石在写给毛泽东的信中, 先容了老家划定家庭身分的详细情形, 直言不讳地向毛主席“请求向地方政府打个招呼”。

毛泽东收到齐白石的信后, 思索再三。凭据常理, 齐白石的这个要求是他一句话就可解决的。但毛泽东明了, 土改是国家的大政方针, 牵涉千家万户, 不能因人而异。再者, 他虽为国家主席, 但对地方政府的事情, 一向是不加过问的。不久前, 毛泽东接到家乡汇报土地改革和询问他家庭成员情形的来信, 正好毛岸青回湖南老家, 毛泽东便让他向乡政府和土地改革事情队负责人转达了自己的三条意见:“一、家人不介入分田, 家产由政府处置;二、家庭阶级身分, 实事求是, 该是什么就是什么;三、人民政府执法不循私情, 按政策做事, 人民会拥护政府。”

于是, 他在齐白石的信上用铅笔作了郑重指挥:请王首道同志交湘潭县县委研究处置。“研究处置”, 注释毛泽东对这个问题是十分稳重的。王首道时任湖南省委第一副书记、湖南省人民政府主席。

与此同时, 毛泽东亲笔为齐白石回了一信:

白石先生:

来信收悉, 已转寄湖南省人民政府王首道主席, 请他酌情处置。此复。

顺致敬意

毛泽东

一月廿七日

/wp-content/uploads/2020/10/viIbeu.jpeg插图(1)

毛泽东给齐白石的回信及信封

毛泽东为齐白石改身分一说的最早出处

王首道收到毛泽东指挥的信件后, 批转给湘潭县委处置时, 特别强调不能由于齐白石是名人, 便偏离现行政策给予破例照顾。时任中共湘潭县委书记兼县长的杨第甫把批件交给湘潭县第十一区政府 (那时齐白石的老家隶属湘潭县第十一区茶恩寺镇荷月乡, 笔者注) , 要求他们按毛主席的指挥, 对齐白石反映的问题按区别看待的原则解决。

厥后, 第十一区所属荷月乡政府和乡农会写给县土改委员会的团结讲述中也明确写道:“昨奉区府指示, ‘关于齐白石的家, 应有区别的看待, 并要把齐佛来 (齐白石之孙) 的家庭状态及被斗争的情形讲述等因’。我们领会了, 马上向群众去说服, 并加以注释。”杨第甫于1951年2月26日给王首道的回信中汇报了毛主席指挥齐白石信件的解决情形, 开头说道:“王主席转来毛主席指挥齐白石先生来信一件, 以齐白石先生在我县白石铺置有田产, 此次土改中因退押事拘禁其家族, 嘱即酌情照顾处置。经查齐白石先生及其子其孙的家庭身分均为田主, 我们经说服农民对齐白石先生一百四十亩田的押金予以照顾处置……”

这封保存在湘潭县档案馆的信, 只说到了齐白石140亩田的押金予以照顾处置之事, 对划身分一事则未曾提及。

齐白石家的田主身分之以是没有给改, 其中缘故原由不难理解。茶恩寺镇的土改事情队收到毛泽东、王首道、杨第甫的指挥后, 肯定要认真研究。齐白石30年前就在北京卖画, 老家的房产是从那时最先陆续置下的, 并非解放前三年所购置, 家乡的干部和群众最清晰。事情队凭据三位向导的指挥精神, 对此要重新核实核对, 并经当地乡民评议, 知情者频频讨论。齐白石家的土地数目, 完全符合划为田主的条件。至于他早年贫穷, 厥后靠卖画所得的钱购置土地, 就可以不划田主, 那么, 其他田主购置土地的钱, 大部分收入也是正当的, 是不是也可不划成田主?

