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女兵回忆远征军走野人山:白骨铺就前进门路

飞夺泸定桥是虚构的?红军逼老百姓当人肉盾牌?历史不容污蔑

导读 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伟大奇迹,谱写了气壮山河的革命英雄主义史诗。中国工农红军在长征中表现出坚定的理想信念和坚韧不拔的英雄气概,是中国共产党人初心和使命的最好诠释。率尔操觚地否定“飞夺泸定桥”的史实而别有他图,是不足为训的。 今年是红军

/wp-content/uploads/2020/10/EZryUz.jpeg插图

远征军将士走出国门,奔赴缅甸抗击日寇

  位于中缅印接壤的野人山,山势绵延300多平方公里,山里森林密布,瘴疠弥漫,野兽出没。1942年5月,近3万名中国远征军将士因作战失利被迫穿越野人山绕道回国,在数百里的森林之路上,2万多名战士丧身于此,最后只有几千人在世走出了这片“绿色魔窟”。日前,记者找寻到了曾经从野人山走出的远征军唯一在世女兵刘桂英。已经92岁高龄的老人听力不大好,她在孙女的辅助下,向记者回首了自己昔时赴缅抗日的艰难历程。

  远征军初战失利,

  被迫穿越野人山

  1942年3月,为支援盟军在滇缅抗击日军、守护中国西南大后方, 10万名中国远征军将士奔赴缅甸抗日,刘桂英就是当中的一员。

  刘桂英,1920年出生于长沙,后被送到长沙贫女院学习生涯,1937年以第一名的成就考入长沙市湘雅医院学习照顾护士知识。不久后抗战发作,刘桂英和同学们报名加入了陆军医院,随后被编入第5军新22师野战医院,追随军队先后从广西换防到贵州、云南,最后到达缅甸疆域。“那时只知道是要去打日本鬼子,要上战场也不怕,我同战友们一起唱着战歌,在送行民众的‘胜利、凯旋’呼喊声中踏上了赴缅之路。”刘桂英回忆道。

  刘桂英履历的第一次战斗,是在缅甸同古与日军鏖战。震耳欲聋的枪炮声连续了几天几夜,被炸死炸伤的士兵不停被抬下战场,刘桂英和其他女护士们顾不上畏惧,全力抢救伤员。1942年5月初,日军占领密支那,派重兵切断了中国远征军的回国通道,一部分远征军追随美方统帅史迪威去了印度,大部分将士被迫走进了野人山,准备从那儿绕道回国。

  据研究远征军多年的历史学者卢洁峰先容,日军那时集结了大量军力围歼退却的远征军将士,头上是飞机的轰炸,后面是日军的追击,东边的回国之路则已被日军截堵。“军队面临两难,要么以灾黎身份撤往印度,要么往北边的野人山绕路回国,杜聿明最后根据蒋介石的指示选择穿越野人山回国。万没想到,野人山里面的环境会这么邪恶,远征军支出的价值会这样惨烈。”

/wp-content/uploads/2020/10/ay63ei.jpeg插图(1)

远征军将士穿越邪恶森林

  森林蚂蚁、蚊虫、蚂蟥噬人留白骨

  进山之前,刘桂英和其他姐妹们也曾以为:“野人山是自然的屏障,军队进了森林密布的山里,日本鬼子就拿我们没办法,而且山里可能另有野果和野味果腹。”但走进野人山以后,环境的邪恶完全超出了她们的想象。

  “在密林中行走一片阴晦,阳光基本就照不进来,高高低低的山连绵不绝,好不容易爬上一个山头,却发现更高的山峰挡在眼前。在山里行走稀奇容易迷路,军队配的舆图基本用不上,有时走了好几天,发现又回到了原先走过的地方。”刘桂英回忆道。

  军队进山后不久就遇上雨季,身上的衣服就没干过。门路泥泞不堪,有些士兵下山时爽性就顺着泥水往下滑。但碰上山洪则危险异常,一次,刘桂英亲眼看到一个班的战士眨眼间被山洪冲得不知所终……

  第二个危险是缺粮。进入山中几周后就最先断粮,整个军队的人不得不在林中找东西吃,但山中的许多植物都有毒,不少战士误食了有毒的野草、野果子、蘑菇,肚子疼得满地打滚,可是缺乏救命的药品,人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毒死。“断粮后,我们就靠树叶草根维持,野芭蕉根、野草、树叶……扯来一把嚼在嘴里,只要感受舌头不麻就一口吞下,若舌头麻就马上吐掉。”刘桂英老人性。