因此, 齐白石家如不划田主, 整个茶恩寺谁家也划不了, 那么整个镇的土改就没法搞了。这并非他们无视三人的指挥, 实是不得已。况且, 毛泽东说的只是“研究处置”, 并没有明确说要给齐白石家改身分。他们把三人的指示所有压下, 对齐白石家的身分也没作改动, 仅在收浮财、退押金、关押批斗等不是原则问题的方面给予了“酌情处置”。

至于杨第甫为什么不提及为齐白石家改身分的事呢?估量也是左右为难, 他心里异常清晰, 若是一定要给齐白石家改身分, 整个土改事情就会乱套, 而土改事情队已对齐白石家进行了适当照顾, 也算给了向导一些体面。同时, 我们也不得不信服, 在谁人年月, 我们的下层干部虽然文化素质和理论水平不是太高, 但在秉公做事、坚持原则上照样毫不动摇的。

家人不再被关押和批斗, 齐白石以为问题解决了。有次杨第甫到北京开会, 齐白石听说后, 专门画了一幅荷花相赠, 并在落款一连誊写3个“白石”, 听说老人是表达“在此三叩头致谢”之意。1957年, 齐白石去世, 家人即便知道他们的身分没改, 也无法向他反映了。

厥后, 杨第甫当选为湖南省第五届政协副主席, 于2002年在长沙逝世。他生前的一些回忆文章中, 都认定齐白石家的身分问题解决了, 如1997年湘潭齐白石研究会编印的《齐白石研究文集》第一集里, 有杨第甫写的《毛泽东为齐白石“纠改”田主身分》一文, 2002年第3期的《湖南文史》 (今《文史博览》) 有刊载。毛泽东为齐白石改身分一说最早出处也许于此。

对于这种说法, 那时就有齐家后人提出质疑, 由于他们土改时都被划为田主, 几十年来子女入党、参军、升学、事情都受影响, 他们还亮出了湘潭县革委会为齐白石的孙子齐金平摘去田主帽子的文件为证, 若是没划田主, 何有摘帽之说。另在1966年湘潭县开展社教运动清查身分时, 齐白石3个孙子的家庭身分, 仍是土改时划的田主, 并没有任何改动。

至于杨第甫为什么会在回忆中说“毛泽东为齐白石‘纠改’田主身分”呢?这并不是他有意混淆视听, 一个最可能的缘故原由是他在1997年写那篇文章时, 此事已过了20多年, 由于时间久远, 他只记得有这回事情, 详细效果却淡忘了, 不知齐白石家人的田主身分那时没改。

毛泽东为齐白石“纠改”田主身分的故事, 通过种种媒体在国内外放肆流传:“毛泽东对齐白石信件的指挥和转寄湖南湘潭处置, 一纸化解了齐白石的危难, 反映了毛泽东对文化名人齐白石先生反映问题的高度重视, 并特殊情形特殊处置的事情方法”云云。需要指出的是, 这则看似温馨的故事, 不仅掩饰了事实的真相, 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党和人民首脑的形象, 使人误解为向导人的一个指挥、一封信, 甚至一句话, 就能够改变程序, 改变一个人的运气。

实在, 毛泽东在处置这类问题上, 曾为自己定下三条原则:恋亲, 但不为亲徇私;念旧, 但不为旧投机;济亲, 但不以公济私。如李淑一托人请毛泽东推荐她进中央文史馆, 毛泽东在给秘书田家英的信中就曾说:“文史馆资格颇严, 我荐了几人, 没有录取, 未便再荐。”这就是毛泽东对友谊和原则的态度!

齐白石家人的身分问题, 毛泽东不一定知道最后的效果, 但即便知道, 也一定不会去指责当事人。对同乡所托, 毛泽东在日理万机的情形下予以过问, 体现了他的平易近人和真诚坦荡。但党的政策不是铺排, 绝不能突破原则的底线。

这件事情在今天给我们的启示依然深刻:各级向导干部, 无论职务多高, 权力多大, 要保持合理的头脑、清廉的品质、清正的胸襟、正直的作风, 起劲做好人民的公仆。

——摘编自《文史博览》2018年第二期

揭秘毛人凤爱将诱捕《潜伏》中余则成原型始末

“中统”和“军统”两大特务组织,是蒋介石集团专制独裁统治的重要工具。抗战时期,“军统”运用各种渠道窃取中共情报、派遣特务打入延安;“中统”则暗中打击反对党派,监控社会舆论,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将“中统”改为“党通局”,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