  更恐怖的是,山中蚂蟥、蚂蚁、毒虫野兽四处出没。王桂英说,野人山的森林里四处都是蚂蟥,只要人一经由它们的四周,蚂蟥就乘隙从树叶间滑落到人身上吸血。“路途中我天天都能从身上发现附在上面的蚂蟥,那里的蚂蟥个头稀奇大,另有许多的小蚂蟥会通过衣服的裂缝钻进人的皮肤里,一起上,疲劳的我们经常未觉察依附在身上的蚂蟥,等到发现的时刻,蚂蟥已经变得又粗又大了。”至今刘桂英腿上还留下了许多的伤疤,都是昔时被那些蚂蟥咬的,和蚂蟥一样疯狂的另有蚊子,野人山的蚊子也大得出奇,被咬的地方奇痒无比。一些饥饿过分的战士因十分虚弱,一靠在树边就站不起来,周围的蚂蚁就乘隙围上来啃噬,蚂蟥也不知从哪冒出来吸血,一夜事后,原本活生生的人就酿成令人恐怖的白骨。毒蛇、森林饿狼也夺去了许多战友的生命。

  最厉害的照样林中粘稠的瘴气,疟疾、回归热、破伤风等疾病肆虐。越往山林深处走,山里的瘴气就越粘稠,走在前面的许多远征军战士都因染上疟疾、回归热、破伤风等疾病,一些战士在路途走着走着,突然就“扑通”一声倒下,再也爬不起来,一起上堆满了战士们的遗体。

  过野人山2万多名将士牺牲

  “远征军的队伍中女兵,大多数是有知识有文化的女青年,在军队中一样平常担任后勤补给、医疗护卫等义务,厥后在撤出缅甸过野人山时伤亡很大,在世走出来的少之又少,详细有若干女兵幸存,今天已经很难去考证了。”多年研究远征军历史的学者卢洁峰告诉记者。

  卢洁峰说,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出征时跨越七万多人,失利退却往印度和云南西部两个偏向,其中近3万名将士进入野人山,绕路撤回滇西。因环境恶劣,过野人山时牺牲了2万多人,包罗戴安澜等一些高级将领都不幸遇难。孙立人的军队那时走在最后是为第5军垫后的,在与日军的交锋中损失了2000多人,原本也是计划撤入野人山的,但最后他决议退却到印度,得以保留了剩下的军力。

  据刘桂英的孙女先容,刘桂英老人在上世纪90年代前一直在安徽农村生涯,那里信息闭塞,直到1988年,刘桂英的女儿无意间看到远征军爱国将领在北京受到表彰的新闻报道,她马上告诉了自己的妈妈,老人这才逐渐向外人先容自己昔时的履历。

  1990年,刘桂英恢复了西席身份,根据退休西席的待遇领取退休金,2006年,中国政府为刘桂英颁发了一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已年逾90的刘桂英除了听力不太好外,平时生涯做饭洗衣服所有自理,由于她有看书的习惯,以是头脑异常清晰,记忆力一直不错,还学过英语,现在她天天都在坚持看书、读报、写字、锻炼身体。

  厥后基本就不用认路,沿着累累白骨的门路向前走就是了

  据刘桂英回忆,“每走不远就会看到战友们的遗体,厥后我们就睡在战友们的遗体旁,那时已经没有畏惧的感受,路上有时还看到上吊的人,我们已经没有气力将他们放下来,固然这样做也无济于事。”

  厥后她和另一名女兵何珊在途中遇到了一位落队的男兵,三人搭伴前行。不幸的是何珊误食毒果,上吐下泻,没有任何药物的刘桂英一筹莫展。眼睁睁看着身边一个个战友相继离去,那时的刘桂英已无惧殒命,只是在求生的本能驱使下机械地向前走。“到后面,你不怕走错路,沿着累累白骨的门路向前走就是了,饿了就找野果和野菜,顾不上有毒没毒了。”这样浑浑噩噩不知走了若干天,有一天前方突然泛起红色、绿色和黄色的帐篷,她愣了很久没有反应过来。最后身边的战友告诉她,那些帐篷是真的,帐篷旁边有人在招手。此时已经是9月份,刘桂英整整走了3个多月。那一刻,刘桂英用几近嘶哑的声音朝后面的林子里喊:“我们死不了,我们有救了,人人快来呀,这里有粮食了!”一个女兵在世走出野人山的事轰动了三军,“那时美国、印度的武士都围拢过来看我,都把我看成女英雄了,我只是一名小兵,爬个野人山算什么。”刘桂英回忆说。 (本文摘自《广州日报》)泉源:环球网

被划为地主,儿子被捕,齐白石向主席求救,主席让毛岸青回湖南老家转达三条意见

齐白石 齐白石写信向毛主席“请求向地方政府打个招呼” 齐白石与毛泽东是真正的同乡, 两人的出生地都在湖南湘潭县, 一个是杏子坞, 另一个是韶山冲, 两处仅相距几十公里。新中国成立不久, 毛泽东与齐白石就有了接触。其中有一个在国内外广为流传的故事:在土改

相关文